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末日旅行者】第四十五章--離開

末日電音 | 2021-02-17 12:16:03


  「桑切格先生,我們要去哪呢?」沐青荷稍稍歪頭問道。
 
  「嗯,不急。先繞著村子走走。」
 
  桑切格和沐青荷沿著村子的小路漫步。泥土路面不太平整,街邊雜草野花朝他們搖擺問好。
 
  還在村子裡的村民正忙著把家裡的雕像搬出來,木雕有大有小,表情、姿勢各有不同。
 
  依照傳統,所有的村民都會親自做一個木雕,雕刻自己心中精靈的樣貌。到祭典這天,大家把雕像擺放在一起評比,選出最受歡迎的雕像。而選出的雕像就會被送到祭壇,替換前一年的雕像,作為精靈的新身體。
 
  兩人默不作聲地旁觀,有些格格不入。
 
  魔法師不應介入一般人的生活,隱密守則的規定將超自然者與凡人的生活分隔。每次委託任務結束後,會有專門負責善後的人員,清除任何有關於魔法的痕跡,並且模糊目擊者的記憶,使他想不起那段經歷。
 
  魔力是單純的能量,抱持如此想法之人才是真的單純。過去種種紀錄表明,魔力乃至關於魔法的知識都有可能導致災禍。因此,魔法師們達成共識,制定了隱密守則,徹底隱藏魔法師的存在。
 
  繞了一圈,來到村子口。
 
  「應該就在這附近,村子外的森林。」桑切格朝外指,他手中的玉石微微顫動。
 
   經過一翻搜索,總算在一棵樹下挖出了個黑色盒子。
 
  「找到了!」沐青荷興喜地叫道。
 
  「我們把盒子帶回去,請明海隊長解開這上面的封印。」桑切格單手抱住盒子。
 
  往回走時,遠方山中的鳥兒似乎受到甚麼驚嚇,翅膀撲棱群起飛出。
 
  「有人在戰鬥,大概是隊長找到邪教徒了。」
 
  「那我們快去和他們會合吧。」
 
  趕忙的腳步踏過草地,乾淨如新的長袍掠過樹叢,朝騷亂之源前進。
 
  飛鳥離去,殘敗的林地上,一隻手緊箍住樂羊的脖子,他反倒維持著嘻笑嘲弄的神情。環顧現場,附近十幾公尺內的樹都消失了,留下光禿禿的山體,領域造成的破壞比想像的小很多。
 
  「你們把精靈的雕像藏在哪裡?來這裡有什麼目的?」明海面無表情。
 
  「你以為我會告訴你嗎?你們就在盲目無知之中死去吧,哈哈哈…」樂羊先是狂笑,隨後腦袋又低下,「如果是之前的我或許會這麼說…但我樂羊大爺,最討厭按照別人寫好的劇本行動……」
 
