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遊戲王Anime 第二十七章 C班的挑戰

丹雀 | 2021-02-20 22:32:06 | 巴幣 12 | 人氣 92





  「最近狩獵者出現的頻率過高,為了將傷害降至最低,會長下令讓我們各別到班上保護學生的安全。而我是負責E班的東萓,請多指教!」一名穿著紫色學院服的銀色長髮少女,對著台下的我們說道。

  我眨了眨眼,記得以前米俐對我說過學生會長很討厭我們班,現在是情況危及所以派人來監視?

  「好了、好了,妳就隨便找個位置坐,我要開始上課了。」站在旁邊的吳玖栖用著趕蒼蠅的方式揮了揮手,看來我們班導也很討厭對方。

  就這樣名為東萓的少女名正言順的坐在蓓雅的座位上,我想就算座位的主人在場,她也會選擇另一個位置。

  明明有很多空的座位,為什麼要刻意坐在我的旁邊?

  「叩、叩叩。」

  「是誰打擾我上課啊!」脾氣很差的班導對著門口吼道。

  只見一名妹妹頭髮型的女學生膽怯的躲在角落,連探頭的勇氣都沒有。

  「我說吳玖栖就算心情很差,也要看一下場合吧?現在班上可是有小孩子耶!」我抱著快要哭出來的雲霞,用手輕輕地撫摸她的頭髮。

  什麼!

  東萓轉頭看向站在教室最角落的那人,她是怎麼出現在那裡的,莫非她會瞬間移動?

  見大家的注意力還在他們身上,東萓偷偷拿出筆記本在上面寫下,第二位疑似擁有特殊體質後,趕緊收進口袋。

  「不好意思,請問妳來我們班有什麼事嗎?」雖然吳玖栖的態度比剛才柔和許多,不過對方依舊站在原地不敢出來。

  頗為無奈的班導,只好請求台下的學生協助。

  充滿正義感的方証岳立刻跳了出來,他不疾不徐地走到教室門口,打算說些安慰人的話語,對方卻先將手中的一包餅乾遞給了方証岳。

  「這、這是昨天的謝、謝禮,請收下!」女學生一臉羞愧的低著頭說道。

  不會吧!

  在場除了東萓外,我們驚訝的連嘴巴都成了O字型。

  「等一下,那天和妳決鬥的不是我是年瓏才對。」不愧是正直的好青年,立刻將誤會解開。

  「是這樣……但是這份我親手做的餅乾確實是要給你的。」沒想到對方一開始只是假借名義送禮,現在則是當機立斷的說明來意。

  「唔唔……丹楓姊姊妳抱得太緊了……」被我勒住的雲霞痛苦的用手拍打著我的手臂。

  「抱、抱歉。」我趕緊鬆開雙手,不過視線一直緊盯著前方。

  完蛋了、完蛋了,看來夏婉芸出現情敵了。

  「咦?茹茹、妳怎麼會在這裡?」這時又有一名穿著黃色學生服的男學生走了過來。

  「盛錸?我只是來答謝E班,昨天化解花壇社的危機。那你呢?」茹茹把餅乾塞給方証岳後,趕緊將雙手放到背後。

  「我?我當然是來踢館的。」盛錸理直氣壯的說。

  不過要被踢館的我們表示,昨天才發生這麼可怕的事情,而且是在D班踢館之後,你這樣一臉輕鬆地從C班走來這裡就說要踢館,如果又發生什麼事情誰要負責啊?

  「班導,我可以關門嗎?」走到門邊的杜威無奈的說。

  「可以,雖然我想這樣說,不過我們的萬人迷方証岳還在外頭。」吳玖栖也一臉無奈的說。

  「不行!如果你想要和方証岳決鬥,那就要先過我這一關。」茹茹轉身背對著方証岳,雙手張開的擋在兩人面前。

  「和妳打?拜託、我們都決鬥過多少次了,別忘了妳還沒贏過我半次呢。」

  聽見他們的對話後讓我感到好奇,這位名叫茹茹的女學生是花壇社的成員之一,我記得當時使用的牌組是「自然」系列。

  雖然本家的卡片很少人使用,不過同步怪獸卻是耳熟能詳。

  「我說既然她的牌贏不過你,而你又想找我們E班決鬥,這樣的話那我就用她的牌和你決鬥如何?」我走到他們的面前,好心好意的說道。

  「我說丹楓雖然妳現在的牌組不方便決鬥,但是妳想學年瓏打牌會不會有點……」方証岳沒把話說完,因為我們都想起當時我借用江玟霖、陸志偉和夏瑋雄的牌組與狩獵者決鬥的慘況。

