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我的影子養了鬼03 等等,我皮帶還沒解

走路跌跤 | 2021-03-01 17:30:20 | 巴幣 2246 | 人氣 307


蘇子孝用力捏了下自己帥氣的臉。

很痛。

這說明他不是在作夢。

最近他的睡眠很不穩定,有時夢境還是現實都搞不清楚……就比方說他早上夢到自己在捷運站裡和一個女孩準備一起搭捷運,然後醒來第一眼卻是蘇問那張寫滿「我可不可以扁你」的臉。

反差有點大啊,他的小小心臟總有一天會承受不住的。

然後現在更有趣了,男廁鏡子裡的女鬼不給他方便,肩膀上還停了一架會說話的紅包紙飛機……

敢不敢再奇葩點?啊?

現實總是比夢境離奇……古人誠不欺我,他蘇子孝完全肯定這一句話……被捏的臉還是好痛。

「所以說紙飛機小姐,既然妳說妳是來救我的,我可以去噓噓了嗎?」

「哈?哈啊?咦?噓噓……」

不知為何,紙飛機小姐的語氣聽起來有點奇怪,大概是有些害臊。

「你……你怎麼可以在淑女面前說這種話!你應該要文雅一點,而且你怎麼會想上廁所?」

蘇子孝:「???」

少年無言地指著鏡子,又指了指地板,過了幾秒後才開口,「所以我來這裡不應該上廁所嗎?」

「喔……對,這裡是……男廁……」

紙飛機小姐越說越小聲,然後,就這麼在蘇子孝眼前從他的肩膀起飛,直接飄出男廁……

晃悠悠的,像是一架酒醉的人開的飛機。

「……」

原來妳也只是來浪費我時間的啊!!紙飛機小姐!!妳也對我的膀胱有仇嗎?

蘇子孝憤怒地對著門口比中指,然後又轉頭回去和鏡子裡的女鬼大眼瞪小眼……但不行了,他真的要忍不住了。

「我告訴妳,我可是不講武德的喔,妳再看等等我就對著鏡子……」蘇子孝正要對女鬼放狠話,但與此同時,他的褲管一涼,就像是有什麼東西滴了出來……

不對啊,他蘇大帥哥再怎麼說也才十七歲,怎麼可能「寡人有疾」……他連忙低頭一看,才發現那是一滴紅色的血水,不知何時滴到了他的長褲上。

很明顯,這滴水的來源不是他本人,他可沒有看到穿著暴露的女性就流鼻血的毛病。

蘇子孝嘆了口氣,抬頭往洗手間的天花板看。

他頓時知道那股鐵鏽味哪裡來的了。

天花板掛著一根麻繩晃呀晃的,吊了顆正在朝他微笑的人頭。



--




沒有尖叫,沒有漏尿。

蘇子孝完全是異於常人的冷靜,他甚至還開始打量起這顆人頭的模樣……

兩眼的部分已經成了黑孔,連帶整個人頭都布滿如同被針刺過的蟲蛀痕跡,乾癟發黃的臉皮沒有任何彈性,直接表露出髑髏的模樣,看著像是博物館裡脫水後的木乃伊,只是保存狀況更糟一點。

而且那人頭不是在笑,而是嘴角被不知名的鐵鉤拉開成四十五度上揚,口腔裡已經爛到只剩牙床和幾顆乳白色的牙根,暗紅色的膿血一滴滴從唇角流下。

他蘇子孝回家後第一件事就是把長褲丟進洗衣機。

還有,不管了。

嘆了口氣,蘇子孝沒有再去理會那顆人頭和鏡子裡始終對他抱著很大興趣的女鬼,轉身走向小便斗,準備解開皮帶。

管你女鬼還是人頭,誰都別想阻止他方便,沒錯,誰都別想!

