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遊戲王Anime 第二十八章 蜂軍再起

丹雀 | 2021-02-27 17:43:47 | 巴幣 102 | 人氣 56







  「麻煩看一下場合。」東萓將筆記本放回口袋後,低聲地對著吳玖栖說道。

  只見吳玖栖一臉無辜地搔搔頭,表示自己又沒有做錯事情。

  「喂喂!盛錸,原來你真的在這種地方啊!」一名男學生突然從門口走了進來,對著和丹楓有說有笑的盛錸喊道。

  對方訝異地轉頭說:「胡智壢?你怎麼會出現在這裡?」

  「這是我要說的吧。原本我去資訊社找你,結果沒看到人影,後來詢問洪曉萱才知道你跑來E班了。」胡智壢無奈地說,當他看到另一名同班同學後,再度說道:「咦?茹茹?妳怎麼也在這裡?」

  「我……」茹茹臉頰泛紅的低下頭,支支吾吾地說不出話來。

  見狀我趕緊轉移話題的說:「原來盛錸是資訊社的,難怪剛剛決鬥的時候,能夠立刻計算出剩餘的生命值。」

  「盛錸你跑來E班找丹楓決鬥?」胡智壢不敢置信的說:「你真的是來踢館?我當時還不怎麼相信洪曉萱的話,看來我們C班和D班一樣有位不識泰山的人。」

  「我、我怎麼知道對方的實力這麼厲害,竟然用茹茹的牌組就打贏我了。」盛錸比起一開始自信滿滿的樣子,在踢館失敗後,個性收歛了許多。

  「對了,你找我有什麼事情嗎?」說了這麼多,盛錸終於開口詢問對方的來意。

  「我找你,當然是去吃飯啊!」

  聽到這句話,我們同時看向牆上的時鐘,時針早已停在上方偏右,分針則是無情的停在下方偏左的位置。

  方証岳低下頭,摸著肚子說道:「難怪我會聽到奇怪的聲音,原來是我的肚子在叫。」

  「各位同學走吧!吃飯去!」最前頭的班導難得說出我們的心裡話,不過後頭能再補句「我請客」就更好了。


  D班教學大樓的第九層樓為「學生食堂」,會設立在這個位置的原因,只是因為上一層開始是會議室和貴賓室,方便運送剛出爐的料理給貴賓享用。

  另外食堂的部分採取自助式,不管是海鮮、烤肉、麵包、火鍋等各式各樣的異國料理,或是冰品、甜點和飲料都可以免費享用,而且24小時無限供應,還有專人送餐到指定的地點。

  如此豐富豪華的食堂和服務,當然只有B班以上的學生才能有這樣的福利,C班以下的用餐區則是隔著一道柵欄,雖然沒有頂級料理,不過還是有日式和中式料理可以選擇。

  至於E班的話……

  「丹楓,妳今天想吃肉燥飯、陽春麵還是水餃,湯的話要豬血湯、貢丸湯還是菜頭湯?」方証岳好心的問道。

  我左看看、右看看,把菜單整個上下對調再轉個圈,然後對著吳玖栖說:「導師您人最好了,可不可以今天就破例請……」

  我的話還沒說完,對方就從口袋裡拿出手機,一臉嚴肅的樣子滔滔不絕,接著順勢離開現場,只留下愣在原地的我。

  這時杜威拍了拍我的肩膀說:「別妄想了,與其讓班導請客,還不如拜託D班以上的同學偷渡食物還比較快。」

  我無奈地搖頭說:「D班的夏婉芸、C班的洪曉萱和A班的苗姊,我時常找她們『要飯』,不過最近食堂的人好像發現了,特別要求她們的餐點會有『專人』負責,所以很難再偷渡。」

