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校園】【萌獸學園】2021-ACE x 薇 x 她們的隊長(下)

阿卡西亞 | 2021-02-23 21:33:21


「ACE x 薇 x 她們的隊長(下)」




  萌獸學園幼稚園,那裡是孩子的天堂,不僅有著因應各種族群而設計的遊樂設施,還有佔地約兩千坪的游泳池,包下整座後山作為學習大自然的遊樂場,不管是陸生還是海生的孩子,都能享受到無比親近他們生態的環境,當然是沒有天上的設施的,絕不會讓還未熟悉飛行的孩子為了玩樂而冒險,良好的師資、豐富的課程以及從各方面都能看出園長貼心的環境都讓許多家長放心。

  在這樣的樂園裡,卻傳來了異口同聲的哀號。

  「蛤──引燈哥還是沒來哦──」孩子們望著走進門口的三位大姊姊,絕無冒犯之意,他們也還是很開心,但那個會讓老鼠穿上自己親自縫製的服裝,跟大家一起玩的大哥哥已經兩個月沒來了。

  「唉,這群孩子真是的,不好意思呀,你們明明是來幫忙的。」園長阿姨拿出圍裙裡的毛巾擦拭雙手,端出一大盤水果的她才剛洗過手。

  「不會不會,不過菲娜老師呢?」薇挑起眉頭,想要看見那名美麗的鳥人族卻沒看到,看樣子不在,畢竟切水果的工作通常不會由上年紀的園長來做才對。

  「這就是問你們能不能來幫忙的原因了,有兩位老師突然有事臨時請假,雖然我自己也忙得過來,不過還是想問一下。」解釋完之後,園長便將滑下的眼鏡提上鼻樑,顯然是注意到今天多了一位姊姊。

  「這位是孔達妍,是校長的孫女。」在園長問之前,薇便替達妍做了自我介紹。

  「園長好,我今天也是來幫忙的。」達妍頗有姿儀的鞠躬,讓ACE忍不住用手肘敲了薇的腰,要她好好學習什麼叫禮數。

  「哦!難怪覺得有點熟悉,原來是在電視上看過妳,不過印象中妳在別的地方上學對不對?」

  「是,但明年就會到萌獸學園就讀了,今天之所以到這裡來,是因為有事要找爺爺,也順便請教一下學姊有關入學測驗的事。」達妍解惑,也順便解釋了自己為什麼跟薇他們在一起。

  「那這樣是不是打擾你們了啊……」園長這就有些不好意思了。

  「不會啦!這裡放學後離達妍去找校長還有點時間,不影響的,而且達妍那麼厲害,不用我們多說什麼,稍微分享幾個重點她就能當隊長的啦!」薇頗有自信的笑道,同時將肩搭在達妍的肩膀上,在過來的過程裡,薇又一如往常發揮她那自來熟的功夫跟達妍打成一片。

  「哦──達妍想當隊長啊,不要站著說話,先請進吧。」意識到在門口攀談太久的園長,從鞋櫃裡拎出三雙客用拖鞋將大家領進屋裡,第一次進到這的達妍也對這傳聞中的樂園頗為好奇,開始四處觀望這裡的設施。

  柔和的燈光、輕快的音樂還有溫暖柔軟的地毯,不僅讓人心情變好,更給了好動的孩子們盡情跑跳也不用怕跌倒的環境,地毯也很乾淨,可見每天的打掃都沒馬虎,孩子們就算在地上打滾也不要緊。

  貼滿卡通動物的壁紙上還有各個活動時拍下的照片,每張照片都被笑容給填滿,無論師長還是小孩。達妍好奇地將臉湊上其中一張,想看個仔細,因為畫面裡有著笑容怎麼看都有些僵硬的男人,頗為精壯的他不只兩手抱起一個孩子,更有三個當他的手臂是單槓在吊。

  「他是引燈哥喔。」一個男孩湊近了她,迫不及待想要介紹起自己的偶像。

  「引燈哥超厲害的!他──」
  「明明每個月都有老鼠劇場可以看,但這次都沒──」
  「他還會切兔兔蘋果!我喜歡兔兔、貓咪還有──」
  「他被我們踢屁股都不會生氣欸──」

