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異界轉生 第四章

MIT | 2021-02-14 00:39:13 | 巴幣 0 | 人氣 75

連載中異界轉生
資料夾簡介
小說異界轉生,每周固定更新

異界轉生

第四章:離別

日子一天一天過去,每天過著一如往常的生活,中間也沒有發生什麼大事,白天就和家人一起待著,有時大哥會來和我玩,有時媽媽會把我抱出去吹吹風曬曬太陽,感受一下自然的氣息。
晚上就和西羅學習魔法,但除了無屬性、光屬性、暗屬性以外大多都只是學魔法名稱和詠唱而已,畢竟也不能在室內放屬性魔法,會把裡面搞得一團糟的。光屬性的魔法對自己用可以確實地感受到增益,暗屬性的魔法則完全對自己完全沒有效果,雖然知道魔法有成功發動,但感覺就像失敗一樣,畢竟完全感受不出效果,就西羅的說法暗屬性沒效果是因為【健康的身體】這個技能有異常狀態無效,所以我說【健康的身體】不是強到過分嗎…
在所有學到的魔法裡就屬【念動】最方便,懶人必備最佳魔法,魔力消耗低,雖然說會因為物品的重量而增加魔力的消耗量,但增加的幅度也不大,只要不是重到一定程度的話根本就無所謂。
空間魔法目前只能用【空間箱】,上位的【道具箱】還沒辦法用,因為魔力不夠,【空間箱】和【道具箱】的區別是,【空間箱】更接近把一個東西放到另一個空間去,也就是說該流逝的時間還是會流逝,食物會腐敗,溫度會變成常溫,而【道具箱】就沒這問題,【道具箱】是空間和時間的複合魔法,把食物放到【道具箱】裡就不會腐敗,溫度也不會改變,【道具箱】是製造一個空間出來然後讓裡面的時間停止,所以魔力消耗量大到一個扯淡的地步,還好只有把【置入口】和【取出口】召喚出來的時候才會消耗魔力,要是連後台運作都要消耗魔力那真的會變成完全沒辦法用的廢技了。
空間魔法還有【傳送】和【高階傳送】可以用,【傳送】會隨著距離的遠近來增減魔力的消耗量,但即使距離很近也會有保底的魔力消耗,而我的魔力總量連保底量都不夠所以才沒辦法發動,【傳送】只能在同一個世界使用,而【高階傳送】則可以到不同的世界,不過魔力消耗量和【傳送】真的就不是一個等級的,畢竟是跨世界級別的魔法嘛。
空間魔法貌似有可以用來攻擊的魔法,但西羅說反正我也用不了就先沒教我了。
時間魔法的魔力消耗量和其他的魔法相比起來高太多了,任何一種魔法的魔力消耗量都至少等於別的上級魔法的量,如果是【時間操作】這種最上級魔法的話,最起碼是一般最上級魔法的十倍,如果控制幅度大一點會消耗到一般最上級魔法的數百倍之多,但與之相比的是這個魔法可以做到讓人起死回生!只要把對象時間提前到還沒死的時間點,那個人就可以活過來!
時間魔法因為魔力消耗的原因所以目前都無法使用,不過西羅說就我目前的魔力成長速度來看即使是【時間操作】這種程度的魔法在成年的時候也差不多能用了,大概一歲就能用最簡單的【過去視】了,能用【未來視】的日子也不遠了。
有關於魔法的部分西羅還有補充幾點,第一:之前光球在離開視線範圍就強制中斷的原因是因為想像不夠具體,如果對空間的掌握很了解的話,就能具體的想像出光球在什麼位置了,而如果能想像的出來,那不管是哪裡都能施展魔法。
第二:【身體強化】這個魔法其實就是加速身體裡的魔力流動,而魔力總量會影響可以流動的最大魔力值,而原本的身體能力會影響實際出現的效果,魔力總量和身體能力對【身體強化】的影響比例大概是四比六左右,因為魔力總量會影響身體強化的效果,所以也有法師近戰比戰士強的狀況,話雖如此大多數的戰士魔力值都不會低,而且本身的身體能力比一般法師優秀很多,所以這種狀況其實並不常見就是了。
第三:有些靈藥可以輔助魔力的增長速度、臨時增加魔力總量或臨時增加剩餘魔力量,不過這些靈藥本身並不常見,雖然有賣但價格也十分的昂貴,除非是有錢人,不然一般也不會去買這種藥,原料雖然也有魔力相關的效果,但在提純之前效果十分的微弱,所以即使拿到原料也很少有人會直接去使用。
