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克蘇魯的黎明》0099.台灣門派的三大靈藥

佐渡遼歌 | 2021-02-23 20:00:01

連載中克蘇魯的黎明
資料夾簡介
克蘇魯元素的奇幻武俠作品!!

  「不愧是帆帆,稍微舞個劍也這麼顯眼。」燕子事不關己地說:「如果明年瞭望塔也來擺個攤位,讓帆帆擔任看板娘的話肯定可以賣得不錯吧。」
 
  「那樣要賣什麼商品?」李少鋒問。
 
  「隨便都行,不然就找些空寶特瓶裝水進去,說是喝了會幸福的水。」燕子聳肩說。
 
  「這個還真是聽過最惡劣的詐欺。」李少鋒苦笑著說。
 
  「肯定還是有人會買,而且定價越高就越多人買。」燕子聳肩說:「那麼玩笑話就先到這邊吧,人家倒是開始認真考慮明年是否要來賣衣服了,正好帆帆也超級適合當模特兒。」
 
  衣服?李少鋒疑惑歸疑惑,卻也沒有繼續搭理,轉而問:「這麼說起來,入城都要經過經屬探測器的檢查,然而如果買了剛才的武器豈不是變得沒有意義了嗎?」
 
  「武器與防具的話不會拿到現貨,現場那些都是展示品。先下訂單並且繳完錢,日後才會送到指定地址。」秦樓月解釋說。
 
  「原來如此。」李少鋒說。
 
  「樓月姊,經過剛才那一齣,感覺有些莫名其妙的人開始跟在後面了。」燕子斜著眼問:「要不要分組行動?」
 
  「……有人跟在後面?」楊千帆微微挑眉,皺眉反問。
 
  李少鋒詫異地轉頭張望,卻只有看見黑壓壓一片人潮。有人正在遠離也有人正在靠近,根本無法辨識究竟否是有人正在跟蹤己方。
 
  「笨蛋學弟,不要看得那麼明顯啦。」燕子沒好氣地罵:「雖然可能是誤會帆帆和殲滅軍有關係的人,不過也有可能是要搭訕或是挖角,總而言之,分成兩組比較容易甩掉。」
 
  「……分組行動也是沒問題。」秦樓月說。
 
  「很好!那麼人家和笨蛋學弟一組。」燕子立刻說。
 
  「咦?可是我才是師父。」楊千帆遲疑地說。
 
  「妳和笨蛋學弟都是第一次參加玉閣祭,讓你們兩個一組到處亂走才顯得莫名其妙吧。」燕子說:「人家會負責笨蛋學弟的安危,妳不用那麼擔心啦。如果他手賤想要亂碰什麼就會全力揍下去。」
 
  「……學姊,麻煩請斟酌力道。妳全力揍過來的時候肯定是偷襲,我連提起護體真氣都來不及吧。」李少鋒苦笑著說。
 
  「少蠢了,除非你想要在逛完祭典之前就被趕出去,否則蒼瓖城內都不能提氣。人家揍你自然也不會帶上氣息,哪會痛到哪裡去。好啦,樓月姊,那麼就這樣,晚點再匯合。」燕子說完,拽住李少鋒的手腕,強硬走遠。
 
  「晚、晚點見!」李少鋒轉頭向秦樓月和楊千帆頷首致意,直到遠離好一段距離之後才苦笑著說:「學姊,雖然我大概猜得出來這是為了單獨行動,然而妳不覺得有點突兀嗎?剛才根本沒有人跟在我們後面吧?」
 
  「哪會,人家演得超好的好嗎?」燕子昂首說。
 
  「那麼我可以問問為什麼要單獨行動嗎?」李少鋒問。
 
  「你是真忘記還是假忘記?之前不是說了要找一位修為在脫胎境界以上的高手替你看看那身怪異真氣究竟是什麼情況。」燕子沒好氣地說:「這是台灣克蘇魯玩家的盛事,平時那些閉門修練、隱世不出的前輩高手都會親自來向蒼瓖派的掌門人夏逸舟問候寒暄。現在不找,什麼時候才要找。」
 