  一堆孩子擠過來說話,讓達妍每句話都是聽一半就被其他小孩的聲音蓋了過去,只好尷尬地笑了笑,園長頗為無奈,明明這裡的老師都會做果雕啊,也為這些喜歡踢引燈的小惡魔感到煩惱,更想挖角那向佛修來好脾氣的引燈,要他畢業就來這裡做老師。

  只可惜那張臉不太笑。

  「引燈笑得很奇怪吧?」ACE也跟著達妍往那張照片看去,照片裡自然也有她們兩人,但只要有引燈在的場合,他的位子永遠都是站在中間,好讓每個小孩都能離他最近。

  真是讓她有些不服氣,明明擺著一隻撲克臉,卻最深得孩子的喜歡,真不知是對他那張臉的新鮮感所致,還是那與表情不符的體貼立下了大功。

  「哈哈,是啊,而且我還以為他應該蠻瘦的。」達妍說道,傳聞裡他是個魔術師,而魔術師專精遠程法術而不擅長近戰更是眾所皆知的常識。

  「原本是,但後來被學長抓去健身了。」從另一邊湊過來的薇插話道,ACE一聽見學長就抱胸起來呈現出警戒的姿態,從她所觀察的舉止來看,那個學長肯定也對引燈有意思,她最懂少女心了,無疑是她的情敵之一,繼薇之後又多一個男的,她嘆了口氣。

  「幹嘛?健身不好哦?」薇注意到ACE的嘆氣。

  「也不想想是誰讓引燈想健身的,每次出任務就妳最會一股腦亂衝,都不管後面有沒有魔物在追,為了在後面保護妳,引燈都拿燭臺敲魔物敲到手軟了妳還不停。」ACE抱怨道,每次看引燈出完任務都用一副死魚眼在清理燭臺上的血跡就感到鼻酸,燭臺不該拿來當槌子用,他也不是去那邊打地鼠的。

  「那他追不上就應該要去加入田徑社啊。」薇聳肩,一臉無辜。

  「放心,我們都跟得很緊好嗎!」

  「哈哈哈,當薇學姊的隊長還真辛苦。」就連達妍聽了也忍不住捧腹大笑。

  「身為隊員的我也很辛苦。」ACE舉手打岔。

  「說得好過份……」薇臉垮得像灘臭泥。

  「啊!說到隊長我有個好點子呢!好久沒玩小組對抗賽了吧?」在大家身後的園長靈光一閃。

  小組對抗賽,來自於園長有次在大家午休時,看到引燈在外頭對老鼠們做的訓練,為了時刻鍛鍊他們的速度和合作能力,總會用些簡單的物件讓他們去執行任務,例如傳遞樹枝、分類石頭等等,同時為了激起老鼠們的鬥志,更是分了三組互相比賽,優勝的隊伍可以吃一塊大起司。

  所以偶爾,引燈、薇、ACE三人齊聚在這時,園長也會讓他們帶著小孩分組玩大地遊戲。

  於是乎,三人就各被分配一組小朋友到外頭集合了,達妍更是從行李箱中換上便於行動的運動服準備大顯身手,問她怎麼帶這件,卻聽到她要跟校長打網球,不禁讓園長和ACE對校長七十歲還如此硬朗感到佩服。

  「可是我要抱校長爺爺的時候他說他已經是老骨頭了。」
  
  「他害羞啦!總之要怎麼進行呢?」跟小朋友做完準備運動的達妍問道。

  「是運動對抗賽哦,小隊長們從清單裡挑出擅長的運動,根據順序進行挑戰,順序是達妍對薇、薇對ACE、ACE對達妍。」園長攤開寫有賽次表的運動項目清單給大家過目。

  看似有著每個隊伍都比兩場賽的公平性,但只有達妍那組可以透過第二場比賽休息,雖說顧慮到孩子的年紀,運動都偏簡單,就算連比兩場也不會太累,但還是被激起了鬥志,無疑是被學姊們放水了。

  「哼哼!對我放水就等著後悔吧,我要選沙灘排球!」達妍指向薇,用頗有自信的眼神遞上了無形的挑戰書,領著士氣跟著高昂起來的孩子們往場地的中線前進,薇見狀也不甘示弱領著隊伍走過去,就算穿著制服她也沒理由會輸給國中生,她臉上的線條彷彿都隨著氣勢而粗曠了起來,就像JOJO的畫風。

