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RPG四期創作】黃海鮫的航行日誌, 血濃而海,戰線的另一頭

哈哈哈的謙尼 | 2021-02-17 15:24:33





       寒冷的霧氣輕撫黃海鮫的藏青色長袍。

       過於安靜的詭異夜晚,只剩浪濤輕揚,黃海鮫的心情卻越加凝重。

      「敵方沉默已久,必乃詳細規劃大規模攻擊,下一波攻擊不來則已,一來便是驚天動地之強襲。」他曾對狼人塔夫托說過。這是黃海鮫長年對抗皇朝海軍的經驗,不可能不準。

       「呼......」隨著艦隊往一步步邁向北方,天氣也越來越冷了。他看了看身旁的鬼魂突擊手「繼續巡邏吧。」

         …...真是,令人窒息的擔憂.......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敵襲!敵襲!」
         被嗡鳴和呼喊籠罩的王盾號上,在其他義勇軍還沒從方才的巨浪襲擊恢復時。黃海鮫早已先一步衝上甲板。

        「火船陣列,上!」
          五艘裝滿易燃物和火藥的漂浮舢舨往成排的深潛者急速飛去。在令空氣為之震動的奪目閃光和轟鳴之後,只殘留魚人燒焦的屍塊和部分破碎的甲板表面。

       「立刻在生還者旁設防,運送傷者到艙內,快!」黃海鮫正如一名指揮者,冷靜的調度著,他的鬼魂手下亦不讓他失望。「火槍隊,掩護他們。」

     「Krrrrrrrr!」遠處的雷聲震耳,同時更多深潛者盤上甲板,揮舞著魚叉和刀,他們的醜臉綻放惡意,黃色大眼讓海盜作嘔。
     「開火!」一排槍聲響起,深潛者們卻不見退卻,彷彿子彈無法傷其分毫。
     「可惡。」
      突擊手們靈活的身子正在戰場上和敵人斡旋,雖然靠黃海鮫一個人還能在撐一陣子,但指揮高層都死到哪裡去了?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銳利的彎刀直取濕滑的精實胸膛,再次拔出之時早已灑出鮮紅一片。
       魚人似乎一臉疑惑的看著傷口,隨即一把偃月刀從頭顱一半鑽出,再用力往下劈開。

     「謝謝你啊,閣下。」黃海鮫對著一名手持偃月刀的重裝鬼魂手下說道。對方只是默默的點頭。黃海鮫用衣服抹掉刀上的血漬,看了看四周到地的深潛者和自己手下的屍體後,說道「這一帶已經清完了,咱們到其他地方吧。」


     「王盾號義勇軍聽令!現在由人家來指揮!請立刻聚集到我身旁!構築防線!」翡翠用旁人所不熟悉的嚴肅語氣大喊著,防線已經逐漸構成,黃海鮫當然也加入了最前線。

     「嘿,尼蘭爾閣下。」看到骷髏也來到第一線的陣地幫忙。黃海鮫指揮鬼魂士兵用木桶和木板建設防禦工事,居然還有時間閒話家常。「對魚人的毒開發好了沒?」

     「吾輩.......」骷髏似乎遲疑了一下「還沒實驗過,但應該成功了,不對吧,現在作戰要緊!」

     「不錯,那後排就拜託閣下了。」黃海鮫說完便抽出刀,拿起盾,和幾名突擊手站在前方,而義勇軍最後方的,是黃海鮫的炮兵,黝黑光滑的青銅大炮靜靜地預備著。
    
               就等待這那句話。

              「開火!!!!」翡翠一聲令下。

        火球,箭矢,子彈,炸藥一時從義勇軍陣地噴發,傾洩在揮舞魚叉衝來的深潛者身上。濃霧緩緩的散去後,倖存的敵人都已經躲在甲板上的各種還沒被砸爛的掩體後了。
       「停!」不願傷到船隻,黃海鮫搖旗下令炮兵停下。
     
       停止射擊的瞬間,從深潛者的陣地而來,數百個黑影,夾帶濕滑的唰嚕嚕聲飛來。

     「炸彈?」
      黃海鮫架起藤牌,硬是想要撐住。
     那東西卻沒有爆炸,反而啪滋的砸在地上。

    「海葵.......」黃海鮫戒備的看著。那觸手忽然痙攣了起來,迅速的往四周義勇軍抓去,反被觸碰的,連慘叫都來不及,皆成為了乾屍.......海盜壓下了噁心,立刻執刀砍去,方才被吸取的鮮血自軟爛軀體中噴灑。黃海鮫不顧身上的衣服被噴滿血,硬是將刀插往深處,直到對方的身子癱軟崩塌。

