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題

[書評&雜感] 鳴鳥與游蛇之歌: 大清洗-最可怕的不是死亡,而是被人遺忘

夫風若雪 | 2021-02-10 16:47:59 | 巴幣 4 | 人氣 164

(除宣傳圖及飢餓遊戲係取自網路外,其餘圖片皆為自攝)

前言

  近期工作繁忙、私事繁多(房東不租屋,整理家務、找房子中),所以基本上沒有打電動,近期唯一的消遣就是看小說了。而飢餓遊戲系列一直是筆者心中的經典作品之一,無論是世界觀、寓意以及其反抗暴政的精神,去年底變趁著一波博客來的特惠就下手《鳴鳥與游蛇之歌(飢餓遊戲的前傳)》,最近百忙下趁著一點空檔看完後剛好結合筆者最近的心情寫了一篇不太像書評的雜感。

歷史上的定義

  歷史上的「大清洗(俄語:Большая чистка、英文: Great Purge)」是指西元1936~1938,蘇聯共產黨總書記:約瑟夫.史達林因基洛夫(俄語:Серге́й Миро́нович Ки́ров)遇刺事件所引發的政治迫害和鎮壓行動,除了蘇聯共產黨內部的清洗(政治鬥爭),亦包含無辜人員、民族(富農、蘇聯少數民族)的迫害。(註1)

註1:
按蘇聯秘密警察檔案,於1936~1938年間的大清洗期間,史達林至少簽署68萬多人的處決,然而實際人數絕對不止如此,若是包含被牽連者只怕更多。根據WIKI百科的保守估計㦬難人數至少在95萬至120萬人之間。

筆者的大清洗

  近期因為房東表示要賣掉原本出租的整棟房,包含: 筆者出租了9年多的小套房,所以不得不啟動筆者財物的大清洗。筆者積了9年的各項物資,除了衛生紙、餅乾和罐頭(不是因為COVID-19疫情的關係,筆者從9年前就開始囤了,單純是因為阿宅懶的出門而已)之外,還有各式各樣的書籍(包含: 科學、人文、財經、旅遊、小說等等)。這次租屋處的清洗大約清回2/3的財物,並動用2台轎車才成功帶回台中。而回到台中後,則是啟動了另一輪的大清洗,清除了父母姐和筆者自己當年唸書或工作的各式各樣書籍。



  在大清洗的同時,看到很多神奇的書,包含: 梁實秋校訂過的牛津高級英英/英漢雙解辭典、于右任題字過的最新六法全書等等。而在施行大清洗的同時,筆者在想當初讀者、作者以及出版業上下游的人員當初在閱讀、撰寫以及協助一本書誕生或運送等各項流程的心情是怎樣的呢? 書承載著各式各樣的知識、論點和想法,某些書籍更可以說是作者的心血結晶。人雖說壽命有限,但是若能成一家言,將自己的想法流傳於世,也可算是精神永存了。另有些人藉由閱讀、思考,再構築,站在前人的肩膀上,推導出更進步的學說和技術。


  知識、文明的載體很多,不光是紙本的書籍,也包含音樂、畫作、模型等製品或技藝,藝人阿桑雖然過世許久,但她唱的一首神曲《葉子》卻仍持續流傳; 現為DJ的趙之璧也曾有一首經典搖滾歌曲: 《在你和天空之間》,光靠這首歌,筆者覺得其歌手生涯已了無遺撼。

《葉子》by 阿桑

《在你和天空之間》by趙之璧


最可怕的不是死亡,而是被人遺忘

  小說《飢餓遊戲(The Hunger Games)》的經典名曲: 《吊人樹之歌(Hanging Tree)》其實是由飢餓遊戲前傳: 《鳴鳥與遊蛇之歌(The Ballad of Songbirds andSnakes)》裡面的女性柯雅族(類似現實社會的吉普賽族)歌手Lucy Gray根據Arlo Chance(黑暗時期的叛軍餘黨)和其愛人(Lil)的真實經歷所改編的歌曲。Lucy Gray除了是第12區的知名歌手,也是第十屆飢餓遊戲的最終勝利者(廣義的說,她應該才是第12區第一位飢餓遊戲勝利者),不過她獲勝的原因多少與其導師: Coriolanus Snow-後來的史諾總統作弊有關。因此第十屆的勝利者並沒有被官方公開表揚,另外當年除了都城的民眾有積極參與之外,其餘各區對這種懲罰遊戲並不熱衷。而更重要的原因是當屆發生有不少都城導師被貢品殺害或間接死於貢品造成的混亂(註3),也有貢品試圖逃亡,對都城的領導人而言,這無疑是一種「反抗權威」的舉動。飢餓遊戲的實際推行者: 戈爾(Volumnia Gaul)博士認為此風不可長,動用其勢力將報章雜誌影像紀錄全部消除。而Lucy Gray所屬樂團於灶窩的表演更被12區新任指揮官斷定為不合法,因為音樂會製造麻煩。

註2: 當屆飢餓遊戲係首屆有導師制度,且導師皆由都城的「中等學院」學生充任。
註3: 混亂的導火線其實是都城導師-亞拉契妮玩弄所屬的貢品所促成,而她也成了第一位犧牲者。

  
The Hanging Tree’ James Newton Howard ft. Jennifer Lawrence (Official Audio)


雪諾,至高無尊? (Snow lands on top?)

  Lucy Gray是否還活著?沒有人知道,只知道她和她的事蹟將逐漸被人淡忘、湮滅在白雪底下。也許對Lucy這樣的鬼魅女孩來說,會不會讓人記得其實也無關緊要,她想要的只是一個能夠好好生活的自由,而為了自由,她可以獻出一切。而Snow認為他的錯愛: Lucy、她的歌曲-吊人樹之歌和學會這首歌的學舌鳥(Mockingjay)再也傷害不到他,也一步步一步步的朝向暴君之路邁進。然而他沒有料想到的是在不久的未來,他和他的暴政最終還是毀在鬼魅Lucy、吊人樹之歌和學舌鳥(尤其是個身戴學舌鳥胸針的女孩)之下…



雪諾總統和他的暴政最終還是毀在學舌鳥手上,真是莫大的諷刺

白玫瑰對雪諾總統有特殊的意義,有興趣的人可以翻閱前傳


送禮物贊助創作者 !
0
留言

創作回應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