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轉生到異世界,然後下面沒有了 01-37:從此著了迷

古今變 | 2021-02-08 14:58:18 | 巴幣 1054 | 人氣 126


第 37 章從此著了迷

  李浩瀚心想:「這人既然認識湖心的女子,那就脫不了關係。」
  那人在湖邊晃蕩了一會兒,突然說:「來都來了,何必躲起來?出來聊聊吧。」
  眾人一聽都覺心頭一震,他們自認躲得很好,甚至沒有探頭出去查看,沒想到還是被發現了。來者不論是什麼牛鬼蛇神,他們也不放在眼裏,但是如果就此斷了線索、失去查明真相的機會,那可就前功盡棄了。
  可是他們很快就察覺自己很可能並未暴露行跡,而是某個東西揭示了有人侵入此地,那就是他們剛才經過的孔道。平整的牆面上突然出現那麼大一個洞,實在很難不被注意到。
  跛豪等人心念電轉,都知道來人已經發現秘密處所被入侵,卻很可能還不清楚入侵者有幾人、是什麼身份,甚至是否還留在這裹,因此一時都按兵不動。
  可是來人卻說:「勇者既然駕臨此地,何必躲躲藏藏?出來讓奴家招待招待吧。」
  來人正是愛羅團長,這裏隱約飄散的味道,正是那些魔物的腥臭味和血腥味,先前李浩瀚在此大受驚嚇,所以一聞就知道這裏應該鄰近黃團的洞窟。
  眾人聞言又是一驚,貝塔率先沉不住氣、衝了出去。
  愛羅團長發出銀鈴般的笑聲,說:「唷,小妹妹,這些小腳印果然是妳的。其他人呢?該不會欺負妳、把妳一個人丟在這裏吧?」
  貝塔並沒有回答。愛羅團長說:「唉,我早知道男人沒一個是好東西。如果沒有妳,他們恐怕早就死了吧,沒想到居然還敢拋棄妳。不過也只有妳有這份本事,能挖到這裏來。」
  聽到這裏,李浩瀚和其他三人才知道穿幫的除了孔道開口,還有貝塔因為沾過水而留下的腳印。不過愛羅團長似乎以為貝塔是以自己的能力開挖來此,還沒有發現其他人也在現場。
  愛羅團長對貝塔說:「你不遠億萬里而來,為的就是找他吧?我也曾聽他說起妳的事。可惜妳來晚了……這裏剩下的只有一個悲哀的故事,是一個人愛著另一個人,那個人卻痴痴守著另一個人的故事……」
  李浩瀚等人一聽,更覺得先前的推論無誤,世家少主捨棄了永生的機會,只因為愛上了一名女子。而從愛羅團長所說的話來看,這段戀情並不順遂,只不過不知道是怎樣的過程。
  愛羅團長問貝塔:「事已至此,不知道小妹妹打算怎麼做?」
  貝塔依舊沒有回答,愛羅團長則以甜膩的語聲說:「唉唷~~~小妹妹幹嘛板著一張臉?不就是他不要妳而已嗎?現在反正已經無法挽回,那妳大可以海闊天空,想幹嘛就幹嘛,又何必鑽牛角尖、硬要跟自己過不去?」
  在一片寂靜中,眾人都可以想見貝塔那張面無表情的臉,只聽她冷冷的問:「她是怎麼死的?」
  愛羅團長嘆了口氣說:「唉~~小妹妹還是想不開,是嗎?她怎麼死的,有什麼差別嗎?好好好,別生氣,想知道的話,姐姐就說給妳聽吧。她算是壽終正寢吧……以她身上的病,本來就活不久,就算每過一段時間就進入假死狀態來拖延時間,終究還是有極限,時候一到就……」
  沉默了一陣子,貝塔問:「妳又是誰?」
  愛羅團長笑著說:「唷!妹子真是貴人多忘事,前不久才在城裏頭見過,姐姐是傾碧之虹的黃團團長呀……好好好,不氣不氣,我說、我說。我呀……算是她的女僕之類的。她既然需要經常假死,那在她休眠的期間當然得有人來幫忙打理瑣事,那個人呢,就是姐姐我啦。」
  「妹妹妳一路來到這裏,應該也算是看得很多吧。雖然許多人對星際聯盟沒有好感,可是要知道,星際聯盟裏至少是個有文明、有法律的地方,外域可是不折不扣的不法地帶、化外之邦。絕大部份的星球都是勉強改造成可以移居的環境,絕大部份的人也都經過改造,才能勉強活在那些勉強能住人的地方。在這些星球,那些落後又遠遠不夠的資源,包括那些活下去所必須的最基本資源,都是掌握在少數人的手裏。手裏沒有籌碼、背後沒有靠山的人,活著跟死差不多……我說的是男人,女人的話,更是比死更悽慘。」
