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與上古神的旅程》 序章 以上古之名吟誦的魔王

DD | 2021-02-26 15:37:42


序章 以上古之名吟誦的魔王


   坐臥在石柩旁。

   用所剩無幾的力量大口吸入空氣到肺裡。

   但是我知道現在所做的是徒勞無功。

   因為現在的我...
               …被許多的利劍穿刺了胸口。

   我....

   受傷了...
       ...受到致死的傷了。

   低下眼眸,看著鮮紅色的液體漸漸從身體流淌出來。

   那是鮮血...
        …是我的鮮血。

   此時正聽著周圍金屬相互摩擦所帶來的噪音,連同許多的劍互相敲擊帶來的聲響也傳入到耳裡。
   
   那是人們鎧甲摩擦的聲音。

   是人們使著自己的利劍砍向魔物那堅硬外殼的撞擊聲。

   而我在幹嘛...
              ...慢慢地回過神。

   現在.....整個世界正處於戰爭...
              …整個世界正為人類的明天拼上最後一戰....

   然而...

   滿片的哀嚎聲。

   滿城的哀嚎聲。

   更甚至...妻離子散的哀號聲。

   百姓們因漸漸看不見明日紛紛跪下乞求著神的原諒。

   騎士們因魔物的進攻漸漸的敗退回城防守。

   「來人!快來啊!!這裡有人受傷了!!!」

   「可惡啊!!醫療人員上哪去了!!」

   「該死的魔物我跟祢們拚了!!!」

   「所有人一定要拼死守住最後防線!!」

   戰士們聲嘶力竭的怒吼,用盡嗓音鼓舞那些身受重傷的人們重新爬起,讓他們再次拿起武器,摀住受傷的軀體和數以萬計的魔物繼續戰鬥。

   「為你沒事吧!!」

   是乎有人發現到我,從他手臂上的徽章來看是醫療人員。

   「嗚......」

   我無法說話,此時的鮮血已經從我口中流出,並堵住了我的氣管,使得我無法發聲,無法對話。

   而唯一最清楚不過的一件事...
                      我...離死亡不遠了。

   「喂!艾立克,他已經沒救了...我們趕快看其他人,能救得了幾個算幾個了!」

   「可是耶薩隊長...」

   原來走到艾立克身邊的人,是他醫療組的隊長耶薩,但他冷狠狠的揪起艾立克的領子將他重重的摔到地上,說:「我知道你有想救人的心態...但是你給我搞清楚狀況!!這裡是戰場!!如果還能..我也希望能救活他...但是這裡..還有更多的人要等著我們...」

   落下男兒的淚水因難過使得口氣哽咽起來,但是他說的沒錯,不要把精力用在已經回天乏術之人身上,這樣只會徒勞自己,並且浪費已為數不多的醫療資源。

   但....

   我還不想死啊...
                  ...我好想告訴他們我不想死。

   「這個拿著..」

   耶薩隊長話一落,他將背包掀開,從中取出了兩管裝有透明液體的針筒交給了艾立克,並接續的說:

   「讓他沒有痛苦的走吧....希望離世後由神王引領著他進入天堂...」

   「.......」

   「處理好後,去東門」

   語畢,耶薩便拿起地上的背包轉身走人前往激烈的戰場趕去。

   而手裡正緊握兩管針筒的艾力克,他顫抖著,因為現在的他要做出違背醫學倫理的事情。

   就是——注射毒...
                 ...注射毒品。

   「......嗚..嗚...嗚....」

   從口裡嘔出的鮮血逆流進我的肺臟。

   我快窒息了...
            …我快要死了。

   我好不甘心...
            …我好不甘心就這樣死去。

     艾立克猶豫了一下,對著將死去的我說:「小兄弟..我會讓你..很輕鬆的離開....請你別怪我啊...希望你來世後是一個沒有戰爭的和平世界....」

   下一秒他將原本是拿來施打在腿部皮下注射用的毒品,直接往我頸部注射下去。

   毒品開始注射了。

   毒開始進入我身體的每一條神經了。

   漸漸使身體感覺不到任何疼痛了。

   讓內心開始感覺不到任何哀傷了。

   這或許是能夠讓我解脫的方法...
     ...又或許我不必在為這個世界繼續奮戰了。

   終於可以不用用力的呼吸了。

   我開始放慢呼吸...

