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古埃及王的祝福-第一百四十七章 另一塊刻寫板

鑽石心 | 2021-02-17 23:15:10

連載中古埃及王的祝福
資料夾簡介
沒錯!!這是穿越! 來到這裡她只能先想辦法求得免死。 低調!低調!再低調! 無論如何,艾莉亞只想趕快回到現代啊!

第一百四十七章 另一塊刻寫板
 
  當塔西爾重新再回到上埃及的歐西里斯神殿時,他發現除了之前的代理神官達士多已正式成為神殿的管理者外,其餘全都是新來的祭司,而且所有事情也都已經安排好,大家各司其職。因此他來到這裡只徒有大神官的虛名,實質上的權力已被架空,唯一能做的就只有下午的祈福活動,再來就沒有其他事可以做了。
 
  現在宮裡的御醫每三天會過來幫他換一次藥,吃的、用的和穿的都是上等的,這跟之前過的日子完全是天壤之別。
 
  由於考量到塔西爾的腳傷,擔心爬樓梯會影響傷口癒合,達士多特意安排他住在神殿的一樓。但其實一樓房間大都是特別為王宮貴族而設的,於是塔西爾很識趣的選擇了最角落的房間,不讓達士多感到為難。
 
  事實上,塔西爾會這麼做也是別有用心的,只不過這件事需要一些時間才能完成。
 
  (能回到這裡,真的是太好了。)
 
  塔西爾躺在舒適的床上,臉上流露出難得的放鬆表情,想到這幾年過得實在太艱苦,他決定要好好的休養一陣子,同時趁著這段空閒時間,他要來重新經營這裡的「人脈」,培養幾個好用的心腹。
 
        *      *
 
  時光飛逝,塔西爾來到歐西里斯神殿已經有半個月了,但出乎意料之外的是,到現在羅思特都不曾來找過他一次,經過一些旁敲側擊後才知道原來羅思特跑去孟裴斯了,至於原因為何?大家各說各的,莫衷一是。
 
  其實塔西爾也是到了這裡之後才知道,原來羅思特真正的職務是底比斯的最高行政首長。不過聽人說羅思特將大部分的事都交給了副首長去處理,他自己則是神秘兮兮的來無影去無縱,常常突然的出現,然後又莫名其妙的消失好幾天。
 
  即便知道了這樣的消息,塔西爾仍不打算輕舉妄動,安安份份的在歐西里斯神殿做著自己該做的事。直到奇德變裝前來找他祈福,他才開始有所動作,藉著幾次的祈福行動,彼此互傳消息。
 
  數天後,當塔西爾為奇德祈福完,奇德主動獻上一個看似普通的帶鎖盒子,裡面放滿了捐款。塔西爾臉上帶著微笑,毫不猶豫的將款項全交給了達士多,自己只留下了這個不起眼的盒子。
 
  當晚深夜眾人熟睡時,塔西爾在被子底下用枕頭做出一個假人,自己則帶著盒子經由密道悄悄的來到了一間密室,打開牆壁上的石板拿出一個沾滿灰塵的物品。他拿出事先準備的好的棉布,輕輕將表面擦拭乾淨,這才讓上面的文字重現光明。
 
  [偉大的歐西里斯神
     請將不屬於這個世界的人-艾莉亞帶離這裡,永世不得再回。
     不論艾莉亞身在何時或是何處,此詛咒都將永遠伴隨其左右。
          向您卑微乞求的西絲坦,願以王室的鮮血祭獻予您]
 
  塔西爾雙眼直盯著這塊刻寫板,心中感慨萬千,久久不能自己。想當初他只不過先臨時將它藏在這裡,結果竟然直至今天才有機會再拿出來,而這幾年來所發生的變故,全都是它引起的。
 
  因為……就是這塊刻寫板讓艾莉亞消失了。
 
  當年西絲坦為了報復,偷偷製作了這塊刻寫板,甚至不惜用自己的血獻祭,即便是在不確定能否奏效的情況下,她仍執意去做,可見其怨念有多麼的深。
 
  結果出乎意料的是詛咒居然成功了,但這同時也搞砸了塔西爾和她自己原本的計劃,引發一連串無法收拾的後果……
 
  塔西爾還記得那天陛下急急忙忙的衝到了歐西里斯神殿,怒氣沖沖的質問著他以及在場所有的人,關於艾莉亞消失和神殿火災的原因。只不過一切他早就處理好了,陛下當然是問不出什麼結果。於是陛下在盛怒之下,除了將達士多留下來外,其他歐西里斯神殿裡的神職人員全部遣散。
 
