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不是都市傳說系列--軍中鬼故事

鱷魚蘇打 | 2021-02-12 10:00:30


    大家好我是鱷魚。首先先祝大家新春愉快。今年(牛年)有一句賀詞叫『牛轉乾坤』,應該全世界都這樣希望吧?希望疫情趕快結束,大家都能回歸到正常的生活。

    前段時間,我跟友人聊天聊到當兵的事情。(沒錯,鱷魚有當兵,而且是一年的兵,而且還是該死的野戰部隊。又該死的碰上很精實的演訓期間,所以舉凡受專長訓練、下基地、打連勇操演、高裝檢、移防等各種你想得到的鳥事我幾乎都遇過。)

    當兵雖然有非常多拉哩拉雜的事情可以說(尤其我們單位),但其中有一項幾乎每次都會聊到的事情,那就是當兵的鬼故事。可能是鱷魚八字滿重吧?我並沒有遇到什麼可怕的事情;但是仔細想想奇怪的事情還真的有。那今天,鱷魚就跟大家分享一下自己當兵時遇到的靈異(?)經驗吧!

一、那隻貓

    前面有說到,鱷魚是野戰部隊。由於兵種特性的關係,我們經常要到深山野嶺進行訓練。這次的故事,就是發生在我們某次上山訓練的事情。

    山訓是我們的惡夢。每次山訓大約是三到五天不等。雖然我們有運兵車(或裝甲車)將我們載上山,所以我們很少要全副武裝在山上行軍(有過一次,我記得我走到後面差點昏倒),等到各部隊抵達指定地點後隨即開始訓練內容。

    訓練內容大多都是應對各種不同狀態所要採取的動作或是措施,還有行軍、挖散兵坑、人與兵器的野地偽裝等。訓練本身其實不會很累,但是在連日野外的摧殘加上在森林裡搭的帳篷裡根本睡不好,晚上還要站哨的情況下,疲勞的累積是很可怕的。

    我記得那天早上,我們千盼萬盼的早餐終於送過來了,但是打開之後大家胃口盡失。由於山上的氣候多變,連日的陣雨讓野地變得泥濘,在悍馬車將便當送過來時,有些鐵製便當盒上已沾染上一層泥巴。打開後,有的泥水已經滲入便當。就算大家都去換便當,但終究會有幾個人沒有辦法換到『看起來能吃』的便當,鱷魚就是其中之一。

    大家的情緒愈來愈浮躁,鱷魚也聽到很多人跟長官、鑑測官吵起來,甚至是打架的事情發生。幸好,今天是最後一天,今天結束後,明天一早大家就準備下山回營區過現代人類的生活。

    當天的訓練與平常並無二致,我們在偽裝後躲進山溝中,讓鑑測官找不到我們。雖然說這樣看起來很爽,沒人管我們。但實際上,森林裡的蚊子與其他該死的蟲子可不會放過我們。悶熱的溼氣讓人感覺像是泡在水裡一般,十分難受。而且連日沒有洗澡,我們也只有兩件迷彩服可以換,這種情況下,那個味道更是時時刻刻摧殘著我們的精神。更別提晚上睡帳篷還要跟大家一起分享氣味,遇到有腳臭的人就更有你受的了。(幸好我們帳篷沒有,又或者是大家都一樣臭所以麻痺了)

    幸好今天是最後一天。晚上,我們在悍馬車面前集合並公布站哨名單,被叫到的人一一舉起手答『又』。在悍馬車的車頭燈照耀下,我們只能看見每個人的剪影。

    「0204,鱷魚蘇打。」班長叫到我的名字後,我舉手回應。這是一班很爛的哨,但是算了,反正明天就要下山了。再忍也不過幾個小時。隨後,大家吃完消夜後就紛紛就寢。

    夜裡,我感覺有人在拍打我的肩膀。我睜開眼後,看見班長(帶哨士官)手中的手電筒照著我的身體說:「上哨了。」我起身後拿起腳邊的裝備,出帳篷著裝。(小常識,你在夜裡用手電筒照人家臉對方起來會很想揍你。以後有機會露營請記得這件事。)

    「檢查一下手電筒有沒有電,還有備用電池跟對講機記得帶。」班長提醒。

    這裡是深山野林,沒有所謂的『路燈』。如果你沒有手電筒,你肯定會在森林裡迷失方向。不誇張,伸手不見五指就是這樣。就算頭頂上有滿天星斗,或者是一輪明月,在森林裡它們都發揮不了什麼作用。另外對講機也是,如果有緊急狀況就用對講機呼叫附近也在站哨的弟兄或是班長。