  「吼──走過來了嗎?沒有逃避反而主動選擇我最擅長的沙灘排球嗎?難得園長把我沙灘排球的技術,像考試結束的鈴聲快響起還拼命在解考題的學生一樣,拚上老命的告訴妳了!」

  園長印象中自己沒說過。

  「不靠近妳,就沒辦法對妳殺球啊!」

  「吼吼!那妳就盡量靠近一點吧!」

  兩人已經站在網前,觀戰的ACE心裡想著,等等只要哪個人沒有顧及到身後的小隊員,打出那種太快的球把小孩嚇哭,她就要揍誰。

  由於兩個本該在後面發球的大姊姊,不知道為什麼比小孩激起了更強的對抗意識走到網前,園長也只好無可奈何的將排球往中線上拋,讓兩個大孩子自己去搶。

  達妍克制住自己獸人族的腳力,但依然是頗有自信的高度,只是作為對手的薇也不是常人,看見薇跳得比她還高,達妍吃驚地抬起頭來,為薇學姊那被陽光照映出的背影感到刺眼,薇右手舉高,以彷彿要將太陽擊落的氣勢喝道:「讓妳見識一下人稱『沙灘母豹』的我的實力吧!」

  真是個物種與棲息地充滿違和感的稱號。

  薇出手了。

  輕輕點了一下,把一顆軟綿綿的球拍給達妍右後方的小孩,ACE將前腳收回,看來不用進場教訓薇了,只不過那名小孩還是嚇得往旁邊躲開,都已經是沙灘排球,應該不至於怕痛。

  「薇學姊,妳剛才不會是嚇壞人家了吧。」達妍苦笑,看來他們炒熱氣氛過頭了,她轉過頭去安慰那名小朋友,薇則偏過頭,避開達妍的背影去關心小孩的情況,卻也在這時恍然大悟那孩子躲開的原因,正準備開口時,園長輕咳一聲讓薇看向自己。

  園長搖了搖頭,薇雖然不明白用意但也只好作罷。

  達妍走近那名孩子,他是有著紫色頭髮的男孩,穿著牛仔吊帶褲,口袋裝著娃娃,裡面穿著紅色的T恤,只要再戴上一頂牛仔帽就更像個牛仔了,達妍印象中他叫做霍爾。

  「沒事吧?放心啦這跟氣球一樣,不會痛不用怕唷。」達妍蹲下身撿起地上的沙灘排球在手上捏了捏,霍爾只是眨了眨眼,小小聲地說:「不、不是……」

  只不過那聲音離已經站起來準備再開攻勢的達妍太遠。

  「嗯?霍爾你說什麼嗎?」

  霍爾看著達妍愉快的眼神。

  「……沒、沒有。」

  「總之不用怕啦!沒事的!」達妍走回前排繼續比賽。

  但直到這場比賽結束後,霍爾都鮮少主動去碰球。




  三輪的運動對抗賽結束,冠軍依然由最擅長運動的薇連霸,活動也從室外改為室內的陶土製作,到了手工藝就是ACE的領域了,她或許不像兩人那麼能帶動熱血,但靈巧的手工活總是讓孩子們看得目瞪口呆,還要ACE親自拿衛生紙擦拭,才讓一些小孩的口水還不至於滴進陶土裡。

  「ACE很擅長做這些小東西呢,去年聖誕節的擺飾也是ACE做的哦!」身為ACE鐵粉的薇自然不忘了在這種時候向達妍宣揚她的厲害。

  「ACE學姊從以前就有做這些東西的經驗了嗎?」

  「因為拿剪刀當武器吧。」

  「亂講,妳們快回去帶其他小孩做啦。」ACE終於聽不下去薇的胡言亂語,雖然剪刀是武器是事實,但她可從沒在魔物的身體上練習美勞創作,之所以能堅持下去並熟能生巧,是因為有次在引燈的房間裡發現很久很久以前,還是個小女孩的時候做給他的小卡片還被收藏得好好的,引燈說那是他第一個收到的生日禮物,還被稱讚做得很棒。

  還被收藏得好好的。

  還被收藏得好好的。

  還被收藏得好好的。

  「嘿嘿嘿。」在腦海裡近乎無限的回聲讓ACE不自覺地笑了出來,她恐怕無意識地忘記了引燈本來就有收集賀卡的習慣,並不是只有ACE的卡片被收藏起來,不過也的確只有那一張被特別的包裝好就是了。

