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鳥頭俠 Case 09:諸神之血 (下)

黃勤(金絲眼鏡) | 2021-03-01 03:10:14


結果還是一路拖到3月了,看來還是得動用Case 9.5把一些劇情交代清楚,本來想用來寫個輕鬆點的搞笑番外篇說


這章有兩個便當,但其中一個不怎麼華麗就是了~

同步發表於EP、PTT Marvel板與空想奇談創作交流區


~*~

(大洋海水浴場,S市,不久前的夜晚)

    這是夜間保全派克在大洋海水浴場工作的第七個夜晚。

    就跟之前六天一樣。他心想。在白天製造出的滿坑滿谷垃圾和成堆曬成粉紅色的觀光客被清走後,月光下的沙灘就像條會呼吸的銀毯,隨著海風與波浪晃蕩起伏。

    「這次終於找對工作了吧,球球?」他向蹲坐身旁的黃金獵犬球球開口,球球回以幾聲開心的吠叫,一人一狗加上一把手電筒與對講機便開始每天夜晚的行程。至於派克的同事羅傑呢?大概又開著那台貸款不知何時才繳完的敞篷車跟女友約會去了。

    他們從海水浴場辦公室出發,一路往礁石突出的沙灘邊緣前進。派克心不在焉地四處張望(「遇到偷溜進來打野炮的情侶或毒蟲千萬別跟他們客氣,我可不想大清早還得回來幫菜鳥收屍。」羅傑跳進敞篷車前告誡他),偶爾踢起沙堆享受白沙滑過指尖的細膩觸感,球球則是忙著沿路挖掘,幾隻不幸被牠盯上的小螃蟹還得感謝派克的好心腸才不至於慘遭狗嘴奪命。

    「再挖下去連海盜寶藏都要被你挖出來啦!」當派克撈起第三隻小螃蟹時,球球突然扔下所有戰利品狂奔起來。「……球球?」

    派克連忙追在球球後頭,上氣不接下氣地在沙灘奔跑,他很少看到球球興奮成這樣。

    「你找到什麼?」他對球球大喊,球球只回以高分貝的吠叫。

    接著他聞到腐臭味。

    腐敗的魚臭。

    他無法置信地瞪視被海浪打上岸的龐然大物。

    「鯨魚屍體?」

    他掏出對講機,球球仍在對那東西狂吠,龐然大物突然抖動起來。

    正當派克準備落荒而逃時,那團無以名狀的物體忽然裂成兩半,肋骨狀結構自血肉間敞開,幾具銀白色人體倒臥其中。

    派克見過那東西。

    在電視裡。

    「魚怪!羅傑!飛天魚怪!」他朝對講機哀號。「放屁飛天魚怪──」

    沒人回應。

    該死,他早該想起同事還在約會。

    球球咆哮著朝那幾具銀白人體撲去。

    「不!球球!快回來!不可以!」他只能死命抓住企圖咬爛銀白人體的球球,但下一秒所見差點讓他全身癱軟。

    一具身形痀僂的銀白人體站了起來,從頸子抓起球球張口咬下。

    派克爆出淒厲尖叫。

    「S市?」銀白人體扔下斷頭狗蹣跚走向派克。

    派克仍在尖叫。

    「這裡是S市?

    淺黃尿液從短褲流出。

    「這裡是不是S──」銀白人體揪起派克嘶吼。

    「這裡確實是S……我確認過位置……」一隻倒地不起的魚怪發出呻吟。「……船身……長老……船身已在戰鬥中嚴重受損……我們可能無法返回亞……

    「我們必須等待。」銀白人體命令道。

    「可是……

    「海水能修復颶風號,我們必須在此等待。

    「但我們活不到那時!多數船員無法在此種環境下存活……我們恐怕永遠也找不到……

    「這是陛下的命令。他會找到我們,他一定會找到答案。只有他能阻止武器被愚蠢人類啟動。」銀白人體的嗓音讓年輕魚怪無法反抗,牠只能痛苦地爬回一片凌亂的船艙操作起儀表板,白沫從魚鰓溢出與淚水混合。「此行有去無回,孩子,你心知肚明。

