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長篇小說】山海妖異奇譚 第二十一回

徐行 | 2021-02-24 20:00:02





  「咬人啦!」

  「他、他流血了!」

  人群一下子從那被咬的小哥身邊散開,原先只會撲上來巴著不放的怪屍竟然張口咬人了!那張嘴裡頭的尖牙一看就知道不是人類,人就是活著時也不會長出這種牙齒,死了以後更不可能。大家這下都認清了這些絕對不是姑娘們,原本還捨不得打下去的男人們紛紛嚇得驚叫後落荒而逃。

  白虎當下第一反應就是衝上前去,把咬人的怪屍從小哥身上剝下來,左手一把揪著屍體的頸子,右手攔腰把小哥抱起後放到轎子邊,接著再一躍到清唱面前,架緊怪屍後讓祂吃了清唱一掌。

  任鈴從棺材的小門望出去,從簾子上的陰影看出有個人現在斜倚著轎身跌坐。空氣裡有點淡淡的血腥味,剛剛他們說了咬人,有村民受傷了。

  那具長利牙的怪屍倒下,白虎和清唱像方才一樣把裡頭的小鬼打出來後捏個粉碎,屍體便不再有動靜。但問題還沒解決,剩下的十八具怪屍竟也開了口,方才緊閉不開的唇瓣底下一樣是那些怵目驚心的尖牙,所有的怪屍都要張嘴咬人了!

  清唱一咋舌,就算已經找到讓怪屍倒地不起的方法,對方有十八個,想在他們專心對付其中幾個時趁亂咬傷村民是輕而易舉。即使是練家子,普通的拳打腳踢也不可能勝過那口尖牙,一個不小心就會受傷。

  「這樣下去不行,在我們把所有屍體打得趴下以前,不知道他們還會被咬多少口。」

  「妳得加快動作才行了⋯⋯」

  脱魂術是有用,但她得讓何羅魚找出怪屍的要害,一掌打準了才真是有用。白虎鎖緊了眉頭,剝皮鬼本尊甚至都還沒出現。若是平時,這點數量差異根本不會被看在眼裡,但現在有九個凡人需要他保護,敵人甚至是兩倍,還是打多少拳都會再爬起來的怪屍。

  彷彿嫌還不夠熱鬧,危機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前頭又傳來應澤的尖叫聲,白虎反射般地迅速扭過頭去,兩具怪屍正一人一邊,牢牢架著應澤兩條手臂把她往樹林裡拉。

  「小姐!」

  不等白虎趕過去,阿龍直接追上,伴隨著應澤哭喊他名字的聲音,兩人的身影立刻消失在了樹林裡。

  「白痴,別自己追!」

  阿龍怕是連他這話都沒聽見就沒了蹤影。夜裡的樹林本就易迷失,現在這麼多怪屍聚集,空氣裡姑娘皮囊的屍臭味和這些妖鬼身上的瘴氣不只讓他鼻子難受,大家的能見範圍也明顯受限,已經夠黑濛濛的樹林更加昏暗。

  「可惡!」

  「別追,猛虎破天!」

  清唱聽起來幾乎是勉強才擠出了這一句,她剛和一具怪屍糾纏完,何羅魚知道她現在沒法空出右手去看池面,改用直接在怪屍妖氣中心附近掀起波紋的方式提示她。她一掌往波紋中心打去,成功擊倒,還剩十七具。

  「留下來保護大家,讓我去。」

  她氣喘吁吁地道。這些怪屍能張嘴以後是愈發兇狠了,似乎連帶著抓人撲人的力道也變強,八成是發現了清唱不單單看破了這把戲,還能破解,更加堅定要除掉她。

  「在妳還攔著我的時候,他們早就不知道跑多遠了!」

  「沒事的,何羅魚找得到他們。況且,你留下來,比我更能保護他們。」

  「妳⋯⋯」

  脱魂術用了三次,清唱已是滿頭大汗。不只為要閃躲怪屍們的攻擊、撂倒祂們,還有脱魂術耗法力耗得很兇,畢竟是越過肉體這道屏障,直接打擊魂魄。就算是東方遙,白虎也沒看過他用幾次,非必要關頭絕不出手。

  「我去追他們,你留下來保護大家,拜託了。」

  那個自尊心高又口上不留情的清唱都這麼說了,白虎一應,她便一刻不遲疑地往方才應澤和阿龍消失的方向趕去,同時攤開了右手看眼池面,何羅魚也擺動著尾巴一道游走。

  剩他一個要對付十七具怪屍,他又無法像清唱那樣一掌就讓這些鬼東西倒地不起,再外加這些東西用著的是姑娘的皮囊。村民們已經嚇得不輕,要是再看到早已慘死的姐姐妹妹未婚妻臉破頭落,恐怕真的會嚇瘋。白虎打得綁手綁腳,最多只能做到把怪屍扔得遠遠,不讓祂們靠近轎子。

  「白虎,清唱呢?」

  外頭的聲音似乎少了,任鈴拉開了嗓子喊,白虎還是一邊把怪屍踹飛一邊喊:

  「去追應澤跟阿龍了!剝皮鬼捉了應澤,阿龍跟了上去。」

  「只捉了應澤小姐?」

  該不會他們的計謀已經被識破,剝皮鬼發現應澤才是真正命應該絕的人,所以先帶走了她?

