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異界轉生 第六章

MIT | 2021-02-28 23:02:11 | 巴幣 0 | 人氣 64

連載中異界轉生
資料夾簡介
小說異界轉生,每周固定更新

異界轉生
第六章:奇怪的貴族
在昨天慶祝完生日後,那個爸爸的朋友在家裡住了下來,既然是爸爸的朋友那是貴族的可能性其實很高,但不知為何,從他的身上完全沒有出現哪怕一次的仗勢欺人,雖然也有可能是爵位比爸爸低或一樣,但他對我家女僕也是客客氣氣的,和貴族會有的固有印象相差甚遠,感覺反倒是像一個單純的紳士。
帶著這樣的困惑到了第二天,準備下樓到了餐廳吃早餐,在樓梯間就聽到了有人在談話的聲音。
到了樓下後看到了聲音的主人,是克萊和我爸媽在聊天。
貌似是看到了我,他們揮了揮手示意我來椅子上坐。
我坐在餐桌前,掃視了餐桌附近,並沒有看到大哥,大概是還在睡懶覺吧,昨天為了慶祝我生日幫忙了很多事,疲倦感大概還很重吧,真的是辛苦他了。
爸爸和媽媽做再一起,克萊則是坐在他們對面,黑髮的女僕則是在他們背後坐事情。
在我想著這些的時候,爸爸用眼神示意我他有話要說,所以我把注意力給放在了他的身上。
「迦納,我和你介紹一下,這個紅髮大叔是克萊.尼斯伯爵。」
聽到爵位的瞬間我整個人都震驚了,伯爵,這不是比我家的爵位還高嘛!?
「欸,索爾德,我還沒老到要被叫大叔吧?」
「你再好好打扮我再考慮不叫你大叔,你至少把鬍子和頭髮整理一下吧?」
「你也不想想我領地離你有多遠,我已經兩個禮拜沒有好好住宿過了欸。」
「誰叫你說什麼想重溫以前當冒險者的時光堅決不去村里借宿,你來的時候依絲以為你是流浪漢差點直接把你趕出去,要不是布蘭有看到馬車上的紋章你才有被認出來,沒被發現的話你昨天就要在外面露宿了。」
「好啦!好啦!下次來會好好去村里借宿啦!是說你們家一樓的廁所在哪?」
「……你都來幾次了?自己找…」
「這麼無情!?」
爸爸一副十分頭痛的樣子用手扶著頭,克萊則是口理唸叨著廁所一邊往走廊的另一頭跑去,但廁所在另一個轉角……他真的有來這裡住過嗎?
「爸爸,他真的是伯爵嗎?」
「是啊…雖然有點奇怪但他確實是伯爵…」
「貴族都像他那樣嗎?」
「不確定,但我認識的都還挺有個性的…」
「……」
在聽到爸爸這麼說後,要是這個國家的貴族都像克萊一樣的話,感覺遲早要完……
「好啦,克萊雖說平時是這副模樣,但在辦事的時候還是很可靠的。」
「是嗎…」
「是啦,對了,依絲,幫我把休德叫下來,要吃飯了。」
「是。」
說完後依絲就往樓上走了上去,克萊也從廁所回來了。
「真是的,差點就憋不住了。」
「誰叫你每次來都要問,就不能記一下嗎…」
「好啦,下次會記啦!」
「下次……」
爸爸又用手扶著頭了……和苦惱的爸爸相比,克萊則是一副神清氣爽的樣子,他去廁所把雜亂的鬍子給刮掉了,火紅色的長髮則是隨便拿細繩綁成馬尾。
「嗚哇~早安~」
「早安。」
大哥從樓上下來了,一副就是半夢半醒沒睡飽的樣子。
「依絲,幫我把早餐送過來。」
「是。」
在依絲把早餐送上來後,爸媽和克萊邊吃邊聊,我和大哥則是靜靜的吃飯邊聽他們的談話內容。
在吃完飯後原本打算直接和大哥一起去打發時間,不過克萊提議要我和大哥陪他一起出去。
「大哥,我們去旁邊玩吧。」
「嗯……」
「等等,你們兩個陪我出去走走吧!在你們家待著也是待著,不如去外面曬曬太陽。」
「好啊!」
「嗯…我不要,我要睡覺!」
有能出去的機會我當然不會放過,平時基本都待在家裡,都快發霉了,不過大哥的睡眠的欲望大過於玩的慾望,表示想睡回籠覺。
「是嗎?那就迦納和我出去走走吧。」
「爸爸!媽媽!我和克萊叔叔出去玩哦!」
「喔,注意安全啊!」
「好!」
在和爸媽報備完後我就和克萊往外面走去。
「對了,要去哪啊?」
「嗯……沒想過欸,你想去哪?」
……他真的靠得住嗎?
「嗯…那就去河邊吧,現在天氣這麼熱,想去涼快點的地方。」
「哪裡有河?」
「……」
這傢伙果然靠不住…
我回到家裡去問了一下附近哪裡有河,爸爸說附近森林有幾條小河,然後叫了依絲過來和我們一起去,說是如果沒有熟悉森林的人很容易迷路,在我離開前爸爸還順便在背後偷嘴了幾句克萊,我就當作沒聽到了。
「那,依絲,哪裡有河?」
「東邊的森林就有了,迦納少爺、尼斯伯爵,我會在前面負責帶路,到森林後請不要離我太遠,很容易迷路的。」
「好,對了,直接叫我迦納就行了,少爺就不用加了。」
「啊我的伯爵也不用加,直接叫名子就行了,在怎麼說你也是索爾德家的人嘛~」
這伯爵真的沒問題嗎?這麼隨便……總覺得好像懂爸爸為什麼應對他的時候會頭痛了……
「這!如此不敬的事…」