    「我從不懷疑,長老,我從未懷疑過您的任何決定……」牠按下最後一個按鈕。「但我懷疑……寄望於他……對我們有任何意義……他終究……不屬於大海。

    天空在龐然大物發出不祥的轟隆聲沒入沙灘時露出魚肚白,派克忽然恢復神智般大吼著從銀白人體手中逃脫,但一條從沙灘竄出的觸手瞬間纏住他的脖子將他拖進沙中。

    銀白人體漠然注視派克倒栽蔥的屍體,接著便朝陸地走去。

    「直直插在沙灘上!」派克的同事羅傑在幾小時後對電話筒哭號。「我沒騙你,警官,我同事就這樣直直插在沙灘上!什麼?那看起來還會像個活人嗎?!快給我滾來──」

    翹鬍子警官抵達沙灘時只能駭然面對眼前慘劇。

~*~

    你已經找到答案,吾兒。

    理查萬分確信自己從轟隆聲之中聽見這句話。

    「我要不是瘋了,就是這世界徹底瘋了。」他喃喃自語。

    「所以現在是怎樣?」帖木兒掏出手槍低吼。

    「我不知道……」

    「我覺得我們應該先離開沙灘,這底下絕對有東西。」翁肥轉過身準備逃回車子,但來自地面的劇烈震動讓他尖叫著摔倒。

    「約翰!」露西朝他跑了過來。

    「不!別過來!」他奮力揮手。

    「有東西在沙灘下移動!」潘蜜拉發現腳邊的白沙紛紛向下陷落。

    「颶風號!」比利衝出車門。「快跑!!」

    「什麼?」帖木兒掏出手槍,隨即被沙中竄出的觸手打飛。

    「天啊!」翁肥連滾帶爬想逃出這片混亂,另一條觸手立即竄出沙灘纏住他的腳。「呃啊啊啊救命──」他淒厲哀號,電鋸運轉聲忽然自不遠處響起。

    「小心!」崁蒂舉起電鋸砍向觸手,但觸手斷裂時電鋸也跟著壞了。「這東西好像有骨頭!」

    「媽的這什麼鬼?!」翹鬍子朝觸手射擊,子彈擊中觸手時發出金屬撞擊聲。

    「颶風號!我聽過它離水時發出的噪音!它肯定就藏在沙灘下!」比利在觸手撲向翹鬍子前抓住觸手撕咬,死命拉扯腥臭皮肉直到金屬內裡透出。「這東西是亞特蘭提斯人的偵查艦!」

    「嘖!你說的亞特蘭提斯人該不會就是魚怪?」

    「賓果!」比利扯斷觸手將它扔到一旁。

    「該死!」

    「帖木兒!」理查奔向摔進沙坑的老搭檔。

    「我沒事!」帖木兒拉住他起身。「那到底是什麼鬼東西?」

    「我哪知道!」理查在龐然大物鑽出沙灘時吼了回去,龐然大物發出幾聲低沉咆哮便再次裂成兩半敞開肋骨狀結構,濃重腥臭如爆炸般瀰漫四周。

    腐敗多時的魚怪屍骸散落其中。

    「這就是颶風號……」比利不敢置信地開口。「但為什麼……」

    「你最好解釋一下這是怎麼回事,這鬼東西為何會出現在S市?」潘蜜拉狠瞪他。

    「我?我只知道這鬼東西叫颶風號,亞特蘭提斯偵查艦,外殼覆蓋皮肉的機械怪物而且火力不小!但我怎麼可能知道颶風號出現在這兒的原因?」比利反駁她。「或許妳該問問猜中沙灘下藏了東西的殺手們才對!」

    「剛才有個聲音告訴我我已經找到答案。」理查的回答讓她猛皺眉頭。

    「你聽見的聲音已經從大海會告訴你答案變成你已經找到答案?」

    「是的,潘蜜拉。」理查猶豫幾秒後踏進颶風號,跨過魚怪屍體走向髒污滿佈的儀表板,一個刻有人類手掌形狀的圓盤仍在閃爍著微光。「我得說出那荒謬的故事對吧?」他轉頭凝視緊跟身後的老搭檔。

