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長篇小說】靈魂的羽毛-錫安傳|一章8節

蕾蕾‧亞拿 | 2021-02-23 23:21:38


▍一章8節:那攪亂天下的人



席爾薇王宮;它位在城邊之山─「森達姆」的山腳下,擁有較高的地基與獨立城牆,相較於前方繁華的城區,營造出一股不容輕浮以待的肅穆氛圍。

進入宏偉的城門,走過傾斜度恰到好處的坡道後,典雅的庭院在眼前鋪展開來;一大片綠油油的草坪上,尊尊唯美的大理石雕像零星散布在各處,一座花園由修剪成磚狀的灌木圍成,潔白的涼亭頂從綠牆上探出頭,還有座人造湖泊在視野邊境粼粼波光。

順著腳下的石磚步道望去,碩大的建築就在盡頭,朦朧中依然能瞧見華美的輪廓,它就是王宮的主殿─席爾宮。

在宮中某間富麗堂皇的會議廳,文武侯臣圍坐在一張大長桌邊,唯獨主位的座椅還空著,顯然他們正等候那位重要的人入席。

等了一小段時間,這些大人物已經從政務聊到家務事,就在他們越聊越起勁之際,廳室的大門被門衛用力推開,席爾薇王乘著快步走進廳室,後頭還跟著兩名抱擁成堆卷軸的侍從。

座上的官臣們一一收聲,目送國王步入主位。

國王沒有坐下,而是兩隻手臂直直撐在桌上,鄭重說道:「紳士們,萬分感謝撥冗參加此緊急會議;現在遞到各位手邊的,是一份歷史密件的複本。」

一位比國王還年長的大臣迅速瞄過卷裡的內容,說道:「原來,這就是當年的『揀選者事件』倉促了事的原因嗎?」

其他大臣隨後也跟上理解進度,驚愕的私語迴盪在他們之間。

「沒錯,大部份的人對那事件都有些印象,卻對它不甚明瞭。」國王說著,舉起自己那份卷軸說道:「不瞞各位,這幾天城裡挺熱鬧的,讓我不禁想起當年的往事;因此,我決定向各位揭露這個被封存的真相,日後,若發現類似的人事物,望各位在政務上務必慎重處理,特別是軍部,我不希望事件重演,或者更糟。」

聽此,眾臣不禁望向長桌一角,被國王提點的兩人;軍部將軍─鮑夫羅,以及其下屬,衛隊總隊長─迺曼。

國王徐徐道出雪藏起來的記憶:「距今三十二年前,父王在位時期,也就是聖地曆1062年;兩名撒瑟瑞人在城裡起了衝突,其中一人殺了我們的外交大臣,照他自己的口供,並不是誤殺。」

聽到最後那句陳述,當年官方說詞就這麼被冷不防推翻了,這令眾臣不禁更加專注聆聽國王接下來要說的內容。

「他的本領極強,為此,衛隊動員所有戰力,投入圍捕行動,當年混亂的場面,相信在座都印象深刻;最後我們終於以犧牲半條大街、一個巨坑、傷亡三十二人的代價,羅伊制伏了那名撒瑟瑞人;羅伊自己也因傷勢過重,不得不提早退休。」

「巨坑?」一名年輕的臣子疑惑。

「就是水源公園那個凹陷地形。」另一名臣子代為補充。

不等部份人做完恍然大悟的反應,國王繼續說下去:「正當那人被押進大牢等待審問時,王都的特使來到城裡,還帶了封來自『聖會廳』的信;信裡要求立刻將那名撒瑟瑞人交給特使,並且不可對他的行為問責;追問特使才知道,原來那人是錫安祭司廳的人。」

聽此,會議桌上揚起一陣譁然,不敢相信在神聖的聖會廳眼裡,本王國的人命一點價值都沒有。

「撒瑟瑞人就是這麼特別,特別是那些跟祭司廳有所瓜葛的撒瑟瑞人,所以遇到跟他們有關的事情時,請務必審慎處理。」國王坐下,拉開自己手中的卷軸,閱讀上頭的內容;端看那支卷軸的軸木樣式,便知道它是一支匯報書,而不是眾臣手裡的文獻副本。

「將軍,請報告一下這幾天發生的事吧。」國王說話的同時,軸紙遮住他整張臉,只有抓握軸木的手露在外頭。

鮑夫羅起身,用他雄厚的嗓音說道:「侍從現在遞到各位手上的,是情報部的匯報書;各位攤開後,首先能看見一幅時序表,時間從銅月第一天起至第四天止,也就是截至今日以前的日期;當中兩起關鍵事件已為各位註記,分別是第一天的高葛拉希銀行搶案,以及昨日的南門衝突事件;接著對應到的是三個觀察對象,代號分別為紅標、白標以及黑標,請留意,黑標為複數。」

