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奇幻中篇】殼中宇宙:其三

大理石 | 2021-02-28 03:29:00

連載中殼中宇宙(中篇-完結)
資料夾簡介
一起超自然事件不能代表什麼,一百起超自然事件也不能代表什麼,靈媒們成天與死為伍,最終把自己訓練成了遲鈍的人。這是好事,也是眾多靈媒亟欲觸及的境界

※有時候真的覺得自己寫小說跟發表生存報告沒兩樣,感覺很微妙啊( ゚∀。)



----------《殼中宇宙》:其三

  他們的車子沿著小鎮往東南方過去,微微上升的路面指向一片密林,林中的柏油路年久失修,充滿了裂痕。路的盡頭銜接著的是一座廢棄的小聚落,那裡的房子被野草與爬藤佔據,灰濛濛的破窗有如眼睛盯著外來的不速之客。
  
  旅程的終點是一座名為摩斯維塔(Morsvita)自然園區的地方,園區的佔地相當廣闊,穿過古樸的磚拱門後又是一片高聳的原始森林,直到莫約一百公尺後空間才又再次展開,那片開闊的空間中除了一座年久失修的停場外,唯一的大型人造設施物則是標寫著MOVI大字的方盒型巨物,沃夫岡就把車子停靠在建物前的候車騎樓稍作等待。等待的期間他們倆就在車上享用著《天南星下》提供的早餐。厄米特不得不承認,他很喜歡這間餐廳的蜂蜜鬆餅,他們比外表看起來的要有品質的多了。
  
  「瑪門說內斯特海姆真的要來了。真討厭,我本來以為他不會出現。」
  
  厄米特知道這個人,他在巫界非常有名。「內斯特海姆為什麼要過來?」
  
  「來看看骯髒的靈媒有沒有好好辦事情吧。真是,我看到那傢伙虛偽的表情就想吐......不,這和你或通靈巫師什麼的沒關係,我是說那傢伙有問題,就一個通靈巫師來說,他有點過分干涉世俗界了,畢竟我們這邊的平衡有大密儀議會來處理,一切原則該要以大密儀議會為基準,巫師不過是個協助者,他或其他巫師沒有理由老是對我們下指導棋,但這陣子他們搞了一堆名堂來弄我們,尤其是內斯特海姆跟他的研究學會,他們提出啥鬼提案,要求卡登斯巫界政府前去回收世俗界的特殊土地,包括大密儀議會的靈山。」
  
  「靈媒跟巫師的關係就是因為這樣所以才這麼差嗎?」
  
  「還有很多原因,多得數不清,」沃夫岡喝了一口冰咖啡,「內斯特海姆這幫人只是我認為特別大的原因,至少我很討厭那傢伙。」
  
  「但有時候爸爸工作的場合也有巫師出入,他們似乎很敬重爸爸,爸爸對那些巫師也......態度跟平常差不多吧,我不是很懂老爸到底有啥情緒。」
  
  「烏海爾?他比較像,你知道的,聰明人都不敢去招惹拳頭大的傢伙,而烏海爾的拳頭顯然比任何人都要大,就算是巫師也得給退讓三分。噢,未來你也可以當個有大拳頭的靈媒,然後幫大夥出口氣,讓那些翹鼻子塌屁股的巫師少說點話。」
  
  「好吧,我盡量先從不被砸石頭開始做起。」
  
  「嗯哼,好的開始,以後會越來越順利。對了,在他們來之前我先講一下你必須要做的事情吧。等等我們要從這個地方進入內部,這裡是烏塔夏特的低谷,很適合我們偷渡進去,接下來我和路卡會帶著你去找到歪斜點,到時你只要把那東西給燒掉就行了。」
  
  「......嗯......那個,沃夫岡叔叔,雖然現在講有點太晚了,但你知道我最近......」厄米特努力思考適當的詞彙,「......其實我也跟爸爸說過,我現在的狀況很不正常,我不曉得自己能不能肩負起這個重擔。」
  
