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題

【書籍翻譯】【小島秀夫】我的身體有70%由電影構成——惡魔島

一騎 | 2021-02-18 00:49:31 | 巴幣 1484 | 人氣 698

惡魔島 / Papillon / パピヨン

虛擬體驗過這名真有其人的「蝴蝶(Papillon)」後,我更成熟了一點。




MOVIE DATA
1973年(美國、法國)
導演:富蘭克林.J.沙夫納(Franklin James Schaffner)
出演者:
史提夫.麥昆(Steve McQueen)、
達斯汀.霍夫曼(Dustin Hoffman)、
羅伯特.戴曼(Robert Deman)、
伍德洛.帕弗雷(Woodrow Parfrey)、
唐.戈登(Don Gordon)



STORY
一位綽號「蝴蝶」的男子,實際上只是撬了別人的保險箱,卻被安上殺人罪,被丟去一座幾乎沒有生還機會的,位於法屬圭亞那的監獄。在開往監獄的船上,蝴蝶遇見了因偽造債券而被捕的路易斯.德加(Louis Dega)。靠著路易斯的資金,兩人嘗試逃獄。然而……



本連載專欄「Interview With the Inspired」是將刊載於英國電動遊戲雜誌的轉用至本月刊(*HYPER Playstation2 )的專欄。英國那邊的連載是已經結束了,但是應編輯部希望我繼續連載的聲音,就決定在這本「HYPER」上繼續寫了。

英國那邊的連載主要都是介紹些「在《MGS》的誕生上有著深遠影響的電影」。而從新開始連載的本期開始,我會聚焦在那些不僅限於《MGS》,而是啟發了,”inspired”「小島秀夫」這個人的電影。如同先前連載的內容,文章不單純只是解說或著評論電影內容,而是要一面回顧當時「小島秀夫」與這些「愛不忍釋的電影」的邂逅相逢,一面來做介紹。

這次要介紹的,是我在前月號、前前月號介紹的 ”All Time Best” 當中也提過的,1973年的賣座電影《惡魔島》。惡魔島的原文標題 ” Papillon” 在法語裡表示「蝴蝶」。這個身上刺了隻蝴蝶的男主角,他就綽號「蝴蝶」。會叫 ” papillon” 而不是 “butterfly”,是因為舞台位於法屬圭亞那(話說還有部色色的科幻電影《雲杜孃》(法國,1984),日語標題是叫”Gold Papillon”)。本作描寫主角蝴蝶遭受冤獄之災後數度嘗試逃獄的奮鬥,劇情壯烈感動。電影依照真人真事改編,是一齣由美法合作的娛樂超大作(在當時也是破了天荒,高達40億日圓!)。

飾演蝴蝶的,正是鼎鼎大名的史提夫.麥昆。在連載第一回介紹的《第三集中營》也是,假如要讓人來演個為追求自由而不屈不撓的男子漢,應該沒有哪個演員能比得上麥昆了。本作中麥昆比起動作戲,他演得更賣力的,更適切的,是那些因瘋狂而愈發疲弊的困難地方。麥昆白了頭髮,沒了牙齒,疲勞困頓,日漸衰老。麥昆是傾他所能地去演繹,他逼近極限的演技要是超過一丁點,就可能會太過誇張,而越線變成喜劇。麥昆那時公於私都最為輝煌,春秋鼎盛,可說是無華而實在,有如燻過的素雅黑銀。

小時候我喜歡的演員No.1就是麥昆。現在我甚至還很寶貝當時郵購來的肖像畫(透過刊登在《ロードショー/Roadshow》和《スクリーン/Screen》等等雜誌上的廣告頁面的郵購來購買)。

我看《惡魔島》,很遺憾地,是看電視上撥的。大概是國中那時候吧?比起電影版,我先遇見了原作小說。說到底,會知道這部作品,還是我哥推薦我亨利.查理葉(Henri Charrière)的原作《巴比龍》(日語譯本由平井啟之翻譯,タイムライフブックス/Time Life Books 出版,前後篇的書封分成橘色與綠色),一本在書的開頭附上彩色照片的紀實文學。當時我哥很瘋那本書,對我是鉅細靡遺地講解其中內容。結果我是沒看那本書,但之後我在電視播放時看了《惡魔島》。我看《惡魔島》,前前後後也就那麼一次。但是電影的那些細節,像是跳切、台詞、構圖、音樂等等,我都記憶鮮明。《惡魔島》就是這麼一部將強烈印象植入人心的作品。

在電影的片尾名單畫面,有出現化作一片廢墟的實際監獄(聖約瑟夫島)。或許是我在原作有看過實際照片,就有中說不上來的現實感與興奮。同樣都是逃亡電影的《第三集中營》也是改編自真人真事的娛樂電影,但是相比《惡魔島》,很明顯調性就不同。或許這差異,是出於富蘭克林.J.沙夫納導演(《浩劫餘生》(Planet of Apes) 的導演)他徹徹底底的現實主義吧。對當時的我而言,《惡魔島》這電影不是「鑑賞」,而接近於「虛擬體驗」。

