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第十一劫12──海戰(李舟:嗚嗚嗚我錯了好可怕!師父我想家了!

火火 | 2021-02-12 18:20:38 | 巴幣 0 | 人氣 30


12. 海戰

  在最前面跟觸手廝殺的人聞言正要退開,冷不防腳下一滑,被藏在觸手中的水母罩住了頭頂,一秒就沒了呼吸。
  所能踩踏的地方全部濕了,好幾個異稟者一個沒站好都被掃了下去,成了依然隱身在海中的章魚的腹中食。
  更糟糕的是……
  「觸手裡面有寄生的水母!」那個能透視的人喊道,「那些水母會吸食人腦!」
  「你不會早點說!」另外一名已經被水母纏上的異稟者很崩潰,他剛剛跌了一個大跤,但還是試圖用水導電來攻擊水母,「這些水母不怕電擊!」
  他已經用了最大輸出電這些水母,可是這些水母根本不怕電,甚至還可以吸收他的電擊轉為自己的能量做出攻擊,根本沒辦法!
  反倒是他的幾個同伴被電得哇哇亂叫。
  水母剋雷擊,雷系的異稟者當機立斷,不再與水母纏鬥,轉而去電那已經纏上甲板的章魚觸手。
  這隻章魚不急著爬上船,反而使勁地造成船身傾斜,慕容蘭一個踉蹌,被第一小隊的護衛扶住,大吼道:「牠想翻船!優先砍斷觸手!別管水母了!」
  可是水母的數量太多,根本不是想脫身就能脫身的。
  啊靠!他運氣怎麼這麼背,遇上了異獸中的上等!
  上等的異獸不但擁有異能,也擅長作戰,而他們現在都還沒試探出來這隻章魚到底有什麼異能!
  總不能是繁殖水母吧!
  那個可以透視的人無法再想更多了,他的腦袋被一種無形聲波震碎了。
  同時間還有好幾個靠近觸手的人腦袋也噴出了血漿。
  慕容蘭嫌惡地撇了撇嘴,第一小隊的組成正好有使用音波的,在一有不對時就展開了防護網,他本人沒事,那個張開防護網的異稟者倒是吐了口血。
  使用音波的人很稀有,他可不想弄壞。
  慕容蘭吩咐隨行的醫者優先治療第一小隊,接著繼續指揮:「三級以下的風力異稟者全都給我到船尾,用風壓制船身,用水的全給我下海,跟鯊魚配合!」
  那三隻可憐的鯊魚正在跟章魚其他觸手纏鬥,若非如此,這船第一時間就會被章魚全部纏住了。
  躲在後面偷窺的李舟面色慘白,他是第一次看到這種堪稱屠殺的現場,忍不住作嘔。
  太可怕了!
  好恐怖!
  師父說他天真……說得沒錯,他根本不知道生死是怎麼一回事,剛剛還大言不慚地對謝君憐跟馬凡說男兒就算要死也要死在戰場……
  甲板被鮮血染紅,海風中多了鐵鏽味,一堆斷肢殘骸在地上隨著船身晃來晃去,一隻斷手滾了過來,李舟跌坐在地,連滾帶爬地跑回了房間裡。
  十分鐘前。
  「攻擊又開始了嗎?」李舟穩住身體,往外看,那神情似乎頗有些躍躍欲試的樣子。
  跟馬凡一起對付噴火猴子讓他信心大增,覺得挺過來後也不過如此,要是能幫上忙的話,那也是大功一件!
  何況怎麼可以見死不救呢?
  不管馬凡怎樣好說歹說,李舟都堅持要出來替人出一份力,最後謝君憐只淡淡地說:「你可以去觀戰,但是你必須觀戰五分鐘,再決定要不要曝光自己去幫忙。」
  李舟隨便應了聲,就要去大展身手,好在他沒被熱血衝壞了腦子,先是躲在陰暗角落觀察局勢,但是他一到,就是血肉橫飛的慘烈畫面。
  太可怕了……他根本沒來得及看清楚那些異獸是怎麼出手的!
  怎麼一剎那之間就一堆人的頭顱都不見了?
  「噁……」
  李舟呆愣在原地,他很想立刻回身回到那個彷彿與世隔絕的一方天地,兩隻腳卻有如千金重,移都移不開。
  眼前飛散的肉末跟血液是誰的?
  他太大言不慚了,僅僅只是看過馬凡領團跟異獸搏鬥的幾場戰鬥,就以為自己也行,只不過救了一隻蛇,收拾了幾個熊小孩,幫過幾個傷患,就覺得自己特別了不起。
  他錯了,錯得特別離譜。
  他誰也不是,什麼也做不到,這種等級的戰鬥,他見都沒見過,完全無能為力。
