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如暴風雨般的相遇

CitruSwiftYoung | 2021-02-12 22:34:12 | 巴幣 1214 | 人氣 266


大家好 我今天要帶來的是一個短篇故事

這個故事的緣起是我在夏大FB頁面是看到他分享的消息
突然之間中二病發作起意而寫下的
(當然我的專業程度絕對不及人家1/10 正文連結在這 歡迎大家去看看)


算是一點軍事混百合等一些元素
角色部分直接從很多百合作品中借人

然後說真的小故事我還是新手 如有需改進之處請多多指教
然後給個幾張示意圖吧!(圖中武器裝備和故事內為不同款式,僅為示意)
以上就是一些前景介紹
希望各位會喜歡


如暴風雨般的相遇



熾熱潮濕的南美叢林裡,樹林間的蟲鳴鳥叫東起西落著,像是在嘲笑地面上所有的生物似的。幾隻長相怪異的大鳥飛過樹冠,後頭緊跟著一大群猴子,一路上跳過所有交錯的樹枝,像是喝下午茶一樣簡單。
雖然僅僅離地20公尺高,但是從上往下看的話,只能看見大量草木所形成的大片綠蔭。

不過,如果很仔細看的話,隱約能看見地上有甚麼東西在移動。


「小隊停止,正前方130公尺,敵巡邏隊5員。」
帶頭的金髮女隊員一個手勢,她身後的2名隊員立刻蹲下尋求隱蔽,同時也警戒著四周。

金髮女隊員舉起自己的步槍,她的左手悄悄的把橫在槍旁的側翻鏡向左轉正,一瞬間130公尺外的巡邏隊活像是站在她面前一樣似的!臉上的神情和身上的裝備都清晰可見。
 
「對方沒有發現我們,俟他們離開後再行迴避。」

巡邏隊在附近逛了一圈後便沒趣的地離開了。

 
「呼!我還以為要就此開工了呢。」
粉色短髮的女隊員揮著手驅趕身邊的蚊蟲。

「水澤妳太吵了!如果等等那些巡邏隊聽到後又繞回來的話怎麼辦!」
「尤里啊!就算繞回來我們也能解決……這個任務和這地方都真夠悶的!仁科隊長妳也是這麼想的吧?」
「我覺得趕緊完成任務,然後回家才是上策。Sentry班和火蛇班都已經快到觀察點了!我們要加緊腳步才能在1430前趕上Okay?!」

蹲在水澤旁叫尤里男性隊員點了頭後,瞥了她一眼。

「Okay……」
水澤有氣無力地回答。
 
在得到兩位隊友的回應後,這位被稱作仁科隊長的女人起身繼續移動。

「尤里你不覺得仁科隊長這次的心情不是很好嗎?」
尤里一臉不耐煩地看著水澤。
「水澤啊!如果妳想平安無事的度過這次任務的話,最好還是安靜點。」

尤里說完後便快步繞過感到疑惑的水澤。



隨著太陽漸漸落下,樹林間的蟲鳥交響曲是越發激昂,簡直就像是周末夜的party一樣!這些聲音甚至大到即使在耳邊談話也可能聽不清楚的地步,不過要是使用頭戴式無線電就沒這影響。

「Sentry班,這邊是TheGirls小隊,我們已經抵達斯巴達。斯巴達位置視野尚可,可直接目視牧場內敵人部屬位置。」
「……Sentry班……抄收,AP-1點位置因樹木……過多無法目視牧場,Sentry將另尋它……處作觀察,TheGrils和……火蛇般請保持隱蔽並觀察……敵人。」

「……火蛇抄收。」
仁科押下無線電通話鍵。
「The Girls抄收。」

「每次在叢林裡無線電的收訊都會變很差,接收和發送都會慢半拍。」
「不只無線電,晚上就連NOD都不太能用了呢!」
蹲在一旁警戒後方的水澤指著背包裡的PVS-31夜視鏡。

尤里轉了轉步槍上LPVO的倍率環,好讓營地,也就是剛剛在無線電通訊中被稱作是牧場的地方,能清楚的投影在自己的步槍瞄準鏡上!