  「啊!ACE姊姊在笑!」

  「啊、嗯、對,姊姊喜歡無尾熊。」ACE藉著這次的主題,隨口編了個無傷大雅的謊,她總不能說自己剛剛沉浸在帶點小純真的粉紅泡泡裡,誰能想到這樣有些過時的少女漫畫情節最對她的胃口呢。

  「是哦!ACE姊姊喜歡的動物好多,上次也說喜歡犀牛欸。」犀牛族的小朋友開心地說。

  「還有貓咪!」長有貓耳的小女孩說。

  「ACE姊姊喜歡熊嗎?」熊人族的小男孩自告奮勇。

  ……自己到底撒這種謊幾次了?

  沒注意到ACE的異狀,薇和達妍離開由孩子們組成的圍牆,去注意其他小孩,也還是有些孩子不喜歡去那邊人擠人,更陶醉在自己創作的東西。

  「欸這不是脆笛酥欸!」薇說著,把那要當作大樹給無尾熊攀爬的粗吸管從一個孩子的嘴邊抽開,達妍看著對桌的鬧劇哈哈大笑,同時也注意著自己這邊有沒有發生什麼問題。

  一個男孩在挖著自己的陶土,狀況似乎不對勁。

  「怎麼啦?」達妍蹲下身湊過去問,注意到淚水在眼眶打轉。

  「眼睛跑進去了……」男孩說道,看來是把眼睛貼片推得太裡面,達妍見狀也試著用雕塑線條的牙籤去摳,不過實在是太深了,要拿出來的話基本上要重捏,留意到這對孩子是否太過挫折,達妍想到了好點子。

  她把自己的成品送給小孩。

  「沒事啦!姊姊的送給你!」達妍將自己早捏好的無尾熊推到小孩面前,自己捏得很好看,應該不至於說不要吧。

  但男孩先是看了看自己的無尾熊,再看了看達妍的無尾熊。

  不但沒被安慰到,還從哽咽轉變成爆哭,這讓達妍措手不及,還沒用眼神請薇學姊來幫忙,薇就過來用雙手環抱住男孩,坐在他的身後先替他擦拭眼淚,在從他的耳邊輕聲地說:「沒關係沒關係,姊姊跟你一起重做一個好不好。」

  這句話一直都是可靠的魔法,只見男孩因為哭泣而起伏的胸口慢慢緩和下來,輕輕點頭。

  薇轉過頭,無聲地向達妍示意不要緊,要她去幫忙其他小孩完成創作。

  達妍一臉納悶,該不會是自己做得太好,讓小孩感受到更大的挫折了吧,她環顧桌邊,大家的進度其實都差不多了,尤其是ACE做完之後,也加入了指導的行列,當然也有那種只看著ACE做自己都沒在動的孩子被園長催促加快腳步。

  她看到一個捏好的無尾熊,只是位子前沒有人,左顧右盼,注意到的園長指著窗戶,才讓達妍往窗外看去,是霍爾,似乎是因為還能被看到,所以園長才放想要出去的他到外面。

  「怎麼啦?」

  「霍爾說想出去看樹,反正我看著,沒事。」園長回答,霍爾本就是個比較有自己想法的孩子,不過達妍還是被好奇心勾出門外,想去看看霍爾在幹嘛。

  「那我去看看吧。」達妍說道,園長知道有人陪他後便點頭將視線移開。

  她走了出去,在窗外還看不清,但一走近才發現霍爾的眼神似乎有著擔憂,一點都不像是心血來潮想看樹的樣子。

  「霍爾不進去嗎?」達妍蹲下來問,笑得相當自然,她也慢慢習慣怎麼跟孩子相處了,霍爾轉過頭,隨後又看著大樹,沉默了幾秒後才終於開口說:「我、我的阿達被丟到上面去了。」

  達妍往上瞧,注意到被卡在樹枝上的娃娃。

  霸凌。

  「是誰丟的?」達妍馬上生氣起來,難怪吊帶褲上的娃娃不見了,看著霍爾有些被嚇到,達妍又將口氣放緩:「沒事的,霍爾你跟我說是誰就好了。」

  「呃、呃,是克羅和皮克,因為剛剛打排球的時候,我沒有去搶球被說輸都是我害的,所以他們說要懲罰我……」霍爾低著頭,被對方的話給影響所以相當自責。

  「真是的,什麼懲罰啊!沒關係!姊姊去幫你拿回來。」達妍站起身拍拍胸脯,待會得跟園長反應才行,看霍爾那自責的樣子,恐怕拿回娃娃也會覺得是自己的錯,得先想辦法讓他開心起來。

