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奇幻】心鎖系列第一篇章08「螢光礦坑救援戰」

阿卡西亞 | 2021-02-26 17:00:02

連載中心鎖系列第一篇章
資料夾簡介
心鎖,是心的具現化,這是人們為了實現願望而與心奮戰的奇幻故事,無論是戰勝軟弱,抑或放下堅強

心鎖系列第一篇章08「螢光礦坑救援戰」





  霍斯格緩緩地將交疊的雙手打開,分開的指縫拉出一絲絲黏稠的黑色液體,宛如某種異物即將從黑暗的沼澤中爬出,最後出現在那漆黑又帶有利爪的雙手中的,是不遜於惡魔的詭異娃娃,與第一組套娃相同,最外層的娃娃是隻大野狼。

  「總覺得好像在哪看過。」坐在旁邊的潘特拉摸著下巴,霍斯格見她難得展現認真的神情,挑起眉提問:「怎麼?有誰的心鎖跟我很像嗎?」

  「啊!小時候在浴室常常玩!把手搓滿泡泡之後拉開就可以吹泡泡了!你這個可以吹泡泡嗎?」想明白的潘特拉彈了聲響指,霍斯格好像也聽見了自己的期待破碎的聲音,他的隊友還是一樣毫無長進,一旁傳來的笑聲更是格外刺耳。

  「阿蒙,到底哪裡好笑了。」霍斯格瞪向另一邊的同夥。

  他穿著一件條紋襯衫以及牛仔褲,與潘特拉那大膽又明顯的穿著風格不同,他咬了口剛買來的三明治,讓食物抑制住他的笑意,吞下之後說道:「別那麼嚴肅嘛,你也知道潘特拉的個性,而且跟我們聊天好嗎?你應該要專心操控的。」

  「放心吧,這些神官的水準根本不怎麼樣。」霍斯格望向抓在手裡的套娃,宛如手握水晶球的占卜師,但他看見的並非未來,是牙之樹海的景象。

  霍斯格的心鎖「空腹者」,以最簡單的方式形容就是「傀儡術」,能夠再現曾被他雙手破壞的物品或生物,並做為自己的傀儡進行操控,而他能夠像組成套娃一樣,在傀儡中再藏入一套傀儡。

  若要讓藏在裡面的傀儡登場,就必須將外殼給「拆開」,拆開的方式有很多種,例如將外殼蒸發、使外殼爆炸、讓外殼蛻皮等等。

  霍斯格伸手,將狼人的外殼給拆開。

  「第一層娃娃那麼快就被幹掉也太弱了吧。」潘特拉皺起眉頭,懷疑起自己的隊友靠不靠譜,看著霍斯格不搭理她,阿蒙只好擔當解說:「空腹者的優點的確在於傀儡有很多層,即使第一層的傀儡被重傷,只要藏在內部的『第二層』及時跳出來就能以完好的姿態繼續戰鬥。」

  「但真正讓人麻煩的是『脫離外殼』的過程,霍斯格將大野狼的外殼『蒸發』成一大團蒸氣,面對一大片蒸氣神官自然不敢輕舉妄動,而將小野狼的外殼『引爆』,更是誘導了弓手做出錯誤的判斷而大意,妳明白了嗎?對於要拖延時間的我們,現在如何讓神官陪我們的娃娃耗才是重點。」阿蒙說完一長串都覺得有些渴了,明明那些畫面潘特拉也應該透過套娃的瞳孔連結傀儡的視野看到了才是,但為什麼那發楞的表情就好像沒明白。

  「只要能夠符合讓外殼脫離的條件,無論是大量蒸氣還是爆炸效果,霍斯格都能製造出來……雖然那些只是假象,不知道那些神官注意到了沒就是了。」阿蒙說道,瞬間蒸發出大量蒸氣需要高溫,而霍斯格製造的蒸氣只是假象,沒有半點溫度或濕氣,有些機靈的森靈應該早就察覺到了這異樣。

  潘特拉依然沒有反應,不過從眼神裡倒是能感覺到她在思考些什麼,阿蒙感到欣慰,如果剛才自己的解釋能讓潘特拉以後為同伴的心鎖應用多出點主意,那也算值得了,潘特拉也總該長大,不能再當個只為自己尋樂的狂人。