在牧場的東北側有著一棟3層樓高的老舊建築,與其說是老舊還不如說是廢墟1棟,建築靠近樹林一側都已經覆滿藤蔓枝條,而外牆上的磁磚也早已斑駁脫落,僅留下一條條像哭痕般的水漬,看起來怪詭異的!另外除了1樓以外其餘樓層的窗戶全都釘滿木板封死,頂多只留下一條小縫。

在3層樓建築的前方有一個小廣場,廣場旁停有3台吉普車、2台廂型車和1台.50武裝車。

在廣場東西兩側分別有一些用木頭和塑膠板搭建成的簡易矮房。

在西南側,也就是最靠近TheGirls小隊的這側還有一棟2層樓高,看起來像是建造到一半的建築。和3層樓的那棟一樣,這一棟建築的窗戶上也貼滿木板和塑膠板!只是看起來的樣子像是最近才新建的,光禿禿的水泥牆面在大片叢林中怪突兀的。


「1員……不對有2員拿著步槍分別站東北側3樓建築的頂樓,營地廣場有1個班的人聚集,東西側的矮房有1個小隊在巡邏……等等!仁科隊長妳看營地西南側靠近我們的這棟2樓建築,它是不是沒有畫在地圖上!」
 
仁科露出難以置信的表情,接著拿出自己的地圖比對了一下。
「還真的是這樣……該死!要先跟其他小隊聯絡了!」


「尤里,你和仁科隊長共事多久了!」
「也沒多長,大概快1年而已。」
尤里從包包拿出筆把剛剛發現的建築物畫在地圖上。

「所以……那個傳聞是真的嗎?」

尤里停下手中的筆,轉過頭望向水澤,他的表情看來有些嚴肅。

「水澤,妳確定妳真的想要知道嗎!我想有些事還是知道得越少才越好。」
 
本來是打算勸退水澤的這一席話卻反激起她濃厚的興趣!水澤露出了一抹微笑。
「身為小隊成員當然……」

「閒聊到此結束,計畫變更了。」

仁科打斷兩人的談話,剛好面向仁科的尤里注意到她臉上閃過一絲哀傷的神情。
「看來這次任務結束後要好好教育一下水澤了。」
他是這樣心理想著。


「我們這隊的任務從觀察和提供支援變更成突入西南側的2樓建築,我們下去時的掩護就交給火蛇班,我們會從最南面的入口進入該建築,肅清後佔領那棟建築並適時提供支援。」
水澤猛然轉頭,她露出一副像是世界末日般的表情,就連在仁科身旁的尤里也一樣有些不能理解這樣的變更。
 
「我們才3員就要突入底下的房子嗎?別開玩笑了吧!」
「仁科隊長,這不能再討論嗎?我想另外一班多分……」

「茉莉、尤里,另外2個班要是再繞過來的話就會拖到撤離時間了,而且我相信我們3員可以的,Okay?」

仁科誠懇地看著兩人,兩人紛紛躲開她青藍色眼睛的視線。

「Okay……」
水澤茉莉和尤里一同回答,仁科給了個感謝的微笑,接著轉頭望向後方樹叢。

「行動吧!」



時間1530,營地附近的日光變得更加昏暗。
The Girls小隊以菱形隊形,慢慢地、小心地靠近前方的2樓建築,她們沿著最南面的牆邊走到門口處。

「火蛇班行動!」
遠方的廣場傳來人體被子彈集中、撕裂的悶響。

茉莉和仁科一左一右舉槍警戒著門口,同時尤里警戒著她們剛剛走過來的路,以防有敵人過來。
 
「Sentry,TheGirls回報,我們抵達DP-1準備突入!」
「Sentry抄收。」
遠方的3樓建築傳來一聲爆炸的巨響,和各類槍械開火的聲音,這些聲響隨著一聲閃光彈的爆炸而啞聲。

茉莉伸出左手,小心地摸了下門把,門是上鎖的。
茉莉蹲下把步槍收在胸口,右手拿出在褲管口袋的破門炸彈,破門炸彈是一條約15到20公分長的細條狀炸藥,底部連有一條電線,電線接著起爆器,而背面黏有貼紙,她撕掉背後的貼紙準備黏上門鎖旁的空間。

碰碰碰碰!
子彈突然奪門而出,還險些打中茉莉!而門上的鎖頭更是直接被打噴掉。

茉莉丟掉手中的東西立刻舉槍還擊!仁科也一起開火還擊!
次音速子彈擊碎木板後爆裂的聲響,其實和沒裝抑音器的槍械開火的聲音差不了多少。
她們倆一邊後退一邊射擊直到屋內傳來有人倒地的聲音為止。

兩人一起走上前,茉莉推開破爛的門板,屋內黑漆漆一片,透過門口的微光能隱約能看見走廊上躺著一個人。
 
兩個人在門口等了一會,仁科的內紅點裡突然閃過一道人影!

