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廢人小說】短篇故事《無業績死神》

WP(投稿模式) | 2021-02-10 17:10:35 | 巴幣 20 | 人氣 174



  世界天旋地轉,無法計算自己究竟翻滾了幾圈。

  天空很藍,雲朵優閒地飄浮,柏油路面滾燙無比。他終於停下了,但全身無法動彈……。

  視線逐漸地高了起來。

  巷口停了一輛小貨卡,車頭燈前倒了一個人。那人雙目緊閉,四肢扭曲,身軀下暗紅色的液體噴灑地面,像是某種潑墨藝術畫。

  「天哪,我到底在做什麼?」

  飄在空中的他拍了自己的額頭。沒想到當上死神後,竟會在人間又死了一次。

  *

  他叫小亡,當初會選擇死神這條路,純粹覺得死神的鐮刀有夠帥。誰知正式任職後,才知曉鐮刀看似雄偉巨大,實際上功能爛到有剩。除了勾取靈魂外,無法碰觸其他任何物體,完全沒有鳥用。

  死者的靈魂如果沒有及時收割,將會飄盪人世,對生者的生活產生無法預期的影響。因此死神其實就像清潔隊員,四處拿著鐮刀,回收遊蕩的靈魂。

  最有效率的工作方式,是在一個人將死之時,守在一旁立即收割。此種狀況下,死神被允許做出適當干預,幫助已有死意之人更加堅定地邁向死亡,可謂死神職場上的潛規則。

  「今天結束前,你的業績沒達標,就改行當打雜小鬼吧!」

  很難想像,死神居然也有「業績」。小亡的靈魂收割量已經太久沒達標,死神主管對他下達了最後通牒:如果在今天午夜前沒收割成功一個靈魂的話,就要將他流放地獄當打雜小鬼。

  原以為死亡是種解脫,其實連死了也要工作!

  儘管小亡無奈,但為了以後的「鬼生」,也只好奉命行事。但主管雖嘴上不留情,私下仍給了他許多幫助。主管幫他找了副新鮮乾淨的屍體讓他附著,讓他能夠正常行動影響人世,甚至連他要進行勾魂的目標都找好了。真是善體鬼意的鬼。

  主管提供的目標共有三人。

  第一位是A校高材生美女學生會長,成績優異,但個性驕傲,不懂經營人際關係,實際上非常受人排擠,常一個人跑到學校屋頂呆望地面。

  第二個人是自稱靈舟法師的靈舟宮管理人。他陰鬱寡言,脾氣古怪,經營的宮廟破爛骯髒,久無香客。那宮廟是都市計畫釘子戶,但堅持不肯配合政策搬遷,曾對此以死抗爭。

  最後一人是靈骨塔青年業務員,個性熱情可愛,但講話冒失不看場合,任職三個月沒有業績,父母雙亡,欠有巨額債款,過著躲債生活,生活看不到希望。

  為了維持混吃度日的死神生活,小亡不得不動起身。

  *

  「你是誰?」

  學校屋頂圍牆邊,學生會長雙手抱胸、神情睥睨地看著小亡。她長髮飄逸,五官端正,上妝濃淡合宜,制服打理得整齊有致,衣服材質也是特別訂製的。僅僅是高中生,卻已有一股強烈的社會菁英女強人氣息。

  真是個絕世美女,只要她別用鼻孔看人的話。

  「你來到學校屋頂做什麼?」學生會長問。

  「妳就是學生會長吧?呃……」小亡搔了搔頭,突然意識到沒頭沒尾地出現在她面前,這種行為實在是太蠢了。小亡現在可是有肉體的正常人,總不能對她說我是死神,請跳下去吧?