  見我面有難色,方証岳只好改口問向雲霞。

  沒想到對方也沒有任何的回應,不過這次並不是因為難以抉擇,而是她的嘴裡已經塞滿了食物,沒辦法說話。

  等對方把食物嚥下後,我緊抓著雲霞的嬌小肩膀說:「妳怎麼會有食物?」

  比起驚慌失措的我,雲霞一臉從容地說:「剛剛食堂的阿姨塞了一塊蛋糕給我,說是試作品讓我嚐嚐味道。」

  不、那一定不是試作品,很明顯是看雲霞很可愛,所以趁機用這招偷捏她的臉頰。

  我緊盯著雲霞右邊稍微紅腫的面頰,非常肯定的表示。

  「各位,怎麼都還站在原地,吃飯啦!」胡智壢將兩碗大碗的咖哩豬排飯放到桌上後,對著E班的我們說道。

  「這、這是?」我用舌頭舔了舔快要從嘴邊流下來的口水。

  「當然是給你們吃的。」盛錸也端了兩碗唐揚雞丼飯走了過來。

  大家都坐定位後,在場的七個人便開始享用午餐,少了一人?不、不,東萓是學生會的人,早在我們來到食堂前,她就先一步離開了。

  至於警戒,這裡有各班的學生在用餐,還有廚師、甜點師和服務生等工作人員在場,狩獵者不可能這麼光明正大的出現,如果有、他一定是傻子。

  「我說……」飯吃到一半,茹茹突然低聲的對著我們說:「那邊那位D班的學生有人認識嗎?從剛才到現在她一直盯著我們這邊。」

  不認識。

  雖然很想這樣說,但是我和方証岳還是偷瞄了一眼,讓緊張兮兮的茹茹能放鬆下來。

  只可惜不瞄還好,這一瞄不但認識而且還熟的很,若問有多熟,光講特徵就知道一大半了。

  綁著雙馬尾、穿著橙黃色制服與黑白相間的條紋大腿襪,擅長使用「電池人」牌組的女學生,暗戀方……

  瞪過來了。

  我趕緊別開視線,偷偷在方証岳耳邊說:

  「你最近有得罪對方嗎?」

  「得罪對方?」方証岳感到莫名其妙的重複我說的話,本來打算站起來直接和對方理論,幸好對面的胡智壢突然對著方証岳說:「聽說上次我被控制的時候是你打贏我的,等一下陪我決鬥一場,我想要領教你的實力。」

  「咦?可是我……這個……」起身到一半的方証岳又坐了回去,對於胡智壢的請求感到措手不及。

  「我看這樣好了,我陪你打一場如何?」見好友有難的杜威,挺身而出的說道。

  「當然沒問題。」原以為會拒絕杜威的建議,沒想到對方一口答應了。

  一旁的盛錸則喃喃的說:「不是說不要找E班的學生踢館,結果自己不也跑去找人決鬥……」



  我們來到五樓的卡片對戰D室,門一開裡頭果然非常寬敞,不僅有分離式冷氣、地毯和沙發,採光也非常不錯。

  「我們是來決鬥,不是來看房子的……」胡智壢無奈的望著站在窗邊的我、雲霞,以及坐在沙發上的方証岳與杜威。

  「咳咳、那我們開始吧。」將決鬥盤戴上的杜威走到指定位置後,對著躍躍欲試的胡智壢說道。

  「上次是我先攻的樣子,這次就讓你們先吧。」胡智壢好心的說道。

  杜威點頭後,便從手牌抽了一張牌說道:「召喚『鐵皮金魚 (ATK/800)』並發動效果,從手中特殊召喚『黃色機關 (DEF/1200)』再發動效果,從牌堆將『綠色機關 (ATK/DEF 1400/600)』加入手中。」

  「將場上兩體4星怪獸進行疊光超量召喚『齒輪齒巨人 X (ATK/2300)』,把一個疊加素材去除發動效果,可以從牌堆或墓地將一體4星以下的機械族怪獸,加入手中。」杜威把「超電池龜 (ATK/DEF 0/1800)」加入手中後,並沒有結束自己的回合。

  「我記得杜威的牌組幾乎都是怪獸卡吧?」我回憶著以前的決鬥,對著方証岳問道。

  「沒錯,他的個性和我很像,所以我們最近加入了武術社,只用拳頭、腳踢而不用武器,所以他的牌除了『魂』以外,沒有任何的魔法或陷阱卡。」方証岳開心的看著自家好友說道。

  「我把手中的『超電池龜』和『機甲部隊要塞』送入墓地,特殊召喚墓地的『機甲部隊要塞(ATK/2500)』,結束這回合。」杜威一口氣將兩體攻擊力高於2000分的怪獸召喚到場上,畢竟對手可是C班,絕不能有絲毫放水。

