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異鎧之都 19 潛藏的力量

星鴞 | 2021-02-23 19:38:04



  塔雅菈使用著電腦,很多奇怪的情報滿天飛,卡伊夫命令她整理可獲得的部分,但眼前的整理已經不是重點,根本無法分清有無作用。

  「煩死啦!」用力敲了鍵盤,無力趴在桌上。

  「唉!又再吵甚麼東西?」

  「醒來了就幫忙啦!情報網比上次還混亂。」

  塔古懶走向筆電,速讀螢幕上的內容,直接把筆電蓋上,搖頭。

  「已經沒有可用價值的情報,從舊的找出與新的有連結,懂意思嗎?」

  「甚麼叫做從舊的找出新的連結?你知道情報量有多大嗎?舊的部分又是指多久以前?」

  「先停止吧,幫我打加密電話。」

  塔雅菈停下動作,切換視窗讓塔古輸入號碼,很快的,電話接通。

  「隱藏線路?」

  「對,亞米爾,我們長話短說,能告訴我現在老將軍到底在搞甚麼?下一步我們該怎麼做?我們在局內?還是局外?」

  一切的問題都指向老將軍,而亞米爾則是老將軍的管家與計謀者,他會知道一切,塔古需要一個答案,包刮先前的那個身歷其境的夢。

  「只能說,阿茲罕默症正在吞噬將軍閣下,在下只是想要幫助閣下完成理想,但事情已經無法控制,馬歇爾成長得太快。」

  「所以我們全部都是局內人?無法逃離這場災難?」

  「災難嗎?確實,慾望已經成為一場無法避免的災難,馬歇爾對於財富的慾望宛如深淵,這不是錯誤,但卻是一場錯誤。」

  說到這裡,電話被切斷,塔古頭很痛,聽不懂亞米爾在說甚麼是一回事;搞不懂現在到底是甚麼狀況又是另一回事,從電話中知道狀況很不好,但根本無法判斷嚴重性,只有加深毫無意義的恐懼。

  「好麻煩啊……」

  「你有資格講這個嗎?好歹努力一下?」

  「妳稍微休息一下,有些東西交給大人去煩惱就好,只要在關鍵時刻提供幫助。」

  塔雅菈臉上的黑眼圈,使他有點心疼,某種程度上是因為他自己的態度導致,讓一個少女過度去勉強。

  塔古穿上外套,拿起流星,想要出門尋找答案,但在離開房間的那刻,停下了,現在沒有左手異鎧的情況下,戰鬥力差距太大,搖頭,坐回床邊。

  (吾主,憤怒之罪的代價太過昂貴,下次使用請斟酌。)

  沒有理會流星,只是思考著下一步該怎麼做,床邊多了另一把劍、馬歇爾是誰?這兩個問題的優先度會在鋼獸暴走之上?

  「我領異鎧,塔雅菈妳先休息,不要再做任何多勉強的事情。」

  「好。」

  看著她離開後,拿起床邊的劍仔細端詳,使用起來確實不太實際,卻能感覺到一股像是心跳般的奇怪波動從手傳來。

  (這是怠惰,全名為幸運的怠惰,意旨只有幸運才有懶惰的資本,少數擁有意志的武器,稱為意識體。)

  「總共有七把?對應七宗罪?」

  (自從吾等的計畫公開後,所有的意識體計畫就停止了,有資料的只有兩把,吾主手上為其一,另一把已經損毀。)

  「這麼重要的東西,為什麼要拿給我?或者說引導我去取得?」

  (吾等查詢不到資料,駭進歐洲的資料庫甚至連怠惰的資料都沒有,應為私有。)


