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CH33

魅妖殤 | 2021-02-12 20:49:10 | 巴幣 0 | 人氣 41

(綜)大開眼界
資料夾簡介
最新進度 CH50

(以下部分對話改、引自原文《彩券-因與聿案簿錄3》)

  莫名又能看見的柯南、莫陽和虞因看著落在頂樓地上的陳永皓,又看看死不悔改、出口刺激他的丁維翰,表情複雜。該說他傻嗎?都見鬼被嚇得半死了,還死不認錯,貪到不怕鬼報復嗎?
  褚冥漾身後的鐵門被重重關上,又發出被人用力搥打的聲音。
  陳永皓盯著丁維翰,半晌,露出一抹冷笑。這回開口,不再是透過手機傳遞聲音,而是從他泛黑的口中傳出來,「等著瞧吧。」
  話音才落,又一聲巨響從鐵門處傳來,整扇門被人用力撞開,顯露出一抹在場者都認識的熟悉人影。
  「你們在這裡做什麼!」滕祈打開頂樓的燈,俊朗的臉上沒了平日的禮貌性微笑,多了幾分壓迫感,「還帶著小孩?」
  似乎明亮的燈光驅散了丁維翰的恐懼,反應過來的他鐵青著臉,轉身直接往樓梯走。
  褚冥漾見他要走,擋在他面前,「你不能走!」
  「滾開!」
  滕祈看他們爭執,眉頭緊蹙,「我想你們應該好好解釋一下,為什麼大半夜在這個地方,還觸動保全聯絡我過來看。」
  「關你什麼事!」惡狠狠回了滕祈一句,他瞪向擋住他的褚冥漾,而見識過更多大場面的褚冥漾絲毫不為所動,依然堅持擋住他的去路。
  柯南仗著大人多數認為「孩子不會說謊」的觀點,直接把重點喊出來,「滕叔叔,永皓哥哥的彩券在丁叔叔身上!在他胸前的口袋裡!」
  聽到柯南的話,滕祈視線落到丁維翰身上,還沒出言求證就見他下意識摀住胸口的暗袋,雙眼微瞇,伸手就拽住他的手臂,要掏他暗袋。丁維翰劇烈掙扎,在閃滕祈動作時沒注意到同時出手的褚冥漾,被趁機抓出那張彩券。
  「那是我的!」他發出尖利的尖叫聲,臉孔扭曲得異常猙獰,「還給我!」
  「那才不是你的!」輕鬆躲開他的搶奪,對他身上那濃重貪婪凝成的黑暗忍無可忍的褚冥漾難得大聲朝他吼,「貪得無厭也要有個限度!為了錢殺人你怎麼還有臉說那是你的東西!」
  制住失控的丁維翰,滕祈肅著臉開口,「你們怎麼證明那是永皓的?如果說指紋的話,現在那上面有褚同學和丁維翰的,說不清吧?」
  「不只,上面還有我、柯南和虞因哥的指紋。」莫陽見褚冥漾順利搶回彩券,沒像書裡寫的還要滕祈保證不幫丁維翰,直接公開答案,「永皓死前一晚我們見過他,他中獎太高興沒看路撞到虞因哥,虞因哥撞傷我,我那時摸過自己的傷口,他又拿那張彩券給我們看證明他沒嗑藥,所以上面有我的血。」
  虞因不贊同地看向莫陽,「妳確定他不會幫他同事?」
  「沒關係,一上來我就已經開錄音了,到現在都沒停,他就算要幫丁維翰,也要先考慮他自己。」
  「誰說那血是妳的!我不能不小心弄傷手,滴幾滴血在上面嘛!」
  看著還在掙扎的丁維翰,虞因冷笑補充,「我那晚去認識的人那裡染髮,剛出來時頭髮還沒乾,我用手抓過頭髮,上面沾了染劑,又用那隻手摸過彩券。後來剛買了滷味就被陳永皓撞到,滷汁有倒出來,我把那份滷味送他時剛好壓在彩券上,所以除了我們的指紋、莫陽的血跡、我手上的染劑以外,還有滷味的滷汁。」
  丁維翰猙獰著臉大吼,「靠!你以為這樣就算你的嘛!我買了彩券不能去吃滷味、染頭髮嘛!那本來就是我的!」
  「我當然可以證明那絕對是陳永皓的!」虞因忍不住怒氣,跟著放大音量,「那晚我學長用在我頭上的染劑,是廠商還沒上市先給他試用的,我保證全台找不到第二個人頭上是這顏色,這樣夠不夠!」
  「這樣很夠了。」幾道腳步聲傳來,伴著虞因熟悉的嗓音,「全部不准動,把你們手上的證物交出來,都跟我們去趟警局吧。」看不出歲月痕跡的娃娃臉警察滿身怒氣,一旁站著相同面孔卻戴眼鏡的警察,「我們是警察,現在以殺人未遂罪名逮捕你。」
  「冥漾,你手上的彩券給我們吧,那是證物。」
  莫陽拿出手機終止錄音,「佟叔叔,我手機裡有今晚整個過程的錄音,是傳給你還是把手機給你們?」
  「傳給我就好。」
  讓其他警員把丁維翰押走,虞夏踩著重重的步伐走到虞因身邊,抬手就敲在虞因頭上,「阿、因!帶著三個未成年跟你亂闖!人話聽不懂嗎?都叫你不要亂跑了!」
  「我也想在家睡覺啊!誰想半夜不睡覺來聽垃圾話。」虞因縮頭想躲「家暴」,「陳永皓很盧的,他都把丁維翰的手機用簡訊塞炸了,不來就換我們的手機要炸了。」
  「哼。」沒再多說什麼,虞夏又敲他頭一下才放過他,「去警局作筆錄。」
  「喔。」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