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白貓頭鷹的冒險者之旅 初始篇 第二章 奮起 9

黑漆 | 2021-02-19 10:03:23


9.
  店外下著滂沱大雨,雨水與雷鳴的聲音在店內都能聽得特別清楚,來到此處工作也差不多兩個星期了,零星的客人是這家店的收入來源,為此多數時候等待客人的到來要比製作附魔還要多。

  坐在我身旁的愛蘭一副無趣的神情看著店門口,正當我想說些話語來挑起話題時,她歡快的說:「整理完店面後比我想的還悠閒呢。」

  她說的並沒有錯:「也比我想的優閒,雖然有時候會花時間來精進自己,可除此之外真的特別閒。」

  愛蘭趴在桌面上,視線看著我問:「拿到第一筆薪水後,夏洛特想先買什麼?」

  對於這個問題我思索了一會,想來想去都沒有一個完美的答案:「我也不知道,比較實際的用法,是去買一些附魔相關的書籍精進自我吧。」

  她嘆了一口氣,接著露出尷尬的笑容說:「不是應該買自己很想要的物品嗎?」

  「想要的物品嗎——」

  我到底想要什麼?財富?權力?我想都不是。

  尤里納從我們身後的門走了出來,回過頭看去,她正擺著一副愁眉苦臉。

  除了客人不多之外,我是沒感覺到店內有什麼問題:「有什麼問題嗎?」

  尤里納連忙回:「工作臺上的雕刻刀壞了,沒有替換用的。」神色看起來頗為緊張。

  聽起來情況確實不太妙,如果這時有需要雕刻的物品委託,那我們會沒辦法立刻處理。

  愛蘭疑惑的問:「一般來說都會備替換用的吧?」

  尤里納點了點頭,有些尷尬的回:「抱歉!我忘記在買一把備著用了。」

  反正我現在也是閒著:「不如我現在出去買吧。」

  「可是外面在下大雨。」尤里納道。

  搖了搖頭回:「沒關係,雨天出門也別有一番風味。」這個天氣讓我想起第一次見到『她』的時候,那個救下了我的人。

  愛蘭立刻站起身子,歡快的說:「我也跟著去吧!」

  尤里納見我們兩個似乎都打算出去後便說:「我明白了,我顧店吧,雕刻刀就麻煩你們買回來了;如果商店沒開直接回來也可以。」

  愛蘭隨即跑上樓套了一件棕色的斗逢,我則將披肩上的兜帽拉上,隨即我們便拿著錢走出店外。

  外頭的風雨使草葉與樹枝不斷飛舞,地上的積水踩踏過時會濺起許多水花,大量的雨水落於地面上也跟著掀起陣陣漣漪,潺潺流水聲從一旁的水道上不斷響起,眼前的街道因大量的雨水顯得模糊不清。

  愛蘭神態自若的走在我前頭,走了幾步後她便問:「妳有給芙蘭兒小姐寄信了嗎?」

  問題有些出乎我意料,我本以為她忘記這回事了:「寄了,寄到冒險者公會指名轉交給她,不過後續她還沒有回信。」

  「妳和她怎麼認識的?」愛蘭接著問。

  「在學院長的演講上有說到幾句話,就這樣而已。」這樣的相遇其實沒什麼戲劇性,不過——

  也沒什麼差吧?

  她快步的往前跑了幾步,轉過身子背對街道走,輕快的說:「附魔師的生活還算快樂吧?」

  思索了一下,我真的有感到快樂嗎?不禁產生了疑問:「我——不是很清楚。」

  和艾萊妮不同,我從沒想過我想要什麼、想成為什麼、想辦到什麼,僅僅是一味對魔法抱有興趣,所以去學習罷了,從沒想過要用魔法做些什麼。

  她走了好幾步之後又轉回身子,背對著我說:「我是還挺快樂的,畢竟對現在的我來說,陪伴朋友與家人和朋友與家人的陪伴才是最重要的。」

  「可妳成為騎士的話,說不定也有其他的朋友不是嗎?」

  她搖了搖頭,認真的回:「那是不確性的東西,雖然我也會很期待,可是妳讓我放不下心,我認為當下最重要的是陪著妳。我也想過去找妳的父母,不過我實在找不到他們,我只知道妳是他們領養的,以及他們是從事附魔研究的魔法師,還有——他們也都沒來看妳。」

  仔細想想,我的養父養母確實都沒過來看我,原因我大概清楚:「估計他們人在別的國家研究吧,消息傳過去需要一點時間,一方面回來也不方便。」

  她嘆了口氣,回過頭瞄著我說:「那不是理由啊!自己的女兒正痛苦,最需要陪伴的時刻還是選擇了工作,我覺得這是不對的。」

  「是嗎——」

  稍微可以理解,如果換成低落的人是她的話,我應該也會去陪伴她吧。

  來到附魔工具店前,門牌上掛著休息,看來是沒能買到了。

  愛蘭苦笑了一陣,隨後說:「沒辦法了!回去吧!」拉起了我的手,並轉身朝店面走了回去。

  跟上她的步伐需要我加快腳步,踏過地上的積水時,濺起的水弄濕了靴子,身上的披肩則早已被水淋濕。

  回到店面也只是十來分鐘的事情,當我們打開門時芙蘭兒正站在尤里納的面前,而尤里納的神色有些戒備。

  「妳們回來了嗎?」芙蘭兒說道時轉過身子看向我們,而她的手上還拿著一封信。

  愛蘭不以為然的說:「來附魔的嗎?」

  我覺得應該是有事情來找我:「那封信是?」而且很可能與那封信有關。

  她遞出了信件,上頭壓著冒險者公會總部的印泥,圖紋與象徵公會的白星徽章相同。

  她語氣沉穩的道:「這是總會長親自要我轉交給妳的東西,妳可以現在打開來看一下。」

  拆開信封時所有人的視線都聚焦於我身上。

  「收件人:夏洛特.梅爾亞德」

  「夏洛特小姐,妳應該對於事件的始末有點疑惑,對方究竟是什麼人妳應該也不清楚,儘管我不確定妳是否會想復仇、也不確定妳是否還介懷發生的事情,但事情總需要去處理。」

  「如果妳認同我的看法,或是對事情抱有不安,又或者是想要知道真相,請妳來冒險者公會一趟,我會和妳談談目前我們所知道的一切。」

  「寄件人:妮亞.赫海赫茲」

  所知道的——一切,有關於一號那些人的事情嗎?我確實有所不安,也有所疑問,在看了這封信件後我知道了我的不安來自於他們的存在。

  可是——知道了我能改變現狀嗎?

  芙蘭兒認真的說:「我想她會找妳應該有她的理由,據我所知總會長很少做毫無目的的事情,總之先去一趟再看看情況吧,我替妳們帶路。」

  愛蘭拍了一下我的背部說:「要去的話我跟妳一起去!」

  唯獨尤里納不發一語,神色看起來相當沉重。

  去的理由——有的:「總之先去吧。」也許能緩解自己的不安。

78 巴幣: 34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