  「輪到我了,抽牌。沒想到一開場就這麼盛大,這樣的話……」胡智壢感到興奮的說:「召喚協調怪獸『B‧F毒針之針刺 (ATK/400)』並發動效果,從牌組將『B.F追擊的標槍蜂 (ATK/DEF100/100)』加入手中。」

  「接著從手牌特殊召喚『B‧F連擊之雙弩 (DEF/500)』,將場上的2星協調怪獸和3星怪獸進行調星同步召喚5星的『B‧F靈弓之梓弓 (ATK/2200)』。」胡智壢把手中的一張魔法卡亮出後說道:「再發動『蘇生的蜂玉』,將墓地的『B‧F連擊之雙弩 (DEF/500)』特殊召喚到場上,再把場上的協調同步怪獸與另一體怪獸進行同步召喚,出來吧!等級8的『B‧F降魔弓之破魔 (ATK/2800)』。」

  「好厲害,竟然一口氣連續召喚同步怪獸。」雲霞看著對方的展開,佩服的說道。

  不、這就是C班的實力,曾經和洪曉萱決鬥過的我,非常清楚對方很擅長使用同步怪獸。

  「『B‧F降魔弓之破魔』在使用同步怪獸作為素材時,一回合可以攻擊兩次,另外這張卡給對方戰鬥傷害時,對方場上的怪獸攻擊力與守備力下降1000分。」胡智壢解說著自己王牌怪獸的效果,也就是說如果杜威沒辦法抵擋這次攻擊,他場上的所有怪獸就會被破壞,且受到極大的傷害。

  「戰鬥階段,我用『B‧F降魔弓之破魔 (ATK/2800)』攻擊『齒輪齒巨人 X (ATK/2300)』。」

  「發動墓地『超電池龜』的怪獸效果,將此卡除外結束對方的戰鬥階段。」

  「我早就知道你會來這招,從手牌發動速攻魔法卡『墓地封印』,捨棄一張手牌,這回合墓地發動的卡片效果無效化。」胡智壢把第二張「B‧F毒針之針刺」作為代價捨棄後說道。

  「那我也從手牌連鎖發動『守墓的監視者』,對方發動需要丟棄手牌的卡片效果時,將這張卡送入墓地,無效卡片發動並破壞。

  「真是想不到,竟然被你擋下攻擊。不過『B‧F降魔弓之破魔』還有第三個效果,當對方沒有受到戰鬥傷害就結束戰鬥階段時,對方必須承受我方墓地『B‧F』怪獸數量的300分傷害。」胡智壢在場上覆蓋一張牌後,便結束了回合。

  杜威 生命值6800分/手牌2蓋牌0‖胡智壢 生命值8000分/手牌1蓋牌1

  「抽牌,我召喚『電氣野雞 (ATK/1000)』,然後進入戰鬥階段用『電氣野雞』直接攻擊玩家,給予對方1500分以下的傷害時,從手牌發動速攻魔法卡『狂戰士之魂』。」杜威將唯一使用的魔法卡亮了出來。

  「竟然是『狂戰士之魂』!」胡智壢沒想到對方會使用這種牌,忍不住看向對方的牌組。

  「我捨棄所有的手牌作為代價,從牌組抽一張牌,如果是怪獸卡的話給予對方500分的傷害,此步驟最多可以執行7次。」我們所有人看著杜威不停的抽牌,一直抽到最大數目後才停了下來。

  這一瞬間胡智壢的生命值就被削減了4500分。

  「效果的連鎖還沒有結束,由於『電氣野雞』給予對方戰鬥傷害,可以選擇場上一體表側表示的怪獸,在回合結束前除外。」杜威選擇的怪獸當然是對方的同步怪獸。

  「這樣一來,胡智壢的場上就沒有任何的怪獸了,只要杜威總攻擊就獲得勝利了。」盛錸看著即將分出勝負的場面,興奮地說道。

  「我用『機甲部隊要塞 (ATK/2500)』……」

  「發動覆蓋的陷阱卡『和睦使者』,這回合對方的戰鬥傷害變成0。」抓錯時機使用這張牌的胡智壢咬著牙說道。

  「主階二,發動『齒輪齒巨人 X』的效果,把一個疊加素材去除,從牌堆將『古代的機械箱』加入手中,當此怪獸由抽牌以外的方式加入手中時,我可以再從牌堆將一體攻擊力或守備力500分的地屬性、機械族怪獸加入手中。」杜威把「無限啟動定岩巨錨 (ATK/DEF1800/500)」加入手中後,結束了自己的回合。

