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某魔法的X 第九章

TKY | 2021-02-28 22:07:45


  我緩慢地張開了雙眼。

  我……昏倒了?

  逐漸恢復意識的我,慢慢地從躺著的姿勢坐直了身子。

  “啊,你醒了啊……

  突然有人向我說話,於是我轉頭看去。

  坐在我左邊座位那個有著茶色及肩短髮的少女,以帶著歉意的眼神看著我。

  “抱歉,剛才出手好像有點太重了……

  啊,我想起來了。

  今天下午,我從固法學姐那裡收到了一封來自總部的任務通知,而內容是讓我成為我身旁的少女的隨從。

  這名少女叫御坂美琴,是學園都市僅有的7lv 5超能力者的第三位。

  令我意想不到的是,這個對我來說本應是十分遙遠的人,居然有著和我相同的喜好——或許我更應該把這稱為品味——呱太。

  不過她貌似不肯承認自己喜歡呱太的事實,被我揭穿後甚至惱羞成怒了起來。

  是說……這傢伙脾氣也太差了吧……只不過跟她開開玩笑,用得著直接用能力電過來嗎?

  “還……還不是因為你這傢伙先耍我的……

  貌似是察覺到我無語的表情,御坂學姐馬上開始狡辯了起來,只不過語氣逐漸變得越來越弱。

  “對……對不起啦……

  好啦,不鬧她了。

  看著御坂學姐委屈的表情,我也變得為難起來,看來她是真心地擔心自己剛剛傷到了我。

  既然會怕就別電我啊……

  雖然御坂學姐委屈的表情莫名的可愛,但我還是先向她道歉吧,畢竟御坂學姐在未來就將要成為我的呱太知音人了,這是我的預言!總之,現在要先打好關係!

  “不,沒關係啦,我也沒什麼事。”

  向御坂學姐解釋後,御坂學姐也露出了釋懷的神情。

  然後我們就陷入了沉默……

  好尷尬……說點什麼話啊……

  說起來,我們已經上機了啊,剛剛才發現到……我是在昏迷期間被抬上機的嗎?該不會是御坂學姐把我抬上來的吧……

  我不禁想象起那個畫面來,哈哈,超滑稽的~~

  “你在笑什麼啊……

  御坂學姐突然用看著怪人的眼神看著我,糟糕,剛剛在想像那個畫面時沒忍住,不小心笑了出聲……

  “沒,沒什麼…… 我趕緊打起圓場,我可不想被當成會自言自語的陰暗男!
  “所以說,學姐果然很喜歡呱太嗎?”我試圖轉移話題。

  與其說是轉移話題,倒不如說是正是踏入重點會談!如果本次會談順利的話,我呱太同好會將會順利獲得一名新成員!啊,順帶一提,目前我的呱太同好會主要成員加上我自己總共一人。

  然而……

  “哈??我才……才沒有很喜歡呱太!!”

  蛤?????

  令我意想不到的是,御坂學姐居然繼續否認著,我說啊……承認了自己喜歡呱太是有多難……明眼人都能看出你現在有多動搖吧……

  “你想想看…..那可是青蛙哦?是兩棲類哦?我怎麼可能……

  我說你這句台詞和剛剛的不是一摸一樣的嗎???

  沒想到這傢伙居然這麼倔強,死活不肯承認自己對呱太的愛。

  看樣子,我的呱太同好會要增加成員的話,還有很長一段路要走呢~

  “對對了,所以……喜歡呱太嗎?”

  耍完傲嬌後,御坂學姐突然用略顯期待的眼神看向我。

  嗯……看樣子御坂學姐似乎也很想找到同樣喜歡呱太的知音人呢

  搞屁啊你,想聊呱太早點承認自己也喜歡呱太,然後開開心心地和我展開愉快的呱太交流會不就好了嗎?

  不過,我個人是不介意退一步給你下台階的呢~感謝我吧御坂同學!然後和我展開愉快的呱太交流會吧!