  「哼,少看不起我了,我爸是友前仁集團總裁。而我,芊津,A校學生會長,可是肩負著集團未來的高貴繼承人,每天認真學習,學年成績全校第一,連校長都要聽我的!」

  「我知道啦,但──」

  「你以為我是想要跳樓,然後剛好被你遇見,再被你勸說拯救嗎?哈。」芊津看人的鼻孔擴張得更大了。「我為什麼要跳下去,我有什麼理由要跳下去?我高貴又優秀,我為什麼要在乎你們這些凡人的眼光?」

  我就是來勸妳跳下去的啦!小亡心中吶喊。眼前的學生會長的表情越來越扭曲。

  「我跟你說,我才不在乎你們,我一點都不在乎你們這些下等人!」芊津大吼道:「要不是我去求老爸,你以為游泳池和足球場是怎麼蓋出來的?每間教室怎麼會裝冷氣?現在的我只是煩惱太多,想散散心,才一個人待在這。少自以為是了,懂嗎?」

  哇,這個人個性有夠差啊,完全不聽人說話啊,心態有夠負面啊!別人沒說什麼話,她就能編出超多小劇場的啊!嘴上說不在乎,其實心裡超級在乎的啊!

  學生會長,芊津,外貌美麗,能力優秀,但非常不得人緣,控制不了情緒這點導致她的人際關係極為惡劣。所以即便在學校擁有巨大的影響力,也為在校學生謀取不少福利,但仍然被學生視為囂張跋扈的有錢人,因此常覺得孤單不被諒解,才會每到中午,就一個人跑來學校屋頂,思索人生意義。

  沒人理解她的內心,又不懂得如何表達。這樣的她,生活實在太痛苦了,痛苦到隨時會跳下去都不奇怪。小亡不自覺搖搖頭。

  真是個孤單的人。

  「唉,真是個孤單的人。」

  糟糕,不小心把心裡話說出來了。

  「你、你你你你你說啥?」

  這句話效果卓越,對學生會長心靈造成致命攻擊。芊津全身發抖,眼眶都紅了起來。

  「我孤單,你說我孤單?」芊津張牙舞爪地衝了過來,揪住了小亡(肉體)的衣領。「我可是有很多朋友的!我絕對不孤單!」

  天啊,她在學校裡一個朋友都沒有!

  「你給我等著,我立刻找我朋友上來。有種別跑!」

  會長撂下狠話,如焚風般離去,一把甩上屋頂鐵門,踏著響亮的步伐走下樓梯。在她轉過身的瞬間,那憤怒的臉頰上,似乎閃耀了一點珠光。

  *

  麻煩啊!能力優秀卻為人際關係煩惱的美少女學生會長,要怎麼讓人下得了手慫恿她跳樓呢?

  小亡拖著步伐,滿腦子想著那令人難過的少女,一邊腳步蹣跚地來到郊區的一間小廟「靈舟宮」。

  這個地方四週都是工地圍籬,唯獨一間宮廟坐落在一片工地的正中央,真的那種是完美的釘子戶,如同長在屁股的疔瘡,讓你一坐下就痛到就永生難忘的那種完美。

  宮廟的主人自稱「靈舟法師」,說要守護祖先傳承下來的聖地,無論附近建商開出再好的條件,也不願意配合搬遷。他這間小廟擋住了太多利益,遲早有一天會被黑道暗殺的吧。

  去激他與去主動與人起衝突吧。

  ──叩叩。

  小亡敲了他的宿舍房門。

  門開了,眼前的釘子戶靈舟法師出現眼前。他身穿吊嘎短褲,腳踩藍白拖鞋,頭戴粉色浴帽,左手指夾三炷香,右手緊握桃木令牌,雙目有神,口中念念有詞。

  這人的模樣簡直就和死人毫無差別,詭異又邋遢的模樣,就連已經是死神的小亡都感到不安。

  小亡搖了搖頭,忍住心中的緊張感,開口問:「阿伯,您好,我叫小亡……珍友前建設公司業務組長……」

  小亡想和他握手,無奈這位法師低著頭,表情陰森,對自己的動作毫無反應。

  怎麼回事?這老頭子重聽嗎?

  小亡更大聲地說:「阿伯您好,我的名字叫──」

  「……妖孽。」

  「啥?」

  「哼,呵呵呵……」

  他一陣冷笑,莫名其妙的反應令小亡有些不知所措。

  「你,並不是活人。」靈舟法師陰沉地說:「本宮活了大半輩子,竟然還有榮幸見證如此純熟的操屍術。有趣,有趣!」

  不會吧,難道這老頭竟然真的有法力?