第四:如果自身的魔力超過自身的魔力總量太多的話會導致魔力循環壞死,之後即使能使用魔法也會出現很大的障礙,而就每個人的體質不同能承受的量也不同,一般來說大概超過三成到五成的話就會出事。
有關魔法的部分西羅就補充了這麼多。
日子來到了我一歲生日的這一天,一大早家人就起來忙東忙西的,家裡的女僕也從前幾天就開始忙得不可開交,我問了一下西羅為什麼他們會這麼忙,西羅說是因為這個世界的人族有一個習俗是在小孩一歲的時候會好好的慶祝一番,因為他們認為一歲的這一天靈魂會固定在這個孩子的身上,大概是因為加護會在這天顯現的原因吧。
西羅說他們會把孩子帶到附近的教堂接受天啟,而在接受天啟的這段期間,他們會在教堂內祈禱,而接受天啟的小孩則會被修女和牧師帶到神像也就是西羅的雕像下,在接受完天啟後神父會拿出鑑定板來鑑定小孩獲得的加護。
在孩子接受完天啟後他們會帶小孩回去慶祝,在一歲和十六歲的慶祝會是最為盛大的,一歲是為了慶祝孩子接受天啟,而十六歲則是為了慶祝成年。
就和西羅所說的一樣,家人們在接近中午的時候把我帶到了村子,這是我第一次來到這,很多的村民都跑了出來湊熱鬧,感覺幾乎整個村的人都跑了出來,難道說湊熱鬧是人的本能嗎…算了,反正他們聚在一旁也不礙事。
在村民們的圍觀下我們全家進了教堂,牧師和修女已經準備好了在前面等著我們,他們和家人們說了些話,然後就開始儀式了。
家人坐在後面的椅子上祈禱,而我則被帶到前面的神像下,雖說是西羅的雕像,但樣子和我印象中的有一些不太一樣,感覺雕像比起本人比較沒有那麼好看。
被帶到了雕像下後,牧師示意我像雕像跪下後祈禱,我照著牧師的指示,在雕像的前方跪下然後祈禱,然後我的眼前變得一片漆黑,意識開始逐漸變得模糊,身體往旁邊倒了下去,在失去意識前隱隱約約有聽到驚呼和慘叫聲,隨後我的意識便完全消逝。
在一次睜開眼睛,眼前是曾經見過的純白色房間,和一位時常和我用【念話】通話的純白少女。
「我又死了?」
『並沒有,你只是被我帶了過來而已。』
當我用略帶傻眼的語氣自言自語地說出話後,少女立刻就否定了我的想法。
「那麼,西羅,為什麼我會暈倒?難道暈倒是一種過場動畫嗎?」
『並不是過場動畫好嗎,那是因為我只把你的靈魂給帶了過來,你的身體還留在那裡,放心吧,這並不會有什麼問題,只是會嚇到別人而已。』
「那你為什麼要把我叫過來?」
『因為我有些事情要和你說,但在那之前,先把說好要給你的加護給你吧。』
在西羅說完後,她的手掌中出現了一團白色的光球,然後西羅朝我走了過來,把手掌往我的胸口按了下去,隨後我感覺到有什麼東西流進了自己的身體裡。
『好,這樣加護就賦予完成了,迦納,把你的”狀態表”叫出來看一下吧。』
我照著西羅說的把"狀態表"給叫了出來,看到原本沒有東西的加護欄出現了【世界的加護】。
「等一下…西羅…我記得我要的是語言的能力吧…你這給的怎麼看都像是和【健康的身體】一樣的複合能力吧!?」
我用一隻手撐著頭一邊用一種很無奈的聲音和西羅說,而西羅也用一個很理所當然的口氣來回答我。
『你說你要語言的能力,所以我確實給你了啊!』
「不是…重點不是語言的能力…你說一下你這個【世界的加護】有什麼樣的能力」
『嗯…我想想,有:語言理解、能力上升幅度增加、能力上升速度增加、運氣增加、自然的護佑、精靈親合、妖精親合、世界的中心,大概就這些吧。』
「不是…什麼”就這些”啊…怎麼聽都覺得能力強的離譜過頭了啊~」
『沒關係啦~反正對你也沒有壞處對吧?』
「是沒有壞處啦…你覺不覺得我們這對話很熟悉?」
『之前你拿到【健康的身體】也是一樣的狀況。』
「……算了,反正也沒什麼問題,就這樣吧。」
眼前的西羅對我比了一個讚,我壓抑祝自己無言的心情,問了西羅自己剛才挺在意的東西。
「對了,剛才你說的精靈親合和妖精親合是什麼東西啊?」