      「撤退!撤退!」
      「向那兒跑!」

      軍心瞬間潰散的聯邦部隊開始逃離陣地。黃海鮫和四周的少數義勇軍瞬間孤立無援。「不管了,給我轟!」
  
       自己的砲彈砸在四周,將海葵盡數砸爛,黃海鮫等人終於得以脫身。將炮兵靈體化之後跟著跟著人群撤退。

痾,沒有誤傷友軍真是奇蹟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慈愛,已然,用盡!」

       翡翠的雙眸綻放耀眼的綠色魔光,瞬間巨大的冰柱狠狠砸向深潛者們,轟鳴聲不亞於黃海鮫的火力全開。雖然對方的部隊已經消滅,但也在船上砸出數個大坑洞。

       黃海鮫已經重新拉開防線,以一整排手持塔盾的突破手,地板,卻突然不見了。

       耳朵尖嘯,雙眼盲目,腦袋彷彿被緊緊握住。
      …...島鯨的蠻力一擊,立刻擊碎了義雲軍的防禦。

      黃海鮫揉了揉瘀青的額頭和太陽穴,立刻撿起盾牌腰刀,將刀插入地面,撐起身子。
      死亡的氣味,絕望的氣味,被砸爛的軀體,被血浸濕的甲板。

     這是令黃海鮫異常熟悉的風景,只是這次,準備敗亡的是自己的部隊。
    
      「不要放棄,義勇軍聽令!」翡翠用長杖撐住身子,頭上被甲板的破片劃出一條近乎完美,只屬於女神的傷痕「嗚,大家都有聽到尤克先生的命令吧?」
      她看向四名義勇軍,分別是精靈,一名女子,克沃.海沃爾,和桃滿。深潛者的援軍又一次爬上了甲板。
      「去,找到深潛者女王!!」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尼蘭爾閣下,無恙?」黃海鮫費了許久才找到那位骷髏藥師。

「沒事沒事,」骷髏咔咔的笑道「倒是吾輩身上無血無肉,卻一直被觸手play。」

「別開玩笑了,現在作戰要緊。」黃海鮫皺起眉頭回敬他。轉頭面向靠近的敵人,總共十名的深潛者。

    「krrrr!!!」為首者擲出魚叉,被黃海鮫用藤牌彈開,接著數名手下跟著擲出魚叉。

     尼蘭爾看著數枝魚叉飛來,眼看逃避不及,眼前卻出現三名突擊手鬼魂,用藤牌擋住了攻擊。
     「多謝,」雖然是骷髏看不出來,但他還是露出認真的表情,「看吾輩發招了!毒爆彈!」
      劇毒之物往深潛者發射,對方似乎以為只是普通的東西砸過來,不以為意,輕鬆寫意的用手臂擋掉這一擊......

      嘶嘶嘶嘶嘶,一陣惡臭濃煙後是深潛者驚慌的呼喊,原本粗壯有力的手臂只剩白骨,嘩啦啦的掉在甲板上。
     「好機會!」黃海鮫第一個衝上去,一刀劈向了隊長的頭顱,雖然被腐蝕過了,魚人的身體韌性還是不容小覷,黃海鮫揮了三刀才完全斬首,雙手還正發麻就揮向第二名,魚人反射的用手臂揮開,卻被黃海鮫的利刃劃開削皮,順著捅入心臟,「嘿,是送客的時候了 。」海盜冷笑一聲,一尊巨炮出現在數名深潛者面前。

       當深潛者意識到什麼事情要發生時,原本人擠人魚擠魚的甲板只剩下燒焦的深深彈痕。

     「啊,不小心打壞欄杆了。」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救命啊!」
    數名水手正往後方沒命似的逃去。
     「喂,你們也快逃吧。」看到黃海鮫和尼蘭爾往反方向衝,一名男性還停下來好心警告。「那邊已經被深潛者佔...嘔......」一根魚叉直直穿透他的喉嚨。男子的眼神瞬間失去光彩,像是斷了線的人偶橫倒在地上。

    「咱們上,務必要爭取撤退的時間。」他對著骷髏同伴說道。

     他的刀今日豪飲深潛者之血,正如現在,它沐浴其中。
     金屬激烈碰撞,他用左手壓住不鋒利的刀背,用力撐住深潛者回來的一刀,接著將刀一斜,對方的刀刃順著自己的武器往身後滑去,趁著魚人腳步未穩,海鮫直接將刀砍入咽喉。

     「小心!」尼蘭爾在遠處叫道,黃海鮫一聞立刻踹開趴在自己身上的屍體,往後退開。「死之盛宴!」

      死亡之雨自尚未破曉的空中灑落,殘忍如黃海鮫者,也必須吞了一下口水才能走近,看著被腐蝕到一半,焦熟的殘肉散發著化學藥劑的濃霧像是冬季的枯葉般勉強依附著魚骨......只能說抱歉,尼蘭爾,真的很毒啊。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和骷髏分開已經一陣子了,義雲軍雖然奮力抵抗但仍然被壓制。自己的鬼魂手下也死的差不多了。