  她彈指想到個好主意。

  爺爺以前曾帶著她看過高處的風景,她看了看心情就變好了,爺爺說這是獅子的天性,霍爾應該不是獅子,但或許也能奏效。

  「霍爾要不要跟姊姊一起去樹上?很好玩,風景很美的哦。」

  「欸、欸?怎麼去?」霍爾一臉疑惑,只見達妍用單手將他抱起,讓他把雙手環抱住自己的脖頸,用獸人族的腳力輕鬆地在兩棵樹之間跳躍,彷彿一名忍者,示範過後達妍又再問:「就像這樣哦!怎麼樣?要去嗎?有我抱著你很安全。」

  又是那樣充滿期待的眼神。

  達妍並不知道,那在霍爾的眼裡叫做壓力。

  「……好。」其實有點怕的霍爾不敢拒絕。

  達妍帶著霍爾一蹦一跳的,輕鬆就到了娃娃的所在,她一屁股坐在樹幹上,把娃娃放回霍爾的口袋裡,再把霍爾帶到更高的樹頂,差不多有三樓高,將他放在自己前面的樹幹上,雙手抱著霍爾的腰邊,以免發生意外。

  「怎麼樣?漂亮嗎?」達妍看著霍爾那張著大大的雙眼,還有第一次來到這麼高的地方,感到興奮的輕呼,她就知道不只獅子,孩子們果然都喜歡高處準沒錯。

  口袋裡的娃娃被風吹動歪向一邊,霍爾習慣地看了過去。

  這才意識到自己坐的地方有多高。

  所以緊張起來了。

  背部的尖刺衝破衣服往達妍刺去,達妍嚇得從樹上摔下,大致上沒事,只不過一腳扭傷,但這還不要緊,她馬上抬起頭察看,卻看見霍爾滑落樹幹懸在半空,要不是背上的刺插進樹裡就摔下來了,但這樣下去也是遲早的事。

  ……糟了。

  對她來說,把霍爾抱下來是輕而易舉,但腳偏偏在這時候扭到了,達妍一拐一拐地跑去窗邊,拍了拍窗戶要人打開,看見那發青的臉色,園長、薇和ACE直接衝出教室。

  一看見達妍手指的方向,園長直接暈了過去,薇連忙攙扶暫時先讓她躺在地上。

  「都怪我……我不知道他是刺蝟族的。對不起。」

  「達妍妳準備接,薇妳可以爬上去吧?我去拿墊子過來。」ACE指示完就跑回教室,現在她可沒興致去聽「刺蝟卡在樹上」這種荒謬的鬧劇是怎麼發生的。

  薇則在ACE指示前就把鞋子脫掉,她沒有達妍那樣誇張的腳力,只能慢慢爬,她抱住樹幹說:「霍爾你不要亂動哦。」

  儘管溫柔的語氣將擔憂給包裝起來,但霍爾仍在半空中又哭又動的,根本靜不下來。

  達妍顧不住腳傷,全身因疼痛而發抖,想要試著站起來再跳上去時,情況有了變化。

  一群老鼠咬著遊樂場裡本應掛在牆上給孩童攀爬的麻繩網,網上鋪著一張床單,推斷霍爾可能會摔下來的位置,咬著網衝上周圍的樹,爬到離霍爾較近的下方,老鼠們把繩網上四個角的掛勾掛在樹幹上,完成一張臨時做成的巨大吊床。

  一些老鼠爬上繩網上的床單,一邊吸引霍爾的注意力,同時舒緩他的壓力,就算要掉下來也不怕,大家都在,也有一些老鼠爬到霍爾的附近,對著他安慰的叫,平常與他玩耍的小夥伴們就在身邊,確實讓霍爾不再那麼害怕。

  兩隻老鼠各咬著一邊的粗繩頭,小心翼翼的把繩子繞過霍爾的腰際,恰巧霍爾的身後有著一棵往外長的樹幹,老鼠們排排站在樹幹上,咬住同伴遞來的兩條粗繩,就像拔河似的奮力往內拉,把微微鬆脫的刺針插回樹幹,甚至更深,雖然做好了吊網措施,但好好卡住讓已經爬一半的薇來救才是最安全的。