  這瞬間被除外的「B‧F降魔弓之破魔」重新回到了場上。

  「抽牌,沒想到一開始就先讓你領先這麼多,不過現在的局面和之前一樣,戰鬥階段,我用『B‧F降魔弓之破魔 (ATK/2800)』攻擊『電氣野雞 (ATK/1000)』。」

  「發動墓地『死亡防禦者』的怪獸效果,將此卡除外無效對方的一次攻擊。」杜威利用剛才「狂戰士之魂」的效力順便將只能在墓地發動效果的怪獸送入墓地。

  「就算被你擋下一次攻擊,我的『B‧F降魔弓之破魔』一回合可以攻擊兩次。」對方再度進行攻擊宣言。

  「再發動墓地『疾行機人 三眼骰子』的怪獸效果,將此卡除外無效對方的一次攻擊。」沒想到杜威也再度擋下了對方的攻擊。

  「不是吧!」意想不到的結果讓胡智壢很錯愕,接連兩個回合自己都碰不到對方怪獸是怎麼一回事。

  由於戰鬥階段結束依舊沒有給予對方戰鬥傷害,「B‧F降魔弓之破魔」的效果再度發動,在給予對方傷害時,杜威突然說道:「我方受到戰鬥或效果傷害時,發動墓地『PRPR三頭犬』的怪獸效果,將此卡除外破壞場上一張卡片。」

  自己的王牌怪獸還沒攻擊到對方就要自取滅亡?

  胡智壢立刻回道:「我也連鎖發動墓地的魔法卡『蘇生的蜂玉』,將這張卡除外,選擇場上一體昆蟲族在下個回合結束前,不會被戰鬥或效果破壞。」

  看著雙方一來一往的攻勢,不管是手牌、場上還是墓地都能運用自如,若讓其他人看了可能會誤以為是B班以上的學生在決鬥。

  胡智壢百般無奈的將一張牌覆蓋後,便結束了自己的回合。

  杜威 生命值5600分/手牌2蓋牌0‖胡智壢 生命值3500分/手牌1蓋牌1

  「輪到我了,抽牌!」杜威從牌堆抽完牌後,立刻進入戰鬥階段,讓「電氣野雞(ATK/1000)」直接攻擊玩家。

  「這一次可不會讓你得逞,發動覆蓋的陷阱卡『閃光防護罩─光輝之力』,對方場上有三體怪獸以上且戰鬥宣言時才能發動,對方場上所有攻擊表示的怪獸全部破壞。」

  「這樣的話,我召喚『無限啟動定岩巨錨 (ATK/1800)』並發動效果,從手牌將一體地屬性、機械族怪獸守備表示特殊召喚。」

  杜威將等級4「古代的機械箱(DEF/2000)」特殊召喚到場上後,繼續說道:「再發動『無限啟動定岩巨錨』的怪獸效果將此卡與『古代的機械箱』合計的等級變成這兩體怪獸的等級,接著進行疊光超量召喚階級8『霄星之機神─丁吉爾蘇 (ATK/2600)』,這張卡特殊召喚成功時,我選擇對方場上的一體怪獸送入墓地。」

  已經沒有防禦措施的胡智壢,只能眼睜睜的看著自己的怪獸就這麼送入墓地。

  「我結束這回合。」手上僅剩一張牌的杜威,由於不能再進入戰鬥階段,只好等待下回合再進行反擊。

  「這真是……」從牌堆抽一張牌的胡智壢,沒想到對方這麼的難纏,不但解決了自己的王牌怪獸,場上還有一體擁有兩次免疫破壞的超量怪獸。

  「我召喚『B‧F速射之強弩 (ATK/1800)』並發動效果,從墓地將一體等級3以下的『B‧F』特殊召喚。我特殊召喚協調怪獸『B‧F毒針之針刺 (ATK/400)』再發動效果,從牌組將『B‧F連擊之雙弩』加入手中。」胡智壢只用了一張牌便召喚出三體怪獸到場上,而且他的戰術還再繼續。