  “是啊~~我很喜歡呱太呢!”

  “是是嗎~真是小孩子氣的趣味呢~

  ……

  火大!

  到頭來,你就是來找茬的對吧?雖然我因為打不過你,所以也不敢對妳怎樣就是了。

  你自己不是也很喜歡呱太嗎?雖然你死不承認就是了,你這樣開地圖炮可是會連自己的炸到的哦?

  算了,我想我還是放棄讓她成為同好會成員的想法吧,看樣子她也是會繼續死不承認的了吧。

  不過,儘管她一直擺出像個屁孩一樣的架子和態度,我卻莫名的沒法討厭起她呢。

  也許是因為,我知道她曾經救過我吧,而且我和御坂學姐到目前為止也只是簡單聊過幾句而已,我並沒有真正了解過御坂學姐是一個怎麼樣的人。

  我也不是一個會簡單聊過幾句就給對方下定論的人啊。

  “白井為什麼會那麼喜歡你呢?”我喃喃自語著,可以肯定的是,就算我喜歡上了御坂學姐我也絕對不會變成那種變態。

  聽到我說的話後,御坂學姐貌似突然想到了什麼,抬起頭來不滿地看著我,“你剛才提到了黑子那傢伙了吧!你知道這傢伙有多煩人嗎???”

  你跟我抱怨也沒用啊……

  “明明一開始來向我道謝時還正正常常的,不久後卻像變了一個人似的一天到晚粘著我!而且還把我原本的室友撬走了自己搬了進來,這也算了,這笨蛋居然每天晚上都鑽進我的被子裡對我摸手摸腳的……

  真可憐啊,御坂學姐~

  我很明白你的感受呢~雖然我不是受害人,但如果是上條對我做出和白井一樣的行為的話,我絕對會毫不猶豫地打斷他四肢,把他扔到海里去的!

  “總之,我先替白井那傢伙向你道歉了……

  我無奈的說道,唉,我家孩子真是喜歡闖禍呢。

  “嘛,也不用道歉啦雖然黑子那傢伙是個變態,但作為一個朋友的話,是一個很好的人啊!”

  “畢竟,黑子那傢伙是第一個願意和我交心的人呢……

  說到這裡,御坂學姐露出了溫柔的笑容。

  “是嗎

  看來,御坂學姐和白井貌似有著同樣的感受呢,嘛,也不難想象,畢竟lv 5這個頭銜對一般學生來說太遙遠了。會不自覺地與其保持距離也是正常的事。

  這次是我首次真心這麼認為,能讓白井遇上御坂學姐真是太好了。

  我認為現在的話題太過沉重了,於是試圖轉換一下話題。當然,話題的內容當然是……

  “對了,你真的不喜歡呱太嗎?”我試圖作出最後的嘗試。

  “就說了不喜歡啦!!!”

  不出所料地紅著臉否認了。

  喂喂喂不喜歡就不喜歡嘛也不用放電吧,不,比起放電,現在御坂學姐這種額頭不規律地放出少量電波的狀態,用漏電來形容似乎更為恰當呢。

  在這漫長的航空之旅上,我和御坂學姐有一句沒一句地聊了各種不同的話題後,總算涯到了到達目的地。

  期間,我們之間的氣氛也逐漸緩和了下來,也沒有再出現剛開始那樣的尷尬沉默。

  說起來,我們坐的飛機是由學園都市派的超音速客機,所以只需幾個小時就到俄羅斯機場了。

  由於時差的關係,儘管我們在學園都市上機的時間是傍晚,但到達俄羅斯時只是接近中午的時分而已。

  原來坐飛機也沒有想象中那麼好玩嘛……尤其是降落時,不知道是不是超音速客機的關係,全身的骨頭都像快散架了一樣。至於起飛的情況我因為被電到休克了所以沒有記憶。

  “唔——總算可以下機了!”