  終於,潘特拉開口。

  「霍斯格,你以前沒朋友對吧?」

  阿蒙直接將手掌拍在自己的臉上然後低下頭,如果霍斯格因為這句話心思被打亂導致計畫失敗,潘特拉要負起全責,空腹者一次只能製作「兩組」,這也被解決的話可沒第三套用,但他也想不到潘特拉到底能負責些什麼。

  他偷偷張開指縫,幸好霍斯格表情仍然鎮靜。

  心鎖是人們心中最強烈的目標與執念的「具現化」,心鎖被他人怎麼評價或認定當然會讓本人在意,就他所知,霍斯格最討厭自己展示心鎖時被說兩句話。

  第一個是「心鎖是玩具感覺很幼稚」。

  第二個是「創造傀儡感覺很孤單」。

  短短五分鐘內潘特拉就連踩兩顆地雷,阿蒙真想不通她是口無遮攔還是蓄意為之。

  「我有朋友。」霍斯格堅定的回答使阿蒙深吸一口氣,肯定被影響到了。

  「妳這種人以前才沒有朋友,潘特拉。」霍斯格回嘴道,只見潘特拉俏皮地吐出舌頭:「欸嘿!我以前朋友很多。」

  「少騙人了。」

  「這倒是真的,畢竟潘特拉就喜歡做些刺激冒險的事情,所以她以前就是個到處帶大家玩的孩子王。」阿蒙為了不讓兩人的鬥嘴延長所以趕緊做出結論,卻見潘特拉氣焰猖狂,對阿蒙勾肩搭背:「不愧是我的好朋友阿蒙!就懂得說實話。」

  阿蒙一臉鐵青,他可不想被誤會成自己剛剛在聲援潘特拉,轉頭望去,只見霍斯格呼出一聲鼻息說道:「哼,現在還不是沒有聯絡了,像亞爾維娜大人充滿內涵的人才值得深交,我們都該珍惜這緣份。」

  那絕妙的轉話題技巧以及向大佛修行而來的脾氣,實在讓阿蒙感到欽佩。

  「同意,像亞爾維娜那樣好玩的人的確要好好珍惜。」潘特拉環抱住自己的膝蓋,那眼神就像看著可愛的小貓,讓人有些不寒而慄。

  「以『好玩』來形容實屬膚淺。」霍斯格將心力轉回傀儡上,他必須好好完成亞爾維娜交付給他的任務。

  「這麼崇拜她,我看妳乾脆做一個亞爾維娜的傀儡天天膜拜好了。」

  「……嗯。」霍斯格敷衍地回應道,潘特拉聳肩,她只是開開玩笑。

  「霍斯格並不能製造人傀儡,就算殺了人也不行。」阿蒙面帶冷汗地補充道。

  「不過為什麼不行?魔物都可以了。」

  「能夠用心鎖召喚生物的人多的是,但能創造『人類』的心鎖者倒是從未有過……我想人形傀儡或許也一樣吧。」霍斯格回答,透過心鎖召喚的生物被稱為「心喚物」,而心喚物沒辦法是人類,更是心鎖者共同抱有的常識,除了沒有人看過外,更是因為普世道德觀以及忌諱讓人深信人類無法被心鎖創造。

  「如果有人的心鎖是『人類』……那個人肯定很病態吧,」霍斯格做出結論,心中最強烈的目標與執念的「具現化」若以一個活生生的人類呈現,那肯定對那個人物有著病態的執著。

  阿蒙發出一聲稍有質疑的低鳴後就往後靠著牆壁,繼續吃著他的早餐。

  他可不認為需要病態的執念才能讓心喚物化作為人,人類又沒多崇高。




  「夏顎頭被炸了。」仍駕馭著空座鷹在空中盤旋的雷龍說道,以最直白的口吻描述戰況,他現在的雙眼顏色並非森靈獨有的翠綠,而是老鷹般的瞳孔。

  空座鷹是主教級的群居魔物,好戰且攻擊性強,更有著飛行數日不需休息的體力,最大的特點就是服從性,他們願意服從比他們更強的存在,將雙翼借給強者,而讓強者的力量成為自己的助力,一同去挑戰敵人來滿足自己。