    「顯然如此。」帖木兒惱怒地嘆氣。

    「照顧我和我死去母親的恩人告訴我,我是人類和魚怪所生下的孩子。」他對眾人開口。「當我接觸海水時能聽見有人在跟我說話,那聲音是我父親的聲音,他告訴我大海能告訴我答案。」

    「這實在……非常不可思議。」翁肥低聲呻吟。

    「像英雄漫畫一樣。」崁蒂忍不住吐槽。「希望別真的會跟魚說話。」

    「所以……你母親和放屁飛天魚怪生下了你?而那隻魚怪還要你自己去找出身世之謎?」潘蜜拉瞪大眼。

    「基本上。我知道這聽起來荒謬至極。」

    「跟當下所有鳥事相比似乎不怎麼荒謬啦。」翹鬍子不禁碎念。

    「加上剛才在馬團發生的事情,我認為颶風號同時是那隻魚怪死前所說的線索與我尋找的答案……或至少是找到答案的關鍵,但我不知道還能從這團殘骸裡再找到什麼。」他瞄了圓盤上的手掌一眼。

    「或許你該把手放上儀表板的圓盤,我記得颶風號是這樣啟動的。」比利建議道。「亞特蘭提斯人的船艦沒那麼容易壞掉,而且接觸海水就能慢慢自動修復,這台看起來還能夠運作。」

    但到底是什麼把這台颶風號摧殘成這樣?

    比利觀察船身的傷痕暗忖道,決定把疑問收回心底,現在不是製造更多難題的好時機。

    「可是你不是說那東西火力不小?」翹鬍子瞟向他。

    「打開系統而已啦,跟開電腦一樣,要駕駛或做其他事情還得插鑰匙,搞不好裡面那堆屍體身上就有鑰匙之類的。」

    「我試試看。」理查舉起右手放上圓盤,一道人影憑空浮現。「……阿芒德?」

    「消滅艾可,理查。唯有消滅艾可,才能阻止世界遭到毀滅。」

    阿芒德的影像這麼說。

~*~

    「很久很久以前,亞特蘭提斯人放棄陸地退居汪洋,與被人類遺忘的神明締結血盟,因而得以創造出一種強大生命體守護海底文明。」小陳從牆壁浮出時說道。「一團無所不能的黏液。」

    「我猜這又是尼可洛最愛的狗屁倒灶了。」吉米沒有轉頭看他。他們現在位於拉以克生技公司的秘密實驗室地底,亞伯拉罕當初要是知道阿卡特拉斯島埋了整座失落文明古城鐵定會在實驗室旁再蓋一座主題樂園。

    「你知道他交代我的工作是什麼。」小陳飄到吉米面前為他整理領帶。

    「不得不說尼可洛在講故事這方面頗有天份,由你來講就沒丁點吸引力了,約翰。」

    「當然,我口才可沒多好。」小陳聳了聳肩。「雖說是生命體,但這誕生自超自然盟約的生物同時也是種強大燃料、傳送工具與軍事武器,只要主子一聲令下,它就能讓青銅巨人塔羅斯從沉睡中甦醒然後消滅所有仇敵。事實上,克拉肯聖殿祭拜的就是艾可,艾可平常都被鎖在聖殿裡,它的破壞力確實堪比那隻傳說中的大海怪,只是已經沒人知道為何不乾脆用克拉肯來稱呼艾可就是了。」

    「所以你的長篇大論想表達什麼?你想告訴我那黏液就是艾可?」

    「沒錯,亞特蘭提斯人稱這無敵黏液為艾可。但好景不常,艾可逐漸有了自己的意識。它違抗命令,拒絕為主子四處征討,最終逃出亞特蘭提斯並消失無蹤,只剩魔法師能叫出少量黏液當交通工具使用,除此之外就沒有其他功能了。」小陳對他耳語。「艾可選上了你,吉米,你成了艾可藏身陸地的容器。」