「咱,咱想了想,清潔阿姨也可以進男廁的,咱是為了救你才來的,所以說,只有理由正當,咱也……」

紅包又飛了進來。

紙飛機小姐看來是替自己想好了進男廁的藉口呢。

「……啊啊啊啊!你在做什麼!!?」

「等等,妳別緊張,我皮帶還沒解。」

蘇子孝正要辯解,但紙飛機小姐在洗手台附近飛了一圈後又離開了……

不過不知為何,在紅包紙飛機進來盤旋一圈後,天花板的人頭和鏡子裡的女鬼突然都消失了,蘇子孝微微皺眉,聳肩後決定回去完成自己沒做完的事。

「……呼,清爽了清爽了。」

拉好褲腰,洗好手,蘇大帥哥感覺自己終於活過來了。

接著一出廁所,有架紙飛機在等著他。

「……」

就這麼停在走廊的圍牆上,看著像是偶爾會出現的麻雀……屁啦!

為什麼變成紙鶴了?啊?妳是變形金剛嗎紙飛機小姐!



--




噹……噹……噹……

上課鐘聲響了。

但蘇同學並沒有乖乖地待在教室裡準備聽講,而是在男廁外的走廊呆呆地看著一隻紅包紙鶴。

「你一直看咱做什麼?」

紙鶴說話了。

但他蘇子孝也見怪不怪了。

「沒什麼,就是在想我年紀輕輕就要看精神科是一件很可悲的事。」

「咱可是真實存在的喔。」

紙鶴搖頭晃腦地說著,「咱是受人所託來保護你的,就像剛剛你在廁、廁所裡遇到的情況,咱可以幫你趕走那些怨靈。」

「……算了吧,我可不覺得一架連男廁都不敢飛進去的紙飛機可以保護我。」蘇子孝面無表情地回應。

「你,你說什麼!?咱可沒有不敢進去,只是……」

「不過,謝謝妳把他們趕走了,紙鶴小姐。」蘇子孝話鋒一轉,露齒而笑,「所以妳可以告訴我是受誰所託嗎?拜託了,這件事對我很重要。」

「咦?」

紙鶴小姐愣了幾秒,最後點點頭,整個紅包像是經過了倒轉的縮時攝影,從紙鶴的形狀攤平成一個完好的紅包。

然後,那紅包這麼說道。

「看一眼裏面的情書吧,那真的是要給你這個白癡的。」

蘇子孝笑了笑,伸手將紅包的封口拆開,將裏頭的白色信紙抽出。

上頭只有一段話。

「對不起,我當不了你的影子,所以請讓她成為你的影子。」

信紙的右下角是一個署名。

「……楚楚?這是一個人的名字嗎?姓楚名楚?還是別的姓氏?」

「那是信紙主人的名字。」紙鶴小姐的聲音從拆封的紅包袋裡傳了出來,「至於其他的咱不清楚,對了,咱的名字是千……是寧寧,寧靜的寧。」

「……好吧,我就先暫時接受好了。」蘇子孝捏了捏自己的眉頭,老實說他還需要一點時間去思考這一切到底是怎麼回事。

不過有一點倒是令人特別在意。

「話說回來……讓妳成為我的影子是什麼意思?這個叫楚楚的人怎麼會知道……」

午後的太陽斜照進樓,將蘇子孝整個人壟罩在了暖光之下。

可仔細一看,少年的腳底沒有任何延伸,本該是陰影的碎石子地面仍舊反射著陽光。

「……我最近剛失去了影子。」

創作回應

冷漠刀痕無語心痕
要去精神科的的話建議帶上這裡的人團體報名看能不能便宜一點(*°∀•)
2021-03-01 20:13:33
白煌羽
喔喔
2021-03-02 00:02:15
小楓
4楚楚動人的楚楚嗎 很快啊 都出場了
2021-03-02 05:15:06
懶懶的肥宅
上面我們會全部帶回去
抱歉抱歉 我們醫院收的有點多
所以那個ㄌㄌ該出場了吧
2021-03-02 13:40:07
悠閒紅茶(冷卻中)
他四八四把影子拿去賣了?好買一張帥氣的臉蛋回來?
2021-03-15 20:28:58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