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長篇小說 】山海妖異奇譚 第二十二回

徐行 | 2021-02-28 20:00:04





  「是你們!」

  「阿龍?」

  他剛剛不是第一個追著應澤跑了的嗎?又怎麼會出現在這兒?滿腦疑問快讓白虎的腦袋停止運作,但一個都還沒能問出口,後頭再追出了一個清唱。頭上插著幾根樹枝幾片樹葉,看起來還和一開始冒出來的應澤那副樣子有點像。

  「怎麼是你們?」

  「我才想問!」

  自己想破頭也不可能知道,清唱還是冷靜,開口便問:

  「你們這是打算要回村裡?任鈴呢?」

  「⋯⋯我留她和棺材在山上了。出了傷兵,繼續留下搞不好還會引出別的妖魔,只是送死。」

  清唱訝異地抬了下眉,猛虎破天居然這麼放心得下她?不管了,反正有棺材在,短時間內應該出不了什麼亂。

  「你們呢?不是去追應澤了?」

  「本來是,何羅魚帶著我們去找,但半路上座標點突然消失了。」

  「消失?怎麼可能。何羅魚不是不受任何迷陣影響嗎?」

  「我才想知道。」

  兩人沉寂了一陣,白虎那對黃眼珠也跟著他思考而骨碌轉動。不多久又聽他道:

  「⋯⋯我問妳,妳讓何羅魚追的是應澤,『人類』對吧?」

  白虎的臉色愈來愈難看。清唱的眉本皺了下又挑起,他是不是不正常了?應澤他也見過,她不是人還可能是什麼⋯⋯

  「——糟了!」

  她想通的一瞬間也神色大變,竟是徹底栽進這個圈套裡了!白虎根本等不及她再說什麼,立刻背著身上受傷的阿忠,一下子奔到阿龍面前劈頭就問:

  「你有沒有受傷!」

  「咦?沒、沒有!」

  「很好,照顧他!」

  連忙把人塞給阿龍,白虎又遠遠地就對清唱喊:

  「破迷陣,帶他們去山裡的應龍廟!鬍子老爹知道路!」

  「好!」

  確定清唱聽見,白虎當即身子一栽閃進旁邊的野獸徑並幻型成虎面相,往他們走來的方向趕去。

  「快走,有傷的讓沒傷的扶,走不動就用扛的!」

  清唱一喊,大家連忙再動了起來。村民們都嚇得有點傻了,這突然間是出了什麼事?怎麼兩個最可靠的一下子急成這樣?

  「槐叔,到前面來指路!」

  被點到名的槐叔和前面的人換了個位,現在緊挨著清唱走在隊伍前頭。看人來了,清唱也攬過這膝蓋負傷的小弟一條手臂,和槐叔一人一邊把人扛著繼續前行。

  「我說姑娘,這到底是出了什麼事?怎麼妳和那大哥都這麼慌張?」

  他看自己要是不問,清唱就不會給他個解釋。她一邊吃力地用那不算太結實的身子扛起半個男人的重量一邊回答:

  「我們被剝皮鬼騙了!」

  「啊?」

  可惡!她竟然從頭到尾都沒懷疑過。此刻腳下還絆到顆石子,她踩穩腳步才好不容易沒跌倒,忿忿不平地說:

  「那個應澤是剝皮鬼假裝的!祂知道應澤是誰,也知道要是她被抓,我跟猛虎破天一定得有一個去追,就可以分散我們。」

  雖然不知道剝皮鬼是如何得知應澤的長相,還有辦法變成她的樣子,但祂想必知道至少在清唱的認知裡,「謝應澤」這存在是個人類,而聽從清唱指示的何羅魚自然也會追蹤符合條件的『人類』目標。只要在途中解除偽裝恢復真身,無關迷陣與障眼法,因為目標的根本性質改變了,清唱就不可能追得到!

  「什麼?那棺材裡那個小姑娘不就危險了嗎!她還留在那裡啊!」

  她又一咬牙。突然從山裡冒出來,她怎麼就沒想過要懷疑?何羅魚沒有提示、沒有感受到妖氣又怎麼樣!做為人最基本的警戒與懷疑怎麼就沒了!