    你在問我說『有什麼緊急狀況』是嘛?例如說你不小心跌落山溝,或者是被毒蛇咬到都必須馬上呼救。尤其是毒蛇,這個訓場的蛇滿多的,我自己親眼看過青竹絲跟雨傘節,聽說還有人看過百步蛇。這裡光是回營區就要三十分鐘,出營區趕到醫院大概也要一個半小時。雖然救護車上有血清,但是蛇通常咬到人就跑了,你不見得有機會看到他是什麼蛇。所以在野外看到蛇,閃遠點就對了。相信我,牠比鬼還可怕。

    「班長,我著裝好了。」我說道。班長點點頭,半睡半醒地帶著我到我站哨的位置。裝甲車哨所。

    這裡是停車場,但是不是什麼有劃停車格的停車場,就只是一塊空地,我們的裝甲車都停放在這邊。跟一般站定點的哨不同,流動哨可以到處走動。而在深山裡,根本不會有查哨官過來,所以我可以跑到甲車上面繼續睡覺。而大家也都是這樣『食好鬥相報』的。

    「好了,你慢慢睡吧!我要回去繼續睡了。」班長在說完後也慢慢晃回扎營地。

    剛才才被吵醒的鱷魚,自然是沒有辦法這麼快入睡。我在附近閒晃,看著好久不見的滿天星斗,或者是抓幾隻螢火蟲來看看(對,這裡有螢火蟲)。直到一個影子闖進我的視線。一個橘色的影子在成排的裝甲車前移動著。

    我將手電筒拿起並照向那個影子,發現是一隻橘貓。那隻貓彷彿完全沒有注意到我忽然打開的手電筒,似乎也沒注意到我的存在。我一邊發出聲響試圖吸引那隻橘貓的注意,一邊走在橘貓的後頭;但牠仍然毫無反應,既沒有驚慌逃跑,也沒有回過頭看我一眼。就好像我完全不存在一樣。

    橘貓接著走進高聳的雜草堆裡。我走上前將雜草撥開,眼前是直通山溝的陡坡。那隻貓已經不見蹤影。

二、白衣女鬼?

    其實貓貓事件之後,鱷魚並沒有感到特別害怕。因為......也許牠就真的只是隻貓啊?只是性格比較奇怪一點而已?但就在這件事情發生不久後,我們部隊開始進行打靶訓練。靶場同樣在山上,所以我們必須上山打靶。另外,由於靶場並沒有那麼大,而且那個靶場是好幾個連共用的,所以我們必須分批次上山打靶。

    鱷魚是第一批次。所以一早六點起床用完早餐後,我們就立即上山打靶。

    當天天氣很好,鱷魚在靶場看見很多平常不容易見到的生物活動。舉凡蛇吃青蛙、老鷹起飛、虎頭蜂抓毛毛蟲來吃、或者是黑心麻雀把其他麻雀鳥窩裡面的蛋推下來之類的。鱷魚在當兵的時候真的看到非常多大自然生猛的一面,其實這點倒是滿有趣的。

    拉回正題,當天鱷魚其實過得很愜意,因為打靶也沒什麼好累的。中午我們就打完收工,準備下山,讓吃完午飯的梯次上山繼續打靶。

    就在傍晚,第二批次回到營區時。鱷魚卻發現從中戰(中型戰術輪車)上下車的同連弟兄臉色鐵青。

    「排附,怎麼了?你們不是只是去打靶嗎?怎麼看起來累成這樣?」鱷魚向其中一個比較熟的中士問。

    中士臉色凝重地說:「我們剛才看到髒東西了。」

    「啊?真的假的啊?太陽還沒下山勒?」鱷魚半開玩笑地問。

    「是真的!整車的人都看到了。你沒看到他們的表情嗎?」中士認真的表情讓我發覺他不是在開玩笑。

    「所以你們看到了什麼?」鱷魚問。

    「我們在中戰經過山裡那個大彎的時候看到了。一個穿著白衣的女鬼,低著頭站在轉彎處。」鱷魚此時掃視其他人的表情。那種驚恐的表情並不是演出來的。

    「我們這個星期放假大家都會去拜拜,你最好也去求個護身符什麼的。」中士說。

    其實這個故事,鱷魚真的覺得應該是中士他們看錯了。畢竟,為啥那種鳥不生蛋的地方會有什麼女鬼啊?而且他們下山的時候還是黃昏,就算有鬼應該都還沒睡醒吧?只是看到他們都這麼緊張,鱷魚也不好吐槽什麼。鱷魚並沒有去求護身符,最後也平安退伍了,而且到最後連上弟兄也沒有人有在基地裡發生什麼奇怪的事情。

    順帶一提,鱷魚下基地的地方是報告班長三打芒果的那個地方。現在芒果樹還在喔!

