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一發入魂的逆後宮蟲生 CH16.逃亡(下)

掬月 | 2021-03-01 15:09:00






  「往著~星辰大海~出發,朝向~退休養老~啟程。」
  雨哼著雜亂無章的歌,搭上了開往自己最後目的地的柯爾文星球的星船。

  逃亡後的雨不可能再回到軍部,如果說他自己有什麼計畫,那不過是把自己的退休養老計畫提前。
  確定自己生下的是六顆雄蟲蛋後,雨就把轉職當星盜這條道路給打叉了。能生蛋跟生的都是雄蟲蛋可是天差地遠,雨不像軒從一開始就是星盜,他不認為星盜會那麼快接受半路出家的他,就算被出賣也沒什麼好意外的。

  不存在沒有目的的善意,軒會提供協助只是剛好雨抓住了他的把柄,並設定了一個解約的期限。這個期限要盡可能短,也要盡可能轉移對方的注意力。

  比如說,雨故意讓軒主導逃亡路線。只要軒不是太蠢的話,就會對逃亡路線動手腳,即使不會把他送回軍部,也會把他扣留在梅戈爾的地盤上。E-級的醫務情報根本不算什麼,如果軒能把前首都星第三軍團的中將帶回梅戈爾,那軒可就是立了大功,能夠彌補暴露的失敗。

  給予別人有扳倒自己的機會,這樣近乎脅迫的交涉才能稱為公平,而且雨本來就有考慮轉職當星盜,利用軒這條線跟梅戈爾接觸也不算太壞。
  總之,雖然對軒很抱歉,但對於跟軒分道揚鑣這件事雨倒是相當坦然。當時如果來追捕他的雌蟲再多一點的話,他可能就真的被逮了,既然這是一個你死我活的殘酷世界,勝者取得自己的報償也是理所當然的。

  雨並沒有逃得更遠,相反的是,他搭上了回程的星船,在鄰近首都星不到七次轉乘的星球落腳。這是一顆原始生態星球,受到原始生態保護法的約束,除了固定巡視的軍隊以外,會在這顆星球落腳的蟲族不是研究者,就是流浪者。

  說實話,在得知即使是星際未來的時代也存在流浪者的時候,雨是很意外的。
  為此雨還查詢了關於流浪者的資訊,卻驚訝的發現蟲族對流浪者沒有太多限制,只要能維持在原始生態應有的狀態,即使想要佔山為王也不是不行。
  仔細想想的話這似乎也說得通,一旦雄蟲與雌蟲的比例懸殊到這種地步,即使出現雌蟲終其一生也遇不到雄蟲的情況也是有可能的。這麼一來,那些雌蟲最後又該到哪裡去呢?

  原始生態星球保護法其實是變相收容流浪者的法律,它不允許流浪者在星球上發展過度的科技。以雨上輩子人類的歷史來比喻的話,只能有中古世紀的水準。

  這種程度的水準倒也不至於讓溫飽成問題,如果問究竟有什麼問題,那就是不允許連接光腦。
  這一點對雨來說倒是可有可無,雖然少了情報資訊的接駁,也少了一些能藉由光腦賺錢的管道,不過他都在逃亡了,篡改光腦紀錄太多次的話也會留下破綻。

  雨抵達這顆名叫柯爾文的星球後,就展開了只有戰鬥時才會用到的蟲翼,即使不能使用太高的科技水準,但雌蟲本身就具有的身體機能並不包含在內。他花了五、六個小時的時間飛到自己的目的地,是一處鄰近水源的山巒。
  第一天雨先是確認這顆星球的生態系與自己查詢的資料是否吻合,到了夜晚就睡在樹枝上。
  第二天雨開始修整這座山巒,由於動靜有些大,引來了鄰近的流浪者的注意,對於這些想要打劫的傢伙,雨教了他們何謂貪心不足的道理。
  第三天雨在附近流浪者的友好協助下開始樹屋旅館的建造圖,作為回報雨跟他們一同狩獵柯爾文星的大型肉食物種。
  ……
  過了半年之後,雨的樹屋旅館順利開業,雖然說是旅館,但入住的大多是住在附近的流浪者。要雨來說的話,這根本沒什麼賺頭,因為同樣是流浪者,他們能給的也就是把食物帶過來給他加工,再不然就是替他養護旅館內部裝潢。