  「拜託,要沒事啊,任鈴⋯⋯」

  之前才信誓旦旦地說過她會沒事,現在卻因為自己的疏忽而讓她暴露於危險之中。清唱又氣又惱,但還是沒停下來。想去找任鈴,只能等把這些人都送到安全的地方之後再說。


  「任姑娘、任姑娘,妳在裡面嗎?」

  呼吸屏了好一會兒,任鈴感覺自己白粉下的臉都要開始透紫,才終於聽那來人開口說話。是個女人,而且這聲音,她並非未曾耳聞。

  「是我呀,我是應澤!我沒說一聲就自己跟上來了,實在對不住⋯⋯」

  任鈴透過小門開著的那一點細縫聽著,這聲音確實是應澤沒錯,月光透出轎簾外的身影也確實是個年輕女人。她記得隊伍起過那麼多次騷動裡,有一回就是因為應澤突然跳出來,嚇得大家不輕,任鈴知道她也入山了。

  「我知道錯了,再也不敢了。大家都走散,我一個人也找不著,姑娘從棺裡出來吧?我看出殯不成了,我們一道回村子去?」

  她依舊是默不作聲,但應澤聽起來是不得她應就不走,聲音裡盡是委屈害怕。

  「⋯⋯您沒事真是不幸中的大幸,應澤小姐。我聽說您被姑娘們模樣的怪屍捉走時很是擔心。」

  斟酌了一番回話後,任鈴小心翼翼地道。

  「——是呀,我當時害怕極了!」

  「捉走您的是剝皮鬼吧。您怎麼平安逃過一劫的?」

  「多虧清唱小姐及時趕到、救下了我。」

  「那怎麼不見清唱和您一起呢?她知道謝太爺多寶貝您,絕不可能棄您的安危於不顧。」

  「她說是要去找那些受了傷的轎夫們,讓我先在原地等等。可我真的好害怕,一個人待在這種不知道潛伏著什麼的地方,等不住就走回了原本隊伍停下的地方,果然任姑娘還在這兒。」

  任鈴眉頭一緊,她知道這說的分明是謊話。同樣是人命,山海師不會為了去救其他人而把她留下,就是寧可帶著當拖油瓶也不會棄她一人,更何況是對待這份工作無比認真的清唱。

  「拜託了,任姑娘!和我一起回村子去吧。隊伍已經散了,趕在剝皮鬼真的出現以前,我們快回去!」

  見棺材還是毫無動靜,任鈴甚至還不回話了,應澤繼續道:

  「任姑娘,我求妳了!我一個弱女子不可能自己安全下山的。妳是山海師吧?拜託妳保護我呀!」

  沉默良久過後,棺蓋咿咿呀呀地被掀開,任鈴緩緩扶著棺緣坐了起來,躺了一陣子,身體有點僵硬。

  「我知道了,您說得很是。」

  當她為了跨出棺材而扶上棺蓋,本在黑暗中伸手不見五指,剛適應光沒多久的眼睛有了月光,最初見的就是她細白手指下那些密麻的咒文。

  這又提醒了任鈴,清唱和白虎是怎麼說的?別出棺材,不管出了什麼事都別出棺材。

  「我和您一道回村子。」

  一腳跨了出去,任鈴揭開簾子走到月光下,對面站著的果然是應澤,身上的袍子髒兮兮,臉上也沾了泥巴。終於見到她出來,應澤像是上門求親成功、終抱得美嬌娘的年輕郎一樣開心地笑。

  任鈴硬是在臉上擠了抹笑,朝笑嘻嘻的應澤一點頭,接著回過身去往棺材裡探拿她的靈劍無別,還從那疊約莫十來張的黃符裡抽了一些出來藏到襟裡。不多久,她提著劍再從轎子上退下來,轉身對雙手在胸前交握著待她的應澤道:

  「好了,我們出發吧,應澤小姐。」

  任鈴正要走上前去領她一同走,應澤卻是看上去相當害怕,倒抽了口氣後倉惶地往後退了幾步

  「怎麼了嗎?」

  「任、任姑娘,妳提著的那是⋯⋯劍嗎?」

  「是劍沒錯⋯⋯」

  怎麼現在才起這麼大反應?她早在之前隨謝太爺帶他們回謝府時就背著無別,應澤就算沒見過任鈴拿這柄劍,也應該早就在家裡看過無別和他們的行囊被擺置在一塊兒,那時甚至是她吩咐家僕們把他們幾個的行囊安置好的。就這一柄劍,有何奇怪?

  「您一個女孩子家怎麼拿著劍呢?」

  聽見這話,又見應澤臉上那似乎微帶嫌棄的神情,任鈴的眉頭不可覺察地抽了一抽,卻仍佯裝無事答道:

  「這是我的工作,應澤小姐。不拿劍如何能保護您呢?」

  「哎,沒關係的,這裡離村莊不遠,不用帶那種東西的!」

  「可我看您好像很害怕妖魔鬼怪呀。帶著劍,若妖魔鬼怪出現了,我才能保護您。」

  她手上還提著無別,再朝應澤走近一步,應澤登時驚得一呼,又往後退了些,似是還想躲到身後不遠處那棵大松樹後頭,猛然回首望了一眼。

  「當、當然害怕啦!但您一個柔弱的女孩子家,拿著那種會帶來血光之災的凶物,帶煞帶邪!再說,我年幼時就讓算命仙說過,見不得劍光,命中忌此物,恐斬情斬緣,碰觸萬萬不得,若能不入眼簾更好。」

