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奇幻】雅莉絲的奇蹟 第五章 拯救與被拯救 (一)

丹雀 | 2021-02-11 22:55:24





  廣大的草原上有數多的巨岩散落在四處,看似毫無章法、紊亂零散的岩石,若仔細觀察便會發現,在最遠處鄰近森林、泥沼地等草原邊境的外圍,都會有一、兩個岩石存在。

  在草原的正中央,反而有眾多的巨大岩石堆積在那,若經過老練的工人之手,或許會成為能讓巨人居住的房屋也說不定。

  來到此地的伊芙琳還有威爾,終於承受不了拚命趕路所造成身體的負擔,於是平躺在岩石上,並且觀望著空中的動靜。

  不過等了一段時間,卻沒有見到熟悉的身影,也沒有聽到震耳欲聾的咆嘯聲,彷彿從一開始就沒有龍的存在。

  「真是奇怪,那黑龍到底飛到哪裡去了?」威爾坐起身子,環顧四周的景色,對他來說現在比起天上的目標,隨時會出現的敵人還比較危險。

  「我很確定牠是往這邊飛的沒有錯。」

  伊芙琳的話才剛說完,一震強烈的狂風突然襲來,隨後就是使人膽顫心驚的巨大壓迫感。原本空無一物的大草原,如今卻出現了拍動著翅膀的黑色巨龍。

  「牠到底是怎麼無聲無息……」威爾的話瞬間被對方的咆嘯掩蓋,遠處的樹林被狂風吹得不停地搖晃,數多的葉片隨著強風被捲上天際。

  黑龍正在憤怒。

  雖然伊芙琳不是龍魂使,但是她強烈感覺到眼前的黑龍已經失去了理智,如果現在不阻止,那牠有可能會往格林村的方向前進。

  威爾從腰間抽起他慣用的匕首,但是面對眼前的敵人,他感嘆道:「我的人生還真坎坷,從盜賊公會逃離、與傳說的英雄王廝殺,現在我竟然要屠龍。」

  一團熾熱的火球襲向威爾,他趕緊從岩石上跳開躲過攻擊,被烈火焚燒的岩堆瞬間焦黑成一片,如果威爾沒能躲過,他可能就變成一具焦屍了。

  「不行,龍鱗太硬了!」他試圖攻擊對方,但是對方依舊毫髮無傷,反而自己手上的匕首承受不住,在最後一次的攻擊下,刀身整個碎裂開來。

  失去武器的威爾只好四處躲避對方的攻擊,並且引誘對方遠離伊芙琳和她後方的格林村。

  只是這種方法沒辦法持續太久,光是彼此的實力差距和趕路的疲勞度,就讓威爾的步伐愈來愈慢,到最後只能依靠散落在四處的巨岩擋住對方的攻擊。

  完全幫不上的伊芙琳只能躲在遠處乾著急,雖然這時候她可以趕緊回到格林村通知大家,不過她不忍心就這樣丟下獨自奮戰的威爾。

  該怎麼辦?

  有什麼方法可以用嗎?

  她不停地思考,比起拳打腳踢和技能招式,聰明才智和謀略戰術才是她的強項,所以她必須思考,思考出能夠化險為夷的方法。

  「這是?」在思考的過程中,她突然摸到腰際間有一把匕首,這把匕首正是森林守衛在完成護送後交給她的。

  原以為這把匕首已經被旅行商人浦里達給拿走了,所以身上除了當時在車廂中拿回來的地圖和那瓶藥水外,就沒有其他物品了。

  現在她的身上有了可以勉強反擊的武器,但是冒然靠近正在和黑龍僵持的威爾,也許會讓他分心。

  所以她必須想出將手中的匕首,在不被巨龍察覺下,也不干擾威爾的行動,安然交給對方的方法。



  穿著銀色盔甲的男子,握著如同指揮棒的長劍,讓對方來回閃躲就像在指導跳舞的步伐。

  這樣下去就任由對方擺布了。

  身為團長的克利普,可不想在自己的夥伴面前如此難堪,只是面對實力懸殊的情況下,要找出扭轉局勢的契機非常困難。

  就算強行使用「霸王拳」進行攻擊,在百尺遠的距離下其威力也減弱了不少,再加上出拳的瞬間雖有風壓纏繞,但是之後必定被對方用劍身砍下。

  上次遇到用弓的傢伙,這次遇到用劍的,明明我的職業和他們不相上下,怎麼都略居下風,難道我下次要找法師單挑才會贏?

  不行、不行,不能有這麼消極的想法。

  既然對方刻意和我保持距離,而且一直發動連續攻擊讓我沒有喘息的空間,很明顯是不想讓我接近他。

  這樣看來只能比持久戰了,看是他先放慢攻擊速度還是我先疲勞無法閃躲攻擊,勝負只在那瞬間分出來了。

  「你在刻意放水嗎?」

  一句突如其來的話語,克利普和謬兩人瞬間向後跳開一大步,彼此拉開了一大段距離。

  「自己人不用跟著退吧?」披著綠色斗篷的男子對著克利普莞爾的說。

  「有人突然出現在正中間,正常人不退才奇怪吧?」克利普大聲喊道,不忘再補一句:「這是正常反應。」

  「你是什麼人?」謬警戒的將長劍收回鞘中,做出隨時可以反擊的姿態後,對著被帽子蓋住看不清長相的男子問道。

  「在下只不過是旅者,在路途中和這位格鬥家有所交流,若這是那位大人的安排,那我可就不能坐視不管了。」

  「奇怪?你的話什麼時候變得這麼文謅謅了?」

  「我這是在塑造神秘感。」

  「那還是別了,還有明明是弓箭手卻跑到敵人面前,剛才應該要無聲無息地先射一箭,我則是趁隙攻擊才對。」

  「偷襲這種手段不是我族的作風。」

  「那你當時還用箭偷襲我?」

  「我只是讓你留步。」

  「……」


  在遠處已經奄奄一息的傑森,正依靠著蜜勉強的治療維持著生命線。

  這時一名騎士來到了他們身旁,手持著銀色的寶劍。

  法偲達、桑和索特隆都在遠處和敵方的國王軍交戰,團長也忙著對付高階騎士,完全沒有人可以過來支援。

  要放棄治療選擇逃跑,還是不顧危險繼續維持下去。

  騎士近在呎尺,蜜只能在此刻作出選擇。

  「你就是公主的騎士?看起來和盜賊沒什麼兩樣,算了既然是黛安的諭知,那就不會錯了。」騎士的話一完,便將手中裝有紫色液體的瓶子打開,整個傾倒在傑森的身上。

  「騎士,你的任務還沒有結束,雖然我很想代替你去,不過這邊的情況只能交由我處理了。」

  蜜不敢想像已經斷了好幾根的肋骨和多處鮮血直流的傷口,竟然開始慢慢的復原,莫非那瓶紫色的液體是完全回復藥。

  能夠順暢呼吸的傑森,終於緩緩地將沉重的雙眼撐開。


27 巴幣: 0

創作回應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