見眾臣紛紛拉開卷軸閱讀上頭的內容,鮑夫羅微微清下喉嚨,直接道出重點:「紳士們,在過去四天裡,我方正被一批極端強大的異能者肆意橫行著,並且直到南門衝突事件前,連對方的影兒都踩不到。」

聽見如此駭人的消息,眾臣不禁抬起頭,狐疑的神情先望向身材魁梧的將軍,再轉向長桌另一頭的國王;只見國王已將卷軸放一邊,一手輕輕旋晃著茶杯,一手端著杯盤,面無表情地用唇語指示鮑夫羅繼續說下去。

「起初,我方的注意力全在白標與黑標詭譎的動向上;經觀察,黑標似乎正在追跡白標,白標也會刻意讓黑標發現自己,等對方有所動作後才開始遁逃;順道一提,在這段期間內,他們以徒手的方式翻越城牆,推測至少有四回以上。」

「徒手翻過五十公尺高的城牆?」一名臣子不敢相信自己聽到的。

「是的,老夫曾以望遠鏡親眼目睹。」鮑夫羅回答時沒有半點遲疑,接著他也補充:「由於我方的特工完全跟不上白標與黑標的腳蹤,也不敢驚動對方,因此時序表上的目擊情報,是透過埋伏於各處的遠觀隊,交叉比對各自的目擊片段,逐一拼湊而成。」

鮑夫羅將卷軸卷至下一幅篇幅:「至於紅標,一開始並不是我方的鎖定對象,即使曾有遠觀隊目擊她與白標有所接觸,因此時序表上呈現的情報,均為事後推演出來的後設情報。」

「意思是,她在南門衝突事件後才被你們注意到嗎,她擊敗的『哥萊亞‧貝爾森』是什麼人?」一名臣子看著匯報書上的內容問道。

「匯報書附錄有此人的資料,簡而言之,他是前衛隊隊員,亦是教籍候選,能力實屬強悍,但因未獲晉升憤而叛逃;事後調查,他就是高葛拉希銀行搶案的主謀,被紅標阻止後拋下團員獨自遁逃,於昨日向紅標尋仇,遭其擊暈才落網歸案;不同於身份尚不明朗的白標與黑標,已確認紅標為撒瑟瑞人,年紀約十六到二十歲之間的女性。」

聽到這裡,眾臣的目光剛好落到時序表末段,情報部特別為紅標註記「毫髮無傷」的字樣上,背脊不禁竄起一陣寒意;若匯報毫無虛假,一名年紀輕輕的撒瑟瑞人便能扳倒一批盜賊團,除此之外,還有數名不知為何方神聖的人物在城內外飛來飛去,再聯想到會議一開始的揀選者事件─終於明白國王召開這場緊急會議的用意了。

「然而,」鮑夫羅加強語氣:「昨日迺曼總隊長與紅標接觸後,事件有重大進展;我方調查過她的入關許可證,證實為『科洛波爾商會』的特許商人。」

「科洛波爾商會?那不就是商閥之城─『逃城』檯面上成立的商會嗎?」管理財政的大臣驚呼。

見有些大臣一臉茫然,國王請財政大臣進一步說明:「它是位於薩奧連西岸,不受任何國家管轄的神祕城寨,根據文獻紀載,它的發跡史可以追朔回千年前大陸開始浮空的時候;一群社會邊緣人士趁著當時世界一片混亂,靠黑市交易大發利市,再加上任何生意都不拒絕的特性,與各國各階級都有不淺的利害關係;在如此天時地利人和之下,它成了全世界默認『最中立的地方』,進而發展成全世界最有影響力的商閥,連六聖王都都不敢輕易對它出手。」

▎六聖王都:浮空大陸上六個最強盛的帝國,憑藉經濟量體與軍事力量,迫使其他實力不及的小國不得不臣服,服膺於鄰近王都之下成為加盟國,令它們逐漸成為統治範圍極廣的聯盟體系。

「將軍,」一名大臣開口,瞬間就吸引所有人看向他,原來是內務大臣,從先王開始便輔佐朝政至今;他提問道:「尚不得知黑白標忠心於何方,今又獲知可能與世界最大的商閥交惡,何以見得重大進展呢?莫非將軍認為,此事應與商閥同軛?」

鮑夫羅向該名大臣恭敬地表示敬意,隨後述說起自己的觀點:「似如內務大臣之見,我方確實計劃與科洛波爾商會接觸,但並非選邊站之舉。再者,祭司廳素常自詡『分別為聖』,絕不會輕易與異邦人同軛,更不願假他人之手完成任務,黑標屬祭司廳麾下便呼之欲出。」

「願聞其詳。」

鮑夫羅放下卷軸,雙手揹在身後:「我方將採取雙邊交涉計劃,一對科洛波爾商會,二對『聖會騎士團』;紅標持有該商會核發之許可證,商會方勢必無法完全撇清關係,我方將商以利益交換,讓紅標暫往他處,若證實白標亦屬商會麾下,比照處理;另者,知悉聖會騎士團欲求表現,我方將派遣密使接觸扎營在邊境的騎士團,誘使其出手誅刃白標。」

