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善提經:四十二. 蓬萊有鬼

山容 | 2021-02-27 09:00:04

連載中善提經:本傳
資料夾簡介
三千世界動盪不安,手持邪劍的噬佛者為濟為情踏上復仇之路,誓誅舟天聖主。為了得到力量,即使身犯五逆重罪也在所不惜的他,卻接到了意料之外的任務......

四十二. 蓬萊有鬼

      吃飽喝足,包紮完傷口之後,五個薜荔多焦躁不安,連剛生完小鬼的都一樣急著想回鬼蓬萊。
     「要回去找柳條婆,還有烏心石、酸模、紅椿、水荖、山胡椒——」
     「我知道、我知道,你不用把全村的名字再背一遍。」為濟連忙制止細蕊。「只是鬼蓬萊那三個啖屍鬼,很可能比島上這兩隻更兇惡。你們還沒完全恢復,對上他們恐怕會有危險。」
     「庄裡其他的薜荔多也有危險,所以我們才要跟他們一起。」細蕊說:「有危險還不回去幫他們,我們算什麼?沒心肝的天眾嗎?」

      這倒是很有力的論點。為濟只剩五成功力,任何用得上的助力都不能浪費。
     「既然如此,我這就開始了。」
      細蕊從屁股縫裡把一張摺得小小的褐色圖紙遞給為濟,剎那間許許多多的問題掠過他心中,但為濟選擇無視,攤開圖紙放在草地上。圖紙上該有的星星都有,東勝身洲這方完整了,加上他隨身攜帶的西牛貨洲和南瞻部洲星圖,最後是北俱蘆洲。

       為濟仰望星空,計算星辰運行的方向,喚出腦中的回憶畫在沙地上。燭九陰神魂消散之際,一眼看透北俱蘆洲遭舟溺天隱匿的星辰,那一幕隨法術印入為濟腦中。他原先以為只要找到閻魔天子和死之玉,這一幕便用不上,誰知道轉一圈又回到原點。

       要找天門結界並不難,傲慢的天眾巴不得把那東西的位置昭告天下,時時提醒三千眾生舟溺天有大神通、大威儀。如今天眾死在天門之下,啖屍鬼的屍體也拖過來與他們並列,這一幕當真諷刺。

      該有的要素到齊,為濟捻印施法,淺藍色的光影在池塘上空成型,映出一扇雄偉的大門。為濟嘴裡喃喃唸咒,手上法印不斷比劃,吸出天眾和啖屍鬼屍骨中殘存的蘇摩聖氣。過去能用天衰神老強奪天門結界為己用,如今天衰神老被封,要使用天門結界就得迂迴一點。

       四張星圖,四個方位,串聯天地成六合。有星圖指引,為濟能更快找到正確的門直通鬼蓬萊。屍骨上殘餘的蘇摩聖氣不多,但也足夠天門結界產生反應,慢慢開啟一條縫隙供人通行。

     「準備好了嗎?」為濟轉頭問,擠在小船上的薜荔多紛紛點頭,七手八腳把改裝好的帆布給拉開。為濟也趁隙拍了一下腰際的繩子,確認自己與小船緊緊相連。
 
    陰陽敕令,風懸天帆。
 
      咒令出,大風起,將與地面平行的帆布吹得往上鼓,連帶托起整艘小船。船上的薜荔多發出幾聲怪叫,緊握繩索的手卻未曾鬆懈,依照為濟的指示慢慢調整施力方向,引導小船駛向天門縫隙。為濟加催功力,手上腳下並行,使出輕功踏上半空跟在小船後通過天門。

