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口罩之下,怪物出沒

怪奇的丹 | 2021-02-15 00:03:13

短篇故事
資料夾簡介
這裡應該會放一些獨立且無關聯性的小故事。

字數約1400。
  口罩之下,怪物出沒,我也沒想到有天我能因這雙破眼睛得到好處。
 
街邊有一名婦人正訓斥著她的孩子不要再和老師頂嘴,那孩子瞪著大大的眼睛,像是快要哭出來了,知錯地點點頭,但在他的兒童口罩之下,那副嘴臉卻與撒旦無異。
也許早在十幾年前,那嬰兒一生下來時就被替換了。
婦人並不知道這些事,她只是眾多被怪物寄生的其中一個受害者。覺得自己罵的有點過頭了,婦人抱住她的孩子,承諾晚上會帶他去吃好吃的。
我靠在陽台的欄杆上俯瞰這一切,確實,怪物很可怕,但人類也不是省油的燈。
算了算時間,也該行動了。
 
經過漫長的等待,夏日朱陽終於落下,男子隨著黑影從城市的一隅角落竄出,他穿著老舊的西裝外套,腳上踩著真皮的黑色靴子,手腕上戴的錶早已因為年代久遠而停擺,但也無所謂,他只是需要有個東西提振他的士氣罷了。
他來到的這個區域空氣中充滿著醉人的氣味,街頭巷口裡不時傳來歡笑聲。
有個女子突然朝他靠近,她戴著口罩下的嘴唇是藏不住的豔紅,微卷的黑髮隨著女子的步伐晃動,陣陣香氣飄散開來,她就像一朵花,看了賞心悅目,讓人只想摘取回家保護。
可惜這只是表面,誰都知道這個女人站在這裡朝你微笑是為了什麼,她也清楚這個男人來此的目的。
 
男人由上到下打量著女人,他抬起戴著錶的手輕撫女人的頭髮,女人也伸出手摸向男人的胸口,力道不輕不重,熟練地摸向男人的脖子,他的脖子摸起來不像一般人那樣粗糙,膚色也較為蒼白,卻又粗壯而不顯得嬌弱,這讓女人對於他的真面目感到好奇。
她的手有些冰涼,動作也像一條蛇一樣,在喉結短暫逗留了一下便滑上男人稜角分明的下顎。就在她有些忘我地要拉下口罩時,男人突然掐住了她的脖子。
她嚇出了一身冷汗,但很快地,她就發現男人只是想逗逗她,並未施力。
雙方簡單對了一眼,出自於本能的默契便主了道,女人勾起男人的手臂,男人也摟住她的腰,兩人一起彎入巷子裡,來到女人的地方。
 
走廊兩旁站了五、六個女人,各個都長得漂亮精緻,她們看見男人走了進來也熱情地拋起媚眼,完全不管這是否觸犯商業道德。
男人沒有理會她們,他的身高很高,只要稍稍一抬頭就可以屏蔽掉這些小麻煩。
他已經決定好的事不會輕易改變,今晚他就只要這朵玫瑰。
 
女人不需要猶豫就帶著男人進到這裡最好的房間,這幾年下來她能存活可都是靠著她驚人的洞察力。
關上房門後,外面的聲音被完全隔絕,裡面的聲音也透不出去。
女人沒有說話,她放開挽著男人的手,走到床邊脫下了上衣,並將衣服丟在男人腳前,鼓勵男人跟著做,但男人仍然不為所動。
女人走向男人,將臉上的口罩脫下,露出姣好的面容,她看起來才不到二十歲,眼底的故事卻很多。
女人將脫下的口罩輕輕戴在男人的臉上,遮住了他的眼睛,並牽起男人的手,將他拉向床邊。
男人在她的指引下坐在了床上,起初,他以為什麼也沒發生,接著他感受到女人靠近他,坐在她的大腿上,身體貼上他的身體。一般在溫暖的夏日午後這樣做會稍嫌太熱,但男人的身體卻如水泥一般,冰冷且堅硬。
 
女人再次熟練地用雙手從男人的胸前撫了上去,但男人早已失去耐心,一手抱住了女人的腰、另一手抓住了女人的脖子。
他將下巴靠在女人的脖頸間,用摟著腰的手扯開了嘴上的口罩,原本藏在口罩底下的獠牙露了出來,鋒利如刀、潔白如雪。
女人試圖推開男人的頭,但她的力氣別說推開了,連互相抗衡也做不到。
男人已經張開嘴準備下口,房門卻忽然被打開,一個人手握著一把黑晶色的東西走了進來,這人一個箭步直接將武器插入怪物的腦袋裡,男人瞬間化為紅水滴落在地板上。
 
  我這家店這一年來已經處理了將近一千個怪物,這些怪物平時都將可怕的外貌隱藏起來,現在因為有了口罩的庇護,便肆無忌憚地到處吞食人類。政府的人為了能繼續隱瞞下去、不讓民眾產生恐慌便找到了我,我這雙破眼睛從小就看不到任何顏色,但卻能在一片黑白世界裡看見怪物隱藏在布料下的醜陋面貌。
告誡完這位膽大的小姐下次不要心急等我來了在勾引後,我便離開了小屋,打算去隔幾條街外的永和豆漿店吃消夜,途中還遇見一名可憐的女人在找她無故失蹤的孩子。

67 巴幣: 4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