  至於他本人,緃使奮不顧身的帶傷敲響火災警報,也只能算是功過相抵。爆怒中的陛下當場裁示,保留他的大神管職稱,但下放到南方最遠的神廟任職,而且是即刻出發不准耽擱,身上的傷則是交由神明定奪,不准治療。
 
  當陛下走到大神壇看到西絲坦的屍體時,更是大為光火,他不相信天下有這麼巧合的事,斷定此事必然與她有關,於是他不顧曾經答應過只要西絲坦自盡就保留屍體的承諾,大聲指責西絲坦背叛埃及,犯下不可饒恕之罪,下令將她從王室成員名單中剔除,並在尼羅河神祭典過後就對其屍體處以最嚴厲的灰飛湮滅之刑。
 
  這樣的結果令塔西爾感到非常震驚與遺憾,因為明明靈魂交換已經成功了,卻還是沒能保住西絲坦的身體,讓她原本打算再次重生的計畫徹底破碎。這除了是西絲坦自作聰明製作了這塊刻寫板之外,另一個原因就是卡薇朵死前所引發的那場火災,甚至連他自己的腳傷都是因此造成的,所以……
 
  (這應該也可以說是卡薇朵的復仇吧!)
  想到這裡,塔西爾面色頓時變得格外凝重,而且不只於此,如今失去原有身體的西絲坦,在變成了卡薇朵之後,雖然身體狀況逐漸好轉,但仍難再回到原本的健康狀態,所以西絲坦勢必要好好照顧她唯一的「備胎」卡思朵,如此一來,卡薇朵的最後遺願也算是達成了。
 
  (看來這一切在冥冥之中全都安排好了。)
 
  面對這樣的情況,塔西爾忍不住長嘆一聲,滿臉無奈的搖搖頭。
 
  由於私下跑出來已有一段時間,塔西爾警覺到自己差不多該回去了。只見他打開盒子,小心翼翼的將刻寫板放進盒子裡用鑰匙鎖起來,放入原來的地方再把石板蓋回去,輕拍兩下確認無誤後轉身離去。
 
        *      *
 
  日子一天天的過去,塔西爾原本以為煩人的羅思特會不時的來騷擾他,但令人意外的是竟然沒有,而且就算羅思特來了,也只是關心的詢問傷口狀況後便離開。不過羅思特這個人的行為向來都很怪異,會令人摸不著頭緒也是很正常的。
 
  (反正不來煩我就好了。)
 
  塔西爾心裡暗暗地鬆了一口氣,畢竟此時他也正忙著拉攏其他祭司,並找尋適合的人當他的親信, 實在是沒有時間理會這個人。
 
  約莫過了二個月後的晚上,塔西爾房間的地板下終於有了動靜,而這也正是他會選擇這裡的原因,因為這裡離外面的民宅最近,又是最容易被忽略的角落,所以他暗中命奇德買下那間民宅後,就可以來開鑿地道,方便日後隨時連繫和進出,此外他還求奇德也要將其他連接的地道陸續完成。
 
  不一會兒,地板被慢慢的頂起來,底下的奇德默默遞出一封信後隨即蓋起地板。
 
  「不要離開,我馬上回覆。」
 
  塔西爾低聲的下令,接著便立即打開信來看,裡面是卡薇朵寫來的信,她抱怨自從停戰後,有愈來愈多人假借艾莉亞的消息來找美尼斯討賞。只要對方說的煞有其事,美尼斯就會派羅思特去調查。看來美尼斯仍尚未對艾莉亞死心,而這些亂七八糟的傳言正嚴重影響著她的計畫進行。
 
  看完這封信後,塔西爾不禁冷笑一聲,這下終於明白羅思特這段時間都在忙什麼了,但這不是重點,現下必須先趕緊想辦法解決這個令卡薇朵非常困擾的問題。
 
  只見塔西爾閉上眼稍微思考了一下後,隨即坐在桌前開始疾筆寫信,不一會兒,便將要下達的指示交給了在地道中等待的奇德。
 
  塔西爾決定先命奇德暗地招募殺手,另一方面要卡薇朵派涅伽達出面去探聽有關艾莉亞的消息來源,然後再由殺手將這些人一一除掉。只要有關這種死訊一散播開來,自然而然就不再有人敢利用假情報去討賞了。
 