      打開天門不難,難在通過。這是天門結界中的致命陷阱,如果沒有領受舟溺天金身咒印的天眾領航,接收不到正確指令的天門結界便會將進入其中的人馬撕成碎片。屆時入侵者有命入,無命出。
      舟溺天沒料到世上有為濟這號人物,一個噬佛者。雖然苦痛之氣的量不夠,但蘇摩聖氣能補上不足之處,造出假的金身咒印作為屏障,保護他和同伴來去自如。隨著船首愈來愈接近,為濟利用星圖定位,意識接引他曾施法封印的天門結界。這扇天門是他當初離開鬼蓬萊時親手封印,好為薜荔多爭取優勢對抗天眾,而封印出自他的生息咒印,要開啟自然不是難事。

      雙向門開,解封瞬間,托起小船的風像找到家門的狗,帶動小船直奔鬼蓬萊。為濟腰間一緊,隨船衝出天門。

     「仙仔!」

      離開天門的瞬間惡臭撲鼻而來,腥風打碎法印,為濟連忙迅速結印再起大風!
 
   五行起,陰陽動,八方齊來,風懸天帆!
 
      風起緩住落勢,眼前是一片昏紅魔境,大批蟲群在空中怒鳴飛舞,掀起一波波洶湧黑霧。蟲群衝擊為濟引來的風,不顧自身死活擋下風勢。為濟連忙應變,引風圍繞四周形成風牆阻擋,再加催功力導引殘餘的風力引導小船降落山谷。

      分心二用,功力不足的為濟力有未逮,只好讓小船向左傾倒,撞上一片雜林的林冠抵銷落地時的衝勁。小船船身發出恐怖的碎裂聲,險些就要粉身碎骨。好在船身撞上雜林的同時,為濟佈下的法印也給衝散,憤怒的蟲群突然間失了興趣,又往四方散去。
      為濟踏步落地,一邊解開腰上的繩子,一邊豎直耳朵警戒四方,確定四周沒有危險後呼喚小船上的同伴。

     「這裡是哪裡?」
      船上的薜荔多丟下繩子,一個挨一個爬下懸在半空中的破船,擠在草地上面面相覷。給這種詭異的天色侵染,就是自己家鄉也沒人認得出來。
     「事情不對勁,我們離開的時候不是這個樣子。」水筆仔往前跑了幾步,東張西望了好一陣子又跑回來。「這裡應該是苦楝庄北邊的落伽谷,到底發生什麼事了?。」

       落伽谷,為濟還記得這個名字,當年玄揠龍王肆虐的痕跡已經被草木掩去。如今要不是詭異的天色和飛蟲,這裡應該會是一片美麗的山谷。不知怎麼,這種異象令為濟想起章尾山的地洞,無形之物霸佔此地,其力量強到改變了現實。

     「有可能是那三個啖屍鬼的把戲。」為濟說:「如果他們的法力足以改變天象,修為恐怕超出我們在岱輿島遇上的兩鬼百倍有餘。」
     「百倍?」水筆仔打了一個隔。「仙仔,你太誇張了。」
      為濟可不這麼認為,蟲群還有妖異的天色,背後運作的力量他再熟悉不過了。他曾經用苦痛之氣滲透雲瑯琊地脈,這裡也有人做了相同的事。兇手用大量的苦痛之氣封鎖鬼蓬萊,並將一股可怕的怨念與之結合,做到這種程度,事情恐怕難以善了。
     「你們的村子在哪裡?」為濟問。
     「往南邊走。」水筆仔指著一片烏雲說:「差不多在那個很恐怖的雲下面。」
      恐怖的雲堆在空中,像一座黑色的高塔被嗡嗡響的怪風圍繞。如果為濟沒料錯,高塔般的雲朵絕不只是水氣和風的傑作,還有驚人的怨氣將一切捆綁不放,發出嚇人的魔音聲聲迴盪。