三、我沒有開玩笑

    這是發生在我們回駐地之後的事。當時鱷魚快退伍了,我的階級是一兵;但是排長說對菜鳥班長還不放心,而且之後也不會有人再去受士官訓了,因為我們單位要改成教育單位了(所以我是末代的實戰單位),所以有些士官的事情要鱷魚幫忙做。(簡單來說就是凹我)

    安全士官跟帶哨士官鱷魚都做過。這件事情,就是發生在鱷魚當安全士官的時候的事。

    當天其實很閒,而且已經清晨了。過沒多久就準備要叫部隊起床了。鱷魚跟排長在中廊聊天,想著等等要去叫下個學弟起來站哨之際,穿好裝備的學弟正好下樓了。我跟排長看向學弟。

    「喔?你有設鬧鐘喔?好,那我們走吧!」鱷魚起身準備帶學弟去哨所,但學弟仍站在原地不動。

    「怎麼了?」排長向學弟問。

    「不是學長叫我的嗎?」學弟對我問。

    「我剛才都跟排長在這裡聊天啊?」我回答。

    「學長,你、你不要騙我耶!不要跟我開這種玩笑。」學弟此時有些焦慮。

    「應該是你的鄰兵叫你的,不要想太多。」

    「才不是我的鄰兵!那個人有拿手電筒照我。而且他穿著全套的裝備,不是就寢的草綠服!而且誰會去記別人的班啊!」

    此時,我與排長對看了一眼。雖然鱷魚是很冷靜,覺得要不是學弟搞錯了,就是自己作夢夢到有人來叫他的;但是排長表情卻很認真:「鱷魚,你帶他去哨所。一定要確認他到哨所你才能離開,聽到了嗎?」

    「我知道了。」鱷魚回應。

    接著一路上,學弟一直在問鱷魚是不是自己有去叫他。直到鱷魚將學弟帶到哨所,營區裡響起『起床號』,他才冷靜下來。

    好了,以上就是鱷魚在當兵時遇到的『奇怪』故事。鱷魚並不認為有特別恐怖或靈異,純粹就是『怪怪的』而已。

    其實鱷魚覺得自己在當兵這段期間遇到的事情,無論是天兵的,好笑的,可惡的,黑暗的事情真的很多,但是要一一細數實在是太困難了。而且鱷魚在退伍後幾乎是強迫自己忘掉所有跟當兵有關的事情XDDD

    如果有當過兵的朋友想分享,也歡迎在下方留言。再次祝各位春節愉快!事事順心!

476 巴幣: 380

創作回應

紳士之夜
山裡本來就是魑魅魍魎的家,人類走在祂們家院子裡,會撞見也是沒辦法的。

最後,祝鱷魚新年快樂。
https://truth.bahamut.com.tw/s01/202102/986e4a2b2121851d6bdb017a7d5b91fa.JPG
2021-02-12 19:44:31
鱷魚蘇打
我不敢了,之後有機會我也不會想再回去行軍WWW
可愛的貓貓

新年快樂!
2021-02-12 22:23:53
Husky ≧ω≦
新年快樂,大過年的就開啟這麼刺激的話題,我喜歡www
2021-02-12 21:26:04
鱷魚蘇打
過年圍爐就是要玩桌遊!
Husky新年快樂~
2021-02-12 22:24:38
夕立醬Poi
這種軍中的怪事我反而比較喜歡!! 鱷魚新年快樂( ╹▽╹ )
2021-02-13 02:40:03
鱷魚蘇打
新年快樂Poi!
2021-02-13 04:07:41
西嘎歪斯斯
前面提到大自然的生猛面,我以前看過麻雀派系打架,把雛鳥踢出鳥窩。新年快樂,財源滾滾(∩▽∩)
2021-02-15 20:23:21
鱷魚蘇打
雖然常常在動物星球頻道上看到野外生物的種種,但是親眼看到感覺真的很不一樣呢
西嘎歪斯斯 新年快樂!
2021-02-16 01:13:57
悠閒紅茶(冷卻中)
當兵最值得分享的,不就是我退了嗎www?現在想想都覺得爽XDD
2021-04-06 21:19:30
鱷魚蘇打
聽說四個月的兵制要結束了,不知道會不會恢復榮耀的一年兵制,或者像以前一樣抽籤還有可以抽到三年的。對此我只想大聲說:還好我退了
2021-04-06 21:42:29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