咻!咻!咻!
又一個人倒在走廊上。

「閃光彈!」
「掩護!」
仁科拉開插銷,往房間死角丟了一個閃光彈,強光把房間內物品的輪廓和人影給照在牆上,接著是一聲足以把耳膜給完全震碎的爆炸聲透過牆壁傳來,門口的兩人立刻上前進入房間。

一個摀著眼睛哀嚎的女人站在仁科的面前,她瞥見那個女人手上握著Glock 17手槍!

仁科連發3槍!女人立刻倒地,鮮血慢慢的從胸口的三個洞流出。
兩人環視房間一圈,確定肅清仁科把外面的尤里叫進來,臨走前茉莉多補了那個女人的頭一槍!



仁科輕拍尤里的左肩給了他信號,尤里衝進右邊房間。
「安全,有樓梯。」

仁科和殿後掩護的茉莉走進那房間,和其他間不同的是,這一間的窗戶上沒有被釘滿木條,最邊邊牆角有一條通往2樓的樓梯,尤里正站在樓梯口盯著樓上的動靜。

「Sentry ,TheGirls回報,我們這1樓肅清完成,準備前往2樓。」
「Sentry抄收,我們這棟3樓肅清完就往妳們靠攏。」
東方的矮房區傳來零星槍響,不過隨即被壓制。

「樓上感覺很暗。」
「採光改善的事等等再說,我們上樓。」


在3人樓上樓時,2樓走廊突然傳來跑步的聲響,注意到這個的仁科要尤里先丟一顆閃光彈上樓,爆炸聲後她們倆一塊走上去!
2樓走廊一個人都沒有,仁科端詳了一下,2樓有3間房間,在走廊上擺滿了各式各樣的箱子和袋子,其中一兩袋還流出奇怪的汁液。


「門左。」
尤里伸手碰了下門把。
「沒鎖!」
仁科點了他的肩膀,尤里把門打開。

在門被推開的瞬間,一團散彈打在走廊的牆上!
鳥子抽出閃光彈,拉開插銷後丟入房間,同樣一聲巨響後尤里衝進房內肅清敵人。

「去你的美國人!」
走廊右側的房門突然打開,一個大嬸先是咒罵幾聲,接下來拿著一把M16衝出來。

仁科引扣扳機兩槍,把那個大嬸打倒在地。
「房間安全!」
「走廊安全!」

在肅清過程中鳥子注意到走廊和房間的牆面上似乎都有甚麼奇怪的塗鴉,明明寫的是文字但是卻又不像任何一種語言,就連被打倒的敵軍身上也有類似的圖案的刺青,看起來像是某種邪教似的。
她們來到最後一間房間前,這裡的門是一道鐵門。

「The Girls這邊……是Sentry,我們即將從北面進入你們所在的建築1樓,請勿……誤擊。」
「我在這裡!救命啊!」
「The Girls抄收。」

就在仁科接收無線電通訊的時候,她們眼前的這個房間突然傳出有人大聲呼救的聲音!呼救的聲音隨著兩聲像是在毆打人的悶響後消失,然後是甚麼物體被推進水裡的聲音!

三人立刻意識到她們要加緊速度了。

茉莉把破門炸彈遞給尤里,他迅速的安裝好後,三人沿著牆退後一段距離。

「3、2、1,go!」
尤里壓下起爆開關,上鎖的鐵門瞬間被炸飛到走廊的牆邊!

空氣中飛舞著爆炸的火花,仁科帶頭突入最後一間房間!

剛踏進門她就看到房間的正中央有著1個裝滿水的大浴缸?
旁邊還站著1個男人,他一臉難以置信地看著衝進來的仁科和茉莉,好像她們是入侵他家的歹徒似的。
 
仁科發現他的手正在把另一個人的頭和身體壓進浴缸的水裏!

