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討厭PvP的我被丟到競技場世界》- 第二十二話(一)

雪嶺上的Mocha | 2021-02-19 12:00:04

連載中討厭PvP的我被丟到競技場世界
資料夾簡介
苦心經營初創遊戲公司的主角被合夥人出賣而陷入絕境。就在公司倒閉前夕,得知可以迴避Bad End的他,卻發現自己被丟到強制參加PvP戰鬥的異世界。

第二十二話(一)
兩極

茱莉亞 · 京絲蕾從來都不是一個主動的人。作為側室的孩子,她從小就明白寄人籬下就必須要忍聲吞氣才能活下去。尤其在母親離世後,她和兄長在這個「家」的地位甚至連傭人都比不上。在這個沒有一絲溫暖的地方,仲然能夠容身但及其量亦只不過是頭上一片冷冰冰的瓦而已。

幸而在這段日子,一直有兩個男人願意為茱莉亞遮風擋雨。

即使十八歲那年為了生計在競技場贏取驕人的成績,茱莉亞亦從未考慮要改變自己位置。她甚至無意挑戰比兄長更高等級的競技場級別。對茱莉亞來說,只要留在哥哥克里斯還有男友艾倫的身邊,那小小的幸福就會一直維持下去。

然而上天卻跟她開了兩個極大的玩笑。

第一個玩笑,發生在那個下着毛毛細雨的下午。當艾倫渾身是血的倒在她懷裡,茱莉亞看着畢生摯愛漸漸失去生命卻又無能為力為他做任何事。那一刻,茱莉亞的世界碎掉了,彷彿一部份的她也跟着艾倫在那天死去了。

第二個玩笑,發生在艾倫離世之後。

艾倫逝世之後,茱莉亞徹底封閉了自己的心。足不出戶的她雖然跟哥哥克里斯住在同一屋簷下,可是兩人卻幾乎完全沒有交流。那幾年克里斯幾乎從不回家,彷彿著了魔似的不斷調查和尋找虐殺街童、殺害艾倫的外道者。

茱莉亞當然明白克里斯的想法,但她還是對這件事完全提不起勁,就正如她再也找不到要離開睡房的原因一樣。

找到了那個兇手又如何?逮捕了他又如何?

艾倫永遠都不會回來了。

直至幾年後,那位聖域的白銀祭司 —— 維克托來到她的門前敲門,當她聽到敲門聲竟然跟艾倫一模一樣的時候,茱莉亞才願意從睡房中走出來。

「抱歉,請問你是衛兵隊長克里斯 · 科爾曼的家人嗎?」

茱莉亞從維克托的口中得知,克里斯跟外道者戰鬥後身受重傷,右手遭到永久性的傷害,並正在聖域醫療隊進行緊急手術當中。

克里斯成功手刃仇人,也成功為摯友報仇,但代價也實在太大了。

在那天開始,一直在茱莉亞身前遮風擋雨的兩個男人,最後都無法再為她做任何事了。

這是詛咒嗎?

每個保護她的人最終都會遭遇不測嗎?

茱莉亞去到聖域,看着病床上沉睡的克里斯,反覆自問了不下數萬次。

「既然被命運所詛咒,那麼我就捨棄那份懦弱,站在所有人的最前面好了。」

茱莉亞在競技場贏取黃金階級的那場比賽中,曾經說過這麼的一番說話。

而現在,她亦因為同一番說話,正以一副一敵百的姿態站在衛兵局門外。

在克里斯離開衛兵隊之後,那些跟了克里斯很多年的下屬們,那些在「醉牛」酒吧看着艾倫向她求婚還取笑艾倫的混帳傢伙,那些一直看着她成長、一直擔心她的粗魯笨蛋們,如今就是她要保護的人。

只有這一點,茱莉亞 · 京絲蕾是絕對不能退讓的。

「這裡是衛兵局,不是你們來撒野的地方!全部給我立即散去!」

雖然茱莉亞一聲暴喝成功震懾了部份包圍着衛兵局的人,但在場還是有人同樣為着心中信念,挺住了這一聲暴喝繼續屹立在她面前。

「聖域向來立場中立,你們怎可以逮捕聖域人員!」

站在茱莉亞面前是一名一臉稚氣,但雙眼帶着堅定神采的少女。

這少女非但沒有因為茱莉亞的舉動而後退,反而更往前踏出了一步。她雙手攤開,展示自己身上並沒有攜帶任何武器,這舉動讓茱莉亞以及在場所有人都感受到她身上極大的勇氣。

「你說的聖域職員是誰?」

「白銀祭司,維克托!」

茱莉亞呆一呆,沒想到眼前這少女說的,竟然就是當日來敲門的那個白銀祭司。

「慢……慢著,你說那個白銀祭司維克托 · 亨特被我們拘捕了?」

「別跟我裝傻了!我的朋友看到維克托跟你們衛兵隊說話,然後維克托就一直沒有回來了!」

「你的朋友是…?」

茱莉亞順着少女的手指看過去,只見一張讓她再也不能更熟悉的臉就在人群之中。

「菲恩圖斯!?」

梓承一直別開臉不去看茱莉亞和艾莉娜二人,但這時候他亦不得不硬着頭皮向茱莉亞揮手道:

「呃……哈哈哈,不就是我囉。」

「你這色鬼!究竟跟這小妹妹亂說了什麼!」茱莉亞怒罵道。

「菲恩,你認識這個金髮阿姨嗎?」艾莉娜一臉不爽的道。

「阿姨?有種你再說一次!」

茱莉亞把眼睛瞪得像銅鑼般大小,原本對艾莉娜的欣賞頃刻間消失得一干二淨,還氣得差點忘記自己正被幾十名民眾包圍著,完全失去了作為衛兵隊副隊長應有的專業模樣。

「既然都是認識的,那就好說話啦!哈哈哈。」

站在一邊的莫里斯本想笑着打個圓場,可是他卻被艾莉娜和茱莉亞完全無視了,最終只能站在梓承身邊和他相視傻笑。
67 巴幣: 2

創作回應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