  沃夫岡馬上就明白厄米特的意思了。「小炎魔,我認識不少化身者,他們都很正常,所以你也很正常,懂嗎?」
  
  「如果我的化身不會引發靈聚,我也想說自己很正常。」
  
  「你的問題只是價值觀跟角度的差異。看吧,我活到這把年紀了,以前也進出過幾次精神病院,但最後我還不是討了老婆生了兩個女兒,她們在乎我正不正常嗎?好吧,偶爾......可能是有點在乎,可是古怪與異常並不影響我們的關係,也沒啥好提的部分,我們更在乎的是要如何關愛彼此。你愛你的老爸老媽嗎?」
  
  「當然,我很愛他們。」
  
  「你們會因為誰失常了就不再愛著對方了嗎?」
  
  「不......不會的。」
  
  沃夫岡疲倦的眼睛擠出了一個溫柔的笑意。「是吧?人際關係就是如此,所謂的不正常只是你的特別之處。當然,我聽說你不小心引發的很多大麻煩,可是人活在世上就是來製造麻煩的,如果你很介意,那就想辦法靠自己的力量把麻煩給解決。」
  
  「也許,你是對的。」厄米特聳聳肩,聽了沃夫岡說的話後,他的心情也釋懷多了。
  
  「我說的這些話應該要由烏海爾來講才對,但那傢伙只有喝酒後才會有話聊,偏偏他戒酒了,呿!」
  
  半小時後,一輛小型露營車開進了廢棄的園區並停靠在沃夫岡的車子旁。露營車的假使是一位叫做瑪門的靈媒,他是個穿著有如上班族的紅髮男性,厄米特總覺得他像拉長版的小地精,因為瑪門圓渾的棕眼睛與鷹勾鼻實在太惹人注意了,其次瑪門是財如命,傳言說只是能賺錢的大案子他都會爭著做,所以經常搞到自己分身乏術;至於坐在副駕駛座上睡覺的胖子就是路卡,路卡是位講話急促的黑髮中年人,他的衣著永遠是綠色長褲、黑色上衣並套上一個灰色或褐色的絨毛外套,這個規律據說從他五年級的時候就沒改變過了,而厄米特每次看見路卡的時候他都在睡覺,沃夫岡說那是因為路卡需要靠睡眠去處理另一邊的事情,他睡覺的時候就是在工作。
  
  瑪門拉下車窗喊道:「狼仔!大人物還沒到嗎?」
  
  沃夫岡回答:「我還以為他會跟你們一起來咧!」
  
  話才說完,三位醒著的靈媒就注意到附近出現了的破口。破口是空間產生破損的一種狀況,通常指的是可雙向進出的門,現在這道門出現在離騎樓莫約二十公尺處的路邊電話亭,而後有個穿著褐紅色風衣、帶著黑色紳士帽的老人從破口中現身,那個人是內斯特海姆,剛過兩百歲大壽的巫界重要人士。
  
  瑪門碎嘴著:「愛秀......」
  
  沃夫岡說:「那傢伙沒被夾死真是太可惜了。瑪門,把護符跟浸墨給我。」
  
  「拿去,」瑪門將裝好物品的紅色絨布袋扔給沃夫岡,隨後他向厄米特打招呼,「嘿,小炎魔,聽說你現在得改名了,以後要叫牛魔王了是吧?」
  
  「閉嘴,瑪門,小心烏海爾把你丟進臭水溝裡。」
  
  「嗚嗚,好可怕喔!」
  
  沃夫岡將袋中的護符交給厄米特,護符總共有三個,一個是穿有銀色三結環的項鍊、一個是刻有古文的銅製手環、最後一條繫繩,將護符配戴好後沃夫岡便要求厄米特脫下上衣,他要用浸墨給厄米特畫上驅邪陣。「這東西很難聞,但很也有效,它能保證你不被遊魂發現。話說既然巫界把你踢出去了,那我想你應該有時間去學習真正的靈學技術了吧?反正不管你未來有沒有要加入我們,為了讓日子活的舒服點,必要的專業知識還是要有的。」
  