    「所以這就是我從屍塊復活的原因?屁普的真面目就是艾可?」

    「可以這麼說。」

    「那麼千年會現在要把我這個容器給怎樣呢?」

    「尼可洛想要艾可。」小陳輕撫他的臉頰。「他會舉行活人祭,打開重生之門,用重生之門的力量將你與艾可分離,再把艾可放回塔羅斯體內。」

    「而我到時將會灰飛煙滅?」

    「這我就不清楚了,但我很想知道這問題的答案。」獰笑從小陳的嘴角揚起,敲門聲隨之而來。

    「你們的兩人世界到底有完沒完?」亞伯拉罕嫌惡地探頭進來。

    「祭品已經準備好了嗎?」小陳瞟了對方一眼。

    「早就綁在重生之門上了。勸你最好快點,陳約翰,別讓那個瘋子乾等。」

    「如果我是你,我會選擇相信眼前所見,瘋狂只是因為你還沒看透表象。」小陳發出不屑的乾笑。「走吧吉米,是時候知道我們同樣好奇的問題會如何被解答囉。」他轉身飄向門口,雙手愜意地搭在背後,亞伯拉罕發出不悅的嘀咕快步閃過心情過於愉悅的鬼魂。

    吉米清楚看見他刻意交叉的手指。

    「終於!」尼可洛張開雙臂歡迎吉米的到來。「歡迎蒞臨地表最後一座克拉肯聖殿,王吉米偵探!」

    「我先前一直沒機會問你,就連那個邪教團體也是千年會幹的好事?」吉米質問再次身穿銀色長袍的老人。

    「嗯……該怎麼說呢?教團是莉茲的點子,雖然有點戲劇化過頭就是了,不過我得承認那群迷信蠢貨幫了不少忙,可惜他們無緣目睹真正的聖殿。」尼可洛整理衣袖回答道。「還有他們殷殷期盼的未來。」

    「話說我怎麼沒看到你說的巨大機器人?」

    「有點耐心,大偵探,儀式都還沒開始呢。」

    「還有史雲頓先生,我怎麼從下船後就沒見到他?」

    「我們親愛的朋友班尼還有點事要忙,等下就會飄過來的。」

    「我已照您的吩咐把儀式過程告訴王吉米,湯普森先生。」小陳出現在尼可洛面前。

    「很好很好,我就知道我能信任你。」尼可洛輕拍小陳半透明的肩膀。「現在就請你移駕到石雕圓拱旁吧,王吉米偵探,別輕舉妄動,如果你不想太快害死被綁在上面的史克爾格魯伯教授。還有布蘭姆,最好別站得離圓拱太近,我還不想太快讓千年會只剩我和亞伯拉罕兩個活人。」

    「感謝提醒。」布蘭姆翻了個白眼並閃到一旁。

    「別再把我給扯進來!」亞伯拉罕狠瞪尼可洛,但一枚子彈讓他連慘叫都來不及就口吐鮮血倒地。

    「好吧,現在只剩我一個活人了,反正亞伯拉罕已經把我們帶進實驗室,他已經沒有用處。」

    「屍體該怎麼處理?」史雲頓的鬼魂放下槍。

    「丟在沙灘上就好,給等會兒上岸的魚怪們當點心。」尼可洛搭上吉米的肩膀吩咐道。「來吧,王吉米偵探,是時候面對你身為救世主的命運了。」

    「我一定會讓你失望。」吉米不快地推開老人的手。

    「儀式開始!」尼可洛厲聲命令,史雲頓和小陳立即飄到石雕圓拱兩側。

    「抖落塵埃!褪去時間的屍骸!從亙古黑暗中睜開您的雙眼!」史雲頓高聲朗讀圓拱上雕刻的神祕符號。

    「征服者!和平締造者!巨神塔羅斯!您的身軀仍在沉睡!」小陳接著念出下一句,石雕圓拱閃爍起深海魚般的螢光然後越來越亮。

    「血肉鮮紅將如恆星燃燒!照亮囚禁您的黑暗!您將從無堅不摧的身軀中甦醒!」史雲頓抽出匕首對準亞歷克斯的胸口。「您的卑微子民將獻上祭品!祭品的名字就是亞歷克斯‧史克爾……」

    「陳約翰!」

    小陳搶在史雲頓之前說出他的名字。

    吉米張大嘴巴。

    「再見了,吉米。」

    小陳消失在圓拱射出的白光之中。

~*~

(克拉肯聖殿,亞特蘭提斯,未知的過去)