  「ACE,去拿醫藥箱、冰袋跟椅子,我處理一下她的傷勢。」靠近的聲音讓達妍轉過頭,一名男子幫著ACE把床墊搬出來,放在吊網下方。

  「天啊……幸好你剛好這時候回來,引燈。」ACE稍微平復一下自己的喘息,看著爬上去的老鼠已經成功把揹袋遞給薇,她才暫時鬆一口氣,但還不能放心,又點點頭跑回裡面,這時引燈才轉過身,讓達妍能看得清楚。

  他撩起褐色的前髮並順勢用手掌擦拭額頭上的冷汗,帶有責備的雙眼搭上那沒有表情的臉孔,傳來的壓迫感更深,白色的襯衫外套配上黑色的T恤和長褲,既符合他不苟言笑的樣子,也給人正經的氛圍,實在難以想像那些照顧孩子的小老鼠們是由他訓練出來的。

  有些小孩往他湊近,也只是被他摸亂頭髮,讓孩子裡負責領頭的大哥大姊把大家帶回屋內待好。

  他走到達妍面前,蹲下身小心地拎起腳踝觀察傷勢。

  「那個……因為我──」達妍正想解釋這一切怎麼發生,但引燈打斷道:「大概猜得出來。」

  「還以為只有卡通會發生這麼扯的事,還真是笑不出來。沒骨折。」引燈判斷完後,再將頭抬起,仔細觀察達妍的全身。

  「沒被刺傷?」

  「沒有。」

  「妳反應得真快。」引燈挑起眉,稱讚達妍有雙俐落的手腳,只是這種場合讓達妍聽得很不自在,ACE把她扶上椅子後,再撐起園長走回屋內。

  「你是……引燈對吧?對不起……」達妍先開口道歉,儘管引燈還沒開始責備她。

  「嗯。」引燈沒怎麼回答,專心包紮傷勢。

  非但沒罵人還稱讚她,引燈肯定有在生氣,卻一點也沒看出來,注意到達妍那稍微複雜的臉色,引燈只是挑起眉:「我沒罵妳讓妳覺得奇怪嗎?」

  既然對方都看出來還開口問了,達妍也只好硬著頭皮點頭。

  「我不擅長罵人,反正等等罵妳的人不缺我一個。妳叫什麼名字?不是這裡的學生吧?」

  「我叫孔達妍,今天是來找校長的。」

  「校長不在這啊。」處理完後,引燈便站起身將冰袋遞給達妍,要她自己冰敷,看著薇慢慢把人帶下來,也總算鬆了一口氣。

  「嗯,晚上才要去找他,所以先來這裡幫忙。」

  「還真是給我幫了個大忙,自己看,那群小鬼回去後肯定管不住自己的嘴巴加油添醋地說我做了什麼了不起的事,然後就會有一堆電話打進來了。」引燈指著塞在窗戶前那一張張眼神發亮的臉,老鼠的救援行動就像一場發生在現實的電影。

  「總之快進去吧,在他們把窗戶擠破之前。」




  察覺到呼吸的節奏產生變化,引燈往床頭撇去,園長先是慢慢地睜開眼,隨後立刻坐起身環顧周遭,她看見引燈和達妍坐在床邊的凳子上,達妍還來不及道歉,她直接問向引燈:「霍爾呢?」

  「我們救下來了,回家了……現在晚上六點整。」引燈拿起手機,告訴園長她昏迷了多久,園長立直的身體瞬間放鬆軟癱下來,吐出一口大氣後又問:「家長的反應呢?」

  引燈指向旁邊,園長看著達妍哭紅的雙眼還有左臉頰的巴掌印,點了點頭。

  「這件事我得付一半的責任,我應該告訴妳霍爾是刺蝟族的,他還是個孩子,對刺針的收放還很敏感,不管是緊張還是害怕都會豎起來,反應越是激烈就會伸得越長,所以他那時才不敢去接球。」

  園長這麼一說,達妍才終於知道原因,孩子們容易因為搶球撞成一團,如果一不小心將背上的刺伸展出去,就可能會刺傷別人,其他小孩也知道這點,所以一起玩球時,總會顧慮好與霍爾的距離,讓霍爾一起遊玩而不至於有排斥感。

