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日安!我們是綁匪,你被捕了!》第七章 第一次出任務會順利...才怪!

名為星賊的草莓蛋糕 | 2021-02-24 23:22:44


  我跳上鐵皮牆壁旁邊的木箱,爬上屋頂,從倉庫屋頂上的散熱孔窺探。散熱風扇的葉片在我的面前轉動,這讓戴著頭套的我感受到些許涼意。

  透過不斷旋轉的葉片,與從對面的氣窗撒入的些許陽光的照明,我看見了倉庫內空無一物的地面。

  嗯,第三間倉庫也沒問題。

  我一邊想著,一邊爬下屋頂,先是踩穩在箱子上,然後跳到鬆軟的泥土地面。

  因為我覺得一個頭套怪人在倉庫的大門前開鎖這件事,就算是在空無一人的倉庫區也會顯得格外突兀,所以我放棄了使用「直接開鎖」這種方法,改去爬氣窗。

  從先前與阿久津的對話來看,羅倫並不會開鎖。不過他到現在還沒回頭找我幫忙,應該代表那邊也很順利吧。

  我甩甩頭,強迫自己把注意力集中在我的部份──雖然說這是我第一次出任務,不過我沒經過任何訓練。 而且對方是黑道,似乎還持有武器。所以如果我一不小心失誤,被刀割到、或被子彈打到了,那是真的有可能會受重傷、甚至喪命。