    「您在刻什麼啊,長老?」仍是個孩子的阿芒德游進聖殿大門,好奇地盯著手握雕刻刀的痀僂老魚怪。

    「重生之門的咒語,殿下,每隔一段時間就要修補。」老魚怪恭敬地行禮。「等您繼承王位,您就會知道如何開啟重生之門,每座重生之門都能用相同方式打開。」

    「我知道!要獻上血肉之軀對吧?您上課時有教過我!」阿芒德迫不及待地說出答案。

    「沒錯!殿下果然記憶力超群,那我再考考您,如果獻給重生之門的是靈魂而非血肉之軀呢?」

    「呃……我不知道。」阿芒德搖搖頭。「我連幽靈都沒見過。」

    「這是您與我之間的小秘密,殿下。」老魚怪湊向他。「只有統治者才有權從長老口中知道。」

    「我保證不會告訴任何人。」他抿起下唇。

    「您知道艾可平常都被關在重生之門裡,需要靠獻祭才能叫它出來或把它從塔羅斯裡弄回去。然而,一旦獻上的祭品是靈魂,艾可就會成為毀滅世界的怪物。」

    阿芒德害怕地睜大眼。

    「克拉肯。與亞特蘭提斯締結血盟的神明其實是這樣稱呼艾可的,但我們非常害怕,所以就把它改了名字。這座聖殿以克拉肯為名,目的是平息克拉肯的怒火。亞特蘭提斯人世代守護聖殿,為的就是避免惡徒用靈魂作為祭品喚醒克拉肯。」

    「那我們有可能……消滅艾可嗎?」

    「別這樣說,殿下,只要謹慎行事,艾可就能永遠保護我們。」老魚怪輕撫他的臉頰。「這是我們的小祕密,對吧?」

    他鼓起勇氣點頭。

    「對。」



END



嗯...加上派克和狗狗應該是4個便當orz

原本想讓亞伯拉罕活到最後,但後來想想,這傢伙對後續的劇情幫助似乎不大(這),所以就把糟老頭給賜死了。

喔對,上半部的引言可以參考荷馬《伊里亞德》的翻譯,基本上就是在說希臘諸神不會跟人一樣流血,神流的血是Ichor這種物質,於是就被我拿去搭配克蘇魯神話加上海超人與大洋遊俠玩梗了~

(翁肥:根本整個故事都在開克蘇魯神話的玩笑對吧="=)

(作者:看看你老闆,你覺得呢ˊ_>ˋ)

(吉米扭動中)

(翁肥:我還沒發瘋根本奇蹟來著orz)

(理查:我可以不要跟魚說話嗎=_=)

(帖木兒:好啦好啦不要生氣,跟魚說話明明就很厲害)

(理查:哼ˊ3ˋ)

(亞歷克斯:我該不會是姓氏太長或太難唸才得救的吧QwQ)

(作者:基本上啦,本來要安排史雲頓吃螺絲,可是這樣太搞笑了,只好改成小陳搶先唸出名字ˊ_>ˋ)

(亞歷克斯:可惡我就知道orz)

至於理查到底會不會消滅艾可然後成為海超人(誤)呢?就請待下回揭曉吧~
218 巴幣: 42

創作回應

Husky ≧ω≦
觸手的戲份太少了!不滿足www
2021-03-01 03:16:08
黃勤(金絲眼鏡)
再多的觸手都可能變成吉米的點心,所以要省點用XD
2021-03-02 02:40:30
ilwiKAMINA
姓氏太長或太難唸……難怪祖先是貴族的德國人很少短命的(誤)

某位所羅門:先說好,我會跟動物講話,就是跟魚不會,所以不能質疑我生父是誰喔!
2021-03-01 04:01:44
黃勤(金絲眼鏡)
因為所羅門王拿的是戒指不是三叉戟(X
2021-03-02 02:42:25
大漠蒼鼠
需要更多的觸手來製作章魚燒(X
2021-03-01 06:55:41
黃勤(金絲眼鏡)
這樣只會便宜到吉米啊ˊ艸ˋ
2021-03-02 02:43:07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