  這樣就算日後陛下起疑派人調查,最後也只會查到是涅伽達所為,而他大可以用為了女兒幸福著想來為自己辯護,更何況真正的艾莉亞本來就不會再回來了,所以這些犯了欺君之罪的人,根本死不足惜。
 
  如今已完全被卡薇朵催眠控制的涅伽達是一個非常好用的棋子,塔西爾還打算藉由他的關係在孟裴斯王宮佈局,以便能讓卡薇朵和卡思朵能儘快住進宮裡去。
 
  至於有關艾莉亞的任何傳聞,塔西爾則是希望能在最短的時間內全部消除掉,最好是從今以後連她的名字都不會再出現……
 
        *      *
 
  在倫敦市中心,一間放在爵士音樂的小酒館裡,和煦燈光下映照著歷史感十足的木質桌椅與吧臺,內部裝潢設計典雅舒適,給人一種回到家的溫暖感覺。
 
  吧臺的最角落的位置坐著一位獨自喝著悶酒的女子。這是她連續第三天來到這裡,坐在同一個位置上,點著相同的紅酒。
 
  今天晚上外面下著雨,酒館的生意清淡,身材高壯的年輕酒保轉過頭,看了那名女子一眼,雖然臉上明顯的寫上請勿打擾,但他仍決定走過去找她聊聊天。
 
  酒保手上拿著一杯酒館自釀的招牌啤酒,放在女子前面,微笑的說:「我叫貝倫,這杯請你。」
 
  「喔!不用了,謝謝。」這個突如其來的舉動令這名女子怔了一下,臉上表情有些錯愕。
 
  「不好意思,看來您正想著某事,我似乎打擾到您了。」
 
  「沒關係,只是我不習慣讓別人請酒,非常抱歉。」女子低著頭,語氣充滿歉意,接著又像是想起什麼補充著說:「你好,我叫艾莉亞。」
 
  「不,艾莉亞你不用跟我道歉,我很清楚會來這裡的人,多多少少都藏著心事,這只是我個人的小把戲,希望藉此能和你聊聊天。」
 
  「我的事情……不太好說。」艾莉亞神情沮喪的搖搖頭。
 
  「這樣吧!反正今天生意不好,閒著也是閒著,我就先跟妳說說我的秘密吧!至於妳要不要說妳的事就隨便您囉!」貝倫臉上帶著神秘笑容說:「其實我現在正在做變性手術。」
 
  「你?」艾莉亞一臉不可置信的打量著眼前充滿陽剛氣息的男子。
 
  「沒錯,為了做這一件事我可是下了好大的決心,要不是手術費需要很多錢,我才會來這裡工作,不然平時我可是做女子打扮的。」
 
  「可是女子也能做酒保啊!」艾莉亞最不服氣的就是有關歧視女性的行為。
 
  「這間酒館的老闆是我親戚,他年紀大了無法接受變性的觀念,可偏偏他的子女都各自有自己的事業,不願接手這間酒館,而我剛好對這行還滿有興趣的,所以就來試試看,只不過必須要穿成這樣才行。」貝倫眼中透露著無奈,畢竟女裝才是他的最愛。
 
  艾莉亞看著貝倫,心中充滿敬佩,沒錯,她不能就此消沈,她必須堅持下去,一鼓勇氣猛然升起,令她脫口而出,「其實我曾經穿越到古埃及,還跟埃及王相戀。」
 
  現場出現一陣莫名的靜默……
 
  (唉!果然還是被當成了神經病。)
  艾莉亞失望的搖搖頭,拿起紅酒一口灌下。
 
  「好啦!我認輸了。」貝倫翻了個白眼,沒好氣的說:「我以為我的秘密已經很勁爆了,想不到妳的更厲害,剛才我腦中不斷的幻想著埃及王的樣子,天啊!害我現在心跳的好快,我問妳,那個埃及王身材如何?」
 
  「這……」想不到貝倫一開口竟然是問如此令人害羞的事,只見艾莉亞滿臉通紅,小小聲的說:「很好。」
 
  「我就知道,每次我去博物館參觀那些法老們的雕像,看到他們雄壯魁武的身材,真的是讓我好興奮。」
 
  「是,我知道,因為我就在博物館上班。」艾莉亞臉上帶著尷尬的笑容,想起貝倫站在法老的雕像面前,滿臉陶醉的畫面。
 
  (好險!博物館裡沒有美尼斯的雕像。)
 