  所以空座鷹也擁有利於群體作戰的能力「鷹眼」,將自己的眼睛與雷龍對視,讓雷龍作為群體的「首領」,再讓雷龍與夥伴們對視,身為首領的雷龍就能與夥伴們共通視野。

  「什麼?」遠月不敢置信,擁有火獵犬保護的他不可能被傷害,草鹿只是稍稍舉起手要遠月停下不必要的驚慌:「既然爺爺口氣那麼平穩,就代表他沒有失去與夏顎連結的視野,所以夏顎沒死。」

  「能攻擊到夏顎還真有兩下子,但八成被火獵犬擋下了吧。」草鹿說道,爆炸本身的確沒有情感,但被意圖引爆的話就會染上情感,凡是帶有情感的事物都能被火獵犬咬住,火花不用說,甚至連聲音都能擋下,讓夏顎的耳朵不用被爆炸毀掉,真是無比盡責的忠犬。

  「夏顎,沒事吧?」雷龍呼喊起名字,夏顎的聲音也在不久後迴盪在眾人耳邊:「沒事。」

  除了共通視野,鷹眼也能讓首領和夥伴間能在一定距離內對話。

  「又有一隻巨大狼人憑空出現了!」左翼的神官呼喊道,緊接而來的是樹木因擠壓而斷裂的聲音,樹海之中出現了第二隻巨大的狼人,聚能完成的月濂弓和烈日鎖馬上往該處射擊,但狼人的體表又像剛才一樣散發出大量蒸氣,一潛藏進蒸氣之中,月濂弓和烈日鎖又再次打空。

  而第一隻巨狼人所製造的蒸氣也隨著本體消亡而散去。

  「夏顎,有什麼交戰心得吧?」雷龍問道,雖然他早已透過鷹眼看見。

  「那傢伙有很多『層』,就像可以一直蛻皮的蛇,蛻皮的方式甚至有很多種,蒸發或爆炸都做得到。」夏顎一邊回答一邊吹起口哨呼喚自己的空座鷹下來接他,從又冒出一隻狼人來看,剛才的金絲雀是藏在最裡頭的真身,應該不會又有一個更小的東西出來了。

  「你當時跳下去發出火獵犬,從狼人上感受到的情感是什麼?」

  「警戒。」

  聽完夏顎的說明,雷龍便開始沉思起來,直覺告訴他有一條線索就串聯在這詭異的行動之中。

  血厄是帶來破壞的災厄,透過脫落外殼來續戰很有血厄的作風,但是消極又逃避的作戰方式證明了背後有人在操控,那麼操控者又為什麼要採取這樣的作戰?

  原先以為牠製造大量蒸氣是打算隱匿自己,準備下一波攻勢,但夏顎偵查用的火獵犬從狼人身上所感覺到的情感,卻不是強烈的攻擊敵意,而是警戒,警戒著任何打算進入蒸氣裡的人。

  也就是說並不是狼人在等待自己發動攻擊,而是等待神官們對他發動攻擊。

  在蒸氣裡與夏顎的戰鬥,牠透過蛻皮甩開夏顎,本可以馬上做反擊卻選擇逃出外面,在與弓手的戰鬥裡牠能讓外殼引爆,卻沒在如此近的距離下對夏顎這麼做,為什麼不讓夏顎被炸傷?直到最後才在夏顎肩旁爆炸又是為何?

