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長篇 不平凡魔法師 第一章節 002 蠱惑

肥宅鯊J shark | 2021-02-10 23:34:52 | 巴幣 30 | 人氣 132

連載中不平凡魔法師
資料夾簡介
不平凡三個字是好是壞?沒有才能卻依然想證明自己的魔法師

  「哥哥今天的晚餐」溫蒂端著一盤跟以往沒什麼兩樣的晚餐,看到她微微抱歉的神情我馬上知道發生什麼事。

  「沒有關係,以後有機會再煮給我吃吧。」

  「嗯」就算我這樣說著,她看起來還是很希望能煮給我吃。

  我一邊吃晚餐一邊跟溫蒂聊天,溫蒂原先是打算煮一道美食給我,具體是什麼並沒有跟我說,想必她是想給我一點驚喜。但在她準備食材的時候就被僕人們發現,管家馬上阻止溫蒂做這些事,不知道他們是不想要溫蒂下廚,還是看出溫蒂下廚是為了我。

  「哥哥你什麼時候要報名劍帝之爭呢?」

  「之後吧畢竟還有一個多月的時間。」

  宣傳單上面清楚的寫著報名期限到一個多月後,接下來便是初選,選出適合的人選參加接下來的比賽,而我打算含糊帶過,到時候就用我忘記這個理由矇混過去吧。

  話說我的哥哥也曾經拿下劍帝之稱,但他並沒有想挑戰劍皇之稱,而是加入騎士團獲得高位,現在已經是很高的職位了。
  
  「那你一定要記得報名喔!我很期待哥哥打敗所有人的!」

  「我會努力的!」我故作精神地說著。

  溫蒂離開讓我稍微鬆一口氣,她對我真的太過於期待,面對那樣的期待讓我不知道該如何是好,同時管家也在盯著這裡,如果溫蒂再不回去又要被唸了吧,就算如此她還是會來我這邊跟我聊天。

  溫蒂是個很聰明且溫柔的人,唯一的缺點就是太內向,以前跟她出門的時候總是緊緊抓著我,但那也是小時候的樣子,長大後我也只有遠遠的看著她,她雖然會跟其他人互動,但緊張的感覺依然沒有變,如果她變得更外向或許會更受歡迎,只是她本人並沒有這個想法,對她來說這樣就好了吧。

  吃完晚餐我決定稍微活動一下,我曾經聽說過修煉武術是要平心靜氣才能夠達到最好的效果,如果是平常的話我應該能在練習時無心練習,今天卻在這種涼涼的夜晚中無法平靜內心中的焦躁。

  我覺得自己有個問題就是喜歡胡思亂想,可能是因為我時常自己一個人,所以大部分的時間只能夠跟自己對話,現在有兩件事煩惱著我,第一件事就是這個劍帝之爭,我是真的沒有那個實力能夠與他人站在同個競技場上,但是溫蒂她打從內心相信著我,如果我不去就像背叛她。

  第二件事就是我忍不住羨慕溫蒂,溫蒂不只聰明且溫柔,她還是目前稀少的S級風屬性魔法師,剛剛跟我聊天時也稍微透漏她的煩惱,就是要研究一個新魔法好讓自己能得到引薦信函,只是她遲遲想不到要研究什麼魔法。

  如果我也有才能我是不是也能夠煩惱這些呢?

  我繼續揮舞著劍,但當我越大力的揮舞著,那些事情還是不停跑出來,斬也斬不斷。

  「為什麼要出生在這樣的家庭裡

  我停止揮劍坐在草地上,我已經不是第一次這樣問自己,一直想著努力就能夠解決一切的我跟笨蛋有什麼差別呢?沒有才能就算了,如果我只是個普通小孩,頂多就過著普普通通的生活,為何要像現在這樣。

  十八歲如果我在十八歲之前拿到劍帝之稱的話,搞不好我就能夠堂堂正正的活著,過著美好的生活未免也想太多了吧。

  我們提雷歐馮比亞家族的人一個個都是有權有勢的人,然而我相信裡不可能所有人都如此的有權有勢,家族中一定有像我一樣的無才能者,那些人卻從未被紀錄下來,一切也都只是我的推測而已,搞不好實際上我是第一個無才能者。