  但儘管大家關心他也願意接納他與別人的不同和危險,他還是太擔心自己傷到別人了。

  「我原本想說讓妳親自去問出來、去了解並想辦法,應該也算一種教育,但沒想到會發生這種事……我也得跟妳道歉,達妍。」

  「不,是我自己不夠細心,霍爾那時候其實有想跟我說的意思,但又把話吞回去,我就以為他只是不小心怕了。他可以跟我說的呀,這沒關係的。」

  「他怕辜負妳的期待,妳應該看出來的。」

  並不是霍爾懦弱怕壞了大家的興致,只是太溫柔而不好意思拒絕。

  「……是啊,我應該看出來的。」

  只要看出霍爾眼神裡的勉強,就不會自以為這樣能幫到他而爬到樹上了。

  「那薇和ACE呢?」園長打斷沉重的氣氛,事情已經發生,只有達妍的腳扭傷已是不幸中的大幸,她準備下床,現在只想著趕快把東西整理好,想著明天要怎麼應付家長的質問。

  引燈伸手攔住園長:「不用,她們已經要打掃好了,我們現在也要過去幫忙,園長休息就好。」

  「……我知道了,就交給你了,我再躺一下。」園長露出放心的笑,把剛翻開的棉被放回去,引燈便站起身將達妍領出房外,只不過他的隊員們辦事的效率總是超乎想像,打掃完成的薇跟ACE正好要走進去,看著引燈出來也慢慢退後。

  「園長沒出事吧?」薇跟ACE坐回客廳的沙發,一邊問一邊把桌上的大盤往前推,把孩子吃剩下的水果處理掉一直都是他們這些小義工的重責大任。

  「沒事,讓她好好休息吧。」引燈拎起一片早已氧化許久的蘋果,坐到薇的旁邊,看著達妍還愣在桌前,他用眼神示意這盤水果需要多點人分攤,眼見還是沒反應,於是道:「達妍,妳坐啊。」

  猜到達妍想說什麼的ACE對她淡笑,剛才她是罵最兇的那個,但事情已經過去,人也沒事,不需要再那麼緊張兮兮,於是說:「妳已經道夠多歉了,已經沒事了。」

  達妍這才往ACE的方向靠過去坐。

  其實桌子的左右兩側都還有各一張小沙發,他其實不太懂為什麼大家要擠在同一張長沙發上,是因為他沒有先坐其他地方的關係嗎?自己是從什麼時候習慣跟她們湊在一起的?

  一言不發的換位子恐怕有些尷尬。

  「達妍,聽說妳想當隊長,為什麼?」引燈故作自然。

  孔達濂有妳這種孫女真是不像話!

  「嗯……因為我是孔氏家族的人,所以當然要成為隊長,展現自己。」

  回憶起霍爾媽媽憤怒的表情,面對與ACE同樣的提問,低著頭的達妍也給出一樣的答案,但這次少了她原有的氣魄與自信,引燈聽見這回答,跟ACE一樣先沉默片刻,隨後表現出感到矛盾的苦笑。

  「把要照顧大家的職務,只用來表現自己,不覺得有些大材小用了嗎?又或是說本末倒置?隊長需要看著大家,妳只看著自己,所以才引發今天一連串的自以為是。」

  因為自己很勇敢,以為霍爾只是怕了,殊不知是被他所顧慮。

  因為自己做得很棒,以為把做好的成品送給孩子就會開心,殊不知孩子更想要自己做出來的東西。

  因為自己曾經感動,以為拿自己的經驗用在霍爾身上會管用,殊不知對方是因為勉強才同意的。

  連孩子的婉拒和需求都看不出來,全都以自己為出發點去處理問題,又要怎麼去帶領與她同樣年齡,心思卻更加複雜的同輩。

  「是啊,我並不適合做隊長。」等到達妍把頭抬起時,引燈已經離開原本的位子,坐到她右邊的沙發。

  「嗯,所以現在我把自己的經驗和想法告訴妳,妳就自己看哪些值得吸收吧。」

  「呃、欸?」達妍有些困惑,她還篤信接下來的發展是引燈說她沒資格當隊長,她只好低著頭回去挨爺爺的罵。

  「怎麼?妳大老遠跑來這裡,就是哭紅眼睛又給人賞巴掌嗎?離時間到還有一小時吧,我這一小時講的東西妳能記到明年,入學測驗就可以當隊長了。」

  「好、好的!麻煩賜教了!」




  看著孔氏家族的豪華轎車揚長而去,園長也從房間裡走出來準備為幼稚園鎖門,引燈等人從門口走出,他先是左顧右盼,看出動作意思的ACE搶先說道:「薇的機車拿去修了,記得嗎?」

