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紀錄者之書 第二章 不請自來的訪客們

悠路 | 2021-02-22 22:52:48

連載中紀錄者之書
資料夾簡介
發生在《卡歐斯的魔法使》故事開始的200年前,彌悠與她的快樂夥伴們(?)一起踏上討伐返祖魔族的旅途,拯救各個種族與世界的未來的奇幻冒險故事。

第二章 不請自來的訪客們
 
  彌悠心裡非常肯定,從小在這座神狼山的山林深處長大、很少踏足外界的她絕對不認識眼前這名紮著馬尾的金髮少女,但是少女的樣貌和她十分相似,就差在少女的髮色是金色,而她的髮色是黑色,除去這點的話可以說少女長得幾乎和彌悠一模一樣。
 
  不僅是外表,少女一看見彌悠就立刻上前握住她的手,說著她完全無法理解的話,如此唐突又不可思議的舉動更是讓彌悠驚訝到一時反應不過來。
 
  而且,令彌悠感到很不解的是,不知道為什麼,她對這名少女莫名的言行舉止並不反感,反而對這位從草叢裡忽然冒出來的陌生人有一股說不上來的親切感。
 
  「嗯……我聽不懂妳在說什麼耶,妳是誰啊?還有,能不能先把手放開呢?」
 
  出於禮貌,彌悠試著在臉上擠出不太自然的微笑,她知道自己並不擅長在臉上擺出笑容,也自知她現在的表情在對方眼裡應該是有點滑稽的,不過總比擺著一張臭臉要好得多。
 
  聽了彌悠的話,少女這才趕緊放開彌悠的手。
 
  「啊!對不起,我太激動了……」
 
  少女連忙後退了好幾步並向彌悠低頭道歉,她緊抱著懷裡的書,紅潤的色澤浮現在臉頰上,羞愧的情緒霎時表露無遺。
 
  接著,少女將空著的另一手放在胸前,莊重地向彌悠鞠躬並且自我介紹。
 
  「初次見面,繼承者大人,我的名字是蕾可。」
 
  (初次見面……嗎?但是這個女生為什麼會和我長得這麼相似?而且,她好像認識我……?)
 