  在迅速回憶起鷹眼所見的畫面後,恍然大悟的雷龍駛著空座鷹飛了過去,稍微觸摸了第二隻狼人所製造的蒸氣,果然不僅接近時沒有溫度,就連伸進去都沒有潮溼感,弓手死前所見到的畫面也是如此。

  狼人透過引爆外殼來讓弓手以為箭矢已經爆炸,但是狼人的引爆卻沒有傷害到樹木與地面,只有爆炸產生的煙霧和聲響,也就是說脫殼所引發的現象全是假象,只有藏在最裡面的真身的爆炸才是真的。

  能製造幻象卻不主動進攻且極度消極,擺明是在拖延時間。

  但到底,敵人要讓他們等待什麼。

  雷龍對培訓塔進行聯繫,每當鄰近梅林城的地方發生過於嚴重的災害,培訓塔就會第一時間接收消息並派出其中的菁英魔物負責支援,例如他們腳下的空座鷹和地尊龜。

  「果然。」雷龍將通話掛斷。

  是聲東擊西。

  離牙之樹海最遠,梅林城的最南端的「螢光礦坑」出事了。




  「引燈,向你介紹,牠就是你今後的夥伴『翠玉』。」聖玉說道。

  在得到螢光礦坑引發變異的消息之後,引燈等人也省下了討論出發地點的時間,更何況此刻變異的時間點太過詭異,牙之樹海出現第二次血厄,不同於第一次只能讓樹海周圍的人們察覺到脈動,那碩大的狼人身軀直接突出樹海之外,不用等到神官出來指引,樹海周圍的居民就開始進行避難。

  出現在牙之樹海境內,那必然是由神官和芽出手,沒有引燈等人干涉的餘地,但就在樹海出事後不久,礦坑也跟著產生變異,肯定不是巧合,發生在梅林城的血厄事件實在太過異常。

  根據當時對外發布的消息,第一次出現在牙之樹海的血厄已經被芽解決,血厄卻再度出現同個地點,如果不是單純樹海下藏有兩個血厄,那就可能是血厄只是先「躲」起來……血厄會躲起來這點就夠讓人難以置信。

  所以引燈等人決定先往螢光礦坑一探究竟,或許能得到點資訊,同時也趕往培訓塔去與分發給他的地尊龜夥伴碰面。

  這次就不需要搭到頂層,聖玉直接在培訓塔中間的樓層與引燈碰面,那裡有一道白色的長廊,鮮紅的地毯上繡有烏龜的花紋,從長廊的中央開始兩側的牆上就掛有數塊石板,從內文來看應是從培訓塔創建至今的地尊龜夥伴與其搭檔的功績,越靠往長廊內的石板就是越早的地尊龜的戰績。

  聖玉站在長廊中央,今天牠穿著紅色的大衣蓋過亮麗的龜殼,布料上的文字也順著隆起的龜殼,以螺旋狀的方式往上繡字,看過去應是祝福夥伴冒險順利的祈禱文,衣服如此設計恐怕是源於地尊龜的傳說。

  傳說中一開始地尊龜的龜殼並非結晶也非橢圓,而是往左側突出一塊的畸形龜殼,重量不均衡的身軀導致牠們別說戰鬥或覓食,連行走都倍感困難,直到族群裡有個最強壯的勇士往「神之塔」邁進。

  神之塔是以螺旋狀的階梯通往天際的高塔,勇士一邊忍受著身上的重量一邊爬塔,當牠爬到塔頂時,突起的龜殼也被塔的外壁磨平成橢圓狀,牠向神明請求讓族人解脫這怪異的龜殼,神明為了讚賞牠的毅力,不僅讓地尊龜的龜殼變得正常,也將掛在脖頸上的結晶項鍊送給牠們,項鍊的結晶化作粉塵融入地尊龜的龜殼之中,讓牠們以後也擁有能製造出結晶的能力。

  站在聖玉旁邊的翠玉,從外表上比聖玉年輕許多,但龜殼上的色彩沒有差別,看來地尊龜的龜殼並不會因為年紀而褪色,燈摸了摸下巴,她原先還異想天開地以為越年輕的龜殼越美麗呢。

  「你好,我是引燈,請多多指教。」引燈展現善意的笑容,這時應該要伸出手的,但翠玉沒有手可以回握,他不可能沒觀察到這點讓翠玉感到尷尬,然而翠玉沒有馬上回應,只是用龜殼製造出結晶的手臂向引燈伸去。

  「你好……我是翠玉。」翠玉的視線有些緊張,從聲音聽來應該是男性,看來是有些內向,引燈帶著笑容回握,並把視線放在對方製造的手掌上稱讚道:「連指甲和皮膚上的紋路都做出來了,真是細緻,你很厲害。」