  厄米特覺得那些墨水像冰刺一樣鑽進了他的皮膚。「不行,我媽說未來我得去上其他的巫學課,學習怎麼當一位合法安全的化身巫師。順帶一提,我雖然被禁止進入巫界,但依舊是他們的列管成員,如果隨意使用魔法會被當重刑犯抓去關,關在某個不是巫界的地方......我的想像力不夠,想不出那會是怎樣的地方。」
  
  「挖靠,你們巫師真是有夠狂!轉過來,我要畫前面。」
  
  等一切就緒,他們倆才下車和內斯特海姆碰面,在這之前內斯特海姆已經先和瑪門打過交到了。內斯特海姆乍看之下只是個稍有年紀的白髮老人,他精心修整過的短鬍子讓他看起來特別有威嚴,厄米特覺得內斯特海姆就像隻貓頭鷹,水藍眼睛的貓頭鷹,藏在衣服下鈎爪隨時準備生擒躲在落葉與草叢中的小耗子。
  
  「你好,小通靈巫師,我是尼古拉.內斯特海姆,你現在的知名度應該不亞於我了。」內斯特海姆脫下帽子致意,他留了一頭半長不短的白色旁分。
  
  厄米特不安地回應:「我情願沒人認識。」
  
  「默默無名不是通靈巫師的命運。」他稍稍前進了一步,但被沃夫岡給擋下了
  
  沃夫岡說:「內斯特海姆先生,這孩子的母親還等著他回去呢。大夥速戰速決,如何?」
  
  內斯特海姆禮貌地笑著。「當然,我正是為此而來的。小墨勒特先生,你知道自己今天的任務了嗎?」
  
  厄米特點頭。
  
  內斯特海姆看出厄米特只是一知半解,所以接著說:「你要用你的火種將某個異物從世上抹去,那東西很好認,一會兒這幾位長輩會帶你過去處理,而未來你可能還有機會參與幾次類似的任務,如果表現的好,我會向政府說服撤銷你的巫界禁止令。」
  
  老實說這是好事,只是就算真的能回巫界,厄米特也受不了當地居民的目光。總之他也就點點頭當作默認,免得製造更多的麻煩,再怎麼說內斯特海姆都是掌權者的一員,厄米特雖然還搞不懂權力關係,但他知道如果得罪了大人物,這樣也會搞得身為巫界人的母親很難堪。
  
  內斯特海姆很滿意厄米特的答覆。「那麼,我會在圈外穩定這塊區域,從現在起這裡就是個獵場,而剩下的就交給你們幾位了。小心別引發靈聚,這會給另一位墨勒特先生帶來額外負擔的。」
  
  瑪門故作奉承地回答:「當然,內斯特海姆先生。」
  
  向眾人道別後,那位老通靈巫師又用過來時的方法憑空離開了現場。厄米特忍不住說:「他比我想像中的還要討人厭。」
  
  沃夫岡說:「歡迎加入"大家都討厭內斯特海姆靈媒之友會"。」
  
  「他怎麼能這樣移動?通靈巫師都該會瞬間移動嗎?」
  
  「我不曉得巫師有沒有類似的把戲,但內斯特海姆肯定是走便道過來的。」
  
  瑪門從車上拿出裝滿消毒水的塑膠噴灌對著內斯特海姆消失的地方猛噴,噴到水霧都堆成雲了才罷休。他說:「便道不可能這麼乾淨,他用的應該是後臺才對。」
  
  厄米特促起眉頭,一臉困惑。「後臺?」
  
  「也就是世界的外側,時空的至高點。」
  
  「但人類不可能走出外側,那、那有點、不合理,人類的精神結構承受不了外側的壓力!」厄米特將自己讀過的知識說出來,實際上他也不懂這是甚麼意思,反正只要知道人類不能在外側存活就行了,比喻上來講這就像在宇宙中裸體飛行一樣不切實際。
  
