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長篇 不平凡魔法師 第一章節 006 火(三)

肥宅鯊J shark | 2021-02-26 22:16:36

連載中不平凡魔法師
資料夾簡介
不平凡三個字是好是壞?沒有才能卻依然想證明自己的魔法師

  火焰再次燃起,不尋常的炎柱再度出現,到底是什麼樣的環境能讓火焰對天空如此的憤怒。

  我將視線從炎柱身上移開,低頭看向流過我身旁的岩漿,它安靜的環繞在我身旁,我將一塊石頭踢下去看看會發生什麼事。

  石頭進入岩漿後先是漂浮一段時間,過不久就被岩漿給吞噬,我在心中建立一個問題,這個石頭到底是什麼?它在現實中到底是什麼?

  「紅妳應該在我附近吧,可以問妳問題嗎?」

  「想要逃跑嗎?」紅的確在我附近,而她用十分輕蔑的口氣對我。

  「我想問一下關於幻覺的部分,那個石頭在現實中到底是什麼?」

  「可能是實物,比如說它其實是草或是其他東西,而幻覺讓你覺得他它其實是石頭。同時也有可能是虛物,它什麼都不是,只有處在幻覺中的你能夠看到或是感受到。」

  「謝謝…」我隨手拿起一塊石頭盯著看,紅在我道謝後就消失。

  經過上一次我知道自己不可以如此警戒周圍,以免耗費自己許多的精神,但我依然需要警戒周圍可能會飛過來的危險事物。

  我曾經在書上閱讀過關於魔力的資訊,魔力就像是血一般在我們全身上下都有,平常魔力就會在我們身上跑來跑去,但只有微量而已,大部分還是儲存在體內被稱為魔力庫的地方。

  我的魔力很少,我花了很久一段時間才感受到魔力的存在,然而感受到並沒有什麼用,我一直以來都無法好好控制,連最簡單的魔法都要花上好一段時間才有辦法成功…其實根本算不上成功,釋放出來的魔法跟上面介紹的相差甚多。

  透過這裡我比之前還要輕鬆的感受魔力,魔力在我體內像是煮開的熱水一般開始沸騰,我開始感受到不舒服的再次坐下,但是這次因為發現魔力變得比原先更不舒服,除了身體開始出汗以外,體內的魔力同時也在折磨我。

  我盡可能的將體內鬧騰我的魔力用出來,然而魔力並沒有乖乖聽話,正在魔力庫中跑來跑去,遲遲不肯從魔力庫中出來,不管我多麼用力,手臂已經開始冒青筋,它依然不理會我。

  而在我用力的時候,周圍的火焰也開始不安分,變得比剛才狂暴許多,我停止手臂的出力觀看四周,火焰像是調皮的小孩一般開始丟石頭,只不過火焰丟出來的東西不像石頭那麼無害,而是一顆顆高溫的石頭或是火球。

  我盡力在這狹小的圓形中躲避,躲避的過程中依然努力地想使用魔力,然而魔力依然無法順利使用。

  努力…不停努力…然而我的努力是連一顆石頭都沒辦法解決,這顆石頭沒有因為我的努力而解除幻覺,我的魔力也沒有因為我的努力而能使用。

  我突然想到紅所說的,關於肉體上的努力,那個不過是忍受痛苦持續的努力而已,在我獲得那把劍之前,我做了些什麼呢?

  我先是被丟到偏僻的豪宅中,原本我以為自己會在這豪宅繼續原來的生活,然而我先是被趕出來,一開始只能住僕人們的房間,但之後僕人們或許是受到影響,同樣將我趕出去,我便睡到馬廄中。

  覺得馬廄不好睡的我開始執行蓋房子的計畫,腦袋裡什麼都沒有,一股腦的拿起材料就是開始做,最後做出一個比馬廄還要難睡的房子,我或許是想要切割吧,不管任何一切的住進木板屋與他們分隔開來。

  武器、書本都沒有的我想要變得更強,在我住進木板屋之後,我開始進行體能訓練,我最先開始是一直跑步加上模仿看過的肌肉訓練,每次都把自己搞得筋疲力盡甚至會吐出來,但是我覺得我一停下來前面的努力就白費,所以我不斷繼續下去,最後肌肉雖然沒有變大,但是變得比原先更堅韌而且體力也增加不少。

