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討厭PvP的我被丟到競技場世界》- 第二十二話(二)

雪嶺上的Mocha | 2021-02-22 12:00:01

連載中討厭PvP的我被丟到競技場世界
資料夾簡介
苦心經營初創遊戲公司的主角被合夥人出賣而陷入絕境。就在公司倒閉前夕,得知可以迴避Bad End的他,卻發現自己被丟到強制參加PvP戰鬥的異世界。

第二十二話(二)
兩極

「反正我跟你說,我們沒有拘捕聖域的人。今天被逮捕的,都是因為鬧事和打架而被抓回來的傢伙。在正式落案起訴他們之前,他們會被暫時拘留,但我擔保他們不會受到任何不合理對待。」

作為一名衛兵隊的副隊長,茱莉亞認為自己口頭上的擔保已經足夠讓人信服。可是眼前的民眾顯然卻未有領情,反而因為她的言論越發火上加油。

「現在你說了就算?你們衛兵隊把不關事的人都抓走呀!」

「對啊!你們這樣做叫我們怎相信你!」

以往不管在衛兵局抑或在競技場,黃金級別的茱莉亞從來都是一諾千金,沒有人質疑也沒有人不給面子的。今晚在衛兵局門外竟然遇到民眾這種反應,實在令她始料不及,以至一時間反應不過來。

「你是黃金級別的,當然會站在領主那邊啦!」

「反正就是護着那些人,拿我們黑曜級的當肥羊賺分數吧!該死的黑衛!」

黑衛?

茱莉亞呆了一呆。

從什麼時候開始,維持治安的衛兵隊竟然被民眾如此稱呼了?

我們衛兵隊做錯了什麼嗎?

茱莉亞過往一直對身為被民眾擁護的衛兵隊一員而感到自豪,所以現在面對民眾越來越難聽的侮辱說話令她感到十分委屈。

「你們記着!衛兵隊沒有個人主義!民眾不會看到個別衛兵的好與壞。一個人做好事,全體衛兵的觀感都會受惠。一個人幹了壞事,全體衛兵都被拉到溝渠!」

茱莉亞想起了衛兵隊訓練時候導師所說的訓誡。儘管不公道,但這就是衛兵隊的性質。要成為衛兵隊的一份子吃這行業的飯,這種程度的覺悟只不過是最基本中的基本。

她深深吸了一口氣,儘管感到難受但她還是壓抑住自己的情緒,盡量平靜的跟在場所有人道:

「大家相信我,如果你們的親友沒有犯法的話,他們最後一定會沒事!但若果有人犯法,不管使用怎樣的藉口,我們也必定會把犯人繩之於法!」

可惜茱莉亞自認為是大公無私的說話,對於情緒極度高漲的人們來說,卻只不過就是屁話而已……

「黑衛,放人!」
「黑衛,放人!」
「黑衛,放人!」

從加入衛兵隊開始,每一位衛兵都被訓練成對付犯罪份子的能手。然而來到這刻,茱莉亞所面對的卻不是手持外道武器的兇徒,也不是窮凶極惡的殺人犯。面對赫澤爾頓的一般民眾,茱莉亞過往學到的東西都忽然好像派不上用場了。

「所以我就說,你們衛兵隊就是被領主擺了一道嘛。」

就在茱莉亞還在猶豫着下一步該怎麼做的時候,衛兵局的大門又一次被打開,打着呵欠的維克托從局裡面施施然地走出來。

艾莉娜見維克托走出來,總算是鬆了一口氣,臉色也頓時緩和了許多。

「各位!」維克托舉高雙手,示意在場的人稍微安靜一下。「我已經跟衛兵隊的高層交涉過,也親自確認了被關在這衛兵局的人全部都安然無事。」

「既然沒事就該放人呀!」

「對呀!放人呀!」

「請大家明白,『沒事』並不代表不需要接受調查。況且在這個時候,我們還有更重要的事要做。」

維克托頓一頓,回頭看着衛兵局屋頂上那隨風飄揚、屬於赫澤爾頓的旗幟。

這動作令所有人都隨着他的目光集中到旗幟之上。

「會導致現在這種局面,主要是因為領主拉姆贊 · 霍克(Ramzan Hawk)強行實施『強制參賽法案』所導致。我們現在要做的不是在這裡為難衛兵隊,而是直接向領主表達我們的不滿和訴求,要求領主收回這一條惡法。」

維克托這番演說令衛兵局門外一直得不到宣洩民眾找到了發表不滿的渠道,每個人臉上都紛紛展現出憤概的神情。

「慢著!你們現在要去找領主麻煩的話,我們衛兵隊可不能當作沒聽見!」

茱莉亞拔出衛兵隊副隊長以及隊長才獲賜予的長劍,趕在民眾的前面攔住了所有人的去路。

「放心,我們現在還不會去找領主。」維克托笑著道。

「現在不去領主府?還要等什麼時候才去?」

這次輪到民眾對維克托的說話表示困惑。

「要讓領主拉姆贊讓步,不是單靠我們幾十人跑到領主府門外吵吵鬧鬧就可以成事的。由今天開始,請各位盡量召集希望取消『強制參賽法案』的親友。下星期,我們所有人一起到領主府,把我們的意願向領主直接表達!」

藉著維克托給予的希望和目標,大部份人終於都願意暫時散去,只剩下少數希望見見被捕親屬的民眾拒絕離開。

「很抱歉,根據衛兵隊守則,在調查結束之前,被捕的人不可以接觸外界。可是我答應你們,我會盡量照顧被關住的人,請你們諒解……」

茱莉亞看到維克托的做法之後,態度和口氣也軟化了不少,加上維克托和其他聖域職員從旁不斷勸籲家屬不要為難衛兵隊,最後終於所有人都和平散去了。

「謝謝你的幫忙,維克托·亨特先生。」

茱莉亞向維克托深深的鞠了一個躬。

「我記得你。你是那個手腕受傷的衛兵長的……」

「我是他的妹妹,茱莉亞 · 京絲蕾。」

「茱莉亞……沒想到你哥哥離職後,你竟然會加入衛兵隊…… 你跟那時候真的改變了很多……」

茱莉亞低着頭滿臉通紅,想起維克托當年來敲門的時候,正是自己情緒最脆弱的時候。

「那是因為我哥有很多沒完成的事,還有很多人需要保護……」

「需要保護的人嗎?」維克托打斷了茱莉亞的話問道:「茱莉亞,你認為現在你需要保護的人是誰?」

「那當然是……」

「你別急着回答。因為這是接下來的日子裡面,你最需要不斷反問自己的問題。」
69 巴幣: 0

創作回應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