  「是嗎?我還是第一次聽說有人命中帶此數。但這麼一說來,好像也沒見阿龍先生帶刀或劍,想必他身手很了得,赤手空拳就能做好您的護衛。」

  任鈴此刻心裡已約有底,便很乾脆地轉過身再走回棺材那兒,登上轎後抬手將無別放回棺裡,道:

  「我知道了,既然應澤小姐不喜刀劍,我就不帶了。若路程不長,我想應不會出問題的。」

  她邊說邊將躺在黃色屍被上的無別從鞘裡抽出了一小截,那細小的金屬碰撞聲也被她自己說話的聲音給覆蓋住,應澤似乎未能察覺,只見她將無別放回棺材裡頭。

  「謝、謝謝妳,任姑娘。」

  應澤怔然說道,似乎還有些不可置信。任鈴竟然當真依她所言,把劍留下了。

  「那我們快出發吧,應澤小姐。」

  絲毫不拖泥帶水,任鈴禮貌一笑。

  隨應澤走了一小段路,她倆手上都沒燈籠,夜裡的密林黑得很,得好好看清腳下才能緩緩前行,兩人速度並不快。

  「任姑娘,這次我壞了計畫,萬感抱歉,還給各位都添了麻煩。」

  「哪裡的事,您別放在心上。」

  她心不在焉地回了一句,聽後面的足音還在跟著,於是道:

  「倒是應澤小姐,我能問一句嗎?」

  「何事?」

  「您說要回村子,可我看我們走的這條路久未有人經,生滿樹根與雜草,莫是庚辰當地人才知道的秘密小徑?」

  「是呀,剛才人多勢眾,不好走這種小路,但走這條回村子快多了。」

  「是嗎?那真是上好。我還聽丫鬟姐姐們說,您因為體弱多病而不常外出,想不到竟知道這種捷徑。」

  任鈴表面上裝作隨便回了句話,實則一直保持警戒,觀察著應澤的態度與應對,而現在她這麼一回答,更是讓任鈴心裡的推測八字都寫了一筆。

  「⋯⋯是阿龍告訴我的。」

  「阿龍先生嗎?那麼他也是當地人,想來對山裡很熟悉的吧。」

  出了那條難行的小路,任鈴踩在一塊樹下的巨石上。往下一躍,這兒有一小塊空地,乃密林中少數能望得見大片夜空之處,底下樹木盤根錯節,竟不得一處平穩。任鈴站定後一側首,這時應澤前腳剛跨出草叢,也跟著跳了下來。

  「說到阿龍先生,那時您被剝皮鬼捉走,他趕在清唱之前追了上去。怎麼清唱小姐救到了您,卻不見阿龍先生蹤影呢?」

  說著一愣,樹木的陰影隨應澤前行而流淌過她的五官,那雙眼睛在黑影中竟透出詭異的紅光,一到月下卻又恢復原樣。

  「誰知道呢,他既然對山裡熟悉,想必會無事吧。」

  她看起來滿不在乎地道,好像阿龍只是個跟她素昧平生的人,生死安危一概與她無關。

  「他二十年來與您一同成長,現在也繼續擔任您的侍衛,這次出殯更應您的命令一道前來捉拿剝皮鬼、保護代您入棺的我。這樣一個長年交情又忠誠的侍衛,您竟如此冷淡,很不像您啊。」

  任鈴最後刻意加上了這句,只因她心裡已有了九成九的把握。雖說今日初識,應澤本性究竟如何,她難以斷言,可原先應澤給她的印象是個很重視人情與義信的人。光從她堅持不能讓任鈴穿著意義非凡的喪服直接上陣、不能讓丫鬟躺進棺材裡做她的替死鬼這兩點就能看出,她不會因身份不同就隨意踐踏他人,是身份高貴者難得一見的高尚情操。

  正因如此,她這番話非常不像「她」。果真話聲一落,應澤的臉便立刻冷了下來,方才堆出的和善笑臉瞬間垮了。

  「您⋯⋯不,你不是她吧?」

  神情冰冷的臉隨著緩緩的腳步逼近,任鈴未有一分退縮,只背起了雙手,悄悄探進那身白金唐衣縫隙裡,摸著了清唱貼在她裏衣上的符咒。

  「雖不知你是如何得知應澤小姐面貌,但你偷了她的樣子混入隊伍,趁亂故意被抓走好分散大家。又讓那些怪屍弄傷村民,大家受傷了便扛不起棺,清唱和白虎又都被調開,你知道我會被留下,所以才現身。」