  離開機艙後,御坂學姐伸了一個大大的懶腰。

  “總而言之,我們先去取回自己的行李箱吧。”

  向御坂學姐這麼說後,我們兩人便動身前往行李存放區。

  就在我們尋找著各自的行李時,我再熟悉不過的音樂響起了。

  這不是呱太的主題曲嗎???

  嗚哇,沒想到俄羅斯的品味那麼好啊,居然會在機場播放呱太主題曲什麼的。

  不過,我似乎猜錯了。

  音樂的來源並不是機場的廣播。

  而是……

  御坂學姐的裙子口袋。

  “啊……

  御坂學姐馬上手忙腳亂地拿出了口袋的手機,然後慌慌張張地看向我。

  “這……這是……我隨便在網上找的音樂而已啦……

  御坂學姐紅著臉說了個毫無信服力的藉口。

  好了啦,你要不要先接聽電話?

  而御坂學姐似乎也發現到不能讓手機鈴聲一直這麼響下去,因此還是自暴自棄地接聽了電話。

  “姐姐大人!!!!!”

  好的,變態邪教徒已上線。

  那傢伙的聲音大到連在旁邊的我都能聽到電話裡傳出的聲音。

  “哦哦,是黑子啊。”

  御坂學姐貌似已經習慣了,見怪不怪地回應道。

  然後,她們兩人就這麼興致勃勃地聊了起來。

  我說御坂大姐頭你的行李不要了嗎?

  唉,算了,反正我就是像苦力一樣的角色對吧,我幫你去拿還不行嗎?

  我帶著悲哀的心情走向傳輸帶。

  “啊,謝啦,佐藤。”

  御坂學姐在愉快地和自己的信徒聊著天時,還不忘向我道了謝。

  於是,在我取回我們二人的行李回到御坂學姐身旁後,御坂學姐貌似也快要聊完了。

  “啊,對了!”電話那邊突然傳出一句,“姐姐大人不可以太過接近那個類人猿哦!當心那傢伙對你那高貴的肉體出手!!那些類人猿都是骯髒的生物!姐姐大人如果寂寞的話只要想著黑子我就行了!”

  “你丫說誰類人猿啊混蛋!??”

  我忍不住搶過了御坂學姐的手機對著白井大罵,而白井無視了我的吆喝,繼續自顧自地說了下去。

  “嘛,不過,那個軟蛋男也不敢做出什麼來就對了~

  軟蛋男???

  信不信我現在就對你的姐姐大人那高貴的肉體出手啊?哦,不信啊,沒關係,我也確實不敢。

  “好了啦我要掛了!”

  御坂學姐急急忙忙地搶回了電話切斷了通話。

  “白井是個白癡真是對不起!”不知為什麼,我又情不自禁地向御坂學姐道了個歉。

  “嘛……你不用道歉啦,又不是你的問題。”御坂學姐輕輕地歎了口氣,“反正我也已經習慣了。”

  習慣這東西真是可怕啊。

  把手機放回口袋後,御坂學姐取回了自己的行李,然後我們兩人便打算尋找出路離開機場。

  這次的超能力發表活動,除了是為了向外界公佈學園都市的超能力研究成果外,更重要的,是向外界聲明,學園都市並沒有刻意隱藏著什麼。

  事實上,我個人覺得,如果要向外界公開“超能力”這種東西的話,像白井的“空間移動”其實更為合適。

  畢竟,御坂學姐的能力說到底也只不過是釋放和操控高壓電流而已,而這些是可以透過其他人工方法做到的,例如發電站什麼的。

  而白井的“空間移動”卻是在明面上做到了超越物理現象的事情。

  白井的能力是在十一次元空間上計算方位,然後再以三次元和十一次元相互轉換來達到超越物理現象的瞬間移動。比起御坂學姐的能力,直接讓白井作為代表,向外界公佈白井的能力不是更為“簡單易懂”嗎?