  「看夠了就回來。」
  謝君憐輕輕彈走準備蹦到李舟腦門上的水母,一把拎住李舟的後領,把人像是拖行李似地拖了回去。
  小青藏在李舟袖中,用舌頭舔了舔李舟。
  李舟這時才有了活著的實感,他滿身冷汗,四肢不能自制地顫抖。
  「還想曝光嗎?」謝君憐問。
  李舟還在抖。
  他完全沒想到是那種慘烈的畫面,跟他和馬凡一起對付噴火猴子的時候根本沒法比。
  謝君憐不再問,馬凡見狀,也識趣地不去問前面到底是怎樣的慘況。
  只不過人家在前面拼博,自己在這裡苟活,感覺……還挺對不起那些以命相護的陌生人。
  「你去也只是送命。」謝君憐轉頭對馬凡說,「這艘船雖然不是官方商旅的,只能算是走私船,但是基本上船長船員都是慕容家的人。」
  所以他們拼命護的,並不是搭船的船客,而是他們的少主。
  「所以我們只是順便得了好處。」
  馬凡一直懷疑謝君憐能知道他心裡在想什麼。
  他的表情應該沒有這麼容易讀懂吧?
  謝君憐說完就去說李舟:「你要是還想吐,就去外面廁所吐。」
  李舟這會兒已經稍微緩過來了,有氣無力道:「你怎麼面不改色……那場面……」
  他即時住口,免得噁膩的感覺再上來,不小心又吐了。
  「習慣了。」謝君憐雲淡風輕,「一開始是會不適應,不過久了也就習慣了。」
  這種場面再來幾次都不會習慣的!
  李舟很想這麼吐槽回去,但是他實在吐得太厲害,氣虛。
  馬凡沒有親眼見識到外面的慘況,但是謝君憐讓他別出去,就別出去了。
  他很有自知之明,能做的最大事情就是不給謝君憐當豬隊友。
  「你是確定李舟一定不會出頭,才那樣說的?」他問道。
  不然謝君憐大可再把李舟劈暈,不需要提出五分鐘的限制條件。
  「猜的。」謝君憐道,「那群異獸吃飽之後就不會再來了,忍過這一場戰鬥就可以了。」
  「你怎麼知道?」馬凡奇異道。
  「直覺。」
  馬凡跟李舟:「……」
  「那是八祁大蛇下面的悍將,通常吃飽之後就不會再攻擊人了。」謝君憐說,「估計再兩炷香就結束了。」
  「八祁大蛇?有八隻頭的那個?」馬凡瞠目結舌,那不是傳說中的怪物嗎?真實存在的?
  不帶這麼玩的!
  「你之前在林中遇到的異獸都很弱,一般來講離人類居住地越近的地方異獸越弱。」謝君憐說,「強的異獸都在比較偏僻的地方,比如海裡。」
  「不對啊,這麼說,我們之前待的林子跟那隻噴火猴子在的地方,雖然說是偏僻了些,但是步行也一樣可以到達人口密集區啊。」
  「嗯,所以他們都很弱。」謝君憐說,「強的異獸是有明確等級劃分的,牠們會本能地畏懼比牠們更強的獸類,並聽從對方的命令。」
  「那幸好我們遇到只是一隻猴子。」馬凡慶幸道。
  「那是一隻被放逐的猴王。」謝君憐說,「猴子是高度社會性的動物,一般由一隻猴王領導猴群,但是當猴王年邁、無法再繼續領導猴群對抗外敵時,就會被猴群驅逐。」
  「這麼狠的?」李舟皺了皺鼻子,「有用時就當王,沒用時就踢出去,真討厭。」
  「但是猴王在任時能夠享受眾多特權。」謝君憐淡淡地說,「你可以理解為改朝換代總會踏著血路。」
  馬凡本來是學生物基因的,但是他才學了一個學期,基礎都還沒打好,但這並不妨礙他從中悟出一絲線索。
  「不管異獸能力再怎麼變異,基本還是會按照本來的生活方式生活嗎?」
  「大致上。」
  「我插個嘴。」李舟終於從那漫天飛舞的血色肉塊惡夢中回過神了,「我師父有說過八祈大蛇,那不是楓圓的守護獸嗎?」
  「啊?」馬凡很茫然,「楓圓的守護獸?」
  那幹麻要攻擊他們?
  「陸上麒麟為尊,海中八祁為王。」謝君憐淡淡地說,「他們守護的不是特定的物種或是國家,而是『道』。」
  道?
  李舟有聽沒懂,小青纏著他的手指嘶嘶舔著。

創作回應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