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轉生到異世界,然後下面沒有了 01-38:像極了愛情

古今變 | 2021-02-23 23:49:56 | 巴幣 1256 | 人氣 193


第 38 章像極了愛情

  愛羅團長的語調中透露出幾許嘲弄、幾許悲憤,還有幾許瘋狂。停頓了一下,似乎在平撫情緒,然後才再度笑著說:「妹子妳說好不好笑,有人痴痴的守著她、陪著她躲避各式各樣的伏擊和追殺、航行過了大半個已知的宇宙、到達從來沒人到過的盡頭,然後創造出一個世界。正打算跟她好好過日子的時候,她卻整天守著來路不明的傢伙,不斷的反復讀取他腦子裏那一堆千奇百怪的東西。為了取悅她,有人甚至按照那顆腦子裏的資訊來創造世界、讓她可以活在那個幻想的世界裏……而且一次又一次!」
  愛羅的笑語轉為自嘲,接著說:「可是呀……這一切只是讓她更加深陷其中、更想知道這顆腦子裏還有多少故事……我知道她的病讓她從來沒有機會過正常日子,甚至沒有機會去好好看看這個世界,可是妳想想,姐姐也一樣呀!?我怎麼就不覺得那種幻想出來的東西有什麼好?……不管怎樣,姐姐還是信守承諾,守著她、照顧她、一直到她終於永眠……」
  她的話聲至此漸漸轉為平靜,可是旁聽眾人的心底反而泛起一股涼意,過了一陣子之後,貝塔才淡淡的詢問:「之後妳就把她放在這裏?」
  愛羅被她這一問激得笑了起來:「妹子妳可真有意思,妳想知道的就是這個?妳不想知道後來發生了什麼事?」
  貝塔不改平靜的說:「我只想知道她怎麼了,其他的事與我無關。」
  雖然貝塔的反應並不令人意外,但是李浩瀚在心中不斷吶喊:「妳不想知道,我想!拜託妳多少問一下,拜託拜託!」
  幸好愛羅團長似乎聽到他的心裏話……也可能是因為她原本就不吐不快,接著說:「是呀……她想要回到故鄉安葬,可惜這並不是件容易的事,所以只能先把她擺在這裏……至於她迷戀的那顆腦子,在她閉眼的那一刻,我馬上下令把它毀掉!說也奇怪,從那之後就發生了不少怪事,首先是那個古怪的少年……」
  她沉吟不語,似乎在思索些什麼,貝塔接過她的話:「還有我們的出現?」
  愛羅回應說:「不不不,這世界發生的事情,都在姐姐的掌握之中。他既然需要我的幫助,當然把控制創世紀的權限一併交給了我。所以什麼召喚儀式啦、什麼勇者啦,姐姐當然是一清二楚的。不,奇怪的是那少年並不是這個世界的人,所以他一到傾碧城,姐姐立刻自告奮勇去探一探他的底。可是……除非他的演技超凡入聖,否則他搞不清楚狀況的程度,跟一般人也差不了太遠,說不定還更加嚴重。」
  「更奇怪的是,當我詢問創世紀關於他的事情,創世紀卻似乎有所隱瞞。這是從來沒有發生過的事……應該說是不可能發生的事。據歐米茄所說,當初創世紀在他的控制之下,被某種更加強大的力量強行改造,變成必須聽命於存放歐米茄本體的那個裝置,從此他就能完全控制創世紀,後來他把這個權限開放給我,讓我能操控創世紀去完成他交付的任務。照理講創世紀不能違逆我的命令,更何況它終究只是個人造的工具,不要說是不是有『說謊隱瞞』的能力,照理講連這樣的動機也不會有……至少在沒人指使的情況下。難道……難道……」
  說到後來,愛羅的聲音顫抖了起來,貝塔似乎感應到了什麼,難得的主動探詢:「什麼?妳想到了什麼?」
  愛羅大笑了起來,說:「唷呵呵……妹子呀……姐姐當年因為一時想不開,所以做了件蠢事,現在說不定是遭到報應了吶。」
  貝塔急切的問:「妳做了什麼?」