  「妳好,我叫彌悠,妳說的繼承者是……?」
 
  就在蕾可正準備開口回答彌悠的問題時,幾乎要響徹森林的男聲突然從彌悠的背後傳來。
 
  「喂──!彌悠!妳在哪裡啊──」
 
  彌悠下意識地跟著呼喊聲轉過身去,澤洛那不久前才見過的高大的人型姿態隨即從樹林間竄出。
 
  唯一與方才不同的地方是,他的肩上扛著一頭已經氣絕的山豬。
 
  「啊哈!總算找到妳了!」
 
  澤洛咧嘴笑著,露出整齊但比常人更略顯尖銳的牙齒。
 
  「看哪!彌悠!我抓到了一頭大的,等一下可以吃大餐了!」
 
  一邊說著,澤洛一邊晃了晃扛在肩上的山豬,看上去一派輕鬆的樣子,他的身上也沒有什麼與山豬搏鬥過的痕跡,似乎沒有費什麼力氣就捉到了。
 
  雖然澤洛的收獲是真的很了不起,但彌悠並沒有給其好臉色看,她抬頭仰望著澤洛的臉並抱怨道。
 
  「什麼大餐啊……澤洛你個蠢狼!竟然把我一個人丟在森林裡面自己跑掉!」
 
  「哈哈……抱歉抱歉,我忘了我變成狼的時候腳程會比人的樣子的腳程還要快了。」
 
  澤洛爽朗地笑著說,他的眼睛瞇成了兩個彎月形,看起來是沒有任何在反省的樣子。
 
  接下來,他把視線移向彌悠身後的蕾可。
 
  「話說,妳後面那個穿著白色禮服的女生是誰?」
 
  「這該怎麼解釋呢……說實話我也不是很清楚……」
 
  雙手環抱在胸前,彌悠回過頭望向蕾可,她看見後者歪著頭,表情看上去像是想說些什麼,但卻一句話也沒說出口,只是用一雙帶有疑慮卻又充滿好奇的眼神仰望著澤洛的褐色眼睛。
 
  「是哪戶有錢人家的大小姐嗎?在山裡迷路了?在這種深山裡穿這麼輕薄的衣服會著涼喔。」
 
  將扛在肩膀上頭的山豬輕輕放置在地上後,澤洛走到蕾可的面前,以關心對方的語氣說道。
 
  「……」
 
  面對澤洛表示關心及友好的舉動,蕾可眨了眨她那雙紫水晶般的紺紫色眼瞳。
 
  然後她直接繞過澤洛並往彌悠那兒走去。
 
  「繼承者大人,我是為了把這個交給您而來的。」
 
  「咦?難道說我被無視了嗎?」
 
  澤洛的笑臉僵住了,不過他並沒有感到生氣,而是覺得有點無可奈何,畢竟他照顧了十六年的少女對待他也是差不多的態度,他早就習慣了,所以只是多了一個對他而言根本就不算什麼。
 
  而想當然,彌悠一點也不在乎澤洛的感受。
 
  蕾可將一直緊抱在懷裡的書本以雙手呈遞到彌悠面前,一頭霧水的彌悠猶豫了好一陣子,雖然覺得很可疑,但她最後還是收下了書。
 
  「這本書是……?」
 
  「這是『紀錄者之書』。」
 
  「『紀錄者之書』?好奇怪的名字。」
 
  彌悠用雙手拿起紀錄者之書,她仔細地端詳這本奇妙的書,銀色的書皮在陽光的照耀下閃爍著微弱的光輝,那是不近距離看就難以發現到的,無法用言語形容的奇幻光輝。
 
  (從來沒有看過顏色這麼特別的書,明明看起來很堅固又厚重,實際拿起來卻遠比想像中的還要輕……)
 
  在心裡如此想著的同時,彌悠的右手指尖輕輕地拂過書本封面的正中央,封面上的圖案吸引了她的注意力。
 
  (這個……比起單純裝飾用的圖案,感覺更像是有什麼象徵意義的紋章,看起來像是一對神聖的翅膀……)
 
  正準備翻開書本時,彌悠忽然停下了動作,她抬頭將視線從書移動到仍一直盯著她的蕾可身上。
 
  隨意翻開來歷不明的書籍,如果書裡藏有危險的機關或魔法的話,身為一個沒有任何一點魔力的人類的自己是絕對招架不住的,考慮到這樣的可能性,彌悠決定先暫緩對書本內容的好奇心。
 