  「我發動『B‧F毒針之針刺』的第二個效果將自身以外的一體昆蟲族解放,這回合對方場上一體怪獸的效果無效化。」胡智壢將用自身效果特殊召喚到場上的「B‧F連擊之雙弩」作為效果解放後,便將剩餘的兩體怪獸進行調星同步召喚。

  「6星同步怪獸『B‧F突擊之刃戟蜂 (ATK/2500)』在攻擊比自己攻擊力高的怪獸時,對方怪獸的攻擊力變成一半,而且造成對方戰鬥傷害時再給予自己場上『B‧F』數量200分的傷害。」胡智壢說明完效果後便進入戰鬥階段,目標當然是暫時失去效果的「霄星之機神─丁吉爾蘇 (ATK/2600)」。

  這一擊再加上對方從手牌發動的「B.F追擊的標槍蜂」怪獸效果,杜威立刻受到4000分的大傷害。

  「當『B‧F』之名的怪獸破壞對方的怪獸時,可以從墓地守備表示特殊召喚同步協調怪獸『B‧F靈弓之梓弓 (ATK/2200)』。結束這回合。」

  杜威 生命值1600分/手牌1蓋牌0‖胡智壢 生命值3500分/手牌0蓋牌0

  「輪到我了,抽牌!」從優勢變成劣勢的杜威並沒有放棄決鬥,反而更加熱血的說道:「我召喚『銀色機關 (ATK/1500)』這張卡召喚成功時,可以從手牌特殊召喚一體4星的機械族怪獸,我特殊召喚『紅色機關 (DEF/1500)』再發動效果,從牌堆將『黃色機關 (ATK/DEF 1200/1200)』加入手中。」

  「把場上兩體機械族怪獸進行光超量召喚『重裝甲列車鐵狼號 (DEF/2200)』,這張卡一回一次將一個疊加素材移除,可以選擇自身以外的一體機械族怪獸直接攻擊玩家。」

  「就算能直接攻擊玩家又如何?你的手中只剩下剛剛檢索的『黃色機關』,而且已經沒有召喚機會的你,除非……」像是想到了什麼胡智壢突然瞪大了雙眼。

  「你說對了,除非我能使用墓地的怪獸效果。」杜威笑笑地說:「發動墓地『無限啟動 挖溝機』的怪獸效果,將此卡除外特殊召喚墓地的『無限啟動定岩巨錨 (ATK/1800)』並發動效果,從手牌將一體地屬性、機械族怪獸守備表示特殊召喚。」

  由於牌組已經沒有「綠色機關」所以沒辦法再發動效果,不過對杜威來說這樣就夠了。

  「發動『無限啟動定岩巨錨』的怪獸效果將此卡與『黃色機關』合計的等級變成這兩體怪獸的等級,接著進行疊光超量召喚階級8『廢品眼太古龍 (ATK/3000)』,然後發動效果移除一個疊加素材,這張卡的攻擊力到對方回合結束前上升1000分。」

  看著眼前攻擊力有4000分的怪獸,而且還能直接攻擊玩家。

  手中和場上已經沒有卡片可以防禦的胡智壢,只能接受對方強而有力的一擊,並結束了決鬥。

  杜威 生命值1600分/手牌0蓋牌0‖胡智壢 生命值0分/手牌0蓋牌0

  經過一場激烈的決鬥後,其他人也想要進行下一場決鬥,在我們決定優先順序和對手時,房間的門突然被人打開。

  所有人全停下手邊的動作,一致性的轉頭望向不速之客。

  一名綁著雙馬尾、穿著橙黃色制服與黑白相間的條紋大腿襪的女學生,本來想悄悄地混進人群中,卻沒想到裏頭的人全盯著她看。

  這反而讓她鼓起莫名的勇氣,走向不遠處的方証岳,並且對著他說道:「我、我要和你決鬥,如、如果我贏你的話,你必須當我的男朋友。」

  「什麼──」

  面對這突如其來的表白,我們全傻了眼,但是方証岳卻一派輕鬆地說:「沒問題,不過我希望明天同一時間在這裡進行決鬥,我想要重新構思牌組,可以嗎?」

  不小心脫口而出的夏婉芸腦中一片空白,根本沒注意方証岳說了什麼,隨口答應後便衝了出去,只留下還驚魂未定的我們。


創作回應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