  「現在的建商為了利益,連邪術都用上了嗎?光天化日下行此骯髒之事,這世道當真世風日下,無可救藥!」

  小亡心中突然警鐘響起。靈舟法師已舉起手中桃木令牌,向前踏出弓箭步。

  「靈舟天尊在上,妖鬼橫行,萬雷鳴之。急急如律令!」

  靈舟法師令牌劈下,一道天雷頓時從天空襲擊而來。「嗚啊啊啊啊啊啊!」小亡沒想到竟然反遭法術攻擊,連滾帶爬地僥倖閃過。地面被轟出了一個焦黑的坑洞。

  「死神,我是死神!不是建商!」小亡大喊。

  「妖孽!」

  眼看又是一陣雷光匯聚令牌之上,小亡立即拔腿狂奔,要是被這道雷打中,絕對會魂飛魄散。明明當了死神,卻差點成了被人類反過來奪魂的死神,簡直莫名其妙。

  *

  「唉,這人間什麼時候變得這麼可怕。」

  沒想到那靈舟法師反過來差點殺了自己,死神的工作原來這麼危險的嗎?

  沒空感嘆了。浪費了接觸兩名目標的時間,天色已近傍晚,他必須要在今天之內奪取最後一人的靈魂。

  懷著忐忑的心,小亡來到了「史仁生前契約」公司大門前,按下了對講機。

  「您好,我找靈骨塔業務部的林谷榙先生。」

  「好的,換證之後請進,進入大廳搭乘左邊電梯到四樓。」值班警衛說。

  一進辦公室,除了門口的行政人員外,整個辦公室空無一人,只剩下一名西裝筆挺的年輕男業務員。這位業務員已經為錢所困許久,背負巨額債款,只要假裝接受他的合約,然後再狠狠地拒絕他,他應該就會從頂樓跳下去。

  「先生,您找我?」他裝出了親切的微笑,但在辦公室發呆的他掩飾不了沒有業績的事實。

  「對。」

  「太好了。」

  林谷榙興奮地遞上名片,卻拿成了反面,連這動作都顯得生疏。但他仍維持著陽光般的微笑,恭敬地附上公司服務型錄,又是擦桌子又是端茶的,令人感到服務周到,還算舒服。

  「請問先生有什麼需求嗎?」

  「我想要了解生前契約,或許需要兩個塔位,可以嗎?」

  「哇,先生您家裡死了真多人呢,真是難得。」

  小亡口中一口茶差點沒吐出來。這個人到底有沒有搞清楚自己在說什麼?

  「我們的塔位現在正在特價,如果家人死後想要享受海景,那這X山的五樓的塔位很適合您喔?」

  這傢伙認真的嗎?什麼叫做死後想要享受海景啦!

  「而且,現在塔位還有促銷活動,現在塔位買四送一,刷OO信用卡還有紅利回饋,如果還有親人需要的,一起購買非常划算呢。」

  「不……我不需要那麼多。」

  「不,您非常需要。」

  沒想到林谷榙一把緊緊握住了小亡的手,用誠摯的眼神說:「先生,人都要為未來打算,現在為提早替自己準備一甕,預先做好準備,就不用在死掉前才開始煩惱後事了。我看您氣色不佳,您的手腳也非常冰冷……早點買起來不但有優惠,一定很快就能用到了。」

  「你他媽是在詛咒我是嗎!」

  「客人您別生氣,小的只是替您著想。」他依然笑容滿面地說:「除了提早購買有優惠外,現在還提供分期付款功能,若是債權人提早過世,我們也能協助把債務轉給您的親友,不用擔心死後不能辦理行政作業呢。」