  我突然想起以前看過的東西,叫做輪迴轉世,搞不好我現在死亡我就能夠轉生,這樣我就不需要煩惱這一切。

  「其實你是有才能的。」突然一道聲音從森林裡傳出來,我趕緊跳起來面對森林,並且用雙手握住出鞘的劍。

  「你是誰?」我小心翼翼的看著周遭。

  「比起我是誰你不想要知道你到底擁有怎樣的才能嗎?」

  他沒有回答我,而是繼續針對我的才能這個點,然而他說的話確實讓我很想知道我到底有沒有才能。

  「我要怎樣才能夠知道?」

  「直直地跑進森林,不要管前方有什麼,只要不斷的向前跑,你就能夠知道自己到底有什麼才能。」

  直直地跑進森林這個動作十分危險,我馬上拒絕他的想法,然而他沒有繼續說下去,只說了一句你絕對會來便不說話,我面對森林站了五分鐘,確認沒有任何的聲音後我才將劍放下。

  森林裡我進過幾次,每次進入沒多久我就會遇到猛獸,讓我確認這個森林並沒有受到很多開發,裡頭可能有更多的猛獸,甚至會有魔獸的存在,在現在這樣伸手不見五指的情況下進入完全是自殺。

  我將進入這個森林的想法給丟在後頭,回到自己的木板屋中睡覺,想讓自己好好的沉澱,不在去想關於才能的事情。

  ~~

  「一個才能都沒有?」父親露出十分認真的表情看著魔法師,魔法師看到如此認真的父親忍不住收起所有表情。

  「也不是什麼才能都沒有只是那個唯一的才能有跟沒有一樣。」

  「有跟沒有一樣?也就是廢物的意思對吧。」父親十分直接的詢問。

  「痾可以這麼說,他不像是您其他的孩子,他的才能我完全不知道怎麼發揮

  父親聽完便看著我,那是他第一次用如此冷峻的眼神看著我。

  「如果你真的只是個廢物,禁止你使用提雷歐馮比亞這個名字,你就只是艾爾夫而已。」說完父親就離開,之後便讓我離開王都,到偏僻的鄉下居住,想辦法隱藏我的存在。

  我不會忘記其他手足當時看向我的眼神,他們受到父親的影響全都鄙視的看著我,唯有大姐當時用憐憫的眼神看著我。

  溫蒂當時不理解發生什麼事,她沒有受到影響的繼續黏著我,儘管周遭的僕人以及她的母親都叫她不要再接近我,她還是堅持想繼續跟我一起生活,明明可以就讀王都中的魔法師學院,卻選擇偏遠的魔法師學院,父親雖然對她這個決定不開心,但溫蒂以升到S級魔法師讓父親尊重她的決定。

  「你自己慢慢的思考,明明其他人都擁有各式各樣不同的才能,唯獨你是如此的沒用,這樣的你活著還有什麼意義呢?」

  「安靜

  「溫蒂她會那麼親近你也只是因為可憐你吧,沒有才能的你誰會喜歡呢?」

  「不用你管

  「不用我管?可是我知道的,知道你那唯一的才能,你還有翻身的機會,不想要看看你唯一的才能嗎?」

  知道了又如何?有跟沒有一樣。

  「不想嘗試看看嗎?」

  「嘗試什麼?」

  「那唯一的才能,證明給你的父親看,讓他知道你不是個廢物。」

  這句話像是強心針一般,讓原本睡著的我爬起來,當我睜開眼睛時,看到的是一片黑暗,我卻在心中感受到那一點點的希望。

  我拿著自己僅有的一盞燈到森林前,想用燈光查看前方有什麼路障,但這股小小的光芒在這片漆黑中一點用也沒有。這時森林裡吹來幾陣涼爽的微風,在我的感覺卻帶著幾分陰森。

  「放下手上的燈,不要管任何一切的向前跑。」那股聲音再起響起,我緊張的將手放在腰際上的劍,但他自顧自的說完又安靜下來。
  
  真的要去嗎?我在心中這樣問自己,因為我其實很擔心森林裡的所有事物,然而當我越靠近森林,緊張、恐懼等等的負面情感都漸漸消失,就像是被人施法一般,我聽從他說的把燈關掉並放在草地上,接下來便是在心裡做好準備然後起跑!