  愛羅輕笑著,卻顧左右而言他:「妹子妳要知道,在我使用創世紀替他做事的時候,著實學了不少東西,特別是改造生命的經驗。還記得我的主人嗎?我從他的案例就學到了很多。歐米茄說人類所能夠忍受的痛苦是有極限的,面臨痛苦時,身體就會啟動抑制痛苦的機制,真的抑制不了的時候還會發生什麼『神經性休克』,簡單講就是痛昏了過去……這個姐姐過去就已經體驗過無數次。而第二世代的人類為了應付更加不堪的環境,特別是外域的住民,身體都經過大幅度的改造,所以不但需要更極端的狀態才能造成痛苦,而且他們耐受痛苦的能力也更強。」
  「據說主人就是因為幾乎感覺不到痛苦,所以沒有辦法產生什麼『同理心』,對傷害別人非但毫不在意,甚至感覺有趣。就算把他對我所做過的事全部反施在他身上,他也不會覺得有什麼。要讓主人痛苦,就必須先對他進行改造。歐米茄原本就打算要做點實驗,這下子又可以順便讓違抗他的人嚐點苦頭,所以他破壞了主人的肉體,再讓創世紀賦予他不同型式的構造,然後反復施加各式各樣的傷害,再去觀察主人的反應。在這個過程中,從來不知道痛苦是什麼的主人,可說是認識了世上可能存在的所有痛苦。」
  愛羅淡淡一笑,說:「到最後,主人變成了一種什麼也不是,只是單純存在、也只把繼續存在當成唯一目標的生物。平時幾乎沒有任何的生命徵象,但是對任何形式的傷害、敵意都會發動毫不容情的反擊。不知道是創世紀對它植入了什麼命令,還是恐懼已經敲進它靈魂深處,還是它自知不是對手。就跟其他的魔物一樣,它只會乖乖服從歐米茄……也就是妳所尋找的阿爾法。」
  她嘆了口氣,接著說:「說真的,知道了主人的遭遇、知道它最後變成了什麼,姐姐我還真是一點都不恨它,甚至有點同情起它來了。在漫長的航行過程中,被歐米茄抓來做實驗的倒楣鬼還真不少,我在替他執行任務時也補充了許多,最後就變成妹子你所看到的魔物大軍。反正在外域,罪該萬死的惡徒當真是一抓一把,那些醜惡的外表和凶殘的個性,跟他們原本的面目也差不了太遠,頂多就是磨掉早就所剩不多的人性而已。」
  「只是這種事情做多了,難免會回頭想想,所謂的『人』,到底是怎樣的一種存在?要保留多少部份,才能算是原本的那個人?一半的身體?整個腦子?腦子裏保存個性和記憶的部份?還是保有所謂『靈魂』的那一小部份?『靈魂』這玩意兒是不是真的存在?像主人那樣,原本的肉體幾乎消失殆盡,到底還算不算是他自己?」
  「歐米茄進行這些實驗的目的,就是為了解放方舟後、賦予乘員們適當的肉體。但是方舟的乘員除了最早從某個星球救回的星盟居民外,旅程中又收容了更多像姐姐一樣的難民。如果說星盟裏的第二世代是經過改造的人類,那麼外域的居民就是大改特改、神改魔改後的產物。不要說外型外貌,甚至連內在的機能、對環境的耐性和需求都天差地遠,而歐米茄並不想將世界分隔成許多的區域,讓不同的人類存活在不同的地方。而是要把他們全放在同一個世界裏,並且在他和我逝世後,還能夠繼續存活、繁衍。」
  「而且他有種異常的執念,認為第一世代才是真正的人類,所以他打算讓所有的人都回歸第一世代。這等於要把這些截然不同的物種,重新演化成形態、機能相符的同類,並且還要能與原本的腦子相容。就算創世紀再怎麼能幹,這項任務都要耗費無比漫長的時間。以我們有限的壽命,再怎麼樣也不可能完成。」
  「幸好從那些魔物的實驗中,我們確認了腦子裏存放記憶的區域,把這些部位移除,就能把所有的記憶抹消,讓創世紀復原這些部位,腦子依舊能夠正常運轉。而被移除的部位裏保存著原本的記憶,創世紀也可以把這些記憶再傳輸回去。運用這種方式,就能把這項艱鉅的任務拆分成好幾個步驟。每『演化』達到一個階段,就把符合預期的成果先保存下來,移除掉不太對勁的部份,然後再重啟演化。所以這個世界呀,每隔一段時間就會發生滅絕性的大災難,目的就是為了重新啟動。」