  「現在還要幫我債留子孫就對了?」小亡怒罵:「你比我還要喜歡詛咒人啊,要不要轉行當死神啊?你他媽的!」

  可憐之人必有可惡之處,難怪業績墊底!小亡連他的靈魂都不想碰,深怕弄髒了手。氣得將型錄扔滿地,頭也不回地離去。
 
  *

  然後,事情就這麼發生了。

  被拒絕的青年業務林谷榙,垂頭喪氣地走出公司。好不容到手的客戶就這麼被自己搞丟,想起還有下個月的貸款要還,心情鬱悶到了極點。

  巷口的十字路有輛貨卡超速駛來,而林谷榙低著頭沉浸在懊惱中,完全沒注意路況。

  本來只要等車子撞上林谷榙,小亡就能勾取靈魂,順利完成任務。

  「小心!」

  或許是不捨這群艱困仍奮力求生的人吧。憤怒的小亡在街上隨意亂逛,心煩意亂的他卻本能地衝了出去,推開本將迎來死期的青年業務,然後被貨車迎頭撞上──

  「天哪,我到底在做什麼?」

  靈魂飄在空中的他,拍了一下自己的額頭,沒想到當上死神的自己,竟然會在人間又死了一次。
 
  *
 
  「天啊,你到底在做什麼?」死神主管看著小亡扶著額頭嘆氣。

  「就衝出去了,我也不知道。」小亡平淡地說。也許當打雜小鬼真的比較適合自己吧。

  「那你知道後來怎麼了嗎?」

  「知不知道有差嗎?」

  死神主管露出淡淡的微笑。

  「學生會長芊津剛好也在附近。」

  「嗯?」

  「靈舟法師一直尾隨你,他想要觀察你到底是何方妖孽。」

  「這樣啊?」

  「結果目睹你救了人,他現場為了你做了場神聖的法會。」

  「喔。」

  「活下來的林谷榙,想要自掏腰包送你塔位,無奈沒錢。」

  「喔。」

  「芊津心裡感動,聯絡了老爸,直接跟林谷榙買了整座山的塔位。」

  「啥?」

  「林谷榙抱住芊津,哭得死去活來。芊津第一次被人如此愛戴,也大哭了起來。結果兩人偷偷互許終身呢。」

  「啥!」

  「靈舟法師看到芊津的行為,也接受了財團的金援感謝,他從此不再厭惡財團,主動配合都市計畫,拆遷宮廟。現在社會住宅即將完工了。」

  「啥啥啥!」

  「所以,我們認為你不適任死神。」死神主管說:「經過重新評估,我們特許你重新轉世,並且保留你死後的記憶。」

  「啥啥啥啥啥!」

  「請務必好好重新做人。」

  死神主管笑得和藹,一陣白光灑下,他的身後長出了雪白的翅膀。溫暖的感覺環繞小亡全身,睡意襲來,他緩緩閉上眼。

  「因為我們都想看看,這樣的你會帶給人世什麼影響。我非常期待。」

--

後記:

這部作品也是角川作業內容,主題是透過「死神降臨」與三種不同的指定角色接觸,練習揣摩角色心境。
而我這個人比較喜歡搞事,硬是要把三個角色的故事串在一起,結果就是燒了一堆腦細胞,情節莫名,揣摩角色的課題也沒有做好,被退了好幾次稿XD。
反正呢,最終的故事被我硬掰成了這副模樣,有興趣看看吧。


--WP的廢人茶居,你人生旅途的心靈休息站--

創作回應

水墨靜
覺得是很有意思的小品,甚至有點勵志(?)

雲朵優閒(聽說悠閒與優閒境地有差所以只好問一下選字涵義)
真的那種是完美的釘子戶(疑文字錯位)
就痛到就永生難忘(覺得多字)
公廟的主人(宮?)
去激他與去主動與人(疑多字或錯位)
扎實地打中(似乎只有“結結實實”是“狠狠地”打中的意思,不過平常大家大概比較傾向想表達“確確實實”被打中而選擇了紮實扎實吧……但我覺得這個詞的出現有出於誤用的可能)
遞上名面(名片?)
拆遷公廟(宮?)
2021-02-10 21:38:18
WP(投稿模式)
哇,好久沒看到小墨靜來揪錯了,妳還是一樣這麼細心,謝謝啦。
2021-02-11 00:16:21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