「讓聖會廳的私有軍力─聖會騎士團介入?這種事國王會同意嗎?」一名臣子質疑著,並偷偷瞄向國王;國王倒是沒多做反應,只是靜靜品嚐茶香。

另一名年輕的臣子對此計劃很感興趣:「您是期望在不得罪祭司廳的情況下,將紅白標各個擊破吧;紅標雖有商會蔭庇,但那也會是她的包袱,問題較大的是白標方面,因為三方的衝突起來,受到傷害的可能依舊是本城。」

「無可否認。」鮑夫羅回應道:「因此騎士團必不入城,而是埋伏於城外,待標的翻牆出城後再出手;若衝突不甚於城內發生,才會放行數名騎士團菁英入城,並且,我方必不參與戰鬥,全神貫注於捍衛百姓及客旅安危。」

聽完將軍的計劃,眾臣臉上的表情就像計劃內容一樣複雜;理應只是異邦人間的衝突,最後竟把逃城、聖會廳、祭司廳的角力全扯進城裡,就算對世界局勢再遲鈍,都嗅得出危險的氣息。

國王見眾臣差不多都了解狀況了,他從座位上起身,為這場會議作結:「當前正值銅月,我們實在承受不起大規模致災事件,也不可與商會正面交惡;將軍的計劃我稍早已經知悉了,大方向都同意,能靠錢財解決謂之大幸,若不然,夾在兩造勢力之間,流血之事必不可出自我等之手,望各位諒解。」

「不過!」國王揚起聲調,並豎起右手食指:「我再也無法忍受異邦人跑到我家打架,即使這次安然解決,下個三十年是否又來一次?我絕對不要讓未來的莎拉為這種事煩心。因此這一次,我一定要搞懂他們在搞什麼。」

鮑夫羅與迺曼接到國王投射過來的灼熱眼色,兩人立刻挺直身姿,以最標準的效忠禮回應。

國王似乎想讓自己冷靜些,便離開位置,在一位位大臣身後漫步著;掠過兩三張座位後,他對眾臣問道:「對了,你們聽過『攪亂天下的人』嗎?」

包含將軍在內,有兩三名臣子輕輕點頭,其他人則皺起眉頭,在腦中努力回想這陣子看過哪些報章內容,或是翻找已經忘得差不多的文學作品。

國王俯視著地板繼續走著,並自顧自說起故事:「揀選者事件後幾年,我與先王前往王都,參加『史坦肯廷合眾大會』,就是那個四年一次的例行會議,全史坦肯廷王都的藩屬國國王都會參加。

「其中一場會議令我印象深刻,主持者是聖會廳的教宗,他從『復興之戰』的源起開始會議

在錫安大陸的聖樹腳下,有座大先知管理的『聖樹園』,每六年,六聖王都的聖會廳必須挑選六百位自願者,前往聖樹園侍奉神『亞多乃』,六年後可選擇返家,或在園裡奉獻一生;因有他們的貢獻,聖樹的生命才得以延續,浮空文明也得著安穩生息。

直到聖地曆999年時,一名祭司廳的祭司尼克狄姆,盜取了聖典內頁,並意圖刺殺大先知,所幸未得逞;他逃出聖樹園,與異端組織『提巴』結盟,計劃再次起役攻佔聖樹園,若讓他們得逞,聖樹將會再次凋零,整座浮空世界將會摔回地面。

為了阻止災難發生,祭司廳派出『拿細爾武僧』展開清肅,聖地立時陷入內戰;提巴組織畏懼六聖王都幫助祭司廳,串通罕普羅與其他地區部份藩屬國群起謀反,促使世界戰爭爆發,也就是後人熟知的『復興之戰』;終於在大先知的帶領下,六聖王都與錫安王合力平定亂世,尼克狄姆受到制裁、提巴組織潰散。

然而提巴的惡火並未完全撲滅,他們將尼克狄姆盜取的聖典帶出錫安,並且在世界各地播撒乖謬的思想,伺機再次燎起世界戰爭,奪下聖樹園,完成尼克狄姆的遺願。

本座推測,提巴遺毒有非常大的機會,會選擇在大先知退位時展開行動;屆時,正如聖典所預言的,世界的紛亂將越來越頻繁,請各王國務必留意,那群意圖攪亂天下的惡人是否在王國內現蹤,願全能的亞多乃與我們同在…

紳士們,若當今城裡真有這麼一號人物,在藐視並踐踏本王國法律的人與見義勇為的小姑娘之中,各位覺得,誰才是那攪亂天下的人呢?」

國王站在一幅巨大的畫作下方,它是名家米羅基的作品,名為「最後的審判」。


22 巴幣: 0

創作回應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