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光明X死亡)肉體與告解

今天也在偷懶的黑薩 | 2021-02-14 20:24:00


  鐵手團與豎琴手聯手接了委託--向偏遠國度傳送死亡與光明的福澤。
 
  比起喜愛結伴同行的鐵手團,豎琴手一直以單槍匹馬為主,即便是不善戰鬥的牧師也不會特別請求同伴的護送。
 
  也許是認為這份委託並不怎麼危險?誰知道呢。
 
  光明之神促進世間的理念如重生和革新,真理,警覺,以及美麗,光明之神的牧師們致力於指引灌輸光耀的靈魂,其守護神的力量洞悉幻象,驅散謊言並燒盡一切晦暗。
 
  聽起來是多麼的冠冕堂皇,簡直不能在更虛偽了,想必光明之神的信徒恐怕也是隨口將希望掛在嘴邊的人吧?──這是安達爾˙蘭格納在與萊諾見面前的想法。

  他僅僅知道萊諾是個虔誠的信仰光明的牧師。

  半精靈卓爾的皮膚並不黑,事實上,萊諾的膚色比大部分的卓爾都還要白,就像是加了較多牛奶的巧克力,帶著柔和的味道。白色的長髮束成長長的馬尾,蓬鬆的跟貴族飼養的布偶貓一樣迷人,而那雙熾紅的眼乾淨的可以一探到底,純淨的如同新生的嬰孩。

  漂亮的藝術品──這是安達爾˙雷格納與萊諾碰面的感覺。

  「感謝光明之神的引領,能夠與你們相遇,願光明之神祝福我們接下來的旅途,讓這次的相遇能夠留下美好的回憶。」萊諾眨了眨他的眼睛,讚美神明的話語帶著一點點好聽的語調,若是硬要形容,他的聲音跟上好的絲綢一樣,滑順柔軟。

  他露出無害的笑容,語氣卻帶著一絲絲說不明的曖昧,與第一印象截然不同,帶著調皮,惡作劇般的開口,「相信光明之神也會希望我們珍惜這次的緣分,你們說對吧

  鐵手團的成員顯然沒想到這次的牧師這麼可愛,直來直往以及互相信任是鐵少團的教條,對於萊諾意外的直白不做作展現十足的歡迎,氣氛很熱絡,雙方相談甚歡,一行人到了酒館,要了一個包間,打算一邊喝酒一邊加深彼此的瞭解。

  恭維的聲音在酒杯的碰撞聲交錯,或虛假或真誠,萊諾的個性絲毫不像出自於豎琴手聯盟的光明牧師,畢竟豎琴手一直是以低調隱蔽為宗旨,而光明牧師則是比起貴族更注重名聲的麻煩傢伙。

  是有什麼意圖吧?安達爾想著,臉上的笑容沒有停下,一直到酒精燻紅了他的臉蛋,協助自己的兩名鐵手團成員倒在桌面上還嚷嚷著自己還沒醉,萊諾笑著繼續如喝水般啜飲著手中的酒杯,露出讓人厭惡的燦爛笑容看著自己。

  酒精已經讓他的大腦有些鈍痛,但這並未妨礙他保持著良好的禮儀。

  「萊諾先生,既然鐵手團的成員都倒下了,似乎酒局也到此為止了。或許我該送我的兩位同伴回去,以免耽誤明日的行程,您覺得呢?」

  「可是──你還沒醉呀。」萊諾晃著手中的酒瓶,透明的杯身還晃蕩著金黃色的液體,散發著酒的香氣。他舔著自己的嘴唇,品嚐著不怎麼樣的酒水,露出嬌憨可愛的表情。

  這讓安達爾深深的感受到了煩躁。

  「難道萊諾先生要您或我其中一個人倒下才要停止這沒意義的酒局嗎?還是說您有什麼特殊的意圖?」腦袋開始脹痛了起來,劣質的酒精影響著安達爾的思緒。他壓著自己的太陽穴,有些懊惱,儘管酒量在鐵手團中算是頂尖的,但萊諾顯然更勝一籌,除了身體泛著粉,聲音更加甜膩外,他的眼中根本沒有一絲醉意。

  瞧瞧桌面上的酒瓶子,包廂內散不去的酒味,哪怕是對酒精稍微敏感的人進來,恐怕也馬上會因為空氣散發的酒精微醺吧?人體對於酒精的承受度是有限的,在喝下去安達爾知道自己隔天的狀況肯定會非常差。