  我完全沒在開玩笑,這個世界就是這麼殘酷。

  我屏住呼吸,把身體隱藏在第四間倉庫旁的圍牆下,偷偷地往裡頭望。倉庫外沒半個人,就跟前幾間一樣。

  我鬆了口氣,悄悄地接近倉庫的外牆,並在那裡找到了幾個疊起來的金屬桶。

  手腳並用,爬上堆疊成一層一層的金屬桶後,我發現金屬桶的高度只到二樓,所以我只好抓緊附在牆上的管線,想慢慢往上爬。

  當我把全身的重量倚在管線上時,它似乎成受不了我的重量,發出「吱嘎」一聲。我整個人抱緊金屬水管,在離地兩層樓高的空中搖搖晃晃,我緊咬住嘴唇才沒有尖叫出聲。

  我低聲咒罵,努力把腿放到牆上的一處凸起,右手放開水管,改去抓把水管固定在牆上的金屬環,然後左手也跟著放開,把整個人的重心從不穩的水管轉移到牆面上。

  我看著那一段可憐的水管脫離牆面,撞到了下方的鐵桶,發出好大一陣聲響後掉到地上,揚起一小陣塵土。我縮瑟了一下。

「對不起啦。」我咕噥。

  最後,我順利地爬到了位於三樓的氣窗。

  說也奇怪,這一間倉庫的氣窗被用木板封起來了,不過木板上頭卻連一絲蜘蛛網與灰塵都沒有,還散發出好聞的木頭香味。

  這代表,這扇氣窗是最近才封起來的。

  我摸索著木板,找尋沒有黏好的部份。好不容易找到了,我伸長腿,緩慢施力,把木板推開一個小縫,然後把臉湊近木板,透過小縫往內窺探。

  在倉庫裡的地板上,堆著一箱一箱的東西,不過因為氣窗全被封起來了,幾乎沒有陽光照進室內,所以我看不見那到底是什麼。

  在箱子旁,戴著鴨舌帽與理了平頭的兩個男人正站在角落閒聊,他們的手裡各拿著一個物體。

  在一片黑暗之中,我只看得見物體的輪廓。不知道該說是幸運還是不幸,那東西的輪廓十分好認,全世界大概沒有第二個東西跟它長得一樣。

  是槍。

  我一不小心就把先前放鬆時吐出來的氣全部吸回來。

  我把注意力放在眼前的兩個男人身上,努力忽視旁邊的其他聲音,想聽清楚他們到底在說什麼──

「──嗎?你真的沒聽到?」第一個聲音說。是那個戴鴨舌帽的男人。

「吵死了,我說沒有就是沒有。」第二個聲音回,肯定就是那個平頭男了。他的聲音十分尖銳,就像是用指甲刮黑板時會發出來的聲音。不知為何,我覺得起雞皮疙瘩。

「我不放心。」鴨舌帽男焦躁地說,「外面一定有什麼東西。我要出去看看。」

「隨便你。」平頭男吐了什麼東西在地板上,是菸蒂。「老大只叫我們顧好這批貨,沒叫我們去多管閒事。」

「但老闆也叫我們要注意周遭有沒有可疑的人出沒。我馬上回來。」

  說完,他就把槍藏在背後,緩步朝倉庫的大門逼近。

  我足足愣了一秒才理解事情的嚴重性。

「靠北……」

  只要他走出那扇門,一轉頭就會看見蹲在屋頂上的我。

  而且我暫時下不了屋頂,因為能讓我拉著下去的水管脫落了。加上現在事態危急,沒時間讓我像老人一樣慢慢來,所以原本那個「慢慢找落腳點,再一步一步爬下倉庫」的戰術也泡湯了。

「嘖…」現在為了要活下去,我只能賭一把。

  我看準鴨舌帽男大力推開門、造成噪音的時機用力踹破木板,接著一個翻滾進入了倉庫內的貨架上,然後趕緊移動附近的紙箱,把剛剛踢出的洞隱藏起來,平頭男才不會透過灑下來的陽光發現有人入侵了。

  在門口的鴨舌帽男先是把頭探出門外看了看,接著把槍從身後拿出來,扳開保險,開始小心翼翼地在倉庫四周探勘。

  幸好我已經爬進室內了。他從外面只能看到掉到地板上的水管。我看著他走到倉庫的側邊,檢查那根水管,接著用力揮開金屬桶,把槍口瞄準桶子後面。想當然,桶子後什麼都沒有。

  我不敢再繼續看下去,趕緊用貨物把洞口完全堵住。假使他遲早會發現牆壁上的異狀,那我不如先擋個東西讓他的子彈打不到我。

  我壓低身形,穩住平衡,不讓貨架左右晃動,然後慢慢沿著貨架往下滑,最後輕巧地落在地上,沒有發出半點聲響。

  平頭男就在我前面不到五步的距離,他還是沒有轉頭。

  我躡手躡腳地溜到離他更近的貨架後頭,然後掏出手機。

  這種時候,先拍照存證應該是常識吧?

  我按下快門。

  好死不死,閃光燈沒關。

  那一瞬間,白光充斥在幽暗的倉庫內。

  我光速把手機的鏡頭壓在裙擺上,但是來不及了,平頭男肯定透過了眼角瞄到後頭閃動的亮光。

  為什麼我會知道呢?

  因為那傢伙皺著眉頭轉身,抓緊槍,緊盯著我所在的角落,然後一步一步往我這邊逼近。

  我趕緊原地趴下,朝他的反方向緩慢後退,心臟在我的胸腔中狂跳,差點沒從我的喉嚨跳出來。

  這不是第一次,也不會是最後一次。我在心中咒罵。

  混帳阿久津。

  腳步越來越接近,我看我是不可能逃掉了。

  我心一橫牙一咬,把握在手中的手機向上一扔。

  平頭男嚇了一跳,對著「飛航模式」的手機連開兩槍。我那剛出院才剛得到的智慧型手機直接被轟出了兩個孔,一邊旋轉,一邊撒著碎片往倉庫後頭飛去。

  我趁這個空檔朝他的下巴出拳,回被他一仰身躲過。他想拿槍托尻我的頭,卻被我閃過,接著我張嘴一咬,剛好咬住他握槍的手。他痛得大叫,槍掉到了地上,被我踢到了貨架的另一邊。