『那就是指精靈和妖精會本能地對你產生好感,讓你和他們締結契約的成功率變高。』
「那自然的護佑呢?」
『那是指你會被野生動物親近,作物比較容易豐收,還有天災比較不容易發生在你身邊。』
「最後一個問題,世界的中心是指什麼意思,感覺這個能力會讓我沒有安穩的日子過唉?」
『這個能力會讓你容易捲進一些事件裡面,但也只是給你一個機會而已,實際上會不會捲入還是看你有沒有心想参一腳,如果不想的話也不會被捲進去就是了,頂多就是知道有沒有這件事而已。』
聽到不會被強制捲入各種事情讓我鬆了一口氣,不過我開始在意起了西羅一開始說的,把我叫來這裡的目的。
「對了,你一開始不是說加護只是順便而已,你實際上叫我來這裡的目的是什麼?」
『我要說的事情是我會有很長一段時間要去其他的世界處理事情,所以想在走之前先見你最後一面,也好打招呼,畢竟不辭而別也不太好。』
「是嘛…連【念話】都不能對話嗎?」
『對,【念話】這個魔法可沒辦法跨世界通話啊。』
在西羅說了這些話以後,我感覺自己的心情掉到了谷底,但我盡量的不讓自己的表情變得沮喪,畢竟沒有人想要自己離開的時候,送行的人滿臉都是臭臉。
「那…你大概什麼時候回來?」
『不知道,快的話可能一年,慢的話十年都不夠。』
聽到西羅說的這話以後,我的心又涼了一半,感覺眼淚就快潰堤,但我依舊強忍住自己的心情,不讓心情去影響到表情。
「是嗎…那什麼時候出發?」
『再把你送回去以後就要出發了。』
「你一定要去嗎?不能讓別人替你去嗎?」
我發現自己的聲音開始略帶哽咽,也不自覺的開始去祈求西羅別離開,也是在這個時候我才發現西羅對於我來說是一個多麼重要的存在。
『雖然我也很不想離開,但實在是沒有辦法,別人是沒辦法代替我去做的。』
「那我和你一起去,好嗎?」
我的聲音開始顫抖,眼淚開始不自覺的流了出來,開始去想有什麼辦法可以待在西羅的身邊。
『不行,你還有你的人生要過,而且你這個只有一歲的身體也沒有辦法和我一起旅行,你會死在半路上的。』
「不要,我不要你走,我不要妳離開我的身邊,一定還有什麼辦法的,對嗎?一定還有什麼辦法可以讓你不用離開我的身邊,對吧?對吧?」
我的精神已經變得極度的不穩定,開始不自覺去想到底有什麼理由可以不用讓西羅離開,眼淚已然潰堤,連話都說不清楚。
『迦納!別哭了!我也不想離開啊!你現在不要這樣哭哭啼啼的送我離開,你這樣我還不如只用【念話】來和你說,我是希望看到你笑著對我送行才把你叫來的!』
西羅放大音量,用一個非常激動的口氣來對我說,而西羅說的正是原本我想做的事情,我用袖子擦了眼淚,用全部的精神來調整自己的心情。
「抱歉,西羅,讓你看到我出洋相了。」
『沒事,這也代表了我在你的心裡到底有多重要,這也讓我有點開心呢。』
『還有,我回來的後會立刻對你發【念話】喔,不管你那個時候在做什麼,都一定要立刻回我的話喔!』
「好,我一定會的!」
在我說完話後,我咳了兩聲,和西羅道了再見。
「咳咳,那麼,重來一次,西羅,再見了。」
『嗯,再見,迦納。』
在西羅說完話後,我的身後出現了一個光門,和當初的樣子一模一樣。
『快去吧,你的家人們很擔心你呢。』
我往光門走了過去,在光門的面前停了下來,然後我把頭轉向西囉。
『嗯?怎麼了?』
「忘記說了,和雕像比起來,果然還是本人更好看呢!」
『你…!』
在我說完後,西羅的臉變得很紅,就像是鮮紅的玫瑰一樣,嘴巴張開又合起來張開又合起來,看到西羅的這個表情,我感覺這次見面簡直賺翻了。
我面對西螺露出了微笑,然後再次的和她道別。
「西羅,再見了。」
『再見了,迦納。』
在和西羅道了一次別後,我向著光門走了過去,隨後便是和之前一樣的感覺,意識開始消逝。
但,此時的我還不知道下一次和西羅見面時會是一副怎樣悽慘的光景。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