  「白虎,你先帶隊伍剩下的人離開。」

  「妳瘋了嗎?我怎麼可能留妳一個在這裡!」

  「不是的,你聽我說!」

  任鈴把她想到的可能性都說給了白虎聽。每次送葬隊伍在山裡就被攔下來,或許演的就是現在這碼戲。剝皮鬼找來這些白骨、小鬼和以前剝下來的姑娘皮囊,讓隊伍駐足,接著讓小鬼把隊伍裡其他活人全都捉走或吃掉。當棺沒有人保護了,祂才會出現來剝姑娘的皮。

  「那我就更不可能走了!明知剝皮鬼會來,傻瓜才走啊!」

  白虎簡直是邊罵邊把他的怒氣發洩在這些怪屍身上了,他一吼就狠狠把手上那一具扔到樹幹上,撞下去那紮實又沉悶的一聲讓村民們心一驚,特別是神主牌小弟和引魂幡小哥。他們剛剛還看這人似乎神經質,想不到生起氣來真是可怕,都擔心起來裡頭那小姑娘繼續嘴硬是不是不太妥當了。

  「但是再留下來,這些村民都會死的!」

  想想送葬隊伍那些人的下場是什麼?失蹤的失蹤,幸運一點的留下幾隻手腳,倒霉一點的大概整個人都被吃光,渣都不剩。任鈴想得很清楚才這麼說,又換來白虎一句:

  「不會,沒有人會死!我一定會保護大家!」

  「都這種時候了還逞什麼強,神獸了不起啊!」

  這個石頭腦袋!任鈴氣呼呼地回嘴,一旁的村民們聽他倆一來一往都為那小姑娘憂起來了,這位白髮的俊男兒若真是神獸化身,這麼跟他說話是不是太不妥當?

  「對!我就了不起!」

  「你難道不聽我的話了嗎!」

  這一句效果奇佳,白虎竟是瞬間定住了,左手拳頭揮出去但還沒打中,右手一把捏著怪屍頭顱,祂還在張牙舞爪。

  「這是命令,把大家都救下山去!」

  任鈴看不到外頭白虎的反應,八成以為他還在賭氣,算是有點耍賴著才說出了這種話。她平時臉皮根本沒這麼厚,只是現在氣了急了。

  這可是白虎自己對她說的,就在成年儀式那天,任家古宅的斷垣殘壁裡,他說他會實現她的願望,只要她所希冀,他便在所不惜。她只管做就行,他一定會支持、幫助著她。

  聽白虎一點回音都沒,任鈴正怕她是不是說過火了,才聽他悶悶地道:

  「⋯⋯遵命,復祖小姐。」

  想想任鈴平時是乖巧可人,但脾氣真正硬起來也沒在客氣,自說自話又不聽勸阻,要做就一定要做到底⋯⋯

  這復祖可真能折騰他,讓他頭痛又無可奈何,偏偏她做出的選擇都是出自她最正直的本心,白虎不能不聽。

  「都聚在一起,別散了!」

  他對村民們喊,稍微加強了點拳頭和腳上的靈光,把怪屍們打得遠些,湊到轎子邊道了句:

  「敢從棺材裡出來,我一定給妳好看。」

  白虎握拳的力道之大,大得他整個人都在顫抖。他不是不相信任鈴,也不是真覺得她弱得沒了自己就會送命。那時對上照海鏡他就知道,任鈴從來不脆弱,他也沒那麼想她過。

  他只是很害怕,此刻他終於認清自己會因為擔心她安危而害怕。

  「沒事的,有清唱的咒文保護我,我手上也有符,還有無別。」

  她聽出了白虎一字一句間微弱的恐懼,深呼吸了下才回答他,別讓他聽出自己聲音裡的害怕。

  「要回來找我喔,我們說好了。」

  「⋯⋯好。」

  白虎把那簾子抓在手裡,抓得白簾都起皺才放開。清唱是很優秀的山海師,她寫的咒文應不會出紕漏,只要任鈴不自己開棺就不會有事,棺裡也還有黃符和靈劍在。而那些怪屍,如果他猜對了,應該只是剝皮鬼送來把多餘的人都清走的。不管是被殺了還是逃了,只要不留在棺材附近礙祂的好事就無妨。雖然這也是賭一把,但總比全留在這裡送死要來得好。