咻!咻!咻!
2槍胸口,1槍在頭,她放倒了那個人。
兩人檢查完房間後大喊。
「房間安全!」

 
仁科把步槍甩到一邊,她走上浴缸前一手繞住這可憐蟲的後頸,一個勢頭的把水中的人給扶起來!
這時她才發現原來這個人是位女性!而且這位女性正目不轉晴地盯著她的臉看,表情像是看到甚麼令人驚豔的藝術品一般驚訝。

「還真像是奧菲莉亞呢!」
「隊長妳剛剛說甚麼?」

「啥?」
因為突然出聲而被口中的水嗆到的關係,所以這個剛獲救的女人突然咳起來了!仁科輕輕撫著她的背。

「沒事了!不用緊張,為了安全顧慮我要先檢查妳身上有沒有武器,Okay?」
「Ok……」
女人有些害臊的別過頭,仁科檢查好後抽出小刀割斷女人手上的束線帶。

 
「Sentry這裡是TheGirls,DP-1已肅清,尋獲疑似人質1員,確認身分中。」
「Sentry抄收,營地已肅清完成,等等人……質確認完身份後帶到廣場來。」

茉莉稍微看了一下房間內的擺設,除了中間的浴缸外,牆角還有一些破爛毛毯和被子、一些超商的微波便當的空殼和幾罐空飲料,在另一頭有一些盆子,看來是用來給被囚禁的人方便用的。

「我叫仁科鳥子,妳呢?」
「那…那個…我叫做紙越空魚!」

茉莉一臉狐疑的看著鳥子,與其說是狐疑更不如說是一副難以置信的眼神。

「隊長妳剛剛是不是把自己的名子告訴她了……」
「我有嗎?沒有吧!」
鳥子撇著頭看著茉莉好像她剛剛說了甚麼奇怪的話一樣。

「妳覺得沒有就沒有吧……」

鳥子拿出小型平板,點開任務的救援名冊後,逐一比對姓名和照片。
「紙越空魚……紙越……沒有耶!這名子沒有在名冊上……」

房間內的空氣瞬間降至冰點,茉莉站到空魚面前,步槍成低預備(Low Ready)姿勢!
「隊長妳快離她遠一點!她可能是圈套!」
 
茉莉的擔心並不是憑空杜撰的,戰爭中有過太多恐怖分子喬裝成平民混入其中,想就此潛逃的。但是即使茉莉的態度強硬,鳥子依然站在空魚身邊,這並不是因為她不害怕或是太有自信,而是長年的經驗和身體的直覺告訴她,這個人沒有問題,而且更重要的是……

「我……我……」

鳥子抓住空魚的手腕,將她秀給茉莉。空魚的手腕上布滿各種鞭打、毆打、甚至是燒燙傷癒合後又再遭傷害的疤痕,另外手掌上還有一道新的血痕。
「妳看看她身上的這些傷!這不是1、2分鐘的自殘就能造成的,這是好一段時間的施暴才可能造成的。」
 
空魚的臉龐劃過兩道淚痕,她有些哽咽地開口。
「我是在1個禮拜前被抓來這裡的,本來我是在庫內鈷內的廢墟做專題報告的!突然……就被這些莫名其妙傢伙給綁來這裡的……明明我只是個不起眼的大學生……本來想說都不會有人來救我了,都有點想要放棄了……謝謝妳們。」

空魚突然握住鳥子的手!
她淚汪汪的雙眼在鳥子看來像是隻可憐的小狗似的。
 
「沒關係了空魚,這不是妳的錯,現在一切都沒事了。」
鳥子溫柔地安撫著空魚的手,後者的情緒漸漸緩和下來。
「全部都沒事了,有我在不用擔心了。」

茉莉把手上的步槍慢慢放下。
「這樣說的話,那我也沒問題了!」
鳥子把空魚帶出房間後和尤里一起下樓了。


茉莉再次檢視房間一圈,剛剛的那些對話乍聽之下很合理,但是還是有些地方讓她很在意,她注意到倒地的男人的大腿上好像插著甚麼。
走近仔細一看才發現那是一大塊玻璃碎片!像是被甚麼人使勁刺進去的。

「仔細一看才發現,這裡在我們進來之前是不是有人在打鬥啊!」
接著她想起剛剛空魚說過的話。
「都有點想要放棄了……是嗎?」

她翻找男人身上的物品,一把鑰匙、一些零錢還有發票,最後茉莉在男人染紅的胸口找到一個皮夾,她拿出裏頭的證件,名子的部分因為被血給染紅而看不清楚,但是姓氏還是一樣清楚。
 