犯人被斷頭台斬首;蝴蝶四肢被向後綑綁,趴在地上像條狗舔湯喝;說「人能在屁眼裡藏東西。」把裝在圓筒的鈔票塞進肛門藏起(也就是說必須上廁所把錢拉出來);叢林裏頭出現了一個像外星人般面部塌垮的男人幫助主角;自言自語「我是GAY!」的犯人的角色造型,等等等等……而我記憶當中印象最強烈的,就是蝴蝶被關進暗無天日的牢房,吃下蟑螂啊、蜈蚣的那一段戲了!蝴蝶被抓到他收下獄友同伴給他的禮物,因此被罰半年間牢飯減半,天花板的照明也被剝奪。就連正常的份量,都很難讓人活下去了。監視的人還有獄友都認為蝴蝶死定了。

在僅僅五步寬的狹窄牢房,蝴蝶還是沒有放棄要活下去。他把群聚在牢房裡的蜈蚣還有蟑螂砸爛了混進湯吃下。然後他朝天誇耀:「我吃了蟲啊!」那段戲我過了多少年都忘不了。以前在文學裡忌諱的,在《惡魔島》是毫不掩飾地做描繪。然而,這部電影留給我與觀眾的,還不只於此。

這部電影一方面追求徹底的現實主義,卻也是溫情滿溢。這份溫情,就是蝴蝶與達斯汀.霍夫曼所飾演的德加,兩位男子漢的友情。在過於苛酷的環境,還有令人不忍直視的虐殘表現的當中,電影描繪出男主角們堅強的羈絆。描寫男人情誼的知名電影很多,但是應該沒有哪部作品,會像蝴蝶與德加的友情,純粹、靜謐,而且炙熱。無論男女老幼,應該是都會看得感動落淚。靠著讓這個原作沒有的路易斯.德加一同演出,這部電影成功從單純的現實主義電影,擴展成一部很暖心的動人作品。

說到底兩人的關係,是從蝴蝶當德加(作偽鈔的詐欺犯)保鑣開始的。德加有錢有名,樹大招風。而蝴蝶就開條件來「保護德加」,兩人打了個商業風的契約。之後兩人雖然都說「不欠對方」,但還是彼此照應,曾幾何時,友情萌芽於這兩個大男人之間。

不管怎麼說,在最後的惡魔島上,兩人重逢的那幕,實在精彩。我整個人都被打動了。蝴蝶喜於重逢而出聲說:「德加!」可是德加卻像是轉身逃跑一樣地拔腿就跑。蝴蝶追,德加跑。蝴蝶在德加的住處前終於追上他。蝴蝶再次用德加的本名對他喊話:「路易斯!」德加終於開口:

「我本來是不希望你來這裡的。」

德加很想為重逢感到歡喜。但是在這裡重逢,就意味著死。真是一場既無奈,又殘酷的再會。德加是想要在這座島上安穩度過餘生的。德加招待至交蝴蝶,勤奮地種田、照顧牲畜、整頓房屋。可是蝴蝶還沒放棄逃脫的念頭。

而到了最後。蝴蝶終於找到逃出孤島的方法。他提案一同逃走。而德加是一臉苦澀地拒絕他:「抱歉。」兩人在斷崖絕壁迎來最後的道別。白髮蒼蒼的蝴蝶和禿圓了頭的德加緊緊抱住彼此。此時此刻,只有感動。而諷刺的是,這時的惡魔島,是那麼地美麗!藍天,大海,斷崖。一段精湛的遠景鏡頭插入,彷彿是在旁觀兩人的離別。末了,蝴蝶獨自跳入海中。德加則睜睜地目送,直到蝴蝶消失在浪間。我覺得看過的人是無法忘懷的。這時的霍夫曼的演技簡直優秀!他將喜悅還有不安、寂寥這些微妙的情緒,用表情、脖子、肩膀、手腕,用他的全身來作表現,連以秒計數的情感變遷也是。然後,等看不見蝴蝶了之後,德加歸去時那看似寂寞的背影,是更加地感傷而且殘酷的。

現在說到達斯汀.霍夫曼,搞不好也有滿多人會嫌說「啊他演技就很矯情啊!」可是,這時期的霍夫曼,特別是演德加的霍夫曼,是出奇地好。我覺得這齣電影,要是沒有麥昆與霍夫曼兩巨星連袂演出,就不會成功了。

我在睽違二十幾年以後重新看了製作30周年紀念特別版的DVD《惡魔島》。放進PS2啟動選單畫面的瞬間,那音樂,那旋律響了起來!而且還是大合唱!我都感動到飆淚了。然後我鑑賞電影本篇……有趣,震撼,落淚。

