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RPG四期創作】卡律布狄斯與天元 冷風血海

Neko_Iru | 2021-02-15 00:00:04


==========================================
【卡律布狄斯】
「嘿...嘿...醒來,船有危險了 ! 骷髏先生」這個傢伙貌似不知道我,尼蘭爾,一副老骨頭是醒了還是還在睡覺呢。居然打擾靠在了倉庫內部休息的吾輩「不害怕我嗎...人類 ?」身旁的地面因為海風和下着微微細雨的環境變得更潮濕,又凝結起水點,看來一不注意就會打滑...「不怪責你了...到底發生了甚麼事 ?不是好好的在航行...」話音剛落,砰的一聲巨響伴著破碎了的玻璃片從門外飛向我們「報告 ! 敵軍來襲 ! 大量深潛者湧上來了...」他們是如此吶喊道。
「明白了...馬上出發吧」
我站起來後就沿著王盾號甲板邊緣行走着,
許多人經過我身旁並與先前已經見識過了的、來自海中的怪物『深潛者』奮力地搏鬥着。

尤克似乎曾在房卡通話警告說。「船體多處受到攻擊,保持在戰鬥位置。」我緊握著魔杖,站在左翼後側...在翡翠指揮官和許多人的背後。一個重騎士,一個海盜正在掩護翡翠閣下。「轟隆...轟隆...」所有的砲台都一致朝着海面上的敵人射擊。「怎麼樣啦!哈哈哈...嘿 ! 尼蘭爾,過來過來...」海盜叫我過去。「快! 去支援前線的行動,他們也需要幫忙!」聽聞後我馬上高舉法杖「試一試這樣...大地之精氣匯聚此地,腐蝕之力匯聚此地!毒爆彈!!」尼蘭爾 念的咒語所凝聚發出而成的球形毒液彈命中眼前不遠的深潛者,正好完美地支援了前線夥伴。隨後,骷髏小跑上前方繼續支援「目前有沒有人受傷,先後退一下 !」又高舉法杖「『操毒.腐土』...這樣應該可以拖延一會」某些深潛者腳下的船身木板突然陷了一個淺洞,本就因為船身搖晃而重心不穩的深潛者因此失去平衡倒地,其後被夥伴的鋒利刀刃、拳撃、大劍逐一了結。」然而,正當血戰還未結束...一海上巨鯨突然反身砸向『王盾』。
「小心平...平衡...哇 ! 哇啊?!」
一時驚濤駭浪全部湧向『王盾』,數名義勇軍還因此落海...勉強抓緊了護欄、桅桿的就繼續迎接戰鬥。
「左滿舵 !!」
負責監察船身操控的人如此說著。在數分鐘後『王盾』側向敵方...眼向前方就能看到。不,那不只是人類不可單人匹敵的自然生物--巨鯨,龐大的身軀加上靈活的擺動方向如海上巨艦一般輾壓橫行,明顯有人背後在操控牠們。

「再這樣下去不是辦法,單是靠着主官們的力量也未必能撐過第二波來襲...這裏十分空曠又毫無掩護物,只好這樣了」骷髏下定決心,然後站好一個位置「大家能聽見嗎 ! 受傷的人先退後,我要開範圍技能了」
一時口中念念有詞。「ᛗᚨᛁ ᚦᛖ ᛒᛚᛁᛉᛉᚨᚱᛞᛊ  ᚺᚨᛁᛚ   ᛁᚲᛖ ᚨᚾᛊᚹᛖᚱ ᚦᛖ ᛊᚢᛗᛗᛟᚾᛖᛞ ᚨᚾᛞ ᛊᚺᚨᛚᛚ ᚦᛖ ᚷᛟᛞᛊ ᚲᛟᛗᛗᛖᛗᛟᚱᚨᛏᛖ ᚦᛖ ᛈᛁᛖᚱᚲᛁᛜ ᚷᛁᚢᛖᚾ ᛏᛟ  小小毒液,小小毒液,凝聚萬物百家之土之一氣而成,昇華至高之境,齊結合凝固吧! 齊結合凝固吧! 亡魂誠必恭候多時,立降下萬神之刺穿禮讚,死時己至,破滅將來,生者也誠必立下終焉遺言 ᛗᛁ ᛖᚾᛖᛗᛁ ᛏᚺᛖᛁ ᚹᛁᛚᛚ ᚱᛖᛏᚢᚱᚾ ᛏᛟ ᚦᛖ ᚷᚱᚨᚢᛖ ! (真)死滅之盛宴...」
天上逐漸凝聚起如小雨點的毒與冷冽霜氣,但是卻又逆行而上,在黃昏與夜星籠罩交錯的卡律布狄斯蒼穹 上方凝固成為一坨大烏雲,一顆顆流星般的冰雹帶着一絲絲毒液徐徐降下...「砰...啪嗒...啪嗒」精準地墜落至前方陣線
這時,一些未能準確擊中目標的冰雹突然轉向順著揮舞魔杖的方向再一次向敵軍打去,藏有毒液的冰雹擦傷了大部分深潛者的皮膚,毒液滲透到牠們的身體深處「啊哇...啊哇...」一些在受擊後痛苦地滾在地上掙扎著然後又被義勇軍同僚所擊殺「幫大忙了 ! 後方的魔法師 !」在這刻的感謝並不全然代表甚麼...但至少能挽回他們(義勇軍人類)微小的一命,意義就很重大了

