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白貓頭鷹的冒險者之旅 初始篇 第二章 奮起 8

黑漆 | 2021-02-16 18:24:43


8.
  提燈的光芒照亮的黑暗,眼前浮現出一間華麗的房間,房間中的擺設整齊乾淨,比較凌亂的桌面上則堆放著無數書籍,一名少女正坐在椅子上翻閱著書籍,她有著一頭銀白色的長髮,光從背影我就認出了她的身份。

  「艾萊妮?是妳對吧——」這不可能!她應該!應該死了才對!

  她緩緩的站起身子走到一旁轉過來面對我,溫柔的說:「是我沒錯。」溫柔的笑容令人懷念無比,忍不住衝上前抱住了她,溫暖的體溫傳到我的身上時,我感覺她還活著,便不自覺的流出了淚水。

  「別躲在這種地方啊!還活著就快點回來和我打聲招呼也好!」

  纖細的手摸了摸我的後腦勺,隨後緩緩的推開我,無奈的說:「我確實死了,這裡和我老家的房間一模一樣,不過我認為只是暫時還留有自我的意識,妳看看後面吧。」

  回頭望去,後方是一片漆黑的空間,房間正逐漸化作一片片碎片消失在黑暗之中:「這究竟是什麼情況——」眼前的情況讓人難以理解,我剛剛應該是碰到了她的墓碑,難道墓碑上有什麼從沒聽過的魔法嗎?

  艾萊妮走上前牽起我的手,面色柔和的說:「時間剩的應該沒有很多,從我注意到防間開始瓦解也只是前幾個小時的事情,不如和我好好談談吧。」

  「說的也是,這應該不是夢吧?」聽著她的聲音想起了剛與她遇見的事情。

  當時是我二年級的時候,多數課程都沒能學好,儘管付出了大量努力卻技不如人,不相信現實的我仍整天在鑽研著萬象魔法,獨自坐在食堂中一邊用餐一邊看著書籍自學。

  當時的艾萊妮則默默的走到我對面的位置,她的笑容和現在一樣,給人一種高雅又溫柔的印象,她坐下時問:「吃飯時間還在讀書?還真用功呢。」

  「沒辦法,不這麼做的話我跟不上別人。」一邊翻閱書籍一邊回著,當時我就看了她一眼,並沒有仔細的觀察或在意她的存在。

  她語氣和善的說:「這裡不太對,事實上水魔法的由來不是源自於精靈族,而是南海中的亞人傳給了精靈族再傳給我們,最早的水魔法體系又稱梅理法德之環。」

  當時的我對這句話抱有懷疑,於是反問:「妳怎麼知道是那樣?書裡記載的應該不會出錯。」

  接下來我有點忘了她怎麼解釋,自那之後我們便會時不時說上話。

  「學姊,談話的開頭我有必須問妳的事情,妳應該還沒『死』吧?」她嚴肅的聲音傳入我耳中,此時我才從回想中放眼到了現在並緩緩的擦乾了淚水。

  轉過身子重新面對她:「我還沒死,只是摸了妳的墓碑就來到這裡了。」

  她緩緩的坐上地面,鬆了一口氣後說:「那就好,雖然我不太能理解為什麼觸摸我的墓碑就可以進到這裡,可是比起這個話題我有更想談的。」

  「更想談的?具體來說是什麼?」

  她溫柔的問:「我不知道實際過了多久,學姊找到目標與工作了嗎?」

  對於她的問題我不感訝異,然而在最後還替我擔心不禁讓我差點哭了起來,以至於深吸了一口氣才回:「目標還不知道,但我姑且算一個附魔師了。」同時間我坐了下來。

  她露出了平和的笑容,幾秒後回:「是嗎——那就好。」

  儘管神情是笑著的,可聲音聽起來不是真心的喜悅:「為什麼聽起來有些悲傷?」

  她保持著笑容說:「因為我有目標,卻沒有辦法將其化作自己的工作,就算我還活著也辦不到。」

  「妳想成為冒險者,是嗎?」我知道她對冒險者有所憧憬。

  她點了點頭,冰冷的說:「我打從出生以來就沒有兄弟姊妹,父母將所有的期望都堆疊在我身上,他們盼望我擠身賢者一席替家族爭光,可我一直都覺得我辦不到——」

  「也許妳很難明白,可我不是什麼天才,僅僅是從小就將所有心力耗費在魔法上的人罷了。我不懂外面的世界長甚麼樣子,也不知道其他國家的人過著什麼樣的生活,更沒體會過美好的世界中的任何事物——」