  畢竟,她還不知道這名叫做蕾可的少女究竟有什麼企圖。
 
  「……蕾可,妳為什麼要把這本書給我?」
 
  「因為您是繼承者大人。」
 
  蕾可毫不遲疑的回答,彌悠覺得前者回答問題的方式莫名的像機器人,雖然她只有在書上看過,並沒有看過真正的機器人。
 
  「妳說我是繼承者……繼承者到底是什麼?」
 
  「繼承者就是……被『世界的意志』所選上的人……」
 
  就像是在祈禱一樣,蕾可一邊說著,一邊將修長的十指相扣,同時她闔上了雙眼,這讓她看上去彷彿就是個十分虔誠的信徒。
 
  看著這樣的蕾可,彌悠忍不住脫口而出。
 
  「不,我更不明白妳在說什麼了。」
 
  彌悠的眼神變回了剛起床時的那副死魚眼,因為她的直覺在這時告訴她,眼前這名少女似乎跟神狼一樣是很難溝通的類型。
 
  就在這個時候,澤洛突然開口。
 
  「抱歉打斷妳們的對話。」
 
  澤洛面朝蕾可所在的方向,他臉上的笑容不見了,眼神也變得相當銳利,彷彿變了個人似的。
 
  「剛才彌悠是叫妳蕾可來著……?蕾可,妳有其他的同伴嗎?」
 
  「沒有,怎麼了嗎?」
 
  放下緊扣十指的雙手,蕾可睜開眼睛望向澤洛,似乎是從澤洛的問題中察覺到些許不對勁的樣子,所以這次蕾可並沒有無視他。
 
  「有股陌生的氣味從很遠的地方傳來,雖然味道還很淡,但是變濃的速度太快了,看來有人正朝著我們衝過來。」
 
  「氣味……?」
 
  「那個啥……澤洛是神獸神狼的眷族,好像有普通人沒有的特殊能力的樣子,大概就是因為這樣所以他的嗅覺跟小狗是同個等級的。」
 
  彌悠很主動地回覆了蕾可的疑問。
 
  「妳要回答人家好歹也別說得這麼模稜兩可啊,還有別把我說成跟小狗一樣,我又不是什麼家養的獵犬,我的嗅覺可是比狗還要更靈敏呢!」
 
  澤洛一面說著,一面往空氣中仔細地聞了聞,接著他皺起眉頭。
 
  「這個味道……該怎麼形容呢……是人的氣味,好像有點甜甜的,可是又參雜著狐狸的氣味,感覺很微妙……」
 
  「狐狸……!」
 
  聽見「狐狸」這個詞的那一瞬間,蕾可睜大眼睛,本來還很平靜的臉色一下子就變了,她慌忙地轉過身,面向她先前走到這裡來的方向,此時她逐漸能感受到一股殺氣正快速地朝這裡逼近。
 
  「怎麼會……來得比預想中的還要快……!」
 
  豆大的冷汗滑過蕾可細緻的臉蛋,驚覺已經沒有時間讓她思考下一步該怎麼做了,她只得將右手向前伸出,魔力在她的右手掌中凝聚,僅在剎那間,蒼藍色的冰之大劍在她的手中凝聚成形。
 
  「繼承者大人!請您退後!『蒼冰之劍』!」
 
  雙手緊握住劍柄,蕾可向前揮動蒼冰之劍,在她接下朝她襲來的巨大黑色獸爪的那一刻,她用雙手控制著蒼冰之劍,以精湛的劍技巧妙地運用了對方的力量,並宛如要將空氣一同撕裂一般的,揮出了威力更強的斬擊。
 
  「什麼……發生了什麼事!?」
 
  「彌悠!小心!」
 
  兩股力量相互碰撞產生了強大的氣流,澤洛趕緊將彌悠護在自己身後,用他結實的身體阻擋氣流,以防彌悠被波及或是被吹跑。
 
  酷似黑影的魔力凝聚而成的獸爪在被反過來攻擊後失去了原本的型態,巨大而尖銳的獸爪就像將熄滅的火焰一樣消散,有著一對狐狸耳朵的獸族少年見奇襲失敗,立刻雙腳一蹬向後跳躍,在空中翻了一圈,大大地拉開了他和蕾可之間的距離。
 
  「快停手啊!席爾!」
 
  蕾可放下手中的蒼冰之劍,試圖表明自己並沒有要戰鬥的意思。
 
  「卡歐斯呢?他在哪裡?我有話要跟他說!」
 
  「……哥他說過,他對妳並沒有任何興趣。」
 
  席爾面無表情,語氣十分沉著地說。
 
  「只要把書交出來,就放妳一條生路。」
 
  (那個人是狐族的獸族人?第一次看到……是蕾可的熟人嗎?他說的書,就是指這本紀錄者之書吧?)
 
  躲在澤洛背後的彌悠心裡想著,低頭看了看被她抱在懷裡的書,接著又偷偷地從澤洛身後探頭望向席爾。
 
  這名狐族少年看上去年紀和彌悠差不多,他有著漆黑的毛髮和藍寶石一樣的眼瞳,有著一張清秀的臉的他無庸置疑的是一名美少年,只是他的眼神看起來有點兇,給人的感覺並不友善。
 
  而他身上的衣物是不太惹人目光的色調,這讓彌悠想起自己曾看過的書裡面也有出現穿著類似服裝的人物──一個盜賊公會出身的冒險者。
 
  「我是絕對不會把紀錄者之書交給卡歐斯的!」
 
  蕾可幾乎是扯著喉嚨大喊,同時,她的眼神變得非常哀傷。
 
  「席爾,你很聰明,你一定已經猜到紀錄者之書到了卡歐斯手上會發生什麼事情吧?」
 
  「……」
 
  「拜託了!席爾!我們都不希望事情變成那樣!讓我和他談談──」
 
  「我們之間哪有什麼好談的?」
 
  在場的幾個人之外的聲音忽然響起,打斷了蕾可的話。
 
  在席爾的身旁,一縷銀白色的煙霧憑空出現,在眾人反應過來以前煙霧即已化為人形,那是一個全身幾乎都快被不太合身的黑色斗篷罩住,很明顯的比席爾還要嬌小的身影。
 
  「擅自偷走別人的東西的妳,該不會認為自己還能夠站在和我對等的立場對話吧?還是跟以前一樣天真啊……」
 
  被兜帽遮住的半張臉看不出任何表情,只見卡歐斯嘆了一口氣後,向前對著蕾可伸出右手。
 
  「別想再挑戰我的耐性。」
 
  一道手掌大小的魔法陣出現在卡歐斯對著伸出蕾可的右手掌心前,下一秒,另一道規模龐大、散發著讓人感到不適的光的魔法陣在蕾可的腳下形成,數條魔力的鎖鏈從魔法陣的邊緣處迅速衝出,瞬間就纏住了站在法陣中央的蕾可。
 