  「謝謝!」翠玉也終於露出笑容,原本握完之後他應該會將手快速縮回的,但引燈這句話讓他像是看見了伯樂,自己在塑造上的用心能被看見讓他很是開心,聖玉也微微一笑,畢竟這孩子喜歡雕塑。

  「那我們趕快往礦坑邁進吧。」ACE說道。

  「嗯,翠玉待會要辛苦你了。」引燈說完後轉過頭走在隊伍前方,稍微拉緊了那象徵國王的手套,方才的笑容也變為工作時的凝重,銳利的雙眼、彷彿沒有感情的臉孔,既像個判官又像個惡魔,也不是他真的那麼嚴肅,只是沒有微笑時,他的臉部變化就是那麼極端。

  他們從培訓塔離開。

  根據情報,有「奇怪的魔物群」突然出現在礦坑對工作的森靈們發動攻擊,儘管礦工平時也會與地底的魔物戰鬥,但這次數量之多實在難以對抗,為了防止魔物跑到城市去,礦工們指揮大地鼠,將礦坑的所有出入口封閉,情況之緊急導致仍有礦工與大地鼠在裡面沒能逃出。
  
  地底救援戰,有著地尊龜做夥伴是再穩重不過的選擇,龜殼可以載上數十名傷患,以結晶將龜殼覆蓋更是完美的防護罩不怕被壓毀,且地尊龜更有著操縱土石的力量,能輕易地把崩塌的土石給移開,同時利用大地對裡頭的魔物發動攻擊。

  但除了引燈身下的翠玉外,聖玉已經先將培訓塔內的地尊龜全送去支援對付血厄,要不是沒有日輪鎖給翠玉裝載了,翠玉也會被派過去,被留下的翠玉能支援螢光礦坑也算大幸。

  到了礦坑,在那巨大的腳步聲下,礦坑外的森靈們往後看去,騎在地尊龜上的他們馬上就被投以希望的目光,引燈看著已經開了幾個洞的礦坑入口,果然已經有其他獵人騎著大地鼠先進去了,但並沒有大洞。

  「沒有其他獵人帶地尊龜支援嗎?」引燈問道,培訓塔應該會派人和魔物出去救援才對。

  「其他地尊龜去血厄那裡支援了,要不是日輪鎖載具不夠恐怕我也會被派過去吧。」翠玉解釋道,這回答讓引燈挑起了眉頭,但現在也不是提出疑問的時候,於是他點頭回應道:「知道了。」然後看向前方。

  他也踏出了第一步,以願望之試煉為目標的第一步。

  就在此刻,引燈的脖頸上感受到一股惡寒,好像某把冰涼的刀刃貼在後頸,他猛然地轉過頭,卻只看見被眾人安撫著的森靈礦工,抱著頭的他與引燈相望的同時,嚇得不斷道歉,並不是因為引燈的表情相當嚇人,而是那股迴繞在胸口的罪惡感。

  為了不讓魔物跑進城市,他下達了最殘酷的決定。

  「快點走吧!引燈。」薇用手拍引燈的肩膀,比任何人都想更快救出受困的森靈,引燈用手摸了摸後頸,或許是他多想了吧。

  引燈等人進到礦坑裡,在螢光礦石的照明下,礦坑內並不算太過昏暗,螢光礦坑顧名思義就是盛產螢光礦的礦坑,無論是街燈還是居家的光源,在梅林城內處處都能見到螢光礦的存在。

  一邊前進引燈一邊沉思著情報,礦坑裡最先出現的魔物是一隻巨獸,四肢就像狼牙棒般,全都長有刀刃,皮膚相當堅硬,比大地鼠大三倍,但不會挖洞,所以無法追上騎著大地鼠逃命的礦工。

  光是這點情報就讓人感到奇怪了,在地底誕生的魔物不會挖洞,就像在水裡的魔物不會游泳一樣可笑,所以進去的獵人多半都抱持著魔物能挖洞的前提。
  
  根據之後進入礦坑的獵人回傳的情報,魔物不僅巨獸一隻,還有其他小型魔物,而這些魔物都有個共通點,就是他們並不是普通魔物,而像是「許多魔物融合在一起的合體魔物」。

  一段時間過去了,他們終於來到了事發地點,凌亂的環境瀰漫著當時恐慌的氣息,平常由大地鼠搬運輸送的礦物全灑在地上並被鮮血染紅,沒看見屍體也沒人帶出去……被吃了嗎?