  他放棄去撿槍,直接用雙手抓緊我的脖子。我快不能呼吸了,甚至能感覺到他的指甲陷進我脖子的肉裡。

  我努力用雙手去掰他的手指,想減輕他的力道,不過我的力氣反而越變越小,雙眼逐漸發黑,沒有其他方法的我只好用力踢他的胯下。

  他臉上代表勝利的笑容瞬間凝結,臉上彷彿換上了一張痛苦面具,接著雙手抱著重點部位,跌跌撞撞地向後退。

「妳這醜八怪!」他的臉皺成一團,憤怒地破口大罵。

  他把一隻手伸到上衣裡頭,抽出一把獵刀,另一隻手還不忘捂著剛剛被我重擊的要害,而且他的雙腳還是處於內八的狀態。

  我躲過他朝我揮過來的一刀,接著以整個身體的力量撞上去。他失去了平衡,我又補了一腳,絆向他的後腳跟,平頭男直接在我面前摔了個狗吃屎。

  眼見此景,我二話不說,直接拿電擊槍往他的背上懟。他尖叫,身體抽搐,焦味從他的身上傳出,我厭惡地皺起鼻子。一陣子後,他就這樣趴在地上,動也不動,身上還冒著縷縷白煙。

  我喘著氣起身,邊看著暈倒在地上的他,脫下羅倫的外套把他五花大綁,最後伸出舌頭,對著他的後腦做了一個大大的鬼臉。

「老娘明明就超辣的。」我小小聲咕噥,還在試圖條診自己紊亂的呼吸。

「喂!怎麼了?」外頭的鴨舌帽男似乎聽見了倉庫內傳來的噪音,在倉庫外大聲問道。

  吃屎了,我忘記他還在外面。

「到底怎麼了?為什麼不回話?」他的聲音變得著急,「現在可不是開玩笑的時候啊喂!」

  我立刻以最快的速度衝到門口,使出吃奶的力氣推動大門,想盡快把大門關起來。大門發出「吱嘎吱嘎」的噪音,不過因為底盤刮到了地面,所以關起的速度非常緩慢。

「喂喂喂!我還在外面!」鴨舌帽男的腳步聲變得急促起來。

  雖然我沒有信任何宗教,不過我發現自己正在默默地向不知名的神祈禱,希望們能夠趕在鴨舌帽男搭抵達前關上門。

  果然不知名的神還是有眷顧我。在最後一刻,他摸到了門把的時候,被推開的那片門板恰巧回到了與另外一片門板併排的位置,我立刻把門上鎖。

  我聽到外頭的他咒罵著,然後是拉開保險的聲音,我立刻蹲下。就在零點幾秒過後,數發子彈從我頭上飛過,我控制不了心中的恐懼,放聲尖叫。這是我自從出生以來最接近死亡的一次。

  我顫抖著抓起一旁地上的鐵橇,迅速地把它架在兩面門板的凸起處。

  雖然鎖已經被子彈打壞了,不過因為那根鐵橇現在卡住了門,所以他就算用力撞門也進不來。

  我顫抖著爬離門邊,門外的鴨舌帽男還在不斷撞門、怒罵。

  我摀起耳朵,窩在倉庫後頭的牆角發抖,努力想把那令我感到恐懼的聲響當成普通的背景音效,但成效似乎不怎麼好。

「嗚…」我抱著膝蓋,把自己縮成一顆球,看著腳邊那台已經被子彈打爛的手機。「他們什麼時候才會來救我呢……」

================================================================================

啊,怕有些讀者沒看到我放在叭啦叭啦的訊息,所以蛋糕在這邊再說一次,

因為開學了,所以之後的《交往》、《日安》、《獵頭者》將會從一週一更改為兩周一更

還請各位諒解~

那麼我們下次見!
205 巴幣: 1086

創作回應

東堂隼人
老娘明明就超辣的~~~這句讚![e12]
2021-02-24 23:29:25
名為星賊的草莓蛋糕
小薇是緊張的時候就會亂講話的類型XD
2021-02-24 23:36:23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