  愛羅團長輕笑了一聲,李浩瀚深刻的記得她每次這樣笑,眼眸深處就有某種可怕的東西蠢動。只聽她接著說:「姐姐我呀,從有記憶以來就是個玩具。親眼看著其他的玩具被怎樣玩到壞掉、玩到不成人形;又看著那些不肯乖乖當玩具的怎樣被折磨凌辱,最後爬著祈求要當玩具,姐姐就知道要怎樣好好的聽話,不管主人要怎麼玩,都得露出笑容,表現出一副喜歡被作賤的模樣,然後心悅誠服的感謝主人的玩弄。這樣就算被玩到快死掉、身上有些部位壞掉了,主人至少還會維修一下,然後賞賜一些連畜牲都不吃的東西、好讓姐姐繼續活下去當個稱職的玩具。」
  「可是有一天呀,姐姐在跟妳看起來差不多年紀的時候,主人玩得特別瘋,姐姐身上已經沒有多少完整的地方了,主人卻還沒盡興。姐姐本來心想,大概劫難也到盡頭了,可是這時偏偏正好有人來找主人談生意。主人玩興被打斷雖然有點不高興,不過考慮了一下還是請客人進來。客人一進門就開門見山的說這顆星球有他們想要的東西,希望能夠交易。就在這時候,姐姐因為身上只剩下半條腿,封住全身的灼熱玩意兒也沒有凝固,一個支撐不住就倒了下去。不是姐姐吹牛,這還是姐姐生平第一次沒有當個好玩具。身上還沒完全凝固的東西破開、露出我的頭臉和身體。」
  愛羅團長大笑了起來,說:「妳可以想像呀,那客人發現在一旁的居然不是個古怪的藝術品,而是個活人的時候,臉上的表情有多麼的驚訝。我知道主人一定會加重責罰,想說這樣也好,總算能夠從這個地獄解脫。沒想到主人看到客人的表情之後居然非常愉快,還要客人乖乖接受他提出的條件,否則就會變成這樣。」
  她嘆了口氣,接著說:「可惜主人犯了個錯。可能除了他以外的人,在他眼中都是玩具,從小到大橫行慣了,向來沒有把別人放在眼裏,不知道這廣大的宇宙中,多的是比他更可怕的人物。那客人看也不看他一眼,只淡淡的問我說:『你要留下來等死,還是跟我們一起過著被人獵捕的生涯?』姐姐那時嘴裏被不知道什麼東西一路插到胃裏,實在說不出話來,不過眼中早就透露出答案。客人只『嗯。』了一聲,然後轉頭就走。」
  「他一走,我立刻落入絕望的深淵、再也支持不住、昏迷了過去。再次醒來的時候,卻彷彿還在夢中,周圍是一片混沌,所有的感官都是一片迷濛。不過姐姐覺得很幸福,因為那裏什麼都沒有,沒有痛苦、沒有羞辱、沒有折磨……不知道過了多久之後,我才突然聽到那位客人的聲音。他非常的驚訝,說我應該處於假死的狀態,沒想到卻醒了過來。過了一會兒才告訴我,因為長期累積的傷害太過嚴重,已經到了無法修復的程度,只能把我送進『方舟』裏面保存。現在我意外醒了過來,他只能把我接上一個特殊的裝置、跟我對話。在聽說了我的遭遇之後,他認為我飽受傷害折磨,長期在身體嚴重受損卻又必須保持清醒的情況下,所以精神被磨礪得十分強韌,才會在這種狀態下還能清醒過來。」
  「我問他是什麼樣的狀態,他雖然解釋了,但當時姐姐完全聽不懂,直到後來親眼目睹,才知道什麼叫做『所有的器官組織都被移除,只留下中樞神經系統』……也就是腦子和相連的大神經。隨後我問起主人怎麼了,他只淡淡的回答說那星球有他需要的東西,而主人不肯乖乖給他,所以他就動手把東西拿走了……以主人的個性,當然不可能這麼輕描淡寫的就讓人拿走他的東西,果然我再追問下去,他才說因為他強行取走了大量的資源,造成星球的潰散,上頭的生物全部罹難。」