  「不,讓丹楓去。」我和方証岳同時看向吳玖栖,只見他低聲地對我們說:「現在是非常時期,如果狩獵者突然出現,至少丹楓還能借用別人的牌和對方決鬥,比起使用沒有把握的牌來的好。」

  聽完班導的建言後,我和盛錸便來到另一間練習室。

  至於上課的話,老師都跑來觀戰了,還有誰會留在教室裡頭。

  「我召喚『進化蟲 半甲齒龜 (ATK/500)』這張卡召喚成功時,可以從手牌將一體『進化龍』特殊召喚。」

  沒想到是「進化」牌組,不過茹茹的這副牌組也是有厲害的地方。

  「對方召喚怪獸時,手牌的協調怪獸『自然波斯菊甜菜 (DEF/700)』可以特殊召喚到場上。」

  「這一招我不知道看過都少次了。我特殊召喚『進化龍 雙腔龍 (DEF/2400)』,這張卡藉由『進化蟲』的效果特殊召喚時,可以再從手牌特殊召喚一體炎屬性等級6以下的恐龍族。」對方流暢的叫出一模一樣的怪獸卡,自信滿滿的說:「將場上兩體6星的恐龍族進行疊光超量召喚『進化帝索德龍 (ATK/2600)』,在場上覆蓋一張牌,結束這回合。」

  「輪到我了,抽牌!」我看著手牌一段時間思考著戰術,這時對方好心提醒說:「我先告訴妳,『進化帝 索德龍』只要有疊加素材就不會被效果破壞,而且對方特殊召喚怪獸時,移除一個素材就可以破壞那體特殊召喚的怪獸。」

  原來如此,所以茹茹一開始就沒辦法將擅用的同步怪獸特殊召喚到場上。

  「感謝你的提醒,這樣的話我發動魔法卡『玄武的光蘇』,場上存在『自然』怪獸才能使用,對方這回合不能使用怪獸效果。」

  「我早就知道會用這一招了。連鎖發動覆蓋的陷阱卡『魔宮的賄賂』對方發動的魔法或陷阱卡無效並破壞,但是對方可以抽一張牌。」盛錸完全看穿了這副牌的戰術,難怪他這麼有自信。

  「沒用的,我就是這樣開局後一直採取被動,完全沒有招架之力。」坐在觀眾席的茹茹非常懊惱的說。

  「不過如果是妳開局的話,就不會發生這種事了吧?」方証岳打算鼓勵對方,於是換了一種說法。

  茹茹搖搖頭說:「雖然一開始成功召喚出同步怪獸,但是對方的超量怪獸一下子就解除危機了。」

  看來真的不好解。

  方証岳皺起眉頭望向對方場上的超量怪獸,只要有它在丹楓就很難把額外怪獸特殊召喚到場上。

  但是為什麼遇到如此的困境的她卻笑得出來……

  「既然特殊召喚被封印,那就不要特殊召喚就好了。」我從手中亮出一張卡片說道:「將場上的『自然波斯菊甜菜 (ATK/1000)』採取攻擊狀態,接著發動魔法卡『吼獅之鬃』將該怪獸的效果無效化,但是攻擊力變成3000分。」

  「怎、怎麼會有那張牌?」盛錸訝異地看著那張魔法卡。

  「咦?那張牌我記得是放在備牌的卡盒裡。」牌的主人也嚇了一跳。

  我轉過頭對著妹妹頭少女說道:「不好意思,我修改了妳的牌組編排,因為我不想再和之前一樣了。」
  知己知彼,才能百戰百勝,面對這樣的敵人,只能出奇制勝,妳說是吧,江玟霖。
  「戰鬥階段,『自然波斯菊甜菜 (ATK/3000)』攻擊『進化帝 索德龍 (ATK/2600)』,接著進入主階二,從手中召喚『自然壁 (ATK/1500)』,接著將場上的2星協調怪獸與4星怪獸進行調星同步召喚6星『自然神龍 (ATK/2500)』,『自然壁』從場上送入墓地時,可以從牌組特殊召喚一體『自然』怪獸,我特殊召喚『自然螳螂 (ATK/1700)』,在場上覆蓋兩張牌,結束這回合。」
  盛錸 生命值7600分/手牌1蓋牌0‖丹楓 生命值8000分/手牌1蓋牌2
  「輪到你的回合了,然後再你出牌前,我也好心的說一聲,『自然螳螂』可以把手牌一張『自然』怪獸送入墓地,破壞對方召喚的怪獸;『自然神龍』則是有陷阱卡發動時,將自己墓地的兩張卡片除外,無效並破壞該卡片。」我再最後又補了一句說:「這兩張卡的效果沒有一回一次的限制,只要我的牌夠多就能一直使用。」