  「那妳的呢?」

  「我載薇,那誰載達妍,當然是一起坐公車上來的。」

  引燈拍了拍自己的頭,今天那荒謬的危機讓他的大腦提早下班了。

  「那上車吧。」幸好他今天開車。

  「『我這一小時講的東西妳能記到明年,入學測驗就可以當隊長了』,你怎麼不乾脆跟她說,明年的入學測驗就是你和其他表現好的隊長來評分。」薇先是裝模作樣地學起引燈剛才的模樣,再用老樣子的肘擊撞他,好像不這麼做引燈就不會回話。

  引燈打開駕駛座的車門,兩人也依序坐進後座。

  「我這麼說的話,不管她覺得有沒有用都會去死背吧,她自己覺得有用並去活用,那才有意義。去老劉的餐廳吃晚餐吧,他說他今天請客,因為我平安回來。」

  「蛤──我吃飽了,今天爬樹累死我了,先讓我回去休息啦。」正好坐在駕駛座後面的薇抓起引燈的靠枕抗議著,老劉的餐廳跟學生宿舍是反方向。

  引燈檢查三個後照鏡的高度,正好看見薇那無理取鬧的臉。

  「少在那邊。好啊,幾顆水果就吃飽,我下次試作義大利菜就不會叫妳來試吃。」

  「欸沒有沒有啦!我開玩笑!」薇瞬間鬆開引燈的靠枕,一提到吃的可乖得很。

  「沒關係,給薇睡車上就好了,我們自己去吃。」ACE繫上安全帶,覺得這是個好點子。

  「怎麼趁機欺負我啊!等等我睡著了妳們真的要記得叫我喔。」

  「那妳去躺車頭,到的時候我請引燈按喇叭。」

  「我沒有那麼難叫的吧……」

  「有!」總是叫她起床的ACE來說就頗有公信力,接著車內便陷入一種詭異的沉默,只留下引擎發動的聲音,還有引燈微微顫抖的肩膀。

  「引燈,你可以開始笑了。」身後的少女們異口同聲。

  「躺、躺車頭……哈哈哈哈哈。」

  由引燈那終於憋不住的笑拉開序幕,車內也被好久沒齊聚一堂的笑聲給填滿,不知不覺過了一年,原先那面無表情的隊長,不僅時常被她們攻破那冷漠的臉皮,就連表情上細微的變化也難逃他們的法眼。

  上學期他們的隊伍其中一項負評就是隊長看起來像個活死人。

  但又有什麼關係呢,只會被她們逗笑,不知不覺已經是她們的成就感來源,觀察那張看似毫無情感的臉下藏有什麼情緒,無形中也成了她們的樂趣,所以不管別人怎麼說。

  是活死人也好、不是傳聞中的黑魔術師也罷。

  引燈都是他們心目中最好的隊長。






若要說有什麼是當年寫出他們的我想不到的,應該就是
1.引燈人在好幾年後會在《心鎖》改名為引燈.阿蘭卡爾,沒有了召喚老鼠的能力和燭臺,還多了一個姐姐
2.薇跟ACE在《心鎖》一開始感情很差XDDD
3.以前覺得不行,我現在不怎麼排斥引燈拿燭臺敲人,說真的看起來很順手好用啊,還附帶灼傷效果(?

所以寫薇和ACE情同姊妹的萌獸學園過程很新鮮,讓引燈再當一次那個讓老鼠照顧大家的大哥哥也很有趣

我第一次創作不是在萌獸學園,但是萌獸學園讓我對創作開始有熱情,直到現在
當時寫完自己的原創長篇小說時,要是沒有收到會長的邀請函,我想我的寫作生涯就斷在那裡了
萌獸學園讓寫作變成我的興趣,我想這次沒意外是最後一次寫萌獸學園的文章,所以最後再對萌獸學園做一次誠摯的道謝與道別

謝謝你,萌獸學園


54 巴幣: 16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