     「你們聽見了嗎?」細蕊渾身發抖,抱緊懷中的小鬼,用手和胸脯幫他們遮耳朵。
     「我聽得不是很清楚,可是好像有什麼髒東西……」水筆仔打了個冷顫,偷偷往同伴身邊擠。
     「快帶路。」為濟有不祥的預感。如果想阻止憾事發生,他必須盡快趕到苦楝庄。有為濟的指示,重獲勇氣的水筆仔跑到最前頭帶路,紅佳冬和海佳冬分別陪在細蕊和海欖仔身邊,隨為濟往苦楝庄進發。
     「仙仔,你覺得發生了什麼事?」細蕊在路上問道:「你知道苦楝庄怎麼了嗎?」
     「我不敢斷言,只能說有人把不好的東西給放出來了。」為濟回答,他心裡還有好幾個不同的答案,只是證據不足,說出來除了嚇壞同伴之外沒有好處。
     「那你把這個拿著。」細蕊歪了一下臉頰,從嘴裡吐出琉璃心用舌頭頂到為濟手上。為濟眨眨眼,滿是口水的琉璃心握在手上觸感很怪。
     「這是柳條給你的寶物。」
     「是這樣沒錯,可是比我們還厲害,現在你有可能會用到。裡面有很多很厲害的東西,說不定其中一個可以幫忙你解救鬼蓬萊。」細蕊說:「你是仙仔,懂得比我們還多,我們想不透的事你一下子就知道答案。」
       為濟衷心希望如此。他把細蕊的禮物收進袖袋裡,還下了一道符咒以防遺失。
      「琉璃心是金翼留給柳條的禮物,等鬼蓬萊安全之後我就還你。」為濟說。
      「好的,謝謝你,仙仔。」

       綽號讓為濟渾身不自在,把琉璃心還給細蕊之後,這件事也得和薜荔多們討論一下。他暗施符咒加快隊伍的行進速度,這次沒引來蟲群,水筆仔原先說要走上兩天的路程不到半日就抵達了。

     「我看到埤山了!」水筆仔興奮地指著一座小山說:「我們這次走得好快,比以前比賽長跑那次還快!」
     「可是這樣好奇怪,為什麼這次會走這麼快呢?」細蕊皺起眉頭。
     「因為看不到太陽的關係。」紅佳冬提出理論。
     「沒看到太陽就不會熱,不會熱就可以走比較快。」海佳冬附和說。
     「我覺得我的傷好像不會痛了。」海欖仔問:「這也和太陽有關係嗎?」
       為濟也沒料到符咒對這些薜荔多這麼有用,只好搶話說道:「提早抵達是好事,我們先找個人來問問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怒聲哀號打斷他的話,看來一直在他們耳邊迴盪的魔音有解了。某個龐大笨重的東西從道路的另一端向他們靠近,荒野上的蟲群給牠的激得四處亂飛,嗡嗡振翅的聲音震耳欲聾。

     「有東西過來了,快去找個安全的地方躲起來。」為濟說。
     「可是仙仔,我們說要幫忙你耶!」水筆仔抖個不停,但嘴巴還沒認輸。
     「對方是衝著我來的,你們在我身邊反倒會讓我分心。」為濟說:「我先和他鬥上一回,你們趁這個時候找出其他村民,問清楚發生什麼事。要解除詛咒,總得先找出詛咒的根源。」
     「詛咒?」細蕊睜大眼睛。「苦楝庄被詛咒了?」
     「很有可能。」
     「被什麼詛咒了?」
      運氣好的話只是人畜的怨靈,運氣不好的話——說什麼呢,為濟的運氣向來不好。
     「快去躲好。」為濟說,水筆仔拉上四個同伴匆匆離開。他獨自向前,捻指計算天時地脈走向。他們寅時自岱輿出發,趁著天明前還能看見星空,借星光指路通過天門。卯、辰、巳,巳時將盡大林木生火象,草木枯槁野火燎原,現在正好是鬼蓬萊怨氣最重的時刻。如果能將時辰拖到午時,路傍土生金氣,金氣引水滅火,也許還有一點轉機。只是詛咒的怨氣上蔽日月光明,下絕大地靈氣,這會是一場硬仗。