  來到街上,很多人因為沒有工作而吃不上飯,漸漸開始策畫暴動,這種痛苦的時代,溫飽都會有問題,更別提存錢。

  「時間不多了,需要防範的到底是甚麼?馬歇爾?還是神話種的鋼獸?」

  無法判斷,至少此刻沒有可以判斷的標準或者情報,塔古不是偵探,不擅長這種推論,但他唯一知道的就是必須行動,連卡爾芬也無法脫離這個詛咒。

  「真麻煩啊。」

  來到內城,說真的最近經常來這裡,以前估計會直接被守衛攔下,上次是因為有斯卡蒂在,現在因為人手短缺,連守衛都沒有。

  塔古到了特蕾莎的診所,說白了就是她家,一打開門左右都是椅子,眼前就是一個金屬櫃台,特蕾莎正在櫃檯上寫著資料。

  櫃台旁有一條路向內延伸,估計往內都是診療室。

  「特蕾莎,這個高的櫃台妳怎麼坐上來的?」

  「你找死嗎?」

  「可能剛死過一回?」

  特蕾莎嘆氣,離開櫃台從旁邊的走道出來,揮手示意塔古跟上,兩人來到走道最後一間房間,一打開,有個人正在裡面。

  一個頭髮凌亂、臉頰消瘦的男子,但眼睛炯炯有神,穿著白大褂跟西裝褲,整個房間只有他面前有燈,正在桌上研究著異鎧。

  「庫夫,塔古來了。」

  「特蕾莎妳老公比想像的正常。」

  「你找死嗎?」

  「特蕾莎妳先出去吧,我想跟塔古說點事。」

  特蕾莎狠狠瞪了塔古,隨後退出房間。

  「你好,我是庫夫.提拉查夫,是特蕾莎的丈夫。」

  塔古認得這個人,是金屬龍頭公司的研究所長,作為研究人員,是少數擁有名字的,大多數的人進入研究所後只剩代號,能力大過於權力才能壓得住一群只知道吸收知識的傻子。

  「塔古.拉普拉斯。」

  兩人禮貌的握手,注意力回到桌上的異鎧。

  「真的是大工程,不過整體已經調整好,目前就我所知,是第一個用鈦金做的異鎧。」

  「鈦金嗎?之前的豹?」

  「是的,不過研究上沒甚麼發展後被棄置,索性我就拿來製作異鎧,過來吧。」

  塔古坐到桌子旁,讓他把異鎧裝上,站起身,身體竟然往右歪了。

  「也太輕了吧?」

  「鈦合金的承受力比鋁合金高很多,你可能需要習慣一陣子。」

  塔古感受了一下左手,腦海裡思考著前面的問題,眼前的人或許知道老將軍在哪,他需要一個答案。

  「你知道老將軍的旅館在哪?」

  「卡爾芬知道,我可以帶你過去一趟,畢竟他有向我交代過你的事。」

  「庫夫,你是自己人還是敵人?」

  會有這種疑問,庫夫不意外,拿下眼鏡,直視著塔古。

  「我是研究員,我只希望繼續研究,你不覺得現在的生活有點空虛?」

  「甚麼意思?」

  「封井會受到衝擊的不只有拾荒者,我們研究人員也需要定時上繳成績,而現在我無法獲得成績。」

  戴上眼鏡,變回原本和善的樣子,塔古此刻才認知到這場問題的連鎖反應,遠比他想的嚴重。

  塔古腦海中,馬歇爾這個名字再次浮現,他到底想做甚麼?目標是甚麼?或者說……可以從中獲得些甚麼?

  「已經不是拾荒者之間的問題嗎?」

  「細節讓卡爾芬告訴你吧,我們已經下不了船了,這就是眼前的現實。」

  「我需要更強的力量,讓我接種疫苗。」

  塔古其實一直很自卑,對於五年前的自己非常自卑,如果只要再多一點力量就好了,這種話常常在他的腦海迴盪,現在斯卡蒂已經成為他生存下去的動力,某種意義上,他確實需要力量,去對抗未知的井。

  「你已經是落難者了,是由母體繼承。」庫夫起身,走到入口對著外面喊「特蕾莎!告訴塔古真相。」

  「甚麼意思?甚麼真相?」

  「你去外面等她一下吧。」

  
  塔古回到大廳,特蕾莎從走來深處出現,拿著一個牛皮紙袋交給了塔古。

  「資料都在這,不過你看完應該還是很迷惘。」

  塔古翻閱資料,這是血液檢析報告,在最後一欄寫著,落難者抗體為百分之九十五,確認為落難者。

  「我是落難者?那我的能力是甚麼?」

  「不知道,估計只有塔萊知道,本質上來說,你那個反應本來就是異常。」

  塔古的反應本正常快一倍,這是以前特蕾莎告訴他的,但實際上到底多快不知道,可以使用到甚麼程度也不知道。

  「妳有說過我的反應比常人快一倍。」

  「理論上,你的反應比常人快不只一倍。」

  「甚麼意思?」

  「你的狀況他媽根本不是反應,你知道要完整運作的話還要大腦身體跟上反應嗎?這些條件綜合起來,你那個狀況就是異常。」

  人某種程度上跟電腦一樣,你想要增強某一部份,不能只強化那個地方,整體都需要強化,例如更強的CPU就需要測試電壓跟散熱,所以特蕾莎才會對塔古的狀況稱之為異常。

  「異常嗎?」

  「你的狀況跟鴞比較接近,鴞當初也花了很多時間才完整掌握能力,多花點時間吧,掰掰。」

  塔古滿腦疑惑被送出診所,看著自己的雙手,原來他遠比自己所想的強大,但需要多久才能控制這股未知的力量?
  

  







22 巴幣: 2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