   吐出了一口長氣
            …心臟也因為我的放鬆停止了跳動。

   看見的一切也漸漸的靜止了。

   大夥們的走動靜止了。

   逐漸蔓延開的火勢也靜止了。

   一切景象就像一幅末世的畫停止不動了。

   然而我...
     …真的好不甘心。

   可是我...
     …真的累了。

   雙眼也已不聽腦袋的命令,漸漸的闔上了。

   「哎呀~哎呀~~真可愛呢~」

   但是一切卻還沒結束。

   聲響,將已閉上的雙眼再次張開。

   「你甘願就這樣死去嗎~~呵呵呵呵呵呵~」

   我的耳朵似乎還能夠傳遞訊息給將要關機的大腦。

   使我可以聽見...
                ...這聲音。

   這是女性的聲音。

   是如銀鈴悅耳的聲音。

   而伴隨聲音處掉落著黑色的羽毛,一位女子就坐在石柩前看著我。

   用著那雙迷人帶點慧黠的鮮紅色眼睛看著我。
         
   她一邊笑著一邊將身體帶離石柩慢慢的走向我,隨著她的動作飄逸起猶如煙霧繚繞的烏黑長髮,以及可以從微透的黑色洋裝下看見那雪白無血絲的肌膚。

   她。

   不是人類…
         …更不是魔物。

   是死神嗎...。

   女子走向我面前蹲下那玲瓏有緻的身材,用那雪白纖細的手指沾著地上的鮮血說:

   「哎呀~真浪費呢~~」

   伸出舌頭舔著手指上的鮮血。

   她哆嗦著身體,但並不是感到害怕而顫抖。

   現在她正興奮...
          …正興奮的舔著鮮血。

   「恩哼~~~還是人類的血最甜了~~呵呵呵呵」

   品嚐完甘甜的鮮血後,女子回過神使著那慧黠迷迷的雙眼看著我說:

   「呵呵呵呵~~你一定在想『死神要把我帶走了。』之類的吧~~呵呵呵呵」

   「不過呀~咱可不是那孩子喔~呵呵呵呵~~~」

   「...嗚.......」

   她是誰....

     「哎呀~~小小的人類~你可沒那個資格知道咱是誰呢~~咱的名字可不是隨隨便便讓一個小小人類給玷污了呢~~呵呵呵呵~」

   為什麼她猜的到我在想什麼...
                        …這女子究竟是誰。

   「好啦~~咱不想浪費時間跟你說話了~讓世界靜止是很消耗我的力量呢~」

   話一落,女子揮起右手輕鬆地彈起一聲響指,大地宛若接收到了命令自動裂了開來,無數如尖刺般的爪子從裂縫中湧現出來。

   身軀。

   雙手。

   雙腿。

   漸漸被爪子纏繞住。

   接著女子彈起第二聲響指,爪子也聽到命令般的往地底將我拉走。

   「...等...等....」

   「恩?」

   是乎聽見了我的聲音,再次的彈起第三聲響指,利爪鬆開了我,回到了裂縫裡的深淵。

   「這可不行呢~~無謂的向我求饒也是沒用的喔~~」

   「不...不是...」

   用盡全力的發出聲音。女子好奇看著眼前的這具屍體,在進入深淵前還有什麼話想說。

   如果可以...
       ...我想跟這名女子談條件。

   如果能夠...
          …我想借助她的力量改變人類最後的生存。

   「恩?哈哈哈哈哈哈,人類你真的好愚笨啊~哈哈哈哈,憑什麼跟咱談條件呢~~哈哈哈哈哈哈」

   從好奇轉眼間變成大笑,女子是乎感受到。

   不對,不如說她....聽得見我內心的想法。

   「這是咱醒來後第一個聽到最好笑的事情了~~~哈哈哈哈~~」

   用我這副身軀來交換...