  不、不用隔天,現在的狀況已經不能在更糟糕了。

  顯然安達爾並不知道,現實總是可以突破人的認知,糟糕還能夠更糟糕。

  萊諾眨了眨眼,對於安達爾的質疑有些困惑,他抓著自己的頭髮,遮住自己的半張臉,露出那雙帶著笑意的眼睛。
  「光明神在上,我的意圖一直很明顯呀,身為光明神忠誠的信徒,我不會讓謊言傷了我對光明之神的信仰。」酒精對萊諾起了作用──讓他身體泛著淡淡粉的,聲音帶著勾人的甜,萊諾並沒有說出來的是,也讓他的體內蠢蠢欲動,「我說了呀,想和你們留下美好的回憶

  「雖然只剩下你還清醒著,但是沒關係,讓我們來做些快樂的事情吧

  「您醉了。」安達爾的眼神帶著冷漠,溫和的面具早有了裂縫,甚至越裂越大,他想撕下面具揮拳,但貴族的矜持讓他壓抑下這個念頭,幾乎是咬牙切齒的講著話。

  「並沒有唷,那麼安達爾先生,您要拒絕我的邀請嗎?」萊諾愉快的回應,他將桌面上的酒瓶一掃而過,肆意的使用來自光明神的恩惠,在酒瓶即將掉落地面時,用柔和的魔力化解了衝擊的力道。

  他爬上了桌面,雙手支撐著自己的身體,衣服因為引力垂下,露出了更大片肌膚。酒瓶滾動、碰撞著,萊諾愉快的輕輕淺笑,已經不再是暗示,他貼向安達爾,手指曖昧的在安達爾身上滑動,引起了一陣戰慄。

  噁心的。

  酒精的作用下脾氣比以往還要難以控制,安達爾皺了一下眉頭,終究忍不住露出厭惡的表情,「真不好意思,萊諾先生,我對於像您這種不自愛的傢伙完全提不起興趣呢。」

  「連光明神都知道我是最愛自己的唷,你說的這點並不成立。神明會包容人們的一切,人們的思考行為以及意志都來自自我,而自我的產生源自於神明給予的試煉呢」萊諾歪著頭,再次開口,「安達爾先生,你要拒絕我的邀請嗎?光明神會願意看見我們依循他的指引,增進彼此的關係的?」

  「非要我這麼明白嗎?我對您硬不起來……萊諾先生,您真的醉了,我送您回去。」安達爾認為自己已經充分的表達出自己的不願,以及對對方的嫌棄,但他並沒有想到,萊諾的解讀能力會如此異於常人。

  「看樣子是答應了,不用擔心硬不起來的問題,光明神會幫助可憐的肉棒的

  他用行動證明了,他確實沒有醉。

  醉的人是無法迅速而完美的使用來自光明神餽贈的能力──「命令術」。

  命令術只能讓人做簡單的事情,走過來、離開、放下武器等等,甚至只要對方的精神力高過施術者便無法使用,幾乎是沒有用處的能力,但這對於萊諾來說卻是非常好的調情手段,虔誠的信徒可以獲得神明的加持,而他是其中的佼佼者、被神明眷顧的幸運兒。

  萊諾很愉快的點了點頭,湊到安達爾耳邊,魔力混合著甜膩的嗓音瞬間穿進了不甚清醒的大腦。他的聲音富含著曖昧到了極致的魔力,讓安達爾對於他的身體一時失去的控制權,被支配的感覺如電流流竄到了全身,情慾被強迫挑起,違背了本身的意願,帶著不容分說的霸道。

  「幹我。」

  安達爾想到了,鐵手團的團員所訴說的那件「事實」。

  --沉溺於愛欲中,行為出格的浪蕩牧師,卻是光明神偏愛的信徒。

  他的能力,並不弱。
 
  該死!
 
  安達爾咬著牙,在已經睡死過去的夥伴旁,荒唐的進行著人與人最原始的交配。
 
  萊諾的聲音非常好聽,能夠激起人心底最深處的施虐慾望,安達爾從來沒想過越來排泄的器官使用起來居然意外的舒服。萊諾躺在桌面上,將自己的臀部往兩旁掰開,多於的雜毛已經剃除乾淨,菊蕾像是藝術品一樣,一張一合的展現著主人的飢渴。
 
  近乎貪婪的吞食著安達爾的肉棒。
 
  「啊、喜歡──安達爾的、把我塞的好滿──」
 
  「你他媽、王、八蛋!」
 
  萊諾滿足的發出嘆息,手並沒有停下的玩弄自己的乳尖,粉色的乳頭挺立,像櫻桃一樣甜美可口,他的眼中明明被情慾充滿,卻依然清澈。安達爾抓著對方的大腿,一下下洩憤似的用力貫穿對方,他已經分不清這究竟是命令術還是出自己本身的怒意?
 