  「啊!」李少鋒遲來地想起這件事情,頷首問:「學姊已經有人選了?」
 
  「……人選自然有幾個,然而問題在於不曉得他們能否保守秘密。」燕子偏開視線說。
 
  「那樣不是白搭嗎?」李少鋒苦笑著說。
 
  「先去探探口風也比什麼都不做好吧。」燕子不悅地說:「雖然這兩個月算是安分,不過天曉得你那氣息下次又會出現什麼亂子,可以盡早把握狀況自然最好。」
 
  「說得也是。」李少鋒同意地說。
 
  「那麼就別廢話了,跟上。」燕子重新拉好斗篷大衣,抬頭挺胸地邁步。
 
  「好、好的。」李少鋒急忙邁出腳步。
 
  「第一目標的人選是白河派的掌門人馮珮蘭奶奶。人家剛才有看到穿著白河派服裝的人,接下來就祈禱她老人家也有參加今年的祭典吧。」燕子說。
 
  「能夠請學姊先介紹一下白河派這支隊伍嗎?」李少鋒問。
 
  「那是台南的一大門派,地盤就是以蓮花季著名的白河那帶。使用武器是台灣門派當中相較少見的棍術,而且只收女性弟子,擅長製藥也擅長製毒,該派的不外傳靈藥『菟絲霜』更是和冬花宮的『寒黐膏』、海端派的『鳳膽丸』,合稱為台灣門派的三大靈藥。」燕子隨口解釋說:「寒黐治外傷、菟絲癒經脈、鳳膽解百毒,任一種都是其他門派的玩家不惜重金也想得到手的藥品。」
 
  「啊啊。」李少鋒想起朱永樺和當時在『詭譎叫聲』的事情,低聲應了一句。
 
  「珮蘭奶奶和人家所學的流派黑檀流薙刀術的師父從年輕時就是朋友了。馮珮蘭奶奶以前曾經在台中長住過一段時間,彼此交流切磋。當時就借住在人家家裡。」燕子停頓片刻,繼續說:「因為這個緣故,人家算是頗受到疼愛,珮蘭奶奶甚至提議過要收人家當關門弟子……雖然那個大概是故意要氣師父的玩笑話,不過至少比起其他門派的高人前輩多了些許機會。」
 
  「那麼就麻煩學姊引薦了。」李少鋒低頭說。
 
  「珮蘭奶奶參加今年玉閣祭的機會應該很大。她從以前就總是說要退休了,偏偏門下缺乏能夠服眾的弟子,即使已經將掌門位置傳給女兒,依舊是實際管事的人,不過這幾年派內出了一位叫『馮芷綾』的高手……有人說是珮蘭奶奶的親孫女也有人說是領養的,雖然血統存疑不過手底功夫確實很硬,聽說隻身闖入有不少恩怨的當地隊伍玉井建設,一對一單挑擊敗了隊長。」
 
  「玉井建設是門派嗎?」李少鋒疑惑問。
 
  「原本是叫做玉井派,不過在十多年前成立建設公司、開始發展相關業務,檯面上的生意也是做得聲有色,現在大多數玩家都改口喊玉井建設而不是玉井派了。」燕子隨口解釋。
 
  「所以玉井建設的隊長雖然被稱為隊長,實際上仍然是地方一大門派的掌門人……既然是孫女,那位馮芷綾應該和我們差不多年紀吧,差了幾十年修為居然有辦法打贏?這是真的嗎?」李少鋒遲疑地問。
 
  「人家又沒有親眼看到,也是聽說的。不過玉井建設的成員沒有出來正面反駁這個說法,無論是不是真的,勢力紛爭方面都算是白河派贏了。」燕子停頓片刻,繼續說:「總而言之,珮蘭奶奶退休應該會是最近幾年的事情,趁著那之前親自過來向蒼瓖派的掌門打聲招呼,請他關照自家的繼承人也在情理當中。」
 
  「這麼聽起來確實機會很大。」李少鋒同意說。
 
  「人家當然不會做沒有把握的事情。」燕子冷哼:「那麼也差不多甩掉樓月姊和帆帆了,回去殲滅軍的那個攤位吧。」
 
  「……學姊覺得那位馮珮蘭奶奶會去那裡嗎?」李少鋒問。
 
  「機率不高,畢竟那個攤販都是殲滅軍的基層成員,有些連異芒境界都沒有,不需要過去打招呼,況且掌門等級的前輩高手即使對於那些新型武器真有興趣也不需要去擠那些人群,直接讓殲滅軍送到住所即可。」燕子說:「不過今天也才第一天,況且還有那張貴賓區的邀請函,先觀察情況再說吧。」
 
  李少鋒不再追問,跟著燕子在廣場繞了大半圈又回到殲滅軍的攤位。
 
  那裡依然盛況空前,隨時都聚集著將近三位數的客人。身穿紫黑色軍服的成員們也熱心積極地介紹與推銷。
 
  燕子從街道的包子店買了兩個芝麻包,隨手遞出一個給李少鋒之後蹲坐在不遠處的廣場角落,低聲說:「接下來就慢慢等吧。」
 
  李少鋒道謝接過,倚靠著牆壁。雖然想要出聲提醒燕子那種像是不良少女的蹲姿不太好,然而發現瞭望塔隊服的斗篷大衣會幾乎遮住全身之後就保持沉默,一邊咬著芝麻包一邊凝視著殲滅軍的攤位。
 
 
 





243 巴幣: 1034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