小說 達人專欄

第五章-第二十四節-畜牲老爸

田中噴太 | 2021-03-01 19:00:02 | 巴幣 1294 | 人氣 266


第二十四節:畜牲老爸


現身後,整個接待廳現場氣氛,瞬間掉到了冰點以下,除了愛菈貝娜,四個人都盯著畜牲老爸。

畜牲老爸無視其他人,只是面無表情的盯著我一個人瞧,本來金色的瞳孔,和眼白一起變成了黑色,像是恐怖片裡面的幽靈一樣。

愛菈貝娜則是躲在我身後,兩手緊抓著外袍,閉著眼睛,不斷的發抖,嘴裡不斷的呢喃著"救救妾身,魅影大人"。

我不是不想救妳啦,可妳也是吸血鬼吧?幹麼這麼怕妳老公?他咬妳的話,咬回去不就得了嗎?

大眼瞪小眼,瞪了約十多秒,畜牲老爸才終於開口……

是嘛!你不開口,戲還怎麼演?嗯?

「愛菈……妳背叛我了嗎……」

「不、不是的……妾身、妾身只是不願意讓、讓魅影大人……讓魅影大人見到妾身醜陋的……」

「喂,畜牲老爸,我都跟你打招呼了,你起碼也做個驚訝的表情或者……」

「我可沒有在跟你說話烏鴉!」

「啊我在跟你說話啊畜牲!!」

王八蛋,跟我比大聲?不要小看我每天對小櫻桃和姚丹抱怨練出來的音量和肺活量!

「我和你這隻烏鴉沒什麼好說的!」

「老實說,我也沒什麼想跟你說的,頂多就是想痛扁你而已,不知道你方不方便?嗯?」

「愛菈貝娜……妳和這隻烏鴉偷情多久了!妳矇騙我多久了!!」

「……妾身、妾身和魅影大人……並不是那樣的關係……也沒有資格和魅影大人發展那樣的關係……妾身……沒有背叛老爺您……」

「喂,畜牲,我在問你問題,別扯開話題無視我好嗎?這樣我很寂寞耶。」

「給我老實說!妳騙了我多久!愛菈貝娜!」

「叫你不要無視我聽不懂啊!畜牲!!」

「我叫布萊姆,德古拉!好好的給我叫名字,烏鴉!」

「我叫魅影!好好的給我叫名字,畜牲!!」

不知道是不是對話太過爆笑,若女和時雨一直抱著肚子,抖著身體,發出"噗噗"的憋笑聲……

我在跟人吵架,妳們兩個笑屁!

若女一邊抖著身體,走向了時雨的方向,兩隻狐狸嘰嘰喳喳的開始討論了起來。

「噗!我經常覺得老大霸道又不講理,沒想到跟人吵架更是誇張!噗!!」若女抱著自己的肚子憋笑,並拍了時雨的肩膀這麼嘲諷著。

「如果我現在是麵包捲老爸的身分,應該會覺得大哥超級欠打吧?噗!」時雨也忍著笑意,和若女聊了起來。

妳們兩個感情本來不是超差的嘛!

「老大剛才竟然還說了"方不方便?"……我快笑死了!肚子好痛!」

「大哥還說了"我很寂寞耶"……噗噗噗!!」

「"我沒有在跟你說話烏鴉!"」

「"啊我在跟你說話啊畜牲!!"」

「「噗哈哈哈哈哈哈!!」」

這兩隻狐狸最後竟然放聲大笑!把我跟人吵架的火爆場面當成笑話來看!看我回去不教訓妳們兩個!

是說,我剛才真的說了這麼機車的話嗎?沒有吧?

倒是麵包捲,一直待在原地不動。

雖然帶了個可怕的般若面具,卻讓人很明白的看出,她是因為我和畜牲老爸吵架而驚呆了。

雖然這兩隻狐狸搞歪了場面,讓我有點無言,可是畜牲老爸完全沒有動搖,依然是用那個恐怖片的臉對我說話。

「烏鴉!你最好不要以為這筆帳能單純用死來還清!愛菈貝娜!妳也是!膽敢背叛我!我會讓妳和這隻烏鴉有一樣的下場!」

「畜牲!要跟我算帳以前,該和你的好朋友塔多算帳才對吧?還是說,好朋友背叛就不算是背叛?」

「你在胡說什麼!塔多怎麼可能背叛我!」

我轉頭對著拉著我衣角的愛菈貝娜這麼說了……

「夫人,塔多的事情,要由我說還是您親自說?我覺得您親自開口,才能澄清您沒有背叛這位畜牲唷?」

「……老爺,塔多先生……長久以來,一直趁老爺您不在家的時候,用斷絕生意往來做要脅……多次的索求妾身的肉體……妾身……妾身為了老爺……只好不斷地和他發生關係……是魅影大人阻止了塔多先生這樣的惡行……」愛菈貝娜似乎相當害怕,說起話時不斷地顫抖。