  「可、可惡。」沒想到自己會落到這種田地的盛錸從牌組抽了一張牌,隨後大聲地笑了出來。

  「即以其人之道,還自其人之身,既然不能通常召喚,那就特殊召喚就好了。」對方說完後隨即將手中的卡片亮出:「發動魔法卡『強制進化』將場上的『進化蟲半甲齒龜 (ATK/500)』解放,從牌組特殊召喚一體『進化龍』,此方法視同『進化蟲』的效果特殊召喚。」

  「這兩個人也太……」方証岳看著這兩回合的展開,不知道要說些什麼才好。

  「好厲害,不管選擇『封印』什麼,對方就用另一種方式去破解。」茹茹崇拜的看著決鬥的兩人,心中如此希望站在那裡的人是自己。

  「我特殊召喚『進化龍 角鼻龍 (ATK/1900)』,這張卡藉由『進化蟲』的效果特殊召喚成功時攻擊力提高200分,另外戰鬥破壞對方怪獸時,可以從牌組選一張『進化蟲』加入手中。」

  「這招厲害,不但可以破壞對方的怪獸,還可以補充手牌。」

  「妳也不錯,竟然可以破解我一直以來的戰術。戰鬥階段,我用『進化龍 角鼻龍(ATK/2100)』攻擊『自然神龍 (ATK/2500)』。」萬萬沒想到對方會攻擊比自己還要高攻擊力的怪獸,只是他在說完攻擊宣言後,立刻從手中發動卡片:「發動速攻魔法卡『月之書』將『自然神龍 (ATK/2500)』變更成裏側守備。」

  「刻意在攻擊宣言後才使用魔法卡,雖然想要再度讚揚,不過我要連鎖發動反制陷阱卡『合成獸之牙』,場上存在『自然』怪獸才能使用,對方發動的魔法或陷阱卡無效並破壞,之後我從手中捨棄一張牌。」

  我將「自然瓢蟲」送入墓地後,對方便結束了回合。

  「抽牌!」我微笑的看著對方說:「有沒有覺得現在的決鬥很棒?」

  盛錸對這句突如其來的話感到困惑,不過還是點點頭表示同意。

  「很好,那麼之後的決鬥也要保持下去喔!」

  「之後?」

  聽出弦外之音的他,瞪大雙眼說:「妳打算在這回合分出勝負?」

  「我召喚協調怪獸『自然薔薇鞭 (ATK/400)』,接著將3星協調和4星的『自然螳螂』調星同步召喚7星的『自然玄武 (ATK/2350)』。」我用實際行動代替了回答。

  「戰鬥階段,『自然玄武 (ATK/2350)』和『自然神龍 (ATK/2500)』直接攻擊玩家。」

  「不可能的就算那兩體同步怪獸的總攻擊也只會造成4350分的傷害,我還擁有2850分的生命值。」盛錸精算出結果後,卻見我游刃有餘的說道:「發動覆蓋的速攻魔法卡『瞬間融合』,將場上的兩體地屬性同步怪獸進行融合召喚『自然蓋亞星獅 (ATK/3200)』,再度直接攻擊玩家。」
  盛錸 生命值0分/手牌0蓋牌0‖丹楓 生命值8000分/手牌0蓋牌0
  不到幾回合就分出勝負,這原本是盛錸對茹茹決鬥後的結果,沒想到現在卻顛倒了。

  「這、這就是E班的王牌嗎?」盛錸和茹茹異口同聲地說道。

  「同步怪獸再進行融合召喚,看來丹楓的實力又變得更厲害了。」方証岳和杜威無奈地搖搖頭。

  雲霞則是用著水汪汪的雙眼一直望著紅色長髮的少女,就像是在看偶像般的崇拜。

  學生會的東萓再度拿出筆記抄寫後,吳玖栖走到了她的身旁,低聲地說:「雖然不知道妳有什麼打算,不過現在親眼見識到她的實力了吧,月桂葉。」

創作回應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