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第十一劫16──入住(李舟:慕容蘭你這色胚偽君子!

火火 | 2021-03-01 13:55:01


  這裡有別於不夜滬亂中有序的熱鬧,一切都井井有條,建築都是幾何造型,馬路看起來也很平,兩側甚至有給異獸奔跑的專用跑道,還沒靠港的時候就能看見巨型螞蟻在那裡搬運貨物,有些鳥也在船上幫忙搬貨櫃,他們不斷進出鯨魚的嘴巴,馬凡已經不感到驚訝了。
  「苳菊是有宵禁的,晚上九點半後就不能在街上活動了,必須是持有相關許可證的人才可以。」謝君憐說。
  馬凡發現他聽其他人講話,用字遣詞越來越現代了,從一開始的文謅謅到現在,基本已經毫無溝通阻礙了。
  也不知道是怎麼回事,但是他連外國人的話都能聽懂,那這個現象好像也不是什麼問題。
  太多讓他搞不清楚的狀況,他已經可以平靜以對。
  「那得多無聊啊。」李舟咋呼著,「所以這裡沒有賣宵夜的嗎?不夜滬晚上九點都還很熱鬧呢!」
  「沒有。」謝君憐說,「楓圓是個風氣很嚴謹的國家,人民大部分都很守規矩,所以不要試圖在晚上出來溜躂。」
  李舟被戳破心思,吐了吐舌。
  「幾位要是不嫌棄,住宿我來安排吧。」慕容蘭說,「謝大哥說得沒錯,這裡就算是我,也不會在宵禁時出來活動的。他們的軍人可以毫無理由地射殺在非規定時間內遊蕩的人。」
  李舟歪了歪頭:「射殺?他們用弓箭嗎?」
  「不是,是一種叫做火銃的武器。」慕容蘭說,「體積很小,射程也遠,一百米外也能有效殺人,但不知道為什麼,對於異獸的作用卻很小,只能用來殺人。」
  「那也夠可怕了。」李舟嘟噥著。
  「福丸島跟楓圓的軍事力量差這麼多嗎?」馬凡問,他在福丸島的時候,根本沒聽過也沒見過火銃。
  「原本福丸島是有自己的武裝部隊的,不過都被殺光了,殘留下來的勢力不成氣候,被迫繳械了。」謝君憐說,「後來交接給大秦,又被殺了一批,而且異獸亂象橫生,火銃起不了太大作用。」
  馬凡還是沒有太大實感,畢竟他跟著謝君憐,遇到的危險少之又少,即便對方說異獸很多,他也沒有多大感覺──就連海戰那時候,他都躲在謝君憐旁邊,出來時已經結束了。
  運氣真好。
  馬凡再一次感謝老天。
  「雖說如此,不過有個地方卻是通宵營業的。」慕容蘭壓低聲音,「怎麼樣,帶你們幾位去見識見識?」
  李舟不疑有他,一口答應。
  馬凡看謝君憐沒有反對的意思,也點頭答應了。
  等船靠岸後,乘客陸陸續續下船,有些人做鳥獸散,彷彿船上有什麼吃人的異獸似的,有些人則是拉著自己的行囊,匆匆趕往落腳處歇息,更有些人直接就轉搭了其他船隻。
  「往大秦的船還要幾天才開。」慕容蘭說,「我替幾位找好了客棧,是這裡唯一的不夜館水茶屋──裡頭應有盡有,各位放開來享受。」
  他們來到水茶屋,馬凡本來只覺得這裡女子太多,跟謝君憐說楓圓正經女子不得上街有所出入,便聽到謝君憐輕聲跟他說:「這裡是花街,專門做軍人的生意。」
  馬凡:「……」
  「怎麼辦?」馬凡悄聲問,「李、李隆年紀還太小,他不適合來這種地方。」
  不久前在船上遇到女子調戲都快崩潰了。
  「不怎麼辦。」謝君憐面無表情,「既來之則安之。」
  馬凡發現謝君憐其實挺能隨遇而安的。
  水茶屋是由木頭建造的,跟謝茗的宅院不同,大門向外開放,門外排著一群像是守衛的人,氣勢很強。
  幾個濃妝豔抹的女子魚貫而入,她們都梳著古典盤頭,露出白皙脆弱的脖頸部位,身邊都帶著伺候的丫鬟,穿著的衣服也頗為講究,木屐踩在地上發出咔咔的聲音,舉手投足間巧笑倩兮,十分嫵媚。而丫鬟不僅要替那些身穿華服的女子拉起衣襬避免弄髒,還得背著看起來彷彿可以把自己壓垮的巨大行囊,神色上就沒她們主人那般從容了。