  再過了一年之後,樹屋旅館的常客終於不再僅限於流浪者,長年待在柯爾文星球的研究者或是固定巡視的軍隊也時有造訪,當作是放鬆。這些蟲特別中意這間樹屋旅館的湯池服務,明明不是位於火山帶,卻能常年無休的提供泡湯服務。

  在這方面雨用了一點巧思,他在湯池的水源連接處下方挖了好幾個燒窯的穴室,除了製陶,還有燒製木炭、烤製麵包的用途,這樣就能最大活用這些熱能,也可以在冬季下雪的時候提供供暖。
  對於這些研究者跟軍隊,雨收取的費用就不太一樣了,他會定期跟他們收取一些小型的機材。雖然在原始生態星球上這有些違反法律,但雨想要的器材不外乎是用於野生物種的擠乳器,消毒潔淨水源的濾水器,小型以光能作為啟動的供暖器這一類用於日常生活的器具,更多也就是治療疾病的藥物,這些對他們來說還是能給得出去的。
  雖然他們對雨這位店主很好奇,因為這位店主雖然手藝完全比不上已經進入自動烹調的料理設備,但在這顆原始生態的星球上還是能勝過不少蟲的。

  明明是流浪者,生活的卻這麼自在,莫名覺得努力工作的自己輸了。
  這當然是玩笑話,但心理狀態這麼好的流浪者真的很少見。在蟲族會淪落到流浪者的蟲大多數是失去了競爭優勢的雌蟲,他們有的可能在與外族的戰場中失去了手或腳,也可能被雄蟲拋棄,這樣的雌蟲成為流浪者後也往往精神狀態相當糟,大多憤世嫉俗。

  他們怎樣也想不到這位店主就是遭到通緝正在逃亡的前第三軍團的雨中將,因為在他們的想像中,這位雨中將如果真的逃亡,大概會成為一名星盜。
  一個能在55歲就當上駐紮在首都星軍隊的中將,往往有著自己的謀劃,如果軍隊這條路走不了,能發揮自己所長的一條路恐怕只剩下星盜了。這樣的蟲絕對不可能選擇成為一位流浪者,還待在距離首都星不到七次轉乘的星球上的。

  為此,雨即使不做太多變裝,這些應該多少曾經看過他長相的軍雌愣是一個都沒把他與那位叛逃的前雨中將聯想在一起。
  雨有時候也會想,為什麼這些軍雌總對他有不切實際的幻想?他的事業心單純只是想確保自己的自主權啊,如果是他的秘書官,這種程度的變裝根本只是讓他看笑話而已。
  在雨逃離第三軍團的三年後,一名風塵僕僕的蟲族出現在他面前。
  「終於找到您了。」
  

後記:  
我很迅速地加快了時間流逝,雖然想寫長也不是不行,但這樣實在太麻煩了。
順帶一提,雨的新工作是跟朋友討論出來的結果,我問朋友,如果你有450年的預期壽命,而你現在只用了55年,你之後會想做什麼。朋友跟我說,找新工作。
......有道理!所以我就找了逃亡後的雨能換的新工作了。
雨:莫名的有種社畜的感覺呢。


62 巴幣: 6

創作回應

玹竹以墨
是我也是找新工作XD
2021-03-01 22:19:37
掬月
新工作萬歲!
2021-03-01 22:26:59
玹竹以墨
不過,去學習新東西感覺也不錯,不過雨的狀況大概不允許吧
2021-03-01 22:20:21
掬月
畢竟一群蟲都覺得他會在逃亡之後轉職當星盜嘛。
雨:說什麼呢?離開軍部之後就該是退休養老了。
2021-03-01 22:29:44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