  「僅僅是作為擠身賢者的工具被培養長大。」

  我不禁沉默了起來,沒有體會過如此感覺的我很難徹底明白她的感受,被收養後受到愛戴並有著自由成長空間的我自然不會明白她的痛楚,只能去想像是什麼樣的感覺。

  她所說的一切,如同一隻被關在籠子裡的鳥一般,和海爾一樣沒有屬於自己的天空與自由。

  後方破碎的聲音響起,她如同沒有注意到一般的接著說:「我從小就很仰慕冒險家自由自在的生活,能夠四處旅行四處見識世界上的奇聞趣事,我真的——非常憧憬那樣的生活。」她微微的流出了淚水。

  「可是我辦不到,我永遠無法達到賢者的位置,也永遠無法四處旅行見證各式各樣的事情,就算我活著也辦不到啊——」

  「父親與母親也只會對我提出要求,從沒真正正視過我想做的事情,我很討厭那樣啊!」她的話語逐漸失去理智,悲痛的聲音讓我內心為之一顫。

  嘴唇微微的顫抖,緊握的雙手努力抓著自己的意志,好讓自己別跟著流出了淚水:「妳從來都沒覺得快樂過嗎——?」

  她低著頭,搖了搖後抬起頭看著我,眼角流著一絲淚光說:「不,和妳還有愛蘭再一起的時間我很快樂,真的非常快樂!平起平坐的相處、互相支持的每一日,我真的非常喜歡。」

  「是這樣的啊——我也非常的快樂,真的非常快樂。」忍不住的東西中就是忍不住,無可奈何的任由淚水從心底一路流出眼眶。

  「我真的好想去看看外面的世界,不過我根本去不了,抱歉呢,最後讓妳聽我發牢騷。」她一邊流著眼淚一邊擠出笑容。崩裂的聲音隨之響起,我底下的地面已經徹底崩毀,然而我並沒有掉下去。

  我猜想房間崩壞殆盡時一切就結束了,儘管我並不明白這是怎麼一回事——

  她默默的伸出手替我擦了擦眼淚,溫柔的說:「學姊也早點找到屬於自己的目標比較好,就算生命比普通人漫長許多也不是無限的,我希望妳能夠為了自己真正想得到的理想活著。」

  「真正想得到的——理想?」我究竟想得到什麼?其實我自己都不太明白。

  「總有一天會明白的,一定會的。」她溫柔的說道。

  隨後一切瞬間破裂,她碎片打落的瞬間消失於黑暗之中,房間與提燈的光芒同時散去。

  反應過來時視線又回到了墓碑前,緩緩的站起身子並望一下周遭,其他人如同一點事情都沒有一般,也就是那樣的景色只有我看見了。

  女性走到我身旁溫柔的問:「道別完了嗎?」

  「算是吧——」疑惑的感覺在心底徘徊不去,對情況的疑惑以及對自己所追求的理想抱有的疑惑。

  愛蘭緩緩的牽住我的手,露出一副平和的淡笑說:「沒事的。」

  聽聞她的話語時我才感覺到自己現在正版著一張悲痛的神情,於是我勉強的擠出笑容回:「沒事的。」

  究竟再追尋著什麼?我到底想要什麼?感覺蒙上了一層迷霧,連自己都不是非常清楚。

86 巴幣: 14
無害的路人(迷惘狀態)
看到燈籠讓我想到瑟雷希的燈籠(是數萬靈魂的監獄
2021-02-26 10:36:33
黑漆
此處的燈是連結精神的明燈,關住靈魂的提燈之後才會登場喔
2021-02-26 10:51:15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