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罪惡原典 <1-2>

Dz | 2021-02-19 21:22:00 | 巴幣 4 | 人氣 123


<1-2>繡手







  「雨霧如此紛亂......看來這片失信的大地比表面上還要來得陰險。」
  
  老追尋者靠在窗邊,將他逐漸衰老卻仍舊強大的身軀包裹在厚油布斗篷裡,他臉上佈滿的皺紋,像是守護著遺跡的石像般,始終專注地看顧著外頭。邊說道,他同時也將繫於背上的長柄戰錘給卸了下來,一圈、一圈、緩慢地替它繞開纏布。

  一顆顆慘白的燈泡懸掛於斑駁的水泥樓板上,讓這簡破的方正空間明亮得令人頭昏。

  沒有人知道,為什麼一間平凡的刺青店會想要再額外多花費一筆數字將隔壁給租下來,卻將之門窗全數封閉做為倉庫使用,從過去租金高漲卻一位難求時開始,直到了現在,紅頂市場已經由上往下一層層地荒廢了以後,還仍繼續著這件傻事。

  沒有人知道,為什麼老闆在這三十多年來的日子裡,無論是颳風下雨、即使碰上了一年一遇的凍流,仍堅持將鐵門拉開,將招牌點亮,卻又總是會無預警地突然休店休上個一兩週之久,即使正逢一年一度唯一能使舊城區起死回生的落楓祭。
  
  沒有人知道,這裡其實屬於一個年邁的老繡手,他將這裡打造成全麥菲爾區最優秀的工坊,在這裡調配純度最高的凝燄,在這裡替新的舊的各種的燃印人進行蝕刻。

  也沒有人知道,他是貝塔多門協會的通緝犯,因為他從不拒絕找上門來的任何人。

  「這只是一場雨......平凡不過的雨......」一邊準備著下個階段的作業,他漫不經心地回應著。「酒侍席大人,您變得容易緊張了。」

  「三週了,三週不見一刻晴,過去從未有過這般異象......你可知道要就這麼繼續下去,會自何處開始湧現災禍?」

  「是我們的舊城區嗎?要是雨就這麼繼續下,那些原本還願意傻傻地來這浪費時間的外地人就會開始明白,回安鎮市中心的那些新建的百貨大樓能夠遮風避雨地供人好好逛上一整天,那是多麼美好的一件事?接著,苟延殘喘的舊城區就會這麼斷了氣,從此以後成為麥菲爾區第二個死亡的城市。」

  「不。」追尋者搖了搖頭。「在那之間,早已潰爛的奧弗齊城,會先爆發瘟疫。」他喝了一小口紅茶,這種罐裝飲料對他來說仍是無法輕易接受的劣等品,印製在上頭的廣告標章更是毫無美感可言。「白壤樹的樹根已經生了蛆蟲,普洛恩城的排泄物堵塞了祂的命脈,屆時淤積的汙泥將會成為惡菌的溫床......在枯死之前,吞噬掉所有的文明,接著,一路往瑞迪墨中央區蔓延而去......這片大地,正在以玉石俱焚的手段做最後的困獸之鬥。」

  「哦?那麼聽起來果然就是比奴人的問題了?」

  追尋者皺起了眉間。

  「清除那些垃圾本來就是比奴人的責任,他們也確實就只有這麼一份工作可做,但聽起來似乎是連這髒活都無法勝任了?」繡手繼續說。「可不是我在歧視他們,但鑿印人最能明白,尤其是我們做繡手的,雖然你們總說能不能夠成為燃印人全都只是機率上的問題,但凝燄可是不會騙人的,像是維米奇拉人,人人都能擁有至少三種以上的渠印,甚至不曾出現過被凝燄拒絕的例子,但比奴人呢?我這輩子不只一次替比奴人進行蝕刻過,且無一例外的,他們都在第一次燃印時就出現了反噬,連最穩定的屏擋都無法使用......」

  「跟比奴人無關。」他打斷了他,似乎罕見地動了些怒。「是瑞迪墨人破壞了三方的平衡,使我們這群螻蟻正加速步向末日。」

  「......末日嗎?到了那時,你我也早就都不在了。」繡手輕笑了一聲。「『所謂的生命,不過就是偶然下走火的磷粉,一瞬即逝,淡為煙縷』,這可是你親口告訴我的,既然沒有來生,那麼死後,這世界會變得如何,又如何呢?」

  話題就這麼斷了線,在沉默之後,追尋者沒有對此再多做回應,只是雙手按在解封的戰鎚上,守望著外頭的同時。

  稍微數了數,天橋上、路燈下、大約有十來隻吧。
  
  「既然提到了維米奇拉人,那麼我們還是聊回來這裡吧?你總不會沒打算要告訴我吧?」老繡手輕輕笑了一嘴角,往追尋者的方向瞥去。「在繡針刺進他皮膚的那一刻起我就已經發現了,維米諾爾人啊......這對兄妹......你那些手下們知道嗎?知道他們現在關押著的,是古代英雄的後裔嗎?」
  
  「他們沒有必要知道,你也沒有。」但他還是搖了搖頭。「這會替你自己惹上麻煩。」
  
  「你以為我不知道外頭有幾隻狗嗎?」老繡手暫且放下調製工具,他站起身往工坊中央的躺椅走去,評估了一下那個昏睡過去的男孩。「嗯、他還得再休息一會,就算是維米諾爾人,也沒辦法一口氣撐完蝕刻的過程,但五道渠印,只花了三天,已經能稱得上是怪物般的軀體了。」
  
  「不是每個維米諾爾人都如傳聞中的強悍。」追尋者側過頭,看了地上一眼,那頹廢的男人像具留有心跳的屍體,可憐到沒人想替他舉行葬禮。「我們的神在祂們的戰士之中挑選出了菁英,加工成為英雄,但腐壞的成份卻也同時參雜進了原料之中,而那也是我們這些不完美人種的共罪。」
  
  「讓我猜猜......是自私嗎?叛逆?憤怒?還是嫉妒?都不是?難道你要說是情慾?」他輕挑地笑了笑。

  「是自我意識。」追尋者惋惜般地嘆了氣。「是認為自己的生命應該要擁有自我選擇的權力、認為自己是獨特的、有價值的、是應該受人尊重的。這就是維米奇拉人和維米諾爾人最大的不同,在另一方面,你也不得不接受的事實是,你所鄙視的比奴人和所敬愛的維米奇拉人,在本質上是完全相同的。」
  
  「......哼、」
  
  但當然地,經驗豐富的老繡手認為這是高階的燃印人在接觸過深後走火入魔的症狀,他們的思想通常都開始出現病變,談的聊的都是一些扭曲的幻覺和謬論,而最後,他們無一不被貝塔多門協會通緝、討伐、抹滅......
  
  所以,他也只是無奈地笑笑,不再爭辯。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