  在體能方面成長許多的我想要在魔法或是劍術中成長,我向管家請求書本或是武器,然而都被拒絕,我很清楚他們為什麼不敢給我武器,他們害怕我會有復仇的想法,最後給了我一把鈍到不行又老舊的劍,就算如此我的內心還是稍微感謝他們一點。

  拿到武器的我很開心,開始進行亂七八糟的劍術訓練,不懂的我按照腦海中的印象開始揮舞,一直揮舞、揮舞直到自己疲累為止,休息過後就是繼續揮舞,我以為這樣子就會變強,但第一天的結果就是雙臂疼痛到不行。

  疼痛到不行的我躺在乾草上翻騰著,然後宅邸中沒有一個人在乎我,我忍住雙臂的疼痛,想著是雙臂疼痛又不是腳痛的想法爬起來,走到後面拿我的餐點,當我到達時已經是冷掉並且被踢過一腳,僕人們還用為什麼不早點拿走等等之類的言語辱罵我。

  雙臂疼痛的我拿起餐點時發生悲劇,以為自己還有力氣的我拿不起餐點,將餐盤整個打翻弄到地上,原本乾淨的地板瞬間被食物以及盤子碎片給弄髒,僕人馬上把我趕走,而且沒有再給我一份餐點,就算如此…我還是得繼續努力。

  雙臂疼痛又不是腳疼痛,我抱持這個想法繼續訓練,持續的進行跑步訓練,訓練後就繼續其他訓練,雙臂疼痛只是增加我訓練的時間,而不會減少訓練的次數,因為自己的堅持,讓我以前時常沒有食物可以吃。

  為了不讓自己一直空腹,後來我乾脆在後面用無力的雙手將餐盤放到腿上,像是野生動物一般低頭吃餐盤中的食物,僕人們看到都很不開心,幸好後來我的身體習慣疼痛之後我就再也沒這麼做過。

  疼痛對我來說幾乎是習以為常的事情,甚至說沒有疼痛我就不會進步,我總是逼迫自己就算疼痛還是得繼續向前,只要變強我或許就能夠遠離所有的疼痛。

  但現在的我還是很弱,在變強之前還得忍受許多的疼痛。

  我奮力的想把魔力逼出來,然而我的魔力完全不回應我,我不開心的把石頭丟到岩漿中,岩漿因為石頭濺起一些,岩漿離開群體後失去原先的活力,表面漸漸變得黯淡,最後凝固變得毫無威脅。

  我突然覺得這裡就像是祭壇一般,自己就像是待宰羔羊準備獻祭,如果這次不解開幻覺的話,或許真的會死在裡面。但一想到紅就覺得這個機率十分的低,紅雖然態度不太好,但她還是很照顧我,她肯定是投同意教導我一票。

  「如果連她的期待我都無法回應…」

  我走到邊緣從上看著岩漿,岩漿不像是水一般清澈透明且會反映,我稍微蹲下身子深吸一口氣,毫不猶豫的將手伸進去岩漿中。

  我希望藉由疼痛能夠引導出魔力,然而能不能夠引導出來我並不清楚,但是…如果引導不出魔力這隻手就廢了。

  伸出去一瞬間我就能感受到岩漿附著在我的手上,用高溫瞬間侵蝕掉我的皮膚,而這僅僅只有一秒鐘以內,放進去就馬上拔出來的我遭到岩漿的侵蝕,右臂呈現皮膚被侵蝕直接露出皮膚下的紅色肌肉。

  整個身體因為疼痛開始顫抖,我止不住顫抖的蹲在地上,用左手大力掐住上臂想要讓右手的疼痛減緩,然而一點效果也沒有,少量岩漿依舊黏在我的手上繼續侵蝕我的手臂。

  「魔力聽從我的…」我在心中如此大喊,然而受到如此的疼痛,魔力變得更加難控制,我彷彿看見體內的魔力正在橫衝直撞,試圖脫離這副身軀。

  肌肉開始被溶解,底下帶著些許血絲的骨頭露了出來,魔力依然在亂衝亂撞。

  如果不能變得更強,那我的人生還有什麼意義呢?