「聽到了沒畜牲?」

「塔多怎麼可能有膽子做這種事情!是妳和這隻烏鴉串通好來騙我的吧!」

「不、不是這樣的老爺!妾身真的沒有騙您!就算不願意相信妾身,也請老爺您相信魅影大人,魅影大人不會做這樣的……」

「畜牲,如果還是不相信,可以去問問這整間房子的人喔?只有你一個人不知道這件事情唷?」

「……就算是真的,也是妳這個女人應該做的!為了事業和家庭能夠維持,塔多提出的肉體交易也不算什麼!妳要是真為這個家著想,本來就該默默付出!」

「……老……爺……」愛菈貝娜帶著不敢相信的口氣和表情看著畜牲老爸。

好厲害的傢伙!竟然能夠說出這樣的話,連我都不知道該怎麼插嘴!

工會的各位,這才是人渣的典範!以後可不准再叫我人渣!

「老爺……您的意思是……妾身……被做了這樣的事情……是應該的嗎?魅影大人……為了家庭……妾身真的應該要……」

「住口!!從剛才到現在,不斷的"魅影大人魅影大人"喊著!妳心裡面根本就已經沒有我!給塔多當甜頭有什麼不對!」

「老、老爺……妾身……」

「如果妳還有一點罪惡感,就親手殺了這隻烏鴉!這樣我還可以考慮表面和妳作為夫妻!不過未來和其他商會交涉時,妳得負起責任用肉體當交涉籌碼!」

「……老爺……當作籌碼也沒有關係……可是只有對魅影大人出手這件事情……妾身……妾身做不到……不可能做的到……」

「做不到?給我好好想想伊莎芮娜吧!她要是知道妳對我不貞,看看她會如何看待妳這個母親!」

「不好意思,我插個話。你女兒知道的一清二楚喔?還包括人口販賣的事情,不信你看後面。」

「後……伊莎芮娜!妳為什麼會在這裡!?」畜牲老爸不太相信我的稍為轉過頭,立刻就認出掛著般若面具的麵包捲。

好厲害的女兒控。

聽到我說的話以後,麵包捲將自己的般若面具拿下來,面無表情的盯著畜牲老爸看著。

反正事情都搞這麼大了,也沒必要維持什麼家庭和諧了吧?

不過,看到麵包捲就在自己身後,畜牲老爸意外的大驚失色,露出了作出虧心事一樣的表情。

這傢伙也太控女兒了吧?

「伊莎、伊莎芮娜!妳聽爸爸解釋,爸爸是因為……」

「不用解釋了,本宮聽的相當清楚,包括了你對母親大人的發言,本宮聽的在清楚不過了……」麵包捲冷冷地對畜牲老爸這麼說了。

「那是因為妳的母親她……」

「母親大人什麼都沒做,本宮知道的比你還清楚。反而是你,竟然販賣人口,販賣那麼小的孩子,甚至還虐待他們……」

「……」

「告訴本宮要好好的做個能夠光明磊落,抬頭挺胸的人是你,但最後敗壞家裡名聲的也是你……這樣欺騙本宮,讓你很開心嗎?」

「伊莎芮娜,如果爸爸不弄髒自己的手,在伊甸爐的逼迫下,我們根本不可能住這樣的房子,享受這些高貴的生……」

「那本宮寧可在外露宿街頭!販賣那些孩子的錢,本宮一分都不想要!」

「別太囂張了!妳一個未經過世面的小女孩懂什麼!爸爸為了讓妳吃的好穿得暖,付出了多大的代價!妳又知道了多少!」

「本宮不知道!而且也不想知道!看過你販賣人口的行為,聽到你對母親大人說的言詞,本宮已經不想再相信你!更不想承認你就是本宮的父親!」

「……伊莎芮娜,爸爸只問你一件事情……妳是不是也和這隻烏鴉有關係……」

「本宮為了償還這一百多年來的無知,正和魅影一起作為義賊行動著。如果你還想取回本宮的信任,就把孩子們都放了,把錢和房子都捐給孤兒院,並發誓再也不會做這些事情,為了你的罪刑贖罪!。」

聽到麵包捲這麼說,畜牲老爸又變回恐怖片的表情,轉過頭來準備和我說話。

讓我想想,他接下來應該會說"又是你這隻烏鴉……不僅愛菈貝娜,連伊莎芮娜都不放過,從我身邊奪走她們……"之類的話吧?