「靠這個,我就還能多活幾天!」

我就是能這麼振奮。當然,我是不能否定說這是一種,回憶起當時的記憶,感到太懷念而樂不可支,的一種懷舊趣味,但是不只有這樣。《惡魔島》現在作為一齣電影,還是有著壓倒性的力量,毫無疑問是一部名作。以前不像現在有錄像或DVD,我們是看著配音的西洋電影長大的。有些語感不是配音版還會有差異。所以第一遍我看日語。當然,宮地昭夫配麥昆,東野英心配霍夫曼。令人感激的是DVD裡錄的版本,就是當時的電視撥放版。要說有哪裡不同的話,日語配音的德加,會管叫蝴蝶「おまえさん」,管自己叫「あたし」。直譯的話在英語”You”會變成「おまえ」,”I”會變成「俺」;而我記憶中德加的個性,就因為配音版裡中性的語氣,而變成「おまえさん」。

還有就是,日語配音裡霍夫曼會叫麥昆「パピヨン」,但是在英語裡他是用”Papi”這個暱稱在叫他。理所當然地,在字幕版和配音版,表現還有角色的形象都有相當程度的變化。現在的年輕人或許很難懂,在我們那個年代的西洋電影還有外國電視節目,配音都是主流。所以,不管是《星際戰爭》(UFO),還是《第三集中營》,我們都是看配音版的(前陣子我看了DVD《The Greatest 70’s Cop Show》(ザ・グレイテスト・70’sコップショウ,Sony Picture Entertainment 發行),裡面收錄的《警網雙雄》(Starsky & Hutch) 第一集居然沒有收錄配音版。唉真是!講到那部戲,就是要下條原子(下條アトム)跟高岡健二才對吧)。

體驗完懷舊的日語配音之後,第二次我享受了第一次看的字幕版。不過有個地方我實在不能理解,就是前面提到的吃蟲的那段戲的聲音。我腦海裡記得的是在喊「我吃了蟑螂啊!」這句台詞,我在學校也常常模仿,所以我是很肯定的。在這次的DVD裡,沒有那一幕的日語聲音,只有「我吃了蟲啊!」的字幕。我看的電視版是不同版本的配音嗎?知道的人還麻煩跟我講講。

再來這部電影裡,傑瑞.高史密斯(Jerry Goldsmith)的作曲實在精湛!戲裡有很多場面都只強調SE,而當我以為曲風會突然變成像《浩劫餘生》那種的環境音樂時,卻轉而流出那段哀愁的旋律。現在已成古典的主題曲,是貫徹全片的現實主義當中,唯一緩和觀眾的「溫柔」。每當我聽到這首曲子,我的胸口就有如條件反射般地發熱。我會想起那男子漢間的情誼,那片蔚藍大海,還有奮力求生的蝴蝶。

這首曲子「Free As The Wind」被全世界的歌手翻唱,而且都大受好評。我個人是最喜歡安迪.威廉斯的版本。聽說還有安迪自己用日語演唱的版本,不過當然,還是英語好。我一直在找這片CD,但或許是權利問題,好像依然還是沒有作成CD。其實這首曲子我在學校的同學會上有唱過,是一首回憶之歌。「Yesterday's world is a dream……」開始的歌詞,也是寫得非常之好。這邊也是,要是有人知道些什麼,還希望你不吝分享。

蝴蝶好幾次嘗試逃出法屬圭亞那的監獄(聖羅蘭監獄),在漆黑的禁閉室裡吃著蟲,活了兩年,又再逃獄,第二次逃獄失敗後,又被關了五年,最後被移送到人稱無法逃脫的惡魔島。可是,蝴蝶沒有放棄。而且,他還成功地逃出島上。

聽說改編原型的亨利.查理葉自己是沒進到禁閉室,但是他在第八次的逃獄逃到了委內瑞拉,獲得了市民權。他在原著出版後也接受了法國政府的道歉。這份特別版DVD裡,也有收錄他造訪拍攝現場的珍貴影像(「偉大的反抗者(偉大なる反逆者)」13分)。

有話是說「人要是放棄就完蛋」,可是蝴蝶他那對「生」的執著,我們凡人應該是模仿不了的。不可能所有人都像他一樣那麼拚。但是,透過蝴蝶的不懈求生,我們可以激勵自己說「努力總會有結果的! 不能放棄。」透過《惡魔島》這齣電影,虛擬體驗過這名真有其人的「蝴蝶」後,我更成熟了一點。我很感謝與《惡魔島》這部電影,與蝴蝶的相逢。

應該沒有人會忘記最後一段戲裡蝴蝶的台詞。蝴蝶成功地逃離了惡魔島。這時,傑瑞.高史密斯那哀愁的主題曲響起。攝影機貼著海面飛去。攝影機追著背著用椰子作成的袋子,漂流在浪間的蝴蝶。蝴蝶沒有面對任何一個人,仰空大喊!

「幹恁娘咧!我還活著啊(我才不會掛掉咧)!」(*Hey, you bastards! I'm still here!)

沒有比這更明快而強大的台詞了。這也是我喜歡的一句台詞。哪怕被各種人事物追趕,我也想要一直這麼大喊出來。




創作回應

一騎
文中提到的Andy Williams版本的Free As The Wind,我自己一找來聽就連聽了至少十遍,真的神曲。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HbEvPh-pJfs&ab_channel=AhmadFElyan
2021-02-18 00:55:51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