  「等我。」

  他留下這一句便走了,又是一記靈光籠罩的拳頭在怪屍中轟開一條路。任鈴能聽見那群人吵吵嚷嚷的聲音漸漸遠去,須臾就真的只剩她一人在這陰森的深山裡,獨躺棺中。

  她把棺材兩側的小門關小了些,深深吸了口氣再吐出來,任鈴知道自己的身體此刻止不住顫,連呼吸都是。發抖的氣息聲在棺材裡回音,聽見後又更深切體會到她此刻有多害怕。嘴巴上和心裡都想騙白虎、騙自己,但身體永遠誠實。

  任鈴閉起眼祈禱,努力讓自己冷靜下來。如果剝皮鬼真的出現,就能證明那妖魔真的是衝著死掉的年輕姑娘而來,而她留在這裡,就能親眼會會剝皮鬼。不能直接驅服也無妨,至少要拖住祂,等到白虎或清唱其中一個趕回來。還有小心別把自己的命也丟了,否則就會變成第二十一個可憐姑娘。

  夜裡的森林靜得可怕,她躺在棺材裡就只能聽見自己的呼吸聲,還有外頭陰風陣陣吹得樹葉沙沙響。白虎帶著村民們離開不知過了多久,她一個人留在這種鬼地方,一剎那都感覺像一炷香一樣漫長。任鈴甚至開始默背起了抄本,這可是以前調皮搗蛋的懲罰,老師罰人從不留情,少則三次多則三十次,像她兩個哥哥那樣皮的話甚至要跪在算盤上抄。從前的懲罰卻成了現在最好的分散注意力手段。

  還正想繼續,卻被一旁突兀的草叢窸窣聲打斷了。已經習慣了環境,讓她對突然出現的新聲音非常敏感。任鈴豎起了耳朵,精神集中得甚至暫停了呼吸。細細聽來,那是個腳步聲,而且還一步步朝著這棺材逼近。


  另一頭,白虎帶著送葬隊伍裡剩下的人走,讓他們倆倆排成一排,分別提防左右兩側又互相扶持,幾個傷了手拐了腳的就讓沒受傷的攙著繼續下山。

  走了一段,白虎確定那些怪屍沒有繼續追上來,就讓大家放慢了點速度。受傷的除了那個被咬了肩膀的之外還有兩個,分別傷了大腿和膝蓋,也是被咬的,出血有些嚴重。

  他掙扎了一陣,聽後頭傷兵哀號不斷,還是決定停下來,把剛才忙亂中來不及好好處理的傷口做了些簡單處置止血,但情況依然不容樂觀,要撐到回村裡估計是不太可能。

  白虎捏著下巴抱著胸也想不出個好解法,隨便抓了個在用撕裂的衣服布幫他夥伴傷口止血的小弟,問道:

  「哎,你們在這裡住了這麼多年,應該知道山上哪裡有應龍廟?」

  撐不到回村裡就在山內就地安頓,能找到間廟更好。即使應龍本人不在,也沒有妖魔鬼怪敢到神明的地盤上撒野才對。

  「山上?」

  那小弟看起來頗年輕,大概跟任鈴差不了多少,最多十七八歲。

  「山上沒有應龍廟啊。」

  「哈?」

  白虎幾乎沒多反應就出了聲。山上怎麼可能沒有應龍廟?依這裡信仰的濃厚跟悠久程度,怎麼可能只在山腳下有?山上才容易出事、才該有廟的吧?

  「這小子年紀小所以不知道,以前山上是有應龍廟的。」

  稍微後頭一點、正在給旁邊人包紮手臂的男人道。下巴蓄個山羊鬍、看上去又歷經風霜,估計是這兒所有村民裡年紀最大的。

  「我年輕時是有間應龍廟的,就在深山裡頭,香火沒山腳下那間旺,但總歸還是間廟。」

  人群聚居在半山腰,本來人多的地方才有信仰、有香火、有神明,山腰才應該建廟,村民們卻只去拜山腳下那間,還都把往生者往那裡送,白虎早就覺得奇怪,原來事有原委。

  「然後呢?廟後來為什麼沒了?」

  這事愈聽愈古怪,難道好端端的廟有天就突然不見了?