  「那些都是出完任務回來的藝妓。」慕容蘭用欣賞的眼光說道,「她們會的很多,載歌載舞自然不在話下,品茶、烹酒、三味線任何你想得到的,她們都會。可以好好放鬆一下。」
  馬凡覺得他光是看那個妝容他就快不能放鬆了,他好想去拿一瓶卸妝油讓她們卸乾淨……作為一個現代人,只看一個女人把自己臉畫得慘白還好,但是一整群,他壓力好大!
  李舟的反應則是更直接,瞠目結舌:「這這這!這是正經人來的地方嗎!你是不是想坑我們兒!」
  李舟氣急敗壞的樣子不知怎麼取悅了慕容蘭,他放聲大笑:「當然了,這裡可是專門做王公貴族跟軍人生意的地方,你沒點門道身份,人家還不招待你呢。」
  「你是這裡的常客?」馬凡問。
  「自然,我與這裡的老闆相熟,幾位儘管放心。」慕容蘭保證道,「不過,宵禁後還是不能出來上街,但是可以點燈。」
  其他地方難道連點燈都不行?
  馬凡沒有繼續問,他的目光落在李舟身上。只見李舟盯著其中一個特別瘦小的丫鬟,一副想要上前幫忙又不好意思上前的模樣。
  那丫鬟五官清清秀秀,但是也許是營養不良的關係,她跟她的主子都一副風吹就倒的孱弱模樣。
  「李隆,你看上誰了?哥哥可以給你搭個線。」慕容蘭微笑道,「這裡不管是藝妓還是侍奉她們的丫鬟,可都是一絕──」
  「呸!你當所有人都跟你一樣色兒?」李舟大怒,當場就噴了回去,「我才沒有!」
  「有這種想法不是很正常嗎。」慕容蘭不以為意,「你遲早會有的,不然哪算是個男人。」
  李舟當場就跟慕容蘭對罵起來,他一急口音又跑出來了,好在他們說得大秦語跟楓圓不同,那些楓圓女子也聽不懂。
  「唉呀,慕容公子,真是久違了。」一位媽媽桑從裡面走了出來,即便上了年紀她的體態也保養得很好,雖有幾分老態,也仍然風韻猶存,「這幾位是?」
  「我朋友。」慕容蘭笑著說,「待遇就比照我的辦理,錢不會少了妳的。」
  女人笑顏逐開:「瞧慕容公子說的,奴家這就準備去。」
  「我們只要住宿即可。」馬凡趕緊說,「實在不敢勞煩慕容公子,已經承您很大的情了,況且李隆年紀還小……」
  「年紀小,那豈不是更好?」女人笑道,「我們這裡有許多姊姊可以手把手教他許多事情呢。」
  李舟的眼神又飄到剛剛那個小丫鬟身上,馬凡心想,別是一見鍾情了吧?
  女人眼力強,便開口笑道:「若是小公子喜歡櫻丫頭,叫她去陪便是了。」
  「那便這麼辦吧。」慕容蘭拍板定案:「小吳,莫要跟我客氣。」
  馬凡:「……那便謝謝慕容公子了。」
  推拒不掉,馬凡也沒有辦法,但是他就很奇怪,怎麼謝君憐的存在感時高時低的,這一整路下來也沒見慕容蘭對謝君憐多說什麼。
  難道是因為謝君憐太冷漠了?
  馬凡想,還真有可能,畢竟謝君憐真的很不愛說話,基本都是悶頭幹事的,只有需要解釋的時候才開尊口。
  慕容蘭給他們各準備了一間套房,房裡便可洗漱,確實是很方便,並且也用了不知名的薰香來維持空氣清新,茅廁的位置都在房間的角落,但是房間本身空間夠大,據說當初設計的時候,是為了某些需要特殊服務的客人準備的。
  不過馬凡堅持跟謝君憐一起睡一間,惹來慕容公子意味深長的一笑:「原來如此。」
  馬凡感覺被誤會了,但是謝君憐似乎不在意,那他也省下一口氣了。
  畢竟,他真的很不會應付風月女子……
  至於李舟,那個小櫻看起來弱不禁風的,李舟又好像對人家有點意思,應該不至於怎麼樣吧?
  「他聽不懂。」謝君憐指出了一個殘酷事實,「李舟不懂楓圓語。他聽不懂那女孩說什麼的。」
  馬凡:「……」糟糕,自動化翻譯用得太習慣,沒注意到這回事。
  





44 巴幣: 0

創作回應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