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我的提督哪有這麼厲害!?.番外傳》24.崩潰的亂萊

萌筆 | 2021-02-15 22:27:46


  很快謝菲爾德就帶了亂萊來到了洗衣間,身為皇家女僕理所當然的就是要負責整個皇家陣營的衣物的清洗,其中當然也包含了貼身衣物。

  畢竟皇家陣營的艦娘不是什麼親王就是什麼公爵什麼的。

  「這裡是我們皇家女僕的洗衣間,皇家陣營的同伴們都會將衣物交由我們皇家女僕隊做洗滌,而這邊就是我們工作的地方。」

  謝菲爾德帶著基度山恩甫一走進洗衣間,迎面而來的就是大量的泡沫跟泡泡以及手忙腳亂的女僕艦娘兩個。

  基度山恩,也就是亂萊也有些傻眼的看著眼前一幕,他本以為眼前這種情景只可能在電視節目上看到效果。

  不斷運轉中的洗衣機正大量的傾吐著泡沫充斥著整間洗衣室。

  彷彿紫色琉璃一般的紫色瞳孔寫滿焦急,高挺直順的鼻梁上沾著泡沫,白色的女僕裝因為泡沫弄濕的原因整個狼狽不堪。

  相較之下,另外一個女僕雖然狼狽,但整體看上去並沒有同伴那麼悽慘,本來流瀉至腰際的柔滑長髮直接束起成馬尾撥到胸前避免弄濕。

  看著眼前情景,謝菲爾德不禁促起眉頭露出無奈地神情開口說道:「……紐卡斯爾前輩,有妳在怎麼會弄成這樣?」

  被點到名的女僕,正在搶救衣物的紐卡斯爾這才注意到門口:「來的正好,謝菲。愛丁堡不小心打翻了洗滌劑,我們正在搶救衣物……這位是?」

  說著說著,紐卡斯爾這才注意到謝菲爾德旁邊站了個陌生艦娘。

  以基度山恩與謝菲爾德站在一起的身高對比想不被注意到都難,要不是紐卡斯爾在忙於手上的工作不然也不會現在才發現到。

  「又是愛丁堡麼……」謝菲爾德用著責難的目光看向了現場最狼狽的女僕:「愛丁堡,這裡有個新人在,妳能不能偶爾也表現一下前輩的樣子出來?」

  「……嗚。」少女的喉間洩漏出帶著長音的悲鳴,愛丁堡噘著嘴巴不滿地出聲抗議:「我又不是故意要滑倒的……謝菲壞心眼。」

  「我壞不壞心這點不用妳操心。」謝菲爾德無視著愛丁堡的抗議:「正好我這裡有個新人可以幫忙。基度山恩,我來替妳介紹一下眼前的是皇家女僕中的輕巡艦娘愛丁堡及紐卡斯爾。」

  臉色憋的通紅,基度山恩亂萊用勉強壓抑住情緒對著她們兩個行了個淑女禮。

  亂萊,他畢竟還是個成年男子,先不論他到底有沒有相關經驗,亂萊他自己可是還清楚著此刻他扮演的是什麼角色!

  基本上能成為艦娘的女孩,容貌不會差到哪裡去,更別論碧藍航線大本營的艦娘來自世界各國。

  理解現場狀況的亂萊,臉龐整個通紅,曲著身子低著頭。

  可能是因為現場都是女孩子的緣故,愛丁堡並沒有什麼太大的自覺,女僕制服都因為泡沫的緣故整個弄濕透出內里肌膚,軀體和胸部都直接映入眼簾。

  雖然胸部份量看來似乎有點不夠,不過身體曲線相當有女人味,就連腰部也很纖細。

  而且,對比之下紐卡斯爾雖然沒有整個弄濕身上的女僕裝,束起的馬尾將雪白的脖頸整個展露在他人面前,微濕的衣物包裹著傲人曲線的胴體,不經意露出雪般潔白的肌膚,這種要露不露的模樣,感覺比全裸更加煽情。

  但比起自身情慾什麼的,亂萊更多的卻是感到危機感,他不敢想像如果在此時此刻他暴露出自己是男兒身會有什麼下場。

  「咦?」

  「這位新人她沒辦法說話嗎?」

  正當亂萊這麼想著的時候,兩位女僕艦娘不約而同的放下手上的工作,用著關愛的目光來到他的面前抬頭仰望。

  噗!

  大大的跟小小的映入眼簾,他忍!

  「樞機主教說明了,基度山恩伯爵才剛誕生還沒適應艦娘人形後的身體,所以暫時還沒辦法說話,所以帶來我們這裡請求我們教她才是正式的女僕。」

  謝菲爾德面對同伴的疑問,開口解釋著。

  亂萊見到她一副認真說明的模樣,也重新更正對謝菲爾德的認識。

  他本來以為這個前輩個性可能難以親近又壞心,但她說不定是個善解人意的好艦娘……

  「所以不用客氣,盡情使喚她吧,那怕愛丁堡妳在怎麼冒冒失失的這裡都有個現成的人力幫忙善後。」

  ……看來亂萊想得太美了。

  說完,謝菲爾德就真的把基度山恩伯爵給留下轉身就走了。

  對於是否愛丁堡惹出的麻煩,謝菲爾德表示她還有其他工作要忙哀莫能助,完全不把後方愛丁堡氣得牙癢癢的表情放在眼底。

  接著,兩位女僕艦娘一起看向基度山恩伯爵,而男扮女裝的亂萊額頭不禁流了冷汗下來。

  好不容易將洗衣間內的多出來的泡沫清洗乾淨,紐卡斯爾與愛丁堡又重新開始了本來的清洗工作,而這一次卻多了個新人-基度山恩伯爵。

  在這過程中,亂萊內心可以說是崩潰的全程目光不知道要擺哪,只差沒在心中唸佛經啥的。

  「基度山恩,妳可以稱呼我為愛丁堡前輩喔,有什麼不懂的事情,人家都會手把手的教妳。」

  基度山恩亂萊輕輕的點頭。

  「雖然這不是什麼困難的工作,只要按著自己的步調一點一點完成就可以了。」

  基度山恩亂萊再度的點頭。

  用著很勉強的笑容對著紐卡斯爾和愛丁堡,他必須要小心再小心免得不小心露餡了。

  說到底,他為什麼要答應黎塞留的餿主意扮成女僕進來,正正當當的打進來不好麼?