      來了。
      巨獸踏著沉重的步伐,每走一步岩山一般的肩頭便抖動一次,黧黑的身體在火紅的天空下散發不祥之氣。
      那是一頭禍斗。
      為濟聽見耳邊不斷傳來燃燒的霹靂聲響,霹靂聲中有個聲音不斷呼喚著他的名字。看那膨脹變異的巨大體型,眼前不只是似犬食火的兇獸,還有更恐怖的東西與之結合。牠身體不斷冒出黑色煙氣,每一片燒焦的皮毛落下,就有更多悶燒的骨肉代替,令牠更加強壯兇猛。

       突然一顆不同於正面兇惡嗜殺的黑狗頭,另一顆比較小的狗頭從禍斗後頸爆出,黏在脖子上粉紅色的舌頭像蟲一樣扭動,念著匪夷所思的怪話。
     「蛛、蛛若達、蛛、蛛若達……」
      禍斗抖動全身毛皮,焦黑的浪潮將第二個狗頭給淹沒。不過片刻之間,禍斗的體型又大了一圈。
     「活死人,你身上有我想要的東西。」禍斗來到為濟面前,說話時熔岩般的口水滴在草地上滋滋作響。「你的力量真香,好吸引人。我想要你,等我把你吞下去,這些殺千刀的聲音就會停下來了。」
 
    為濟、為濟、為濟……
 
      要不是走過等活地獄一趟,這聲音能把人逼瘋,成千上萬的飛蟲不斷呢喃著他的名字,魔音般勾人魂魄。真是太詭異了,禍斗說的話、呢喃的蟲群,這個詛咒莫非是衝著他來的?只是為濟想破頭也想不出有誰會花費大把心力詛咒他,更別說他不會留給對手下咒的機會。

      「我們以前都錯了,比死掉的獵物更好吃的東西是沒死掉的獵物,最好是心臟還在跳的時候就吞下去,血肉在嘴裡彈跳的感覺是無與倫比的美味!」禍斗哼哼哈哈低笑。「誰知道鬼蓬萊居然藏了這麼多好東西,這些瘴氣讓我、讓我——」
      話說到一半,黑狗頭猛然炸裂開來,飛散的血肉裡衝出一隻更大更兇惡的雙頭禍斗!為濟立刻向後退避,手上法印即發。
 
    五行敕令,動風止水。
 
       這是一招壞棋,為濟一施法,引來的不只是雙頭禍斗,還有一票恐怖的飛蟲!

      「你想逃去哪裡?快過來給我吃掉!」雙頭禍斗兩張嘴憑空亂咬,搖頭晃腦不斷抖落黏膩的皮肉。為濟的法術能引風加快腳程,吸收水氣保護自己不受高溫侵害,周圍盤旋的飛蟲卻不斷釋出怪異的勁力,無端消去為濟的法術。情況大不妙,蟲群沒有直接攻擊牠,但長久消耗下去他同樣得死。必須盡快取勝,否則禍斗和蟲群愈來愈強大,拖得愈久愈難對付。

      休留。

      眨眼白芒現,利鋒破妖氛。

      為濟反手一劍,快、狠、準斬下禍斗一首,斷首隨即爆炸,骨片血肉夾帶高溫高速反衝!為濟反應不及,僅能趕緊運氣護住周身要害,手腳肩膀頓時傷痕累累,血流如注。禍斗回身張嘴,利牙直向休留劍身弱點!

      為濟打算鬆手,這一招他在實戰用過千百次有餘,鬆手納氣的瞬間,收回休留再攻向敵人難以預料的空門。只是這次他失手了,爆炸的衝擊傷了他的手腳,內臟經絡承受恐怖的壓力,高溫令他汗濕的雙手握不住劍。在那關鍵的一瞬間為濟慢了,禍斗搶先攻向走他手上的劍,尖牙摧折休留劍鋒!

       斷裂的劍刃應聲落在焦土上。



【待續】

《善提經》連假加更!感謝讀者支持

歡迎澆水交流

101 巴幣: 104

創作回應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