  「啊啊──!」
 
  身體和四肢皆被鎖鏈緊緊勒住,蕾可痛苦地發出呻吟,掉落在地上的冰之大劍也因為失去主人的控制,魔力無法繼續維持劍的型態而化為光點消失。
 
  見到這樣的光景,澤洛輕輕地推了彌悠一把,示意她趕快逃走後,他往前邁出腳步。
 
  「喂!你這是在幹什麼!?快放開她!」
 
  澤洛扯下脖子上的金屬項鍊的同時,整條項鍊發出了刺眼的光,光的形狀緊接著拉長,在澤洛的手上變化為一把有著特殊光澤、形狀非常奇特,會讓人聯想到狼牙的大刀。
 
  然而,在他揮刀之前,一道黑影已經從天而降。
 
  澤洛只得將手上的刀往上舉起,利用異常堅硬的刀身來抵擋攻擊。
 
  「別來礙事。」
 
  席爾的雙腳重踩在刀身上,完美地避開了尖銳的刀刃,他游刃有餘地站在澤洛的刀上。
 
  「『重力領域』。」
 
  在那一瞬間,澤洛感覺到刀上的重量猛地增加,他一手緊握住刀柄,另一手則支撐著刀身,他不顧自己的手是否會被自己的刀割傷,因為他知道如果他不這麼做,這股力量會直接壓到他身上。
 
  「哈哈……好強的力量啊……」
 
  澤洛的笑容有點緊繃,因為他感覺到自己的腳正慢慢地陷進土裡,這代表著從他的正上方往下壓的力量正在逐漸增強,雖然他還能扛得住,但他得盡快脫離這樣的困境。
 
  看見澤洛陷入進退兩難的窘境,彌悠將紀錄者之書緊抱在懷裡,往後倒退了幾步。
 
  (怎麼辦?我該逃走嗎?但是澤洛他……)
 
  心裡糾結著,彌悠沒能繼續移動腳步。
 
  這時候,又有另一個沒聽過的聲音傳入彌悠耳裡。
 
  「嗨!」
 
  「嗯?」
 
  「這裡啦!下面!」
 
  「下面?」

  彌悠順從聲音的指示將視線往下移動。
 
  然後,她看到一隻褐色的虎斑貓,看似很乖巧地坐在自己的鞋尖前。
 
  「妳好哇!可以把書給我嗎?」
 
  虎斑貓仰望著彌悠,並睜大牠那雙水汪汪的黃綠色眼睛,似乎是刻意在裝可愛的樣子。
 
  彌悠從來都沒有想過,自己有一天會因為一隻貓,而發出她活了十六年以來的最大音量。
 
  「貓貓說話了──!?」
 
  她驚訝地大喊。



悠路碎碎念:

又拖了很久的更新,不知道為什麼最近手感很差,明明劇情早就想好了卻一直寫不出來,再加上過年回老家我晚上一直處於失眠的狀態,白天就算大爆睡也還是累到不行,完全寫不下去啊,結果就又花了很長時間才寫好這章。

說好的宣傳圖,我是打算魔法使那篇的圖等文章更新時一起換,這篇的第三章出來時再一起上,目前圖還沒有完成,大概就是畫個女主的樣子類似看板娘那樣,差不多該讓你們看看我畫功的進步了(?)
104 巴幣: 110
邪惡布丁
修但幾勒!在這個有一堆動物類型的種族世界觀當中,卻會因為一隻貓說話而感到驚訝?!
2021-03-05 00:10:41
悠路
雖然動物類的種族很多,但能說話的要嘛和人類長相相似、同樣屬於人族,不然就得是有高度智慧的稀有魔物,所以一般在路上看到的普通貓貓是不可能會說人話的……當然彌悠眼前的貓並不是什麼普通貓貓……
2021-03-06 18:46:49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