  然而,對於一無所知的人來說,果然是身為lv5的御坂學姐會更有震懾力嗎?
  由於我們貌似是直接降落到協力機構的機場中的,所以我們理論上只要離開了機場,就直接身處在機構裡了。

  看著御坂學姐一臉輕鬆地走著,我不禁擔心了起來。

  這人真的有了解的本次活動的重要性嗎?

  本次活動是為了強化學園都市和協力機構之間之間合作的重要一環,換句話說,要是搞砸了的話,兩者的關係就會產生巨大的裂痕了吧……

  做代表的不是我而是御坂學姐哦?我是一個人在操心個什麼勁啊?啊啊真是皇帝不急太監急!不對我才不是太監!

  “不要那麼緊張啦~放鬆一點~”貌似是感覺到了我焦急的情緒,御坂學姐一派輕鬆地安撫著我說。

  混蛋我就是因為你這態度才會緊張啊!

  不知不覺間,我們已經順利地離開機場進入了協力機構當中。

  “那我們現在要怎麼辦?”

  看著路標上完全看不懂的俄文,我向御坂學姐問了句。

  “我也不知道啊……

  所以現在是怎樣……

  這時,我們看到了一個向這邊靠近的影子。

  “哎呀哎呀!你們好你們好!初次見面初次見面!”

  和陽光的聲音一起靠近過來的,是一個高個子的女性。

  及腰的金髮、窈窕纖細的體型。個子比我們兩人都高,看起來像是個大學生,話說外國女性都高得那麼誇張的嗎?

  看了我們一眼後,金髮女性開始自我介紹起來。

  “我是你們的嚮導,‘保安員’塞塔莉·S·思齊尼奇亞,學園都市協力機構的一員,能和第三位的超能力者小姐見面感到很榮幸!還有,旁邊的隨從你也好啊~

  混蛋敢對我再隨便一點嗎?反正我就只是個lv3啦,不會受到重視啦!

  塞塔莉沒發現我內心的不滿,隨意地和我們二人握手後,突然向御坂學姐熊抱了起來。

  嗚哇好羨慕!不對,我是說,這傢伙怎麼突然做出這種白井行為呢?

  而御坂學姐貌似是對塞塔莉的行為感到不知所措,困擾地看向了我。

  “你快想點什麼辦法啊!”御坂學姐用眼神向我傳達了類似這樣的信息。

  我能有什麼辦法?不爽就直接電下去啊?你不是最喜歡這麼做的了嗎?

  似乎是發現我完全不打算幫忙,御坂憤憤地瞪了我一眼後,輕輕地推開了對方,而對方被推開後卻露出了意味不明的笑容。

  “哎呀——話雖這麼說,真想不到那lv5的其中一人能過來啊……

  被推開後,塞塔莉繼續若無其事地說道。

  “因為是作為信賴證明的展示會嘛,遮遮掩掩的不就沒有意義了嗎?”

  在一番簡單的對話後,我和御坂學姐便跟隨著塞塔莉走了起來,期間在一邊移動時,塞塔莉也一邊孜孜不倦地為我們介紹在這大型購物中心裡所看到的各種設施。

  “對了,這叫做半公開型AR。”

  走到一半,塞塔莉一邊咚咚地踩著腳下的人行道,一邊向我們介紹著。

  塞塔莉所說的半公開型AR,便是這裡大部分大廈的墻壁上的顯示器。

  不只是這裡的大廈,就連剛剛塞塔莉踩著的人行道地板也是這AR的一部分。
  “簡單的來說,街上的道路,招牌等,全都做成了巨大的顯示器。走在附近的居民,從景物中就可以獲得想知道的信息,並且得到各種各樣的服務。”