  菊蕾緊緊的咬緊安達爾的肉棒,貪婪的榨取精液,安達爾的身體被情慾控制,理智分崩離析,他忘了身旁的同伴,也忘了貴族的矜持,更忘了歡愛的噁心,萊諾的身體似乎有種魔力,能讓人沉迷其中。
 
  「操,你他媽就是一條母狗是吧?」
 
  「嗚、不要突然那麼的用力……!」
 
  「求操的婊子還敢要求?你他媽不就是想被幹的賤貨!」
 
  「啊啊啊,那裡、好舒服,我就是安達爾的母狗、嗚……」
 
  甜膩的聲音夾雜的情慾的碰撞,光明之神與死者之神的追隨者互相追求著彼此,光明之神渴望著微小的死亡,死者之神厭惡著坦然面對的光明,即使如此,水聲仍舊為著他們伴奏,光明勾引著黑暗。
 
  溫熱的液體在萊諾的體內繼續被倒鼓著,肉刃在休息片刻後繼續挺動,帶著惡狠狠的怒氣撕裂著對方,萊諾愉快的笑出聲音,貼上了安達爾的身體。
 
  他像蛇,棲身而上,將人綑緊,不給予逃脫的空間。他的腰無骨卻有力,抬起墜落,填滿與空虛交錯,萊諾低語著,聲音帶著情慾,低聲的向再對情人呢喃著情話。
 
  「安達爾、啊♥ 一開始猶豫的原因、唔、就是因為早洩嗎?」
 
  「給我閉嘴。」
 
  真的是令人火大。
 
  不管是這場歡愛還是這個王八蛋。
 
  萊諾的碰觸十分有技巧,精神上厭惡著,但生理上卻被點起一波又一波的慾火,他並不歡這種沒有意義的、失去理智的、讓人反胃的行為,空氣瀰漫著讓人作嘔的靡淫味道,酒精點綴著,添上一層瘋狂,味道交雜著,他的身上染上了不屬於自己的香氣。
 
  安達爾牴觸著萊諾的碰觸,但交合的地方一次次地挺進,萊諾的舌頭十分靈活,舔弄著安達爾也不知道的敏感地帶,帶著一片令人陌生的快感,胃部在翻湧,身體在發洩,安德爾無法控制自己的失態,如同小丑一樣,側側底底的將自己完完整整的曝露著。
 
  「王八蛋、我一定要殺了你……!」
 
  「那就在、啊、大力點的、幹死我吧
 
  安德爾是不會出手的,萊諾不畏懼死亡,這違背的安德爾的美學,而他也不喜歡自己的手上沾染鮮血──即使他很想把這該死的、淫亂的、殺千刀的混帳給血祭。
 
  體內喧囂的慾望、快感、火焰需要釋放,即使射過一回,也不足以平息不斷被挑起的慾火,面具被撕下,貴族的矜持被拋棄,所有的一切都比不上宣洩來得重要。
 
  夜很漫長,萊諾舔著安德爾的唇角,瞇著眼睛,露出不滿足的表情,萊諾的肉棒在安德爾的腹部摩擦,流出一片水漬,巧克力色的肌膚交錯著紅痕,安達爾的手在他身上留下不少痕跡,暴力與性是最適合勾起人類黑暗的組合,即使是對於性事相當排斥的安德爾,也無法否認他內心的黑暗被萊諾惡意的勾起。
 
  這是一場兩個人的盛宴,是萊諾的告解,他用自己的身體勾起一切的黑暗、一切的情慾,然後包容、肯定。
 
  「人在性愛中、嗯……是最為誠實的……瞧,啊,瞧,光明之神會、那裡……啊、很愉快我們終於坦承相見啊啊、在他的光輝下……成為了解彼此的夥伴……♥」
 
  光明祭司的眼神清澈,荒淫的說著虔誠的話語。
 
  萊諾並沒有姓,更貼切來說,他並沒有相關的記憶,「萊諾」這個名字究竟是不是他原先的名字,本人也不清楚。
 
  成為光明神虔誠的信徒前,他是一樣出色的商品。
 
  半精靈擁有姣好的外貌,萊諾的樣貌更是其中翹楚。雌雄莫辨的容貌,帶著誘惑卻又保留天真的眼眸,柔軟細滑的皮膚,以及甜膩的聲音——這些都是奴隸商人所愛的特徵,成為商品是那麼的理所當然。
 