  「姐姐我聽他說得輕鬆,只覺得心中一寒、又是一喜。那個地獄消失只能算是一件好事,讓受苦的人終於得到解脫,而施暴的人原本就死不足惜。唯一的缺憾是主人這樣就死,實在太便宜他了。哪知他說因為主人帶頭忤逆他,所以他特別『處置』了他一下。他的說法是:『妳可能會覺得他做出這種事,不論怎麼樣都只是剛剛好而已,不過如果妳知道他的下場,恐怕會覺得不論任何人做過任何事,都不該被那樣對待。』後來我總算看到他對主人做了什麼,這才發現他說得沒錯。在那地獄般的日子裏,我曾經幻想過無數次,如果主人落在我手裏,我要怎麼報答他。可是我也只能想到他怎麼對我、我就怎麼對他,那時我才驚覺貧困侷限了我的想像力。」
  愛羅團長輕嘆了一聲,說:「妹子妳可以想像得到,我對這位客人是如何的感激和心悅誠服,他也很高興在這方舟之中還有別人能跟他交談。他告訴了我很多很多事情,說他現在的身份是阿爾法,但是用這個名字可能會連累他的家人,所以改名叫作歐米茄。說他在方舟之後還有一大批艦隊、正在設法完成他的使命。甚至還跟我提起她,說她就是他的夢想、他的希望。說她活不了太久,必須經常進入假死狀態延命,所以我二話不說的立刻答應將會照料她、在她沉眠時為她打理一切……雖然對不起妹子,但是我真心覺得他跟她才是最完美的結合。」
  「然後旅程到了終點,他總算蒐集足夠必要的資源,去完成他被交付的使命。聽說那些同行的人不想就此解散,又貪求這段旅程中積聚的資源,所以發動叛變,不過最後還是被他擺平了。他繼續遠航、航行到沒有人接觸過的地方,然後創造出一片充滿危機的星域,用來阻隔已知的世界。接著解放方舟、造出了一片樂土,而他也總算能跟她真正結合在一起。」
  聽到這裏,跛豪目光閃動、若有所思。愛羅團長接著說:「姐姐總算再度擁有了肉體,他說除了我的腦子和神經之外,其他的都是外加的部份,不過依據我的什麼『基因』,應該是這副模樣沒錯。老實說姐姐也不曉得他說得對不對,因為從小到大,姐姐不要說吃點像樣的東西,連吃飽是什麼感覺都不知道。不但瘦小萎縮,身上更是從來沒有完整過,連同時擁有四肢都是罕見的情況。最初看到這一身肌膚和健全的手腳,還真是完全不敢相信。」
  李浩瀚心頭狂跳,龐大的謎團又揭曉了一大塊,心想:「『外加的部份』原來是這個意思,看來這邊的人都是以這種方式重塑肉身……這應該是『神』……創世紀的能力,那麼……」
  轉念之間,聽見愛羅團長繼續說:「……他總算跟她結合了,我真心感到高興。可是在圓了夢想之後,她卻什麼也不做,全心守著方舟留下的最後二樣東西。我知道其中一個是他的同伴,他曾經說過他能夠完成夢想,都是靠著這個人的幫忙。只不過那個人也是全身沾染了有害的物質,必須定期進入方舟休眠,以代換受損的組織。本來那人也可以只留下腦子、留在方舟裏休眠,但是那人不肯,堅持要以這種會明顯縮短壽命的方式存活。最後他衰弱到不行,要求歐米茄讓他進入假死、直到他能再度跟愛人、兒子相會為止。」
  小白臉雙拳緊握,二片嘴唇抿到發白。愛羅團長語聲開始轉為冰冷:「另一個東西則是個腦子,歐米茄說他也不知道這個腦子是哪來的。原本以為是第一世代的人,結果卻發現從年齡來判定,這顆腦子甚至比第一世代最早的記載還要久遠。她用過去那個跟我對話的裝置,去片面讀取這個腦子裏的資訊,哪知卻從此著了迷。」


創作回應

水墨靜
所精神被磨礪(疑缺字)
2021-02-08 15:28:07
古今變
感謝指正,已修改。
2021-02-08 19:38:38
水墨靜
1.她卻什麼也不做,全心守著方舟留下的最後二樣東西2.她用過去那個跟我對話的裝置(這兩段的她,是指當前劇情中身為歐米茄夢想與希望的那一位嗎?因為句子很長,前面對愛羅又出現妳你混用,在完全沒有名稱的情況下這樣表現愛羅敘述中的歐米茄敘述中的某個人,讀起來算是比較吃力的)
2021-02-08 15:51:29
古今變
這個嘛……
2021-02-08 19:39:04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