  亂萊真想給幾小時前的自己一頓老拳爆打!

  「那麼接下來我們就開始工作吧,基度山恩。」愛丁堡面帶微笑的將一個木盆交到基度山恩的懷中:「洗的時候要小心唷,這可是絲綢材質的。」

  亂萊幾乎是下意識朝懷中看去。

  在日光的照射下,木盆彷彿閃閃發光的姿態,瞬間讓人以為是看見了純白羽毛,不過那並不是那種簡單的的東西,而是無數條女孩子的貼身衣物,也就是內褲。

  從樣式上來看談不上可愛,但上頭充滿著華麗的刺繡,看起來不像是市面販售的普通款式,而是特別訂製款,而且亂萊還能清楚地問到特別的香味……

  此刻,如果可以將表情表現出來,亂萊的內心是崩潰的!!

  「有什麼困難嗎?」

  看到基度山恩低著頭看著木盆,紐卡斯爾撥弄著耳際的秀髮俯身看了一眼用著責難的語氣說道:「愛丁堡,妳怎麼可以將女王陛下的貼身衣物交給一個新人呢?」

  「欸?這是陛下的內衣嗎!?人家還以為是哪個驅逐艦的說……」

  「愛丁堡,妳這番話最好還是不要當著陛下的面說出來比較好喔……嗯?怎麼有紅色的液體滴落?啊!?基度山恩妳流鼻血了!」

  亂萊竭力的用手擺動著表示自己沒事,一邊將頭向上仰起不讓鼻血繼續滴落。

  「不行!身為妳的前輩我們怎麼可能不將妳送到醫護室呢,謝菲也真是的竟然都沒注意到!」說完,愛丁堡作勢就要去拉起基度山恩。

  當然,憑她嬌小的身軀怎麼可能拉得動基度山恩伯爵,所以很理所當然的一個平衡不穩的倒在亂萊身上,小臉直接埋進了亂萊胸前的包子上。

  「……嗯?基度山恩妳身上怎麼有肉包的味道…啊!」

  愛丁堡抬起頭來疑惑的話未完,就被人以迅雷不及耳的速度打暈過去,亂萊千鈞一髮之際的把愛丁堡給打暈了。

  一旁的紐斯卡爾眨了眨眼睛不能理解的看著基度山恩與愛丁堡。

  「肉包??愛丁堡怎麼連妳也暈過去了?」

  那一瞬間,紐卡斯爾還以為是基度山恩故意將愛丁堡給弄暈過去,不過看她那肩膀上下起伏、大口喘氣還不停流著鼻血的模樣,看起來又不像是演技。

  「沒辦法,只好先停下手邊的工作。基度山恩伯爵,妳可以幫我將愛丁堡扶起來嗎?」

  基度山恩伯爵,也就是亂萊一手止著鼻血露出苦笑點頭,隨即將倒在身上的愛丁堡小心翼翼的扶起。

  ……這樣一來就不會露陷了吧?

  殊不知當亂萊將愛丁堡扶起來的當下,紐卡斯爾的表情也為之變的有些古怪。

  當看到紐卡斯爾的表情出現變化的時候,亂萊心中叫糟,隨即全身肌肉繃緊,如果有個萬一他也只能讓這個叫紐卡斯爾的艦娘步入愛丁堡的後塵了。

  「基度山恩……妳也是嗎?」

  紐卡斯爾露出亂萊不能理解的表情嘆息著開口,隨後來到了他的面前伸出了手。

  當看到紐卡斯爾伸手的當下,亂萊差點就忍不住動手了。

  而之所以沒有動手的原因是因為紐卡斯爾伸出的手竟然將他胸前的肉包往上提起,並小心翼翼的調整他穿的胸罩……

  「基度山恩,妳要知道胸部的大小並不是一個女人的全部價值喔,尤其是身為一介女僕更是不能像愛丁堡這樣這麼介意,懂嗎?」

  「………」

  亂萊還能說什麼,只能內心崩潰的拼命點頭。


195 巴幣: 34

創作回應

消失的月亮(~I am God~)
亂萊:當我踏入賢者之境的時刻,就是我髮根全白之日(X
2021-02-15 22:50:04
萌筆
不是一柱擎天麼w
2021-02-15 22:51:59
消失的月亮(~I am God~)
一柱擎天的風暴之後阿ww
2021-02-15 23:14:58
萌筆
ww
2021-02-15 23:59:57
神滅
如果漏餡 就真的萬事皆休
全體就會發動砲雷擊戰 亂萊當靶...
2021-02-16 01:51:29
萌筆
亂萊(汗):神技-徒手偏彈! 等等彈藥太多了不公平啊啊啊啊
2021-02-16 01:53:00
kuma
即使不是草食男這種場景我覺得真沒幾個人能穩住......
2021-02-16 02:15:33
萌筆
所以我家主角噴血了 理性降HP
2021-02-16 02:16:28
青蛙子
笑死,不過以他的身高肉包夠大嗎?
2021-02-16 08:58:01
萌筆
有胸墊W
2021-02-16 12:43:47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