而在解決大量深潛者的同時,數隻巨鯨卻選擇在這個時候全軍出發,隱約在某隻比較巨大的武裝鯨魚上方看見一名少女的模樣,大概就是整個敵軍行動的統領者,身旁已經有人討論 出發討伐統領者隊伍的聲音...希望能順利回來啊,只要能堅守住我們唯一的陣地『王盾』就能興高采烈地迎接他們平安歸來,吾輩是如此地想像。

==========================================
「慈愛,已然,用盡!」
翡翠的雙眸猶如其名綻放耀眼的翠綠光芒,瞬間巨大的冰柱狠狠砸向深潛者們,轟鳴聲不亞於海盜的火力全開。雖然對方的部隊已經消滅,但也在船上砸出數個大坑洞。

引用自某海盗的自白 有興趣可以去支持看看 https://home.gamer.com.tw/artwork.php?sn=5073098
==========================================

深潛者的數量不減,船體也未知是否能夠撐住,義勇軍亦開始有戰鬥疲累這個跡象了...「還不能放棄 !!!」一把爽朗豪邁的聲音從前方傳來,海盜呼喊着這句話,神奇的是...身旁的人聽聞後軍心大振,像是呼應着海盜一樣更加賣力奮鬥「啊吖 !! 受死吧 ! 深潛者...」劍士揮舞著武器斬向敵人、重騎士舉著盾牌抵擋敵方重擊、法師在後方支援前線人員。一時濕潤的海風捲著巨鯨落下時帶來的綿綿細雨、搖晃的船身、奮戰的人們、勇士的戰吼...一切如畫像一般。
骷髏又再次憶起了當年王國軍第三次行軍的景象...「啊...又想起來了,是這種熱血沸騰的感覺」同樣的景象在骷髏眼中魷魚(?跑馬燈重播,當年也是在海一戰敵軍的船艦。「快點找掩護 !」身為一個法師只能做的事只有恆常地高舉法杖然後站在戰線的後方揮舞着,但是我卻在那一瞬間決定繼續跑向前。

「右翼不夠人手了,等一下兄弟,骷...骷髏?!」
「閣下抱歉...來遲了 !【不死枯骨】尼蘭爾 前來支援 ! 」原來我曾經還有稱號...直至此時才回想起真是...算了,繼續戰鬥吧,話說回來這稱號也不是隨便得來。從前在王城裏獨自一個人冒險,個人定制稱號並不容易取得也不可以隨便偽造,皇家公會都有一切詳細記錄,通常是來自貴族們的肯定...然後經過 三名卿或大公推薦、事務大臣、眾議院首席的批准,最後是國王面見後才行授勳儀式...嘛,當然也是靠著師父才能小有名氣。也好像就是第三次行軍中的勝利而授得這個稱號。
「咕嚕~咕嚕~」
「真想魚人站起來就不要叫啊 ! 聲音噁心死了」
「閣下...先冷靜一下,瞄準他的弱點,然後刺下去吧...」身旁的義勇軍似乎異常討厭深潛者...也是呢,長相上已經不太討好,溝通方法也如此奇特,據說聞起來又一股海産腥味,甚至在戰鬥時還夾雜一絲血味。
「盡快了結牠,那邊還有很多」
「哦,骷髏...尼蘭爾先生...先去幫其他人吧 ?」
「你自己一個人可以? 那小心為上,我出發了 !」看來義勇軍中還是有很多精英之輩...真是深感欣慰。

再一次踏上移動的瞬間,前方大約有三兩隻深潛者阻擋,還有前方站着捂住傷口的海盜「還來啊......」那聲音氣若游絲。「海鲛 !!!」已經顧不上甚麼禮節了,尼蘭爾徑直地向前衝,心裏真誠地希望能趕得上支援,然而海盜已經倒下在地上。魚人高興地圍著海盜起舞...