「這傢伙也叫紙越?難不成他是……呵呵……有趣!」
水澤茉莉把皮夾收進自己的背包後,便走下樓去了。



時間是1550,營地中央聚集著大約2個班的作業員(Operators),分別是火蛇班、Sentry班和The Girls小隊還有14位平民其中包括紙越空魚。
 
3位隊長階級的士兵再討論接下來的行動,雖然都是身穿迷彩軍服,但是仁科鳥子在隊伍之中依然醒目,至少空魚她是這麼覺得的。

「格雷特,我們本來就打算救這麼多人嗎?」
「沒有,看來我們的情報和現實差了很遠呢!小夕撤離的部分差的多少?」

橘色頭髮的女隊長開口,她的身材是全部人之中最矮小的。
「會有5個隊員搭不上去!他們要照C計畫用步行的到撤離點。」
「所以誰要留下來?」

鳥子看了她的隊員們一眼,他們都點了點頭。
「我的小隊可以留下,但還是多了2員。」

空魚走向正在討論中的眾人,她有些膽怯的開口。
「我也可以用走的……」

在場的所有人都看傻了眼,並不是因為平民跑來和他們講話,而是居然會有一般人願意在這種天氣下、在這種地方步行好幾公里後再回家。


空魚望向其餘的人,他們大多是老弱婦孺,有些人瘦到只剩皮包骨,當中有3位大嬸惡愣愣地瞪著她看。
「比起其他受傷的人,我的狀況算很好的了,而且再說之前我就有四處探險和健行的經驗,這一帶我也算有些了解。」

「那些和在叢林裡行走是完全不同等級的喔!妳確定嗎?」
小夕班長有些擔心的提醒,但是她的眼神沒有絲毫的憐憫的打算!看起來像是覺得她眼前的這個女子太不自量力了。

「這不是挺好的嗎?既然人家有毅力就照這意思走,而且也有我們啊!對吧仁科隊長?」
茉莉飛快地給鳥子打了個Pass!
「有我們的話是沒問題,就算只有我的話也是沒問題的!」

「那我也留下來吧!平民都有這種心了,我們隊長級如果不表示些甚麼就太遜了。」
小夕侑把她們班裡的無線電兵叫過來,交換了身上的一些裝備後走向鳥子。

「格雷特這樣可以了吧!」
 
「也只能這樣了!那我們就依照A計畫撤離到河邊,仁科妳要小心一點,小夕接下來就麻煩妳了。」
「明明是仁科的小隊為什麼是麻煩我啊!」



鳥子一行人和空魚稍微整理一下裝備後便離開營地朝撤離點C前進,她們的身影慢慢地消失在濃密的樹叢中。


鳥子快走到空魚身旁,她把自己的臉貼在空魚面前。
「空魚,妳等等就跟在我旁邊,我做甚麼妳就做甚麼Okay?」

這舉動嚇得空魚差點沒心臟病發,她連忙倒退兩三步,結果差點撞上殿後的茉莉,後者一個轉身漂亮的閃過快跌倒的空魚。

「仁科隊長妳太近了!」
空魚有些防衛性的舉起自己的手,以防鳥子又貼上來。

這金髮美女遇到人都是這麼自來熟的嗎?空魚是這麼心想。

「叫我鳥子就好!我能直接叫妳空魚嗎?」
「可以,妳可以叫我空魚。」

金髮美女給了空魚一個燦爛的笑容,要說這笑容如同翡翠或是寶石一般也不為過!
她注意到這女人青藍色的眼睛,像是藍天一樣清澈但是又帶有點抑鬱的藍色,總而言之仁科鳥子這女人是個大美女!
看來現在除了避開視線之外似乎沒別的辦法了。

「鳥子還真是漂亮啊!」
空魚下意識說出這句話,只是音量非常小,以至於身旁的人除了茉莉之外都沒人聽到。

「為了方便稱呼,空魚小姐,我叫茉莉。」
水澤茉莉不安好心的看了空魚一眼。

「我是尤里。」
打頭陣的男人開口,他向空魚回了揮手。

「叫我小夕就好。」
小系侑回以一個不輸鳥子的笑容,雖然一樣亮麗甜美,但是空魚發現這個笑容並不像鳥子的那樣刺眼般的美麗。

「我叫做仁科鳥子,請多指教!」
「我叫做紙越空魚,請多指教!」


時間是1630,叢林的黑夜慢慢降臨。



以上就是我這是腦洞大開所寫下的故事
也不知道後面是不是有可能在創作下去 真的就是靈光一閃而過的劇情
如果是看過裏世界遠足的朋友 大概能猜到之後會是甚麼走向吧!

總之謝謝觀看!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