「又是你這隻烏鴉……不僅愛菈貝娜,連伊莎芮娜都不放過,從我身邊奪走她們……」

「真的假的!?一字不差耶?反派是不是就只能說這些台詞?嗯?」

「我要讓你生不如死!!」

「好啊!來啊!!說這麼多屁話,就是等你來開打!!」

我立刻擺出了準備動作。

在這同時,畜牲老爸的身體開始膨脹巨大化。

肌肉撐破了燕尾服,背後長出了一對各五六公尺長的翅膀。

皮膚從原本的白色,變成黑色。

帥哥的臉,也開始扭曲變形。

話說我幹麼要等他變形?

去你媽的!!

咚!!

變形途中,畜牲老爸被我的側踢直擊胯下。

往後倒下,並壓壞了所有家具。

但變形沒有停止,大約十五秒後,畜牲老爸倒在地上完成變形。

是一隻具有人類手足,高八公尺,身寬四公尺左右,身材相當壯碩的黑色超大型蝙蝠。

「……該、該死的烏鴉……竟然這麼沒教養……」畜牲老爸努力的抬起頭來,用著蝙蝠臉向我抱怨。

「喔?還醒著啊?」

咚!咚!咚!咚!!

看這個樣子就知道,讓他爬起來大鬧的話,絕對會把整間屋子掃平,我也會陷入苦戰,所以毫不猶豫地又在他胯下踩了幾腳,直到確認他昏過去後才停止。

昏過去後,畜牲老爸又恢復了人類的外貌,不過因為衣服被撐破了,現在是全裸的狀態……

嗯……

沒有比我的小夥伴大……

好!看在你沒那麼完美!再踢一腳就原諒你吧!

咚!!

用了最大的力氣,朝畜牲老爸的胯下踢過去……

嗯?好像踢太用力,踢破了什麼東西?

畜牲老爸連白沫都吐了出來,身體一抖一抖的……

不好意思,愛菈貝娜,看來妳得寂寞一陣子哩。

我看向愛菈貝娜和麵包捲,麵包捲是面無表情地注視著畜牲老爸的臉,愛菈貝娜則是帶著傷心難過,但又有一種釋懷的表情……

我這回應該沒做過頭吧?

「大哥,從跟你交手以後,我就一直認為你相當卑鄙!不僅不給對方出手的機會,還毫不猶豫的就對要害進行攻擊!」這個狀態下,時雨竟然對我抱怨了起來。

「是啊老大,要等人家做好準備在動手才有禮貌吧?」連若女都說出這種白癡的話。

「說什麼鬼話?如果他變身完畢,我打不過怎麼辦?妳們來扛嗎!?」

「大哥都能一腳把石柱踢成粉了……哪有可能打不過……」

「我也不認為老大打不過!當初砸商會的時候,老大簡直跟破壞神一樣!」

「少說屁話!喂!賽巴斯強!賽巴斯強!!快給我來善後啊!!」

聽到了我的吶喊,賽巴老頭沒幾秒就出現在接待廳門口。

他一臉不可置信地看著畜牲老爸和我,並說道「竟然能毫髮無傷的打倒老爺……魅影大人,您究竟是何方神聖?」

「就是個賊而已。這不重要!給我想想辦法善後阿!不然等他醒來,又會開始亂搞!」

「這……老身沒有資格決定老爺的去向……夫人,您怎麼決定?」

「怎麼說布萊姆始終是妾身的丈夫,妾身希望能夠用行動來感化……」愛菈貝娜露出了關懷的表情看著畜牲老爸。

「夫人,您還是放棄吧,這種人感化不了的啦!等他醒來,妳只會遭到更嚴厲的對待而已。」

「母親大人,本宮也和魅影同樣的看法!放棄這樣的男人!對本宮和母親大人才是正確的選擇。」

「伊莎芮娜,布萊姆雖然行為可恥,但也有著養育妳的恩情,怎麼可以這樣說自己的父親呢?向父親道歉!」

「本宮不認為自己……」

「暫停一下!夫人,您不會真的打算放過這個傢伙吧?我直說了,就算您希望,但我可沒打算放過他喔?」

「魅影大人,妾身只是想給布萊姆一個機會……」

「……妳有沒有搞錯?機會?他販賣掉的孩子還有沒有機會?啊?說啊!妳老公販賣掉的孩子要去哪裡找機會!妳給他機會,那些孩子的機會誰能給啊!說給我聽啊!」

本來沒這個想法,但是聽到愛菈貝娜在為畜牲老爸求情的時候,消去的怒火又被點燃了起來!