     魚叉往前一送,黃海鮫的衣服被劃破,幸好鎧甲護身沒被傷到。
     「你這傢伙!」突增的怪力將手槍直接塞進對方的血盆大口,對方用牙齒嚙咬但黃海鮫硬咬著牙,絲毫沒有抽離,並用另一手持匕首將對方持魚叉的那隻手直接釘在船艙壁上。「給老子乖乖去死!!!」

      手槍子彈隨著燒焦肉塊和鮮血從魚人的後頸噴出。海盜將他放倒在地,又狠狠踹了幾腳。隨後檢查了右手的傷勢,因為被利牙咬穿,再加上手槍的後座力,幾乎已經廢掉了。

     「還有更多的嗎?」

      又有四名魚人大步襲來,黃海鮫立刻逃入艙內,左手用力砸上門,頭也不回的往狹長通道奔去。

      急促的腳步聲不止一個,迎面而來的是一位帶著睡帽的義勇軍,他一邊發出高八度音的尖叫一邊往反方向衝去。
       「啊啊啊啊啊啊啊!」

       「等等,那邊也有.......」好像來不及了,同樣頻率的慘叫聲從艙門那邊傳來。總覺得那個人影異常熟悉呢。

       追擊那位義勇軍的深潛者也同時逼近。黃海鮫連發手槍也只能減緩他們靠近。

      這是最後一門大炮了。其他的還在御海號上追打島鯨或解體魔,或許已經被擊沉了,但黃海鮫毅然決然的將炮口對準,點燃火繩,接著往剛剛的路一拐一拐的逃跑。

      只能祈禱那個人吸引了剛才所有深潛者的注意了吧。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轟天雷發出巨響,烈焰瞬間吞噬了對方。黃海鮫跪在地上,滿意的看著。
     這是小小的希望,最後的絕望的祈求。

                                           倒下吧!在此倒下吧!

       只是,所有帶有希望的火苗,都將被無情的腳踐踏,在地上前後磨蹭,只剩下冰冷地餘燼。

       對方只是不耐撥開火花和煙灰,從容步出,身旁跟著另外三名深潛者。那個魚人發出狂吼,更多由海水構成的魚叉飛來。

      一直到現在,命運才粗魯的搖醒了他,不是英雄,不會魔法,什麼都不是的凡人。
     不是劍豪,甚至沒學過正統劍術,打架的技巧來自甲板上和酒店裡的每一次拚命搏殺。那麼無力,那麼愚蠢。

     藤牌是擋不住的,黃海鮫已經試過了,魚叉一波波的襲來,右腳、左肩、下腹,撕裂,卻沒有疼痛。

     海盜的四肢早已不聽使喚。

    「你啊啊!」右手是那麼無力的癱著,現在只消對方一掌就能結束一切。黃海鮫爆出的怒吼被深潛者取笑。那位深潛者祭司生出更多魚叉,貫穿了海盜的軀體。「嘔......」

    鮮血淌出嘴角,凝固在鬍鬚上。

      死亡嗎?聽說阿斯嘉特的義勇軍都能復活呢,是真的嗎?
    
       死亡總是尾隨著海鮫,總是威脅的要將他吞噬。

       但,他將拒絕,正如昨日,正如從前,即使凡人也有戮神之日,今日此刻,死亡還沒勝利。

      右腿的肌肉被魚叉截斷,站不起來,幾經掙扎,他終於倒在地板上。

      錯覺吧......他走路的時候地板沒有震動。黃海鮫想著。
     天空霧茫茫的,可能已經白天了吧?

    頭髮被揪住,深潛者一個使勁,手持魚叉,用力貫穿他的胸膛。


       這是最後了,老子不幹了。

      海鮫的眼神混沌不明,「喂,你知道嗎?武器定義了一個海盜。」熟悉的嗓音說道。

     「前輩......」手槍還在,還在,還在。他用左手悄悄的拿出來。
      脖子緊繃,黃海鮫知道自己來不及了。

     「去死吧!」


      
      轟。

      
     怯,拯救什麼世界啊。
    黃海鮫拔出魚叉,生命正從巨大的窟窿中逝去,伴隨著流出的鮮血和內臟。

   我居然還站的起來。

   他將魚叉當作枴杖,幾名深潛者見他還活著,便直直衝來。

      「還來啊......」那聲音氣若游絲。

        直到最後,他不曾聽到海螺響起。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約3500字
特別感謝       Neko_Iru              





241 巴幣: 132

創作回應

哈哈哈的謙尼
戰爭超難寫的啦
2021-02-17 15:25:38
Neko_Iru
毒系法師沒有在跟你玩笑啦 ! www
2021-02-17 16:09:32
哈哈哈的謙尼
毒毒毒毒!也就只有這裡可以YY
2021-02-17 16:18:14
Neil0vs8
啊,不小心打壞欄杆了
2021-02-20 21:36:13
哈哈哈的謙尼
嗯,在下會負責修理,抱歉囉
2021-02-20 22:43:29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