  「應澤」一語不發,眼中紅光愈發強烈。

  「我說的對嗎?剝皮鬼。」

  她一語道破後,應澤,或者該說是剝皮鬼終於放棄偽裝,原本站得挺直端莊的身子瞬間詭異地扭曲,手腳都以極不自然且僵硬的方式伸展轉動了一陣。那張臉開口說話的聲音不再是應澤那一把銀鈴細嗓,竟是尖銳還有些滑稽的男聲。

  「佩服、佩服!」

  任鈴一時間為眼前詭異的光景所震懾,沒能在剝皮鬼邊拍著手邊說話,還在拍了兩三聲後筆直朝她這兒俯衝而來時立刻做出反應。剝皮鬼一把就掐住了她的脖子,將人壓在千年老樹的寬大樹幹上,尖而長的指甲陷入皮肉而滲血。

  「生了個聰明的小復祖,任家這群賤人這一百年可真得福啦!妳猜得很對,完全沒錯!我偷了她的皮囊!」

  ⋯⋯喪心病狂!從這聲音就能聽出剝皮鬼骨子裡透出來的瘋癲,她一時之間甚至還來不及因祂污辱自己家族一事生氣,思緒已亂如麻。偷了應澤小姐的皮囊又是何來?應澤該留在村子裡才對!莫非她真的偷偷追進了山裡,卻沒能和他們碰頭,途中就為剝皮鬼所殺,還像之前那二十個姑娘一樣被剝了皮?又或者,難道剝皮鬼襲擊了村莊?

  應澤死了嗎?任鈴想起方才鬧出一波騷動的怪屍,剝皮鬼既有能力讓小鬼披上假皮囊來故作玄虛,那麼祂自己披人皮來騙過他們又有何難!

  她還沒能回話,剝皮鬼又道:

  「我本是只想剝這女人的皮沒錯!但一知道了復祖竟然要親自跳進棺裡來送死,我哪能放過!小姑娘,妳這張皮可真好看,好啊!真好!復祖的肉一定很好吃,還能讓我力量大增吧!真好、真好呀!」

  祂邊說邊指著自己的臉道,又是一陣狂喜發笑。想不到當初任鈴隨口和白虎說說的還成真了。

  「但妳要是真夠聰明,就不會讓猛虎破天離開了。妳真——不應該讓他走,更不應該出棺材來的!居然還不帶劍?哈!我隨口編了個藉口妳也信哪!」

  「還以為你本事多強,原來那棺材和劍,你都會怕?」

  她硬是擠出了一口氣來回話,剝皮鬼掐得她臉色都微微發青了。

  「山海師都是群賤種,居然弄出這種東西來折騰我們!東方遙真是造孽!活該氣力盡失身亡!可惡那棺材上面的咒文,寫得可縝密了!傻姑娘,若妳乖乖待在棺裡不破咒,或許還能活得到天亮!要不是妳笨得連劍都不帶,現在脖子也不會落在我手裡啦!」

  剝皮鬼又狂笑了一陣,用著應澤那張優雅的臉更顯其喪心病狂之深。任鈴不只自己打開了棺材出來,甚至還將那柄祂靠近十尺內便覺渾身難受的靈劍留下,剝皮鬼此刻笑得都合不攏嘴。任家的復祖果真名不虛傳地烏龍,身邊不帶神獸還不帶劍,又如此好騙!

  「是呀,我確實很傻。但聽見你說,我們山海師做出來的東西折騰得你很苦,我可真開心。」

  任鈴卻一點沒有搭理祂的嘲諷,雖被掐得雙眼血紅、臉色發青完了過後開始微微發白,此時此刻竟還宛如反過來將了祂一軍般地得意微笑。剝皮鬼見她笑裡好像還帶點狠勁,覺得自己再瘋也沒瘋過這丫頭,居然被掐著脖子還能笑?還說自己開心?

  「大爺呀,你行行好唄。我實在太傻了看不出來,你瞧瞧這符畫得如何?」

  「什麼?」

  剝皮鬼愣了一陣,任鈴根本不給他任何一點反應或思考的時間,立刻看準了這空隙,將背上的符撕下來,一把就往剝皮鬼臉上貼去,就像她當時對照海鏡做的一樣!

—————

20210405一修:
我好喜歡寫狠話喔怎麼辦⋯⋯



115 巴幣: 16

創作回應

夜梓的臨殃
真的要出發了!!!!!
我相信是假死的><
因為白虎一定會保護任鈴!!!!
2021-03-01 00:37:41
徐行
哇哇留言感謝嗚嗚嗚嗚
感謝一直關注下去!雖然不是那種王道英雄救美橋段,還會會很驚悚(
2021-03-01 01:09:04
東堂隼人
這個橋段讓我想起以前有名的鬼片,一眉道長[e12]
2021-03-01 16:40:00
徐行
我剛剛去估狗了一下這是什麼,道士大戰吸血鬼聽起來超好玩哈哈哈
2021-03-01 19:36:40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