白癡女人!妳女兒都還比妳強!

因為我的怒吼,愛菈貝娜垂下頭含著下唇,閉上了眼睛,不斷地掉出眼淚……

幹麼弄得好像我在欺負妳?

「不要以為哭就能解決問題呀愛菈貝娜!妳給我去地下室看看那群孩子!走!」

「魅影!不準對母親大人這麼粗暴!」

「妳給我安靜麵包捲!這個女人根本什麼狀況都沒搞清楚!」

咚!!

離開接待廳前,為了確保畜牲老爸不會醒來,再一次更大力的朝胯下踢上去,然後硬是拉著愛菈貝娜的右手,將她拖到地下室去。

到了地下室,又出現了十幾個孩子,但是這些孩子和上一批不同,眼神充滿著恐懼,身上的傷痕也都是新的,每個人都留著相當多的血。

他們因為沒有治療的手段,只好互相靠在一起舔著彼此的傷口來減少疼痛。

我用右手抓著愛菈貝娜的後腦勺,逼著她看這一幕。

「妳給我仔細看!給我好好得看!如果換做是麵包捲在裡面,妳會做何感想!告訴我!愛菈貝娜!」

「魅影大人……原諒……求您原諒妾身……求您了……是妾身不好……求您息怒……」愛菈貝娜不斷地啜泣著,好像以為這樣我就會原諒她。

想的美!

「誰要原諒妳!給我好好的看仔細妳丈夫做的事情!給妳丈夫機會,就是給這些孩子痛苦!妳的腦袋裝的是什麼?是妳的丈夫還是妳的幸福!?」

「妾身、妾身並沒有這樣的想法……」

「沒有?妳明知道自己丈夫在做這些事情,不但沒阻止他,甚至還視若無睹!!妳配不配當麵包捲的母親!!」

「對不起!對不起!!求您息怒……魅影大人……是妾身無知……是妾身……」

「魅影!快給本宮住手!!」

麵包捲看不下去我的行為,直接朝我的面具來了一拳。

這一拳的力量相當大,我因為這一拳飛出去,撞上地下室的牆壁。

愛菈貝娜看到這一幕,趕緊跑到我身邊攙扶著我起身。

愛菈貝娜的力量也好大,吸血鬼在夜晚強大果然是真的。

剛才被我抓著頭的時候,愛菈貝娜應該隨時都可以掙脫吧?

八成是因為對我的崇拜所以才沒這麼做……

看來我又做過頭了。

「魅、魅影大人,您沒事吧?」

「沒事……才怪!頭暈目眩的……」

「伊莎芮娜!妳怎麼可以對魅影大人做出這樣的事情來!快向魅影大人賠罪!!」

「本宮不覺得自己有錯,是魅影他……嗚!!」

喔喔!?

愛菈貝娜瞳孔和眼白變成了黑色,衝向麵包捲,用一隻左手勒住麵包捲的脖子將她舉到半空中。

好厲害呀!吸血鬼真的有夠厲害,沒讓畜牲老爸變形果然是正確的選擇!

「妾身只再說一次,向魅影大人賠罪!」

「……本宮,不覺的……自己做錯了……什麼……」麵包捲痛苦地流出了白沫和淚光,卻還是不願意道歉。

「妳……!!」

「暫停!愛菈貝娜!把麵包捲放下!」

「魅影……大人……」

「放下!」

「……是。」

咚!

放手的同時,麵包捲跌坐在地上,大口的喘著氣,脖子上還留下紫紅色的手掌印……

要命,不會真的要殺自己的女兒吧?