  取悅他人成為萊諾最重要的事情。
 
  被怎麼對待都要感恩戴德,身體的主權不在他手上,購買他的主人要他當狗,他就是狗,要他當人,他才是人。最愛購買奴隸的貴族總有些上不得檯面的性癖,好比如看到高傲的精靈墮落在性愛中,只知道如野獸一樣求歡的模樣──又或者在極致的痛苦中還能悲哀的感受到歡愉。
 
  他的體內有許多藥物殘留過的痕跡,各式各樣的,大部分都是黑市中流通的禁藥,目的都是為了讓萊諾更像合格的性奴。
 
  萊諾的身體已經被調教的十分徹底,連衣服的摩擦都能讓他興奮起來,即使被毆打也可以高潮。
 
  如此可悲又可嘆,在遇見光明之神的那刻全部變成必要。
 
  萊諾是個虔誠的信徒,他的過去是為了與光明之神相遇才發生的必然,而他不會被過去束縛,因為那是光明之神指引給予他的道路。
 
  他的身體是用來驅散謊言並燒盡一切晦暗的工具。
 
  如此虔誠。




許久沒發出的作品發出拉~
又是新的系列,這次是暴躁小混混祭司X淫蕩純潔祭司唷
跟文三的孩子創作,一樣是不長,預計是六個回合結束(可能?



354 巴幣: 22

創作回應

琉魚
光明神要是知道他的信徒沉迷於性愛,不知道會不會哭出來(x
2021-02-14 21:25:55
今天也在偷懶的黑薩
這一切都是必然(比心心
2021-02-14 21:39:25
白煌羽
辛苦了
2021-02-14 22:53:03
文三
我……來留言了……抱歉久等QQQ
打在這種公開的地方有點不好意思,我還是盡量放飛好了……!討論開車的地方!有點緊張啊!
之前給過非常粗略的心得,謝謝謝謝黑薩幫小王八蛋安達爾安排這麼棒的豔遇(X)找到這麼可愛的CP(O)
我喜歡告解在這一章裡面的用法!!不但讓人知道與人交媾是萊諾行使自己信仰的另類方式,安達爾所感受到的也是如此:平時嚴守社會與道德規範約束、限制自己絕對不能逾越的他,長期壓抑著的煩躁感、怒氣、破壞欲、所有惡意,在與萊諾的性愛中暴露無遺,跟文中提到的一樣,他感覺自己變得滑稽無比、像個小丑,掌控著自己的身體卻又失去控制……但是萊諾似乎又完全接受了他的黑暗,這是讓安達爾感到不解又有點不爽的地方,某方面也是不相信世界上會有這樣的人存在吧。他厭惡萊諾總是如此光明坦然,更厭惡他說的話句句皆為真實──要是其他人,他也許會表現得更欽佩一些,但這傢伙,這個混蛋沉迷享受禽獸一般的交合、把安達爾也拉到一樣的等級(雖然安達爾不會承認,但他有點狗眼看人低),還打碎了他一直戴著、甚至以此有些自豪的面具。所以我也很喜歡撕裂對方的那個描述,這正是安達爾會很想做的,他就很氣()

前面那個誘惑的片段好像提過了,中間的萊諾也非常色情啊!自己玩弄乳頭、掰開臀瓣邀請……我喜歡那段像蛇一樣的描述,很有畫面!也很像萊諾給人的感覺:柔軟,但又蘊藏著不可低估的力量。舔著唇角,瞇起眼睛,露出不滿足表情的地方也很糟糕……明明說著「我就是安達爾的母狗」(我讀到這邊的時候是:O的表情)之類的、對安達爾來說,只有頭殼壞掉的人才會講的話,卻從跟著鐵手教團的大家一起喝酒開始、始終保持著眼神清澈這點,是萊諾異於常人的地方(從背景故事也體現出萊諾扭曲又異常耿直的價值觀,也是相對接近一般人的安達爾成為這章的敘述者的原因吧),也表現出了他對光明之神的奉獻精神。萊諾的虔誠、以及光明神給予他的回饋也是安達爾會看他不爽的原因之一──不過這牽扯到同為牧師的安達爾自身的問題,又是另外一個故事了(?)
2021-03-03 04:19:06
今天也在偷懶的黑薩
超級開心文三喜歡的啊QQQQ
其實這對CP意外的有點難寫,一個事太過纖細,一個事太過大喇喇,所以互相襯托的感覺少了一點點就很奇怪QQ
想了很多,其實要不是緣分跟安達爾無法忘卻,其實我發現這對CP要湊起來也還是挺難的
感謝安達爾(O
畢竟萊諾根本沒有心(母湯

我也很開心血他們的故事~~~~~~更開心和文三一起討論喔!!
2021-03-03 16:08:19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