  「你到底在說什麼?」
 
  「精靈的封印在我死去後就會解除,不過更重要的是…」這個男人的眼神像是看透一切般說道:「你以為你們已經打倒那隻惡質獸了嗎?」
 
  「……」明海皺眉,盯著樂羊。
 
  「它有兩個身體,在虛實間交替,當一個頭陷入沉睡,另一個頭便會甦醒。後者的樣貌連我也難以形容,僅僅是聽到那肉團蠕動、摩擦聲,曾以為完全拋棄的恐懼感竟回歸心頭。」
 
  「還沒來得及展開領域,它突變的力量便將我重傷。我敢肯定,某種未知的進化已然發生,而原因就是…」話還沒說完,樂羊的身軀即崩解成了一攤碎片。
 
  明海沉吟半晌,轉身朝李隱竹走去,那也是樂羊最後的目光方向。
 
  「要是惡質獸還活著…蕭恩…」將不知何時昏倒的李隱竹扛到肩上,腳踏空氣,飛往蕭恩的位置。
 
  他懸停在湖面上空,黢黑的水散發不詳氣息。村民全部躺倒於湖邊,他們的肚皮裂開反轉,肌肉、內臟直接顯露在外,心臟緩緩搏動。
 
  「這次我可不會再中計了,領域展開。」明海直接展開了領域,只要在領域中就無須擔心會無法使用魔法。
 
  接著,數十個法陣在空中形成,開始對湖面轟炸。明明應該是液體的湖水,被打散後竟變成黑色的汙泥落於岸邊。
 
  這樣的攻擊進行數分鐘後,湖心忽然出現了巨大的漩渦,魔力劇烈變化,發出刺耳灌腦的噪音,一條長達數十公尺的黑影從漩渦內迅速竄出,向著村子爬去。
 
  它的外表模糊晦暗,如同不斷蠕動的馬賽克,無法準確形容,轉眼又消失無蹤。
 
  「感應不到它的魔力,嘖…」
 
  事情還未結束,它離開後,那些沒有聲息的村民卻一個個站了起來,他們渾身通紅、雙眼無神又口角歪斜,往村子的方位蹣跚地前行。
 
  乾涸的水潭下,明海看見趴在湖底的蕭恩,他皮綻肉開、內外翻轉,四肢血管骨髓被旋轉扯出體膚,仿佛深褐色麻花捲。
 
  「該死…李隱竹!醒醒!」
 
  「唔…隊長。」雙眼徐徐睜開,雷電流竄的強烈疼痛還殘留在神經,李隱竹扶著頭。
 
  「先集合,有話等等再說。」
 
  不久,明海、李隱竹、桑切格和沐青荷重新集合於村子的廣場。村子特別安靜,或者說有些死寂。
 
  「村里的人全都陷入昏迷了。」沐青荷著急地說道。
 
  「這是惡質獸造成的,它還有另一個身體,沒有完全死去。」明海解釋道,「今早去山上的村民也都被它控制了,甚至連蕭恩都…」
 
  「蕭恩先生…」沐青荷看著明海的表情,大概理解怎麼回事。
 
  「蕭恩…」雖然認識不久,但想到那位性格開朗的男子死得如此悽慘,李隱竹不由感嘆。
 
  「是我太大意了,誒…!」明海咬牙氣道,「再不快點解決它,恐怕整個村子的居民都會送命。桑切格先生,你們有找到精靈了嗎?」
 
  「有的。」桑切格回應,「原本有封印…不過,剛才好像自行解除了。」
 
  盒子的封印如樂羊所說,自己解開了。裡面有一尊破碎的雕像,雕像釋放出靈氣融入玉石,玉石流光溢彩、熠熠生輝。
 
  「感謝你們幫我解開封印…」一個成熟柔和的聲音傳來,「請你們繼續完成儀式,將新的木雕放到山上的祭壇,這樣我才能恢復力量。」
 
  「木雕…」李隱竹抬頭看著周圍村民們擺放的雕像,「妳要哪一個?」
 
  「都可以的。」
 
  「诶…這個雕像。」掃視一圈,有個雕像吸引了注意,他將其拿在手中。
 
  選好了雕像,大夥正準備前往祭壇。
 
  此時大地卻猛烈地震動起來。隨著一聲咆嘯,狹長的龍頭穿破地面而出,黑色鱗片反射懾人寒光,宏偉身軀遮擋住半片天空。曾經被荷拉粉碎的怪物再次復活,它凌空揮舞著六條手臂,挾帶風聲砸向眾人。
 
  「找死。」荷拉現身在桑切格身旁,隨手放出風壓彈反擊,先前以這顆風壓彈的威力應足以打斷它的手臂。
 
  旁邊的李隱竹驚覺不妙,趕緊喊道:「荷拉小姐,快閃開,那傢伙已經進化過了。」
 
  風壓彈擊中,竟只撞掉怪物的幾枚鱗片,幸好荷拉及時地閃過爪擊。
 
  「我來幫忙。」明海隊長從旁邊使用魔法攻擊。
 
  衝擊波成功炸出一塊傷口,可是短短數秒又長出了新的血肉填補回去。怪物再生的速度實在太快,對魔法也有極強的抗性。鋒利的爪子逼得兩人不斷躲閃,看上去略處下風。
 
  「沐青荷、李隱竹,我們拖住怪物。你們先帶著雕像上去吧。」明海一邊攻擊一邊對李隱竹說道。
 
  於是李隱竹和沐青荷用最快的速度跑往山上。林間詭異的白霧蒙蔽視野,幾乎看不清路線。
 
  「往這走,小心敵人的偷襲。」還好精靈為他們指點方向。
 
  李隱竹握住沐青荷的手,兩人的步伐因趕忙而不協調,留下錯亂的鞋印。
 
  「!$#^@^*~~」一陣吼聲,一個被控制的村民自霧中朝他們撲來。
 
  它的皮膚由身體正中間張開,內在的器官全部異位,骨骼像是牙齒排列在外側。攻擊的方式就是要將人包覆在其中。
 
  「是村民。」沐青荷微微糾結。
 
  「他們…它們已經死了,不可能再恢復原狀,不用手下留情。」李隱竹應道。
 
  「嗯…」
 
  冰錐精準地射穿怪物的腦袋,使它再起不能。
 
  森林充滿詭譎的吼聲,空氣薄涼,只有彼此的掌心帶來溫度。一路上,怪物層出不窮,甚至比村民的人數還多,它們逐漸學會躲在樹叢或樹頂偷襲,消磨著兩人的體力和精神。
 
  怪物從樹上跳下,用力的撞在李隱竹釋放的冰盾,扭曲的面容透過折射顯得格外猙獰。
 
  「到了!」
 
  再次登頂,曾經被破壞到剩下碎片的祭壇,這時又回復原狀了。祠堂玲瓏精緻,石磚雕刻著古老銘文,兩條藤木爬過雲紋屋瓦纏繞在門柱。
 
  腳跨過門檻,耳邊的怪聲及心裡的煩躁頓時散去,取而代之的是幽靜肅穆。李隱竹將雕像放在中間的石台上,這是個女子抓住蛇的雕像。
 
  那一刻,光柱直衝雲霄,一位高大的女子出現,她身材豐滿、勻稱,肌膚如玉石潤美柔滑;容貌清艷,淡掃蛾眉、顧盼流轉,粉唇微張;後背翠綠的秀髮順長如絹,直至腰間。
 
  「哼!汙穢的生物,不該存在於這世界上。」女子舉手一抓,怪物的另一個身體隨之現形於空中,像泥鰍般掙扎,最後被捏碎成渣。
 
  然後女子回頭,目光對著李隱竹。
 
  「謝謝你,來自異世界的年輕法師。」她一句話就讓李隱竹頭冒冷汗。
 
  「吾名為貝特爾。拉克萊絲,這裡的事情吾會處理,你還有更重要的事得去做,該離開了。或許在未來的某天,我們有機會重逢……」
 
  語畢,李隱竹感覺不由自主地向後跌落,沐青荷詫異的臉、祠堂、樹林及合木山,眼前的景象飛速離去。
 
  他瞪大瞳孔看著訓練室的牆壁,這突然的結束完全出乎意料。
26 巴幣: 0

創作回應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