  「那麼從現在起,我們就分開行動並根據這些挖出來的隧道前進吧。」引燈指著牆面上發著光的坑坑洞洞說道,那些都是森靈逃跑的軌跡。

  螢光礦屬於較軟的礦物,同時有著破損處會發出更亮眼的光芒的特性,時常被用來刻字為裝潢做美化或戀人間的信物,在這裡就成了被刻上SOS的救援燈,他們將螢光礦石安置在挖開的地道中,若自己不幸受難的話可以讓救援隊趕快前來,沿著這些路就比較容易尋找到受難者了。

  「翠玉,麻煩了。」引燈撫摸身下的龜殼,翠玉也點頭並準備行動。

  之所以說分開行動,正是因為地尊龜的另一個特性。

  翠玉的龜殼從旁長出了大量的結晶且塑形成翠玉的形狀。

  地尊龜的結晶分離至體外也能操控,但只能塑造出自己的模樣且只能操作一體,傳說龜殼上長出的結晶是他們靈魂通往外界的延伸,在身上時可以根據想像變化成不同形狀,離開身體便是將靈魂一分為二,自然會塑造成自己的樣子。
  
  「薇、我一組,ACE、燈一組,沒問題吧?」引燈提起龜殼上的顏料桶,這是獵人用來標示魔物或指標的道具,用刷子抹在一旁的隧道上,就跟先來的人一樣,代表這裡已經有人前往支援。

  眼見隊員都點頭同意,他們便分開行動。

  翠玉腳一踩,本來只夠大地鼠鑽進去的隧道牆壁宛如被分割的海面,被輕而易舉地往外「推開」,與其說推開,不如說「縮小兩側的岩石並往旁移」。

  地尊龜與大地鼠都是可以控制土石的魔物,只是有著巨大的差別,大地鼠挖掘迅速,也可用念力推動岩石,他們是天生的建築專家,但需要時間也相當吃力。

  地尊龜則是可以輕而易舉地控制土石,甚至還能改變其大小。

  坑道異常的安靜,沒有呼救聲也沒有魔物的嘶吼,只有翠玉以地表來滑行做移動的聲音,這並不讓人安心,地面上的魔物腳印時刻提醒他們距離危險並不遠。

  「翠玉,麻煩先製造出房間。」引燈說道,他與薇所乘坐的龜殼上便又長出一塊塊綠色的透明結晶,將兩人包圍起來,從形狀上來看就像極地的冰屋。

  薇將手往結晶上面伸,摸起來就像冰涼的鋼鐵,但其硬度可是遠超過任何金屬。

  只見引燈的右手再度燃燒起火焰,滴下了墨水。

  「薇,待會借我實驗一下妳的心鎖。」





終於開始啦!Chess的第一場冒險,螢光礦坑救援戰
81 巴幣: 1020

創作回應

Reinaart 列那
阿蒙這個名字好可愛XD 原文不會是杏仁吧哈哈~

正方KY : 燈姊姊
反方KY : 潘特拉
欸為什麼白目擔當都是女生啦XDDD
不過還是燈姊姊比較可愛呦[e38]
2021-02-28 20:49:38
阿卡西亞
什麼白目,那個叫做活得自由XD
阿蒙的名字很遺憾不是取自杏仁,但我怕這裡說出名字的彩蛋會劇透,所以晚點再說吧
阿蒙確實是亞爾維娜小隊裡比較「可愛」的角色,希望後面能讓列那喜歡上他的可愛
不過讓阿蒙喜歡吃杏仁似乎也是個有趣的設定,我就採納了!謝謝列那的點子XD
2021-03-01 00:07:39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