  此時,艾莉亞心裡有種鬆了一口氣的感覺。
 
  「既然如此,為什麼妳還待在這裡,不趕快回去古埃及?」貝倫一臉不解的問。
 
  聽到這話,艾莉亞頓時又難過了起來,「我是莫名其妙的被傳過去,然後又被莫名其妙的給送回來,這段時間我試過了無數種方法就是沒辦法再回去。」
 
  「加油,打起精神。如果他是值得妳愛的人,就不要輕易放棄。」
 
  艾莉亞抬起頭深深的看著眼前的人,換她滿臉疑惑的問:「為什麼你會如此輕易的相信我?通常別人都會把我當作是腦筋有問題。」
 
  貝倫淡然的笑了笑:「既然老天都可以錯置我的靈魂,跟我開了一個大玩笑,所以妳的事,當然也是有可能的啊!」
 
  「可是我愈來愈覺得非常茫然,我是很想回去,但問題似乎不是出在我這裡。現在的我,只能毫無作為的空等著,可是這真的很折磨人。而且再過二個星期我就必須回歸正常工作,如果到時我工作到一半突然就走了,這樣對一直照顧我的館長真的很過意不去。」
 
  「其實妳不用去想那麼些啦!一個人本來就顧不了那麼多的。」貝倫無奈的嘆口氣說:「像我做變性手術不但是有生命危險,還會縮短壽命,如果真要顧及我家人的感受,那根本就沒辦法做下去了。但我不甘心就這樣過一生,我要過我自己想要的生活。」
 
  「沒錯,我絕不會放棄的,無論如何我都要重回古埃及。」艾莉亞猛然的點點頭,拿起貝倫招待的啤酒,喝下一大口,忍不住讚嘆,「哇!這啤酒真好喝。」
 
  「這批可是我親手釀造的喔!」貝倫自豪的說著,看著艾莉亞心情好轉,開心的說:「對了,跟我說一些妳在古埃及發生的事吧!」
 
  就這樣艾莉亞和貝倫變成了無話不談的好朋友,這段時間艾莉亞天天都去酒館報到。當貝倫忙碌時,她就靜靜的坐在她的專屬位置上喝酒;當貝倫空閒時,她們就天南地北的聊著各自的夢想。
 
  但即便如此,艾莉亞還是常常流露出寂寞的眼神,一個人對著桌上的紅酒發呆,沈浸在只屬於自己的世界裡,那是除了美尼斯外,沒有任何人能踏進的世界。
 
  有時候難免會有一些男性酒客想請艾莉亞喝酒,貝倫都會主動幫忙擋下,讓她可以在不受打擾的情況下,安安靜靜的渡過這段時光。
 
  事實上,整天面對著僅會發光卻不起作用的刻寫板,艾莉亞苦悶的心情就像是被人掐著脖子般,令她就快要喘不過氣來,於是出去走走便成為了日常的一部分。但為了防止刻寫板會突然起作用,她會先移開刻寫板邊上的一塊碎片後才出門。只是每當再回到工作室時,不管艾莉亞如何的虔誠祈禱,在合上碎片的剎那間,滿懷期盼的心情卻總是換來無盡的悲傷和難過。
 
  自從認識了貝倫以後,艾莉亞便把酒館當成了避難天堂。從開始營業就待在這裡,直到晚上十一點酒館打烊,等貝倫重新打扮好變成女人之後,才一起離開。
 
  倆人並肩走到即將分別的十字路口時,她們總是很有默契的彼此祝福但不說再見,因為若是某一天,她們當中有一人不再出現在酒館時,那麼她一定是朝自己的目標出發了。
158 巴幣: 1078

創作回應

喵君
[e13]
2021-02-17 23:36:52
鑽石心
[e36]
2021-02-17 23:46:45
魚子壽司
竟然沒被當成夢女XD
2021-02-18 01:15:50
鑽石心
真的~哈哈[e12]
2021-02-18 19:51:27
水墨靜
莫名其妙的"的"給送回來
2021-03-16 17:47:50
鑽石心
非常感謝指正~謝謝m(_ _)m
2021-03-16 22:58:18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