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RPG公會】【四期】CH11-採集、探勘、深入敵營

吳叔 | 2021-02-26 20:42:07



第⑪幕——「龍與蠱」
血濃於海與天元關事件後,義勇軍總算渡過了第一道最艱難的關卡。
北方義勇軍登陸喀爾登大陸,得知前方道路被蟲族阻礙,
而東方義勇軍穿越擎天礦坑,在臥龍郡準備面對意向不明的東國皇帝。
一邊是激戰、一邊是陰謀,陰陽交錯在雙邊義勇軍的生活中,下一個故事也就此展開。

請描寫自家角色來到新地點的過程、或這段時間的心境、事件、任務等等。





北境之國.喀爾登。

  「……以上,我們與深淺者一族的首領達成合作的協約,至於其他部族是否願意協助銀星乃至喀爾登最高領導『母親』的意向……」

  在篝火堆前墊了塊塑料板,白髮的青年正提筆書寫要寄回中央,給聘僱對象的義勇軍行軍日誌,筆尖與羊皮紙摩擦的刷刷聲因為下筆者的遲疑停頓;看著不是很工整的草寫通用文字,陽一忽然決定把信中有關主觀臆測的文字盡數塗銷,只留下客觀的事實「紀錄」於回信中。

  注視飄渺白霜直落結界表層的風景,青年在行程表的預定時間內起身,肩負偵查任務可能會使用的隨身行李,解除透明結界往指定地點與他找尋的合作對象:精通水相與風相異能的奧菲斯、擁有治癒與防禦技能的律會合。

  「請多多指教,自我介紹什麼的等會路上再說吧。」

  包含陽一在內共十多名冒險者,在那一頭金髮、總是看似掌握全局的深沉面容的總召指揮下,以爪獵部落為起點,為了在茫茫蟲海中找尋突破膠著現況的可能性,眾人大致兵分三路,朝「夏蓋」蟲族正逐漸擴張的領地邊緣前進。

  「我能在移動的同時進行射擊。」「嗯,我專精輔助治療,名字叫楊子律,稱我律就可以了,房號1000。」陽一的協力者扼要地說明。

  緊握朝隨行的銀星行政事務官要來的地圖,手指指向以草綠色填色,象徵蟲族目前的活動區域,陽一跟另外兩名同行者討論過後,決定在森林(東北側)跟山地(西側)兩條路當中選擇山地那條動線作探勘。

  平原(地圖正中間)那條路連提出來參詳的時間也欠奉,就被表面上是領頭的陽一排除:理由很單純,他們這夥人缺乏可長時間維持、又可以多人共用的隱匿手段,萬一被夏蓋方的偵查兵發現,宜攻不宜守的環境對他們這種小隊相當不利。

  森林雖最符合隱匿行動的指導原則,可是考慮到蟲族的種族天賦可能比三個人類種更擅長在森林裡攀高爬低、在森林中也不適合取景等問題,經過刪去法汰選,陽一、奧菲斯還有律最後捨近取遠選擇山壁,用其居高臨下的地理優勢探查敵營。

  呼嘯的北風反映冒險者們步步為營的心境,靄靄雪粉讓三名義勇軍的衣物皆染了層冷白,至少在表面上把三個異於自然的外人,裝得像與環境融為一體。

  就算各懷日行千里的異能,在不被發現的前提下逐漸接近有各種偵查單位的敵營仍不易與;以至於接近中午時分,陽一等人離目的地仍然有一半的路程。

  鑑於夏蓋「蟲」族的敏感身分,陽一等人盡可能避開與昆蟲接觸,真有不得已的情況才動手殺或消滅所有路上遇到的節肢動物,其中斬殺最多次的,當屬一種不曾在中央見過又形似蜻蜓的昆蟲。

  「雖然沒方法佐證我的假設,但我想這些頻繁出現的蜻蜓種很可能是夏蓋族的眼線也說不定⋯⋯」

  陽一就地埋葬各類昆蟲屍體時隨意開了話匣子(避免牠們就是死也能把外界訊息回傳蟲后一類的統治階級),不用火燒是因為擔心火光也可能引來敵人,陽一他們路上就是休息時也不敢生火點火,這對不適應寒冷或仰賴魔法等外力保暖的人可說是折磨。

  陽一與奧菲斯影響較小,律則是露出明顯不耐寒的表現,諸如皮膚泛紫、唇齒不經意地抖動等等,加上決定晝伏夜出,他們選擇先在一下風處紮營。

  三人交談次數屈指可數,即使有也不離開這次偵查任務的細節,隨著越來越靠近蟲族密集活動的地區、作為他們目的地的北境山壁,風聲鶴唳的緊張感更緊緊掐住眾人神經,讓人不敢大意。