此時此刻...冷風還在輕輕地吹拂著血海---卡律布狄斯
==========================================
這樣的情景並不是第一次看見,生死離別在吾輩沉睡的1800年間不斷發生,他明白世間的人類猶如風中殘燭,可是我不傷心嗎 ? 我不憤怒嗎 ?「啊 !! 我跟你拼了 !」
「啊 ! 自冥府而來的龐然、自萬毒之物而生的咒術,吾輩以煉獄之火呼喚閣下前來、以真名呼喚其謂,助我一臂之力吧 ! 冥王毒龍 !」
瞬間從海上聚合大量一絲絲的黑色之線,凝結召喚出一無比巨大(? (2.5米) 的巨龍形狀的幼體,毒龍經過之處留下了大量黑色液體,似乎是操作者有意為之,毒龍並未踏向海盜身上,反而利用同樣巨大的利爪一掌拍開深潛者們,接觸毒龍之爪的只花數秒已經化成白魚骨死去。只接觸黑色液體的則燃燒起來,持續一段時間後牠們才跳海撲火,可惜有些還是灼傷了,甚至因逃避毒龍時絆倒跌落翡翠在船上砸出的大坑洞被圍毆致死。
「喂 ! 醒醒」白骨掌拍向海盜的臉頰,海盜身上多處出血位構成了差點危殆的情況。
「你一死去就麻煩了,幽魂兄弟無主時就會消失...不管了,先幫你止血 !」從背包裏拿出了一堆數不清名字的草藥,按照傷勢敷在不同部位。「慈悲的草藥之神,請您眷顧苦難可憐之人 療傷 !」菜乾(?治好了大腿上的內骨折,一隻深潛者又在後方奔向我們。
「真是礙事,滾開 ! !」看來骷髏的不死者戰慄靈壓也不是說笑,原本打算包圍骷髏和受傷海盜的敵我雙方瞬間被震懾了一會。不過幸好眼前之人並沒有受到影響,不然的話就會惡化傷勢。
抱歉~ 但我真的需要驅趕這些酷東西。

戰火還在繼續燃燒着,殆盡直至 【深潛者族長】葉摩雅.磲貝 女士的一聲吹響的海螺歸降
前幾分鐘還存在的激烈交戰聲,都在片刻止歇。
深潛者們錯愕地左顧右盼著,好像方才做了一場惡夢,而聯邦軍也被尤克喊停。

=作戰 : 【血濃於海】正式結束=
作戰報告 :
。三、四艘【聖果級】折損
。【堅岩號】返航
。死亡人數 : 義勇軍數百名
。【深潛者族長】葉摩雅.磲貝 拘留喀爾登
...(ry
==========================================
【王盾號醫療室】
在醫療室經歷了幾次的施法後,草藥也消耗得差不多了...眼前之人也已經甦醒。
「嘿,尼蘭爾閣下」半身坐起來的海盜一邊檢查傷口、一邊和眼前的骷髏閒聊。
「甚麼 ? 有話快說...」看來在戰鬥中的骷髏兵都不好惹...尤其是毒系法師。
「沒...沒有,繼續戰鬥吧 ?」
「戰鬥結束了,深潛者投降,說起來您才剛被治好舊傷就又又又打算要帶新傷回來...」
「真是的,先躺在這裏吧...您啊...」眼前仰視的骷髏無奈地點頭細數海盜剛才魯莽行動...這就是過度戰鬥狂熱的後果嗎,海盜忍著傷口的痛不禁想着。

卡律布狄斯的晨光依舊明媚璀璨,真難令人想到昨天的戰鬥...
滲透著一絲海洋氣息的冷冷北風吹向『王盾』
「可憐的生靈啊...願痛苦消散,安息吧。」尼蘭爾站在船頭禱告着
「願微風帶領今後所踏之路 ᛗᚨᛁ ᚦᛖ ᛒᚱᛖᛖᛉᛖ ᛚᛖᚨᛞ ᚦᛖ ᚹᚨᛁ ᚠᛟᚱᚹᚨᚱᛞ」

尼蘭爾.帕弗 著筆
==========================================
ps.語音輸入真是煩 : 魷魚=猶如,菜乾=才剛,就當成一個梗留下來吧www
海盜你給我記住甚麼鬼觸手play骷髏
==========================================
字數不含空格、報告以及吐槽 : 2900


197 巴幣: 14

創作回應

哈哈哈的謙尼
哎呀呀,一樣的封面呢...
2021-02-17 19:09:25
哈哈哈的謙尼
抄我的...算了,看在你救了海鮫一名不跟你計較了,哈哈哈
2021-02-17 19:14:40
Neko_Iru
已經確認並不涉及抄襲之嫌疑 下一次會先看封面 有沒有和别人的創作連在一起 orz
2021-02-17 22:06:40
Neko_Iru
骷髏 : 抱歉打擾了
2021-02-17 22:07:12
小洛
戰亂的時候轉角突然遇上骷髏隊友,一槌砸下去的機率有多高(qwq
2021-02-21 15:50:56
Neko_Iru
義勇軍 : 看見邪惡生物就槌下去 !!!
骷髏 : 疑 ? (@w@)
2021-02-21 19:15:30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