  「也許有天你能幫我和內斯特海姆請教一下他是怎麼做到的,而現在我只是提出一個解釋,而證據就在這裡,這個破口的規模與形狀,」瑪門一邊說一邊又朝剛才的地方噴了兩鎗,霧水覆蓋之處隱約出現了一道蚯蚓線,抑或說是單臂漩渦,「阿德杭(Addhāna)旋結,這是自然修復的痕跡,這也代表時空"授權"了這個破口的啟用,此外如果內斯特海姆用的是便道,無論多麼精巧的便道都一定會帶來附著物,但這裡沒有,它比我家的高級茶具還要乾淨。」
  
  沃夫岡很難想像有甚麼東西可以比瑪門珍愛的茶具要乾淨,瑪門甚至不曾使用過他們,因為他家的茶具組是用來擺在玻璃櫃裡展示的藝術品,不是給凡人玷汙的容器。「小炎魔,現在你知道有誰可以給你上堂完美的時空結構學了。」
  
  「我會收錢,而且不便宜。當然,我相信墨勒特夫人給得起,但她肯定會先給我一發閃電風暴。不過小鬼頭你還是能提一下,試探性地問問,別太積極,要有如蜻蜓點水般不經意!......然後別讓你爸知道。」
  
  厄米特問:「為什麼?我還以為他會支持我去學這種東西。」
  
  沃夫岡的眼神稍稍飄到了半空。「其實也沒那麼支持......這很複雜,找機會我們應該來場靈媒之間的正式談話,也許就烏海爾、我,還有你,可能還有布莉姬,她最喜歡給意見了。」
  
  「你確定我爸會說話?我已經有快三個禮拜沒聽到他開口了。」
  
  「不要緊,他就負責聽跟下結論。家長其實多半是這樣,傾聽、點頭、搖頭。」
  
  瑪門把消毒噴灌丟回車內。「這傢伙不是什麼負責任的家長,你可別全信了。」
  
  沃夫岡對瑪門的說法感到非常不滿,他幾乎是用吼的回嗆:「我他媽的夠負責了!」
  
  「哈,看到了吧,情緒化。」
  
  「你這狗娘養......」
  
  「嘿,我們別吵了,工作要緊。」
  
  「......對,我們還有工作呢。」
  
  剛才沃夫岡差點就要失控了,這裡殘留的情緒或多或少影響了他的意識。
  
  沃夫岡是個靈媒中的附體者,很容易被外界干涉,所以他在自己才身上刺滿了各種隔絕干擾的驅邪符文,這些符文中有少部分的東西只是無意義的圖像,比如說他背上巨大的三角之眼,那東西是沃夫岡年輕時隨便抄來的神祕學符號,之後他跟著紅佩龍的靈媒博達迦學習後才陸陸續續把真正的圖騰壓在身上,直到現在他就像一張人皮經,除了臉跟雙手之外幾乎大半的空白處都填滿了,但就算到這個程度也沒辦法完全抵擋遊魂的騷擾,尤其是在充滿殘留物的低地,沃夫岡性格總是會變得比較衝動易怒。當然,這也只是把他平常的潛在性格逼出來,從另一個角度來說,這也是沃夫岡的人格特質,沒有什麼扭曲不扭曲的問題。
  
  怒火平息後,沃夫岡變得有些自卑跟懊惱,他用力換了一輪氣,想把剛才的不愉快都給吐掉,隨後他回過頭確認厄米特的狀況。「小意外。」沃夫岡說。
  
  厄米特擠了個鬼臉表情。「難免,我猜我早該習慣了。」
  
  「習慣的好,你這逆來順受的性格真跟你爸一模一樣,有前途。」沃夫岡用力拍著厄米特的肩膀。
92 巴幣: 2

創作回應

血發
高速更新!
2021-02-28 17:16:57
大理石
都給他更
2021-02-28 17:22:52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