  原來是這麼回事啊……

  我看著在人行道上躍動著的箭頭符號,這東西貌似是為了表示人群的走向,方便道路暢通。

  除此之外,街上的景觀和地形本身也都變成了巨大的觸摸型顯示器,整條街道上的所有事物都是這樣的感覺。

  “擴張現實(AR),普通的手機或者攜帶電話的畫面使用的東西呢。比如通過照相機看景物,在旁邊就會追加情報說明的文字之類的東西。和臉部識別功能相結合的話,說不定還可以作為虛擬名片。”

  和一直默默地觀賞著街道景物思考的我不同,御坂學姐一直在和塞塔莉聊著這裡的事物。

  “這種方法太過於簡單,不用特定的機器就無法識別,在這種情況下,‘背後被貼上寫壞話的紙’的問題就出現了。所以就開發了‘半公開型’的AR。使用的技術本身,當然也是有借用學園都市那邊啦!”

  “不過,這樣的話,隱私方面就有問題了吧?自己叫出來的情報別人很容易看到之類的。”

  我插入他們的對話中,雖然我覺得這機構並沒有愚蠢到連這方面都沒有考慮到。

  理所當然地,塞塔莉馬上便解答了我的疑惑。

  “也不會啦。因為映像會根據使用者的目光焦點調整進行顯示,所以別人看見的圖像會是模糊不清的。情報隔離的等級可以由個人進行設定。”

  所以說,在這個街道上,建築的外壁、道路、指示牌、柱子等所有作為景色的一部分的物品和建築都作為顯示器而使用,在為居民們分別提供信息嗎?

  和普通的電光展示牌不同,顯示器會根據使用者個人的信息進行變化調整。也就是說,雖然是看向同一個路牌,看到的情報也可能是各自不同的。

  在大概的了解了有關於AR的問題後,我馬上失去了興趣,不過我沒有把無聊的神情表現出來,繼續默默地當一個旁聽者。

  好累啊……好想馬上到酒店裡去躺在床上耍廢……

  我貌似還沒適應日本和俄羅斯兩地的時差,是說現在這時間在日本應該是深夜了吧,應該是睡覺時間吧?為什麼御坂學姐看上去完全沒感覺的樣子?

  而塞塔莉繼續回應起御坂學姐的疑問。

  “剛才的‘半公開型’的有點和聽說的不太一樣呢。”

  ”那個是因為啊。製造出‘說不定利用第三者之手更容易檢查’的環境,以輿論監督將BUG抑制到最低水平。實際上全部的AR平時都沒有做檢查。

  “是這樣啊……

  御坂學姐適當的隨口附和了一下。

  然後對準腳下的人行道AR踩了下去。

  “噗咕!??”

  然後御坂學姐突然就像嗆到了一樣發出了奇怪的聲音。

  她看著人行道,臉莫名其妙的紅了起來。

  所以說妳莫名其妙的怎麼臉紅了啊……

  “搞什麼!?這啥玩意??”

  沒等我把想吐槽的話說出來,御坂學姐就手舞足蹈地紅著臉大叫了起來。
  我說御坂學姐你不要在街上大喊啊,很失禮的說!

  “你……你這傢伙看到了嗎?”

  蛤?看到了什麼?

  御坂突然把羞紅的臉轉了過來,恨恨地瞪著我。

  所以說到底看到了什麼了啊??還有你別漏電啊!很可怕的說!

  “怎麼了?”

  眼看御坂學姐即將‘皮卡~~’地對著我使出十萬伏特之際,塞塔莉走出來打了圓場。

  “還好意思問怎麼了!??這……這是怎麼回事嘛!”

  御坂用手指指著人行道對著塞塔莉大叫道。

  “嗯?這不是內衣專賣店的廣告嗎?”

  內衣廣告?可是我看到的明明是汽水廣告來著啊?

  喔!我明白了,剛才塞塔莉才說過,AR顯示器所顯示的內容會根據每個使用者而有所不同。也就是說,現在我、塞塔莉和御坂學姐三人看到的內容都是不同的。

  看來顯示器是知道我是男性,對內衣沒有需要所以才沒有向我顯示那則廣告。

  不過,看御坂學姐這嬌羞的表情,她到底是看到了什麼?莫非是什麼本子內容?誒嘿嘿……

  “你這傢伙笑什麼!?果然是看到了吧!??”