愛菈貝娜在放下麵包捲後,瞳孔恢復成金色,又跑到我身邊來關心我的狀況。

這反差太大了點,讓人有點難接受。

「魅影大人,吸血鬼的力量,在夜間會大幅度提升……剛才伊莎芮娜的舉動,搞不好傷害到了魅影大人的頭部,請脫下面具讓妾身為您……」

「不需要,她打到我前,我提早向右跳減輕了力道,沒有受到什麼傷害。妳別碰我。」

「……是。」

「大哥,我覺得你做的過頭了一點,沒必對麵包捲的老媽做這樣的事情呀。」

「是呀老大!上次砸商會也是同樣的情形!一點自制力都沒有!」

「我知道我知道……這不是在反省了嗎!」

連若女和時雨都在指責我……

我這個腦袋怎麼和老二一樣,不時的就在充血?

「咳咳……魅影,這些話之後談,先把孩子們送去修女院最重要。」麵包捲只是咳了幾聲,又恢復原本健康的樣子。

看來吸血鬼在夜間的恢復力也很嚇人呀。

「說的也是,不過得有個人監視妳老爸才行,否則他醒來做亂的話,麻煩就大了。」

「……請將這件事情交給妾身好嗎魅影大人?」愛菈貝娜換上了期待的眼神,自己要求擔起這個任務。

「妳?抱歉,從妳剛才為丈夫的發言,我信不過妳。」

「求您給妾身一個取回信任的機會好嗎?妾身這次……」

「沒得談,我不想冒險,妳剛才的言行舉止讓我對妳相當失望……我自己來吧。妳們其他人趕快把這些孩子送到修女院去。」

「那麼妾身也幫……」

「妳不行!愛菈貝娜!這件事情是我們"瘟疫醫生"的工作!不需要妳插手!」

「……是。」

愛菈貝娜露出了相當沮喪又難過的表情。

不是我不願意讓她去,而是她在我心中已經沒有信用。

誰知道她會不會在路上,用怪力抓住其他人,回來威脅我放了她老公?

在她們三個搬運孩子的時候,我和愛菈貝娜以及賽巴斯強移動到接待廳,並且命令愛菈貝娜和賽巴斯強站在我能夠看到畜牲老爸和她們的視角內。

愛菈貝娜垂著頭不斷的流下淚珠,雙手緊緊抓著裙子下擺,又不時的抬頭看著畜牲老爸,反覆這個動作,感覺相當焦慮……

該不真的還想救他老公吧?

有夠麻煩的!必須盯著一個男人的裸體,還得提防愛菈貝娜!

妳們兩夫妻不要這樣搞我們和修女院好嗎?人家成天收養這些孤兒又不是不用花錢……

咦?等等喔?好像有什麼不太對?

一直這樣下去,修女院會不會被孤兒塞爆?

這幾天我們送了上百人去修女院了耶?

修女院我看過,比這間豪宅還小耶?

應該早就被塞爆了吧?這樣下去我可沒個頭,得把問題的根源處理掉才行!






————————————

1*伊甸爐為二日一更,下節更新時間為2021年03月04日19點整,不會提早不會晚。

2*如果有朋友在哪看過【伊甸爐】,請不要懷疑,那篇就是小弟寫的,並非盜文,已原本連載地發出轉移通告;沒看過者請無視。

3*觀看過的讀者請不要據透,造成未觀看者體驗不適。

創作回應

一巴掌爽飛天
我給天殘腳按一個讚( • ω • )b
2021-03-01 23:38:33
田中噴太
還好沒加個如來神掌( ᐛ ) ᕗ
2021-03-02 13:45:06
伯爵廚
看到踩下去下面就一緊 怕啦
2021-03-02 01:34:11
田中噴太
男人才懂的痛( ᐛ ) ᕗ
2021-03-02 13:45:20
側踢直擊胯下...XD(衝力+体重+要害+爆擊)...事後還補了N腳...XDD
等等...麵包捲的回復力都這麼強了...那老爸的回復力不是更高...
那可真是...真是...真是...









真是太好了不是嗎...=w=+
一般人不能用刑過頭...但是血量超高回血又超快的BOSS...
完全可以re到它痛恨自己的回復能力不是嗎...wwwwww
2021-03-02 02:25:57
田中噴太
真是可怕的思考方式( ᐛ ) ᕗ
2021-03-02 13:45:46
懶懶的肥宅
兩個頭都會充血的不是好男人
2021-03-02 13:43:40
田中噴太
只有下面的頭會充血才是好男人( ᐛ ) ᕗ
2021-03-02 13:46:17
吼呱
要炒飯
也是跟
大小麵包捲一起啊
2021-03-02 13:46:53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