  「不曉得,真的是有一天就發現廟不見了。或者與其說是不見,不如說我們再也走不到廟那裡了。」

  「槐叔一說倒讓我想起來了,以前真是有廟的!」

  另一個稍微年輕一些的小哥突然加入對話,轉過頭來看著白虎,信誓旦旦地說:

  「他說的是真的!我小時候還常和朋友去山裡那間應龍廟玩來著。在山裡小溪邊,附近還有個小池塘的那座是吧?」

  「對對對,就是那裡!」

  白虎這時觀察了一下眾村民的反應,對這兩個人的話有反應或跟著附和的大多是年紀大些的村民,至少二十幾三十歲。而十幾二十出頭、年紀輕些的小伙子們都是一臉疑惑。白虎腦筋轉得很快,立刻追問:

  「你們開始找不到廟,是不是差不多十五年前?」

  兩三個大人掐指一算,不久便回:

  「好像真的是十五年。十五年前的某一天開始,我們照著以往的老路想走去那間廟,卻怎麼走都走不到,回過神來還會發現我們走在繞回村子的路上。」

  「後來大家都說那間廟中邪了、被妖魔佔了,還設下迷陣,讓我們過不去。久而久之我們也不敢去找了,認為那是個邪門的地方,後來才出生的小鬼們才沒怎麼聽我們提起過。」

  原來如此,年輕人們不知道是因為他們那時還太小了,沒聽過也沒有印象。雖然還不清楚來龍去脈,但應龍廟消失竟和剝皮鬼開始作亂的時間完全重疊,應龍八成也是開始從那時開始不靈的,才會有剝皮鬼肆虐十五載這事。

  他皺了皺眉,剝皮鬼和應龍,這之間一定有什麼比單純的地主神和肆亂妖魔之間更複雜的關係。可偏偏他也知道自己腦袋不好使,想東想西從來不是他的風格,更何況現在還有七個大活人急需安置。

  「那還是別做白日夢,撐著點回村裡吧。真的走不動的由我來背。」

  「清唱小姐那條魚不是能破迷陣嗎?一條魚都那麼行了,剛剛聽棺材裡小姑娘說你是神獸?」

  「哎唷,原來是神獸,我還想是哪裡的道長。神獸的話,小妖魔的陣應該沒什麼大不了吧?我怕阿忠這腿是撐不下去啦。」

  ⋯⋯白虎嘆了口氣,他是也很想吼一聲就把這裡的迷陣震破啦,但就怕把這些凡人一起震個粉碎,外加這裡是應龍的地盤,不可造次。再說,萬一輕舉妄動,讓剝皮鬼發現了神獸也在這座山裡而察覺任鈴只是個假死的餌,甚至還是復祖,事情怕是會愈鬧愈大,小心為上。

  「⋯⋯跳上來,我背你回去。其他人跟好了,不要走散。拉好身邊的人。」

  他沒多回什麼,只一下把阿忠背起來就扭頭要走。大一群人都道奇怪,這神獸?還是道長?似是有什麼話沒告訴他們。但或許是些凡夫俗子不會懂的複雜事,便不好追問。

  走著走著,竟是又聽旁邊的樹叢怪聲頻傳,白虎都想把這些直接給拔了,高度及腰、妨礙視線,又不知道已有多少可怕東西從樹叢裡冒出來,他都覺得煩。後頭村民們也全注意到了,白虎於是停下,伸手擋著護住人群,就看那裡頭還能跳出什麼,想不到竟是出了一尾十身白魚,古怪而又美麗。

  ⋯⋯白魚?

  「我的媽,說曹操曹操到,這不就清唱小姐的魚嗎?」

  「好傢伙,該不會是聽到我的話,要來帶我們破山中迷陣啦?」

  「白痴,就你還敢想。」

  何羅魚居然在這裡,那清唱呢?怎麼不見人影了?

  看何羅魚在原地繞著圈游,似是有什麼話想告訴白虎,卻偏沒長張能說話的嘴巴。白虎沉著氣盯了好一會兒,以為何羅魚游的軌跡能有什麼線索,正想破頭時,又聽草叢裡跳出了一個人,竟是阿龍。

—————

登愣!欸怎麼是你啊阿龍(來亂)



115 巴幣: 30

創作回應

夜梓的臨殃
先卡個////
等我明天放學來看~~~
2021-02-25 01:42:59
徐行
歐歐歐我喜歡你啊太太(別)
謝謝你嗚嗚嗚嗚嗚
2021-02-25 06:59:14
夜梓的臨殃
白虎和任鈴的互動真的好喜歡//////
終於要出發了!!!!
希望他們一切平安哇QAQ
一定要成功!!!!!
2021-02-25 22:53:05
徐行
我每次都是寫他們倆的對白寫得最開心,越炒越香:)
謝謝你啊嗚嗚嗚嗚真的來看了QQ
2021-02-25 23:05:00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