  我又不小心笑出來了!?可惡,明明只是在心中想一下而已!

  而且剛才塞塔莉不就說過只有本人才能看見嗎?你根本沒在聽啊!?就算看到了也沒什麼吧,至於擺出這幅想殺掉我的氣勢嗎?喂喂喂等一下!把你的電流控制一下啊啊啊要電到了要電到了!!!

  “放心吧沒事的~

  塞塔莉見到我即將要被皮卡丘放絕招時,馬上跑去向御坂學姐解釋起來。

  “就像我剛才說的那樣,因為這種方式的電子廣告在半公開型AR之中是隔離登機設定較高的,其他人是看不見的,所以剛才那個隨從先生不會看到哦!”

  沒錯沒錯就是這樣!繼續說下去吧塞塔莉!話說誰是隨從啊!?好吧我好像確實是來當隨從的。

  知道我沒辦法看到後,御坂學姐的臉色緩和了下來,可惡,我也好想知道她到底看到了些什麼!但看她剛才的反應,要是我跑去問她的話絕對會死的很慘吧。

  隨後,御坂學姐紅著臉用從塞塔莉那裡學來的方法,把顯示器上的東西切換掉了。是說在我眼中依然是汽水廣告而已啊。

  “關於半公開型AR,還請麻煩在停留期間多多適應。因為信號,表示,十字路口什麼的都是用這種方式顯示的。

  說起來,塞塔莉從剛才開始就一直往大廈的墻壁時不時的看一眼,是在看什麼信息嗎?不過我也沒辦法知道,畢竟像剛才所說的,每個人能看到的咨詢都不同,她大概看著只有她才能看到的資料吧。

  “還有其他的問題嗎?”

  “差差不多了。”

  御坂學姐長歎了一口氣。

  在問完一大輪問題後,御坂學姐繼續和塞塔莉聊起事情來。

  話題主要也圍繞在這大型購物中心的各種設施、計劃及規劃等的內容之中。我對這些問題也沒多大興趣,因此只是靜靜地跟在兩人的背後默默地走著,並沒有加入對話。

  不過有一件事我有點好奇。

  “對了,塞塔莉小姐,你剛剛說到過你是什麼‘保安員’吧,這是什麼工作嗎?”

  我問出了心中的疑慮。

  “是字面上的那樣,像是一般的處理雜務的保安工作嗎?”

  “嘛,也可以這麼說啦,就像你們學園都市內的‘警備員(Anti-Skill)’性質差不多。不過實際上,五花八門的工作遠比處理什麼遺失物品和迷路的小孩子要多得多。”

  塞塔莉輕聳了下肩膀。

  “比如都市傳說什麼的。”

  都市傳說啊……是佐天會很喜歡的話題呢。雖然我自己不怎麼喜歡,不過經常被佐天拉著,逼我聽一堆毫無根據也不怎麼恐怖的都市傳說後,我也是慢慢習慣了,反正我自己是不怎麼相信這些東西的啦,例如那什麼可以消除超能力的右手,這玩意怎麼可能存在嘛,要是這東西存在的話,不就等於否定了超能力本身了嗎?

  不過我會唯獨對這個都市傳說印象也是有原因的啦,除了因為這是佐天跟我說的第一個都市傳說外,最主要的原因,是因為我的鄰居上條先生居然說自己就是那個右手的擁有者!

  笑死,把我當三歲小孩?說謊也要打好草稿哦?你的右手除了每天晚上殺死億萬子孫外一點特別的都沒有吧?

  “都市傳說?”

  御坂學姐好奇的問道。

  “啊哈哈,各式各樣的。最近就有‘十分有價值的那個橙子’之類的。

35 巴幣: 0

創作回應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