   「你的身軀只夠咱吃一餐呢~」

   用我的靈魂...

   「你的靈魂對咱完全沒價值呢~~~」

   用我的時間....

   「恩?」

   女子是乎聽到了不錯的條件,笑容漸漸收起,看來是成功跟她搭上同頻率了。

   「你的時間嗎~~呵呵呵呵~有意思呢~~」

   包含我的一切...

   「呵呵呵呵~~敢跟咱談條件的人~你是頭一個呢~呵呵呵呵~」

   如何..惡魔...

   我願獻出我的一切...

   我的時間...

   我的靈魂...

   我的身體...

   「呵呵呵呵~把咱說成是惡魔真的很過份呢~」

   女子舉起雙手揉著眼睛假裝哭泣,但是那邪邪的笑聲,卻另人異常感到畏懼。

   她究竟是誰...

   「咱能答應你~~呵呵呵~不過呀~」

   不過...

   「咱還有一個附加條件~~」

   女子說著話,隨即站起身子指向這具已死的屍體繼續說:

   「條件就是~你的過去~你的現在~你的將來以及你的來世,全部都要讓咱吃掉~~」

   「你將無法轉世,你的存在將從這世上完全的抹除~~」

   「如何~這個條件對現在的你來說是不是太昂貴了呢~~呵呵呵呵~」

   我的存在...

   「沒錯~沒錯~」

   是嗎...

   如此父母將不會記得我,朋友們也不會記得我,這世界的人也不會知道我的存在...

   ...我將完完全全地被抹除在這世界。

   但是...

   …能換來人類的一線生機。

   用自己的爛命來成全人。

    這樁生意...
         …我答應妳。

    「哎呀~哎呀~你的這份決心值得咱的讚許呢~~」

    「那就別浪費時間~等等就不好吃了呢~你的一切就讓咱接收了~呵呵呵呵呵呵」

   女子再次蹲下身軀,使起那雪白冰冷的雙手觸碰著我。

   用那依然如鮮紅般的雙眼直直地看著我。

   而伴隨她的觸碰,身體在一瞬間就刻上了這世界無法解讀的文字。

   地面也隨之顯現出詭異的光芒。

   很快的...
           ...我開始感受得到

   感受得到身體各個部位正在被吞噬。

   感受得到我的一切漸漸被抹除乾淨。

   直到最後我剩下即將要被吞噬的頭顱。

   女孩再次露出那邪邪的微笑對著我說:

   「人類啊~值得咱欣賞呢~~」

   「那就在你完全的消失前~讓咱告訴你咱的全名吧~」

   全名嗎...

   「沒錯~沒錯~讓你光榮的被咱吃掉呢~這可是咱給你的恩惠喔~呵呵呵呵」

   是嗎...

   但是我的意識已經模糊不清了。

   我漸漸消失了...
      ...消失在這個世界上了。

   我被抹除了...
      …被抹除在這個世界上了。

   而我卻非常清楚的聽見那名女子說出的最後一句話....

   「希梅亞·約爾巴諾爾」







    大家好~我是DD~我回來了(下跪中

兩年前的未取名小說因為小時候的資料全部不見了完全就沒再整理更新了.....(磕頭....

新的輕小說是給30歲的我一個全新的禮物

一年前也因為雙手在訓練的時候受到了嚴重的傷,所以那段期間在全力的復健,也沒辦法創作....

於是乎~新的一年新的開始吧~從頭創作我想要的世界跟故事~

希望大家會喜歡新作品~(鞭小力一點>\\\<
111 巴幣: 1014

創作回應

徐行
我!希望我瀕死的時候也會有正妹來接我!(閉嘴)
2021-02-27 22:28:36
DD
我也希望……(遮臉
2021-02-27 23:01:01
暗夜血月
我不知道要說什麼.jpg
好看(觀望
好吧 詞窮 就...歡迎回來啦w
2021-02-28 00:23:00
DD
真的好看嗎~~(啜泣感動中~
2021-02-28 01:21:58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