  魔力突然無預警的湧出,我的手臂瞬間被閃閃發亮的魔力蓋住,然而疼痛感並未減少,反而因為魔力突然的湧出而更加疼痛。

  「集中精神控制魔力。」紅突然說道。

  我想張開嘴回應她,我才發現自己痛到張不開嘴,只能聽從她說的控制魔力,卻又不知道該怎麼做。

  「用你的魔力突破幻覺,而不是讓魔力攻擊你的手。」

  我繼續嘗試,然而所有的幻覺都沒改變。

  「冷靜的感受幻覺,如果你連這都沒辦法完成的話,你就做好右手報廢的心裡準備。」紅冷冷地說道。

  感受幻覺是什麼?我根本就不清楚,只知道自己大部分的思緒因為疼痛而混亂。

  「專心感受幻覺的本質。」

  紅不像剛才一樣解除幻覺,而是等待著我自己解開幻覺…仔細想想,是她對我太好了吧,為什麼我會覺得自己還需要拯救呢?如果一輩子都要靠別人拯救怎麼可能會變強…選擇疼痛的可是我,我不想因為自己而失敗。

  我盡力去感受紅所謂的幻覺本質,在疼痛中我感受到一個十分不明顯且不自然的魔力,淺紅色魔力像是蜘蛛網一般纏繞在我的身上,不管是皮膚、肌肉還是內臟全部都被這個魔力覆蓋住。

  一感知到這個魔力之後我感覺全身的魔力變得順暢許多,我想嘗試控制魔力將那些不知名的魔力排除掉,然而比我想像的困難許多,第一是我沒辦法精準控制魔力以及魔力不夠多,第二是這些不知名魔力異常地黏。

  而我發現自己漸漸感受不到右手,原因不是我終於能專心在魔力上,而是我的右手已經嚴重燒傷到一個地步,如果再不快點的話,我的右手有可能就此動不了。

  我的人生沒有才能就只能夠一昧的努力,在魔力見底之前我不停控制魔力,終於感受到自己的魔力一點一點將淺紅色魔力扒開,我先嘗試將右手的魔力扒開,當我張開雙眼的時候,並沒有看到右手完好如初的樣貌,皮膚徹底消失讓底下鮮紅色的肌肉露了出來,卻因為岩漿的關係溶解許多,底下白色的骨頭隱隱約約露出些許,傷口因為高溫的影響而沒有一滴血流出來。

  眨了眨雙眼確認這到底是真是假,明明隱隱約約感覺的到痛,又有很異樣的感覺,我忍不住用左手觸碰,然而只觸碰到微微粗糙的皮膚。

  我再次盡力感覺整個身體,頭部還是被淺紅色的魔力包覆住,是因為這個原因嗎?

  努力…努力…繼續努力,自己再扒開所有淺紅色魔力之前不停的努力,但最後卻是魔力用完而昏倒,而我當時只想著自己可能就會被自己的幻覺所殺死吧。

  「紅幹嘛救他?」碧覺得可惜的說道。

  「再怎麼說…他活著對我們才是最好的。」

  「這樣子寵他他可不會進步~」碧說完就直接飛走,不知道她會去哪裡,畢竟她就是自由自在的代名詞。

  「把艾爾夫帶去泉水旁,今天就到這裡吧。」紅命令在一旁待命的狗們,他們馬上以最安穩的方式帶艾爾夫去泉水。
  
  紅有點擔憂的看著艾爾夫,右手已經完全腫脹起來,如果再慢一點解開幻覺的話,這隻右手可能就不保了。

  「真的是太過努力了…把手放進去岩漿真的是…有夠蠢的。」艾爾夫從來不知道,自己在出生時就被精靈們關注,在他被親人們放棄時,精靈們依然在遠處觀看他,其中以四大精靈最關注,他們在他的身上察覺到那稀少的可能性。

  而四大精靈中的紅特別關心他、看著他,但礙於其他精靈不方便幫助他,現在既然能幫助他,一定要盡可能的幫助他。
64 巴幣: 28

創作回應

東堂隼人
前面空兩格全形會比較好閱讀喔![e12]
2021-02-26 22:36:38
肥宅鯊J shark
好的,謝謝建議
2021-02-26 22:43:44
檸檬忙線中_語_木閻
手伸進岩漿裡 (怕
2021-02-27 15:35:06
肥宅鯊J shark
可惜沒辦法寫出伸進岩漿的痛感,可能要親身經歷一下w
2021-02-27 16:06:43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