  我不顧任何一切的向前跑,為了就是那一點點的希望,不敢停下腳步的往前跑,只能夠祈禱沒有任何的野獸或是魔獸,一直跑一直跑,就算跌倒還是繼續跑,就算身上被樹枝劃傷依然向前跑,我一直跑直到自己受不了才停下來。

  我疲累的看著周遭,周遭除了樹以外什麼都沒有,但樹林之間卻多了一些我沒看過的東西,一個個光點從樹林中竄出,他們像是生物一般好奇的環繞在我身邊。

  我伸出手嘗試觸碰他們,卻碰不到任何一個光點,每個光點都不一樣,有些十分的溫暖,有些十分的寒冷,每個光點都像擁有自己的個性一般。

  「再往前一點,我就告訴你你的才能。」那股聲音變得低沉許多,他像是迫不及待的要我過去,而這股聲音一出現,周遭的光點瞬間消失不見,我的周遭馬上回歸黑暗。

  在這股黑暗中我一直警惕周遭的事物,我發現樹木與我認知的有差,更加的粗壯、高大,而且還散發著甜甜的味道,我小心翼翼的踩踏這些樹根,每根樹根異常的巨大,同時讓我有更好的立足點。

  我在這片奇怪的森林中繞了許久才看到不一樣的風景,一大片的荒野中間有個墓碑,而我能清楚看到墓碑是因為這裡異常的亮,為什麼是晚上卻那麼的亮?這點我只能歸咎於天上的兩顆月亮,這是我從未見過的景象,而這兩顆月亮十分的閃耀,照亮所有的一切。

  「快過來我會告訴你所有的一切」這次我終於看到發出聲音的是誰,準確來說是什麼東西,是眼前一塊巨大墓碑,墓碑的周遭一點生機也沒有,墓碑本身就像是死亡的化身一般。雖然他叫我過去,但眼前那股死亡的化身在我腦中烙下深刻的印象,我完全不想靠過去,但是他一直持續的低語,我發覺我的雙腳不受控制的向前走。

  「停下來!不要再靠近了!」一個聲音突然出現,這股聲音帶著些許焦躁,而聲音的主人一個紅色的光點突然出現在我眼前。

  「你不想知道你的才能嗎?

  「閉嘴!你已經犯下大忌,居然蠱惑人類進入精靈界,人類可是不能隨意的進入精靈界!

  「我犯的罪已經夠多了,再加一條又如何?給我那個少年,只有他才能夠解除我的封印!」他怒吼著,隨後好幾條觸手從墳墓中竄出,我趕緊揮劍想將襲來的觸手砍斷,卻發現我根本碰不到,觸手直接抓住我的手腳,並硬生生將我拖過去。

  「現在魔力可沒有以前那麼好獲得」紅色光點不開心的說著,隨即一股火焰從天而降,直接將所有的觸手燒斷。

  「少年往後跑,不要靠近那個封印!」我聽到馬上開始跑,直到跑離為止我都沒有往後看,跑到我完全感受不到那個死亡的氣息我才停下,但一停下來我就感受到體內的魔力不自然地消失,我馬上不舒服的倒地。

  「為什麼他會在這裡」擔心的說著。

  「他受到封印的蠱惑,一時半刻他可能也回不去了。」疲累的解釋問題。

  「可是這裡是精靈界,他一個人類活的下來嗎?」好奇的問道。

  「不用擔心,我們來保護他就好。」堅定的說著。

  而我就在模糊的狀態中聽著四人的聲音失去意識。

創作回應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