「沒關係啦~反正都是自己人嘛~」
「……是,那麼迦納、克萊,這麼叫可以嗎?」
「嗯,其實不用這麼拘謹也可以的。」
在我這麼說完後依絲的表情雖然還是有點緊繃,但已經明顯比原本來的放鬆了許多。
在這之後依絲就在前面帶著我們進入了森林,我們在路上邊走邊聊天。
未經整修的道路對於小孩來說還是不怎麼好走的,走了沒有多久就開始累了,依絲察覺到我開始累了,就把前進的速度放慢了一些,讓我更容易跟上。
在途中聊到了依絲來我家工作其實還沒有很久,在我出生前一個月左右才來的,難怪和克萊並不認識。
在進入森林後大概二十分鐘,我們到了依絲說的小河,正如依絲所說,確實是條小河,寬度大約三米左右,深度也就三十多公分,水很清澈,河裡可以看到一些小魚、小蝦。
我走到了河邊把手放到了水裡,水很清涼,水流緩緩地流過掌心的感覺很舒服,之後我就在河邊用土魔法隨意的製造一個小凸起當椅子來用,坐著後把腳泡到水裡,有一些魚靠了過來在我腳邊游來游去,大概是【自然的護佑】的效果吧。
在我坐下後克萊和依絲一臉愣住的看著我,我感覺到了某種違和感。
「迦納,你為什麼會用魔法而且還是無詠唱的?」
「額…自然而然?」
在克萊問了以後我察覺到了那種違和感是什麼,我在別人面前用了魔法啊!
平常為了提高魔力上限和練習已經習慣去用魔法了,沒有注意到就已經用了啊!
「自然而然嗎?…真是可怕的才能啊…」
克萊一臉嚴肅的自言自語,還是第一次看到他這種表情,平常的樣子都不怎麼正經。
想了一下,順便把他們兩個的椅子也做了。
「你們坐啊,腳泡在河裡涼涼的很舒服。」
我一邊用手勢示意他們坐下,一邊用一個很天真的聲音勸他們坐下。
「…啊,好的。」
依絲用一個很僵硬的動作坐了下來,因為女僕裝的下襬很長所以把裙子往旁邊撩,把鞋子脫掉後就把腳放到了河裡。
在一絲坐下後克萊也坐了下來,剛才嚴肅的表情也完全消失了,把腳泡到河裡後就一臉放鬆樣,和依絲緊張的表情形成了強烈的對比。
「…迦納,你的魔法適性有哪些?」
克萊把放鬆的表情給收了起來,用一個十分嚴肅的語氣來問我。
「全都有啊,怎麼了?」
「哈哈,那就難怪了,那你用魔法確實會變成自然而然的事。」
在我回答後,克萊變成一副十分釋然的表情,他的情緒變化是不是有點太快了?
在這之後很長一段時間都沒有人講話,氣氛一度十分的尷尬。
為了緩解尷尬的氣氛,我開口問了一件我蠻在一的事。
「克萊,你和我爸爸是不是認識很久了?」
「是啊,以前在做冒險者的時候認識他的。」
「爸爸已當過冒險者?」
「對,順帶一提你媽以前也是。」
「媽媽?她怎麼會去當冒險者?」
說實話完全想像不出媽媽當冒險者時是什麼樣子,不過感覺大概是法師吧。
「不知道,總之我和你爸很長一段時間都是搭檔,你媽是之後才來的。」
「那你跟我講一些你們以前的故事吧!」
「那就講一下你爸被叫做【王國之劍】的故事吧。」
「請務必細講!」
克萊被我突然放大的音量給嚇了一跳,但沒辦法,我對爸爸為什麼會被這麼叫非常好奇,這麼有趣的事情怎麼可能不感興趣呢!
「好,那麼…………」
克萊開始講了他們以前的故事,講的還挺詳盡的。
爸爸會被這麼叫的原因是因為以前王都曾經有一次魔物氾濫,那一次的規模比以往的都還要來的誇張,量多就算了重點是裡面有很多是龍種,雖然都是雙足飛龍這種低智力的低階龍種,但也比一般的魔物要來的強上許多,在這種情況下多數人都已經準備收拾行李跑路了,但我爸爸並沒有,他把冒險者公會裡的人全部組織了起來,利用王都的城牆打陣地戰,而他則衝進了怪物堆把雙足飛龍全殺光,就這麼打了三天總算把魔物都給殺光了,在這一戰中因為爸爸的指揮沒有任何人死亡,而且因為雙足飛龍都被殺光所以也沒有魔物成功入侵城市,爸爸因為討伐了大量的雙足飛龍,所以獲得了大量的金錢……本因如此,但爸爸卻把所有的錢全給充公用於修繕作業,也因此爸爸在民眾間也很有名氣,而爸爸也被加了爵位,原本我們家只是男爵,因為功績被加到了子爵,聽說因為太有名氣連舞台劇都被做了出來,如果去了王都一定要去看看。
在王都的魔物氾濫結束後,爸爸也到其他城鎮去協助處理魔物氾濫,陸陸續續協助了大約十幾個城鎮去處理,【王國之劍】的稱呼也是在這個時候出現的。
在聽完整個故事後也已經到了午後,而我也不只坐在河邊也下水去玩了。
依絲在聽完故事後就先回去拿午餐了,過了半小時依絲從小道走了出來,手上拿著一籃的午餐,籃子裡面裝的三明治和果汁,我的三明治被弄得比較小更方便入口,在吃完午餐後我和克萊又繼續回到河裡玩,玩到了下午在走回去的路上因為疲倦感變成了半夢半醒的狀態,隱隱約約記得最後好像被人背了起來回到了家裡。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