  聽她東拉西扯,貝塔開始有點不耐煩,問:「妳到底做了什麼?」
  可是愛羅依然沒有回答她的問題:「當然啦,有這個機會當然也不妨找點樂子。先前姐姐提過,為了討好她,就乾脆按照她喜愛的那些故事去設計整個世界,讓她可以親身體驗那些冒險譚……反正魔物之類的也都是現成的。在那些故事裏面,什麼『勇者召喚』的橋段特別多,所以姐姐特別設計了這麼一個系統。當整個世界又到了差不多該發生危機的時候,這個世界的住民就可以透過那個系統進行召喚……把可能遠在其他地方遊歷、探聽情報、搜集物資的她給叫回來。後來雖然她死了,可是姐姐忘了關閉這個系統,所以……就這麼陰錯陽差的把妳們給引了過來……」
  她話還沒說完,貝塔就以平淡卻充滿威脅的語調說:「我再問最後一次,妳到底做了什麼?」
  愛羅銀鈴般的大笑了起來,說:「唷,妹子幹嘛那麼凶?我剛才雜七雜八的扯了一堆,就是為了說明這件事。到底怎麼樣才算是一個『人』?當軀體所有的部位都已經毀壞,甚至連保有記憶的部份都蕩然無存,只剩下保有人性……也就是性格、情感、向性等等那微小的一部份時,是不是還算活著?是不是還算同一個人?」
  貝塔說:「難道……妳……」
  愛羅說:「是呀,姐姐一時想不開,捨不得就這麼分離。明知本體將近完全毀壞,卻還是強行利用僅存的一小部份,讓創世紀創造出肉體。」
  貝塔顫聲問:「所以……阿爾法……還活著?」
  愛羅說:「這就是姐姐所想的問題……這樣到底算不算活著?從那種狀態被重塑肉體,還算不算是原本的那個人?創世紀會不會因為顧念舊主,而擺脫受制於那個裝置的狀態……喂,妹子妳想去哪?」
  貝塔急切的說:「我要去找阿爾法!」
  愛羅輕嘆一聲,說:「唉……妹子妳真是想不開。人家都擺明不要妳了、也從來沒把妳放在心上,妳又何必去苦苦糾纏?就算讓妳找到人,妳又能怎樣?不過姐姐懂妳,就算那人從來沒正眼看過自己、自己在那人心中的地位永遠也比不上某個人,但自己就是心心念念的惦記著那人、願意為那人犧牲任何東西、做任何事。親眼看到那人死亡的時候,就像整個世界在那個瞬間崩潰、再也沒有什麼事物具有意義,而只要有讓他繼續存在的一絲希望,不論那是如何扭曲、如何渺茫的希望,都會緊抓著不放。」
  她的語聲帶著苦澀,接著說:「在替那人做事的時候,心中就一直冀望著某件事,因此努力的累積經驗和知識,甚至連那人都不知道。只為了當最糟的事情發生時,能夠有那麼一絲絲的希望,把那個人給挽救回來……可是與新生的那人對望時,卻只有陌生,過往的一切全變成飄散的幻夢。既使如此,卻還是揪著一顆心,守在那人的身邊不離不棄,無論內心是怎樣的煎熬,都要拼命的說服自己:『這樣很好、這樣就夠了。』」
  她以一種欲哭無淚的語調,笑著說:「我真的懂妳,雖然妳的一切只不過是程式的設定,但是這樣子一直把某個人放在心中,把那個人當成唯一的目標、一生一世為了那個人而存在,無論如何都要跑去找那個人,還真是像極了愛情。」


創作回應

水墨靜
1.外域的居民就大改特改(疑缺字)
2.乾脆按照依照她喜愛的(多字)
2021-02-24 17:34:32
古今變
感謝指正,已修改。
2021-02-26 01:37:03
狼尾
啊,好猛喔
2021-04-09 10:04:14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