  「律你若覺得冷,就披著這件斗篷再行動吧。」雖說是招集人,可陽一一點也不懂領導統御的事,純粹出於關心隊友的心態遞出防寒衣物,才一齊攻克絕壁。

  律的黑科技輪椅讓他能夠違反物理法則,呈九十度攀爬山壁的方式而行,身兼防禦分工的陽一,義無反顧在最前面開路,奧菲斯殿後順便與陽一照看律,零散生長於山壁的慘綠蟲苔在夜裡是蟲族擴張勢力的象徵,也像飛蛾撲火的夜燈。

  足以模糊視線的大雪不住往他們臉龐吹打侵襲,除了律,陽一跟奧菲斯都只徒手,再輔以低功率輸出的輔助魔法,緩緩攀爬敵營邊緣的陡壁;岩塊的刺骨低溫戴上手套也不能完全阻隔,加上他們幾乎處於空裝的無保護狀態,突然被攻擊或手滑的話一定傷亡慘重。

  陽一咬牙攀爬著,相較極端環境的天然試煉,精神的折磨煎熬可能更讓人難耐。

  在最前方開路的青年,忽然對背後補師說道:「幸好律你的假設是正確的,夏蓋蟲族的眷屬似乎仍遵循基本的物理規則,這一路上才幾乎沒有遇到任何會飛的可疑昆蟲。」

  攀岩途中,降雪密度像試煉般惡質地驟增,從撫過臉頰的細粉,變成足以沾附衣物、掩蓋臉頰、遮蔽視線的冰之瓣,惡劣氣候同樣也讓偏變溫動物的昆蟲綱回巢避寒。

  當然仍有少數的菁英個體不受環境影響,但以他們的身手,利用岩壁遮掩已足應付那些偵查單位的耳目;陽一等人會這麼謹慎,也跟尤克總召在眾人出發前的告誡有關:

  不會死的軍隊最怕什麼?就是「生不如死」。沒復活機會、被改造成敵人的模樣、失去記憶、失去靈魂,而夏蓋蟲族完全有辦法做到這些。

  一邊尋找適合地勢一邊盡可能往高處爬的陽一,改想著總召要他們「全員歸來」的要求,最後終於在體能快到極限以前找到能讓三人加一輪椅容身的突出平台。本想前往更高處才進行探勘的打算,因為隊友們要保留體力應付突發狀況,故決定作廢。

  最年長的冒險者奧菲斯的提議,也在他們偶遇一隻烙單的遷徒者,甚至能行有餘力地將其暗殺的戰果中得到實證。

  「合作愉快,此行受益良多,感謝二位,有緣再會吧。」奧菲斯客套地應答,已經擷取到敵營空拍圖的冒險者們打算分頭行動來甩開遷徒者可能的追捕行動。

  含他們在內超過10多人的偵查小隊,未必每個人都有隱匿技能,又是深入敵營,一定不只他們有跟遷徒者接觸,甚至動手的情況,失聯的偵查兵數量一多,沒準會驚動敵方主將,所以陽一等人分散、甚至仰賴隱匿符文逃回敵營的舉動看似害怕,實則是最理性的選擇。

  藉著風雪掩護,陽一拎著經過特殊處理的,裝著遷徒者頭顱的布袋,回到營地外圍與其他義勇軍們向來自銀星的隨行行政官們回報結果。

  「小兄弟,那是什麼?拿出來看看。」負責勘驗義勇軍隨身物品的基層官員問道,在看過有冒險者私帶蟲苔、小型昆蟲作素材以後,她官員已經麻痺了,對冒險者們掠取戰利品的行為,會詢問陽一也只是跑個檢查的流程意思意思。

  「這是我幫別人蒐集的素材,研究這些東西雖然對整體戰局沒什麼用處不過我答應了別人所以……」陽一配合地說明,甚至戴上可拋式手套從裡面拿出遷徒者遺骸給對方檢查。


  「啊啊--我明白了你把那東西給我弄走啊啊啊啊啊!」

  銀星政府隨行北方義勇軍的前線外勤人員,在毫無心理準備的情形下,成為疑似蜚蠊目(蟑螂從屬)近親的遷徒者的蟲頭的頭號犧牲者,若不是被命令必須在營地外交付素材給其他義勇軍接收,很可能會有更多人受害。




【字數】2668(含符號)




(感謝前會員多多洛提供使用)

143 巴幣: 130

創作回應

瞇眼喵太郎
FF37 排隊中~
2021-02-27 10:11:57
小洛
把那大強移開[e21]
2021-02-28 15:13:31
吳叔
還是頭跟人頭一樣大的大強#
2021-02-28 21:35:24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