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題

【日常】十年

愛天使亞夜 | 2021-02-07 22:52:47 | 巴幣 230 | 人氣 108

各位好這裡是亞夜。

歌手陳奕迅有一首歌就叫做《十年》,
描述十年前十年後物是人非的感慨。
當然,
歌詞中主要還是著重在感情面上,
這算是流行音樂的原罪吧?(為了好賣嘛)
不過今天不是來聊歌的,
而是來閒話家常而已。

現在是2021年,
十年前可是2011,
那個時候敝人才剛大學畢業沒多久,
還是個桌遊小嫩嫩,
才剛開始嘗試桌遊設計,
然而不知不覺間,
這一行竟然也堅持了十年了。

敝人高中時代是漫畫社的副社長,
敝人就讀的是升學取向的私立高中,
你能想像在這樣的學校裡向學校爭取成立漫畫社的難度嗎?
高中畢業的時候呢結識了一群好友,
大家都是對動漫畫很有興趣的好朋友,
甚至一起參加了FF,
當時跑同人誌展售會跑的超勤勞,
年輕就是有用不完的體力。
升上大學以後便毫不猶豫地加入了動漫社,
繼續為自己喜歡的動漫畫努力著,
甚至還跟家人吵架說:「動漫畫就是我的全部,你要禁止我跟殺死我沒兩樣。」
現在回想起來還真的超級丟臉的XD

本來以為自己會愛動漫畫愛一輩子,
會做這行做一輩子,
結果……
當然對動漫畫的愛還在,
但其實沒有高中時代那麼熱衷了,
主要原因大概也是覺得這麼多年來作品的風格已經大幅度改變,
口味已經跟以前都不一樣了。
然後還有就是速食化的作品越來越多,
開始出現審美疲勞等等的。
但其實有在關注敝人的應該都清楚,
敝人的主力早已從同人誌的編輯上移走了,
現在是以創作桌上遊戲為主。

這個契機,
就差不多是十年前開始的,
所以也算是切題吧!

敝人的大學時代呢,
那時候是線上遊戲最蓬勃發展的時代,
那時候班上要說沒玩線上遊戲的你都不好意思。
就因為當時號稱「最大即時線上聊天室」的《RO》讓敝人認識到了很多好朋友,
當中不少人即使到了今天大家都不玩《RO》了也依然有在聯絡,
有些人甚至都成為了在同一家公司的同事了,
這肯定是命中注定的吧XD
當時雖然大家共同在玩一個線上遊戲,
當時大家的聯繫方式大概也就是那個線上遊戲,
然而在線下聚的時候,
因為是線下聚所以彼此都有默契不談線上的事,
於是乎「桌上遊戲」就開始進入了彼此的視野裡。

早期台灣的《三軍騎》、《大富翁》等國產遊戲不算的話,
敝人真正接觸到的德式桌遊是《卡坦島》。
敝人當時已經瘋狂到空堂會在系學會辦公室揪同學一起開戰的程度,
不得不說,
桌上遊戲真的是改變敝人很多的東西,
他讓敝人知道,
有趣的休閒活動不是只有動漫畫跟電動玩具而已。

大學畢業後,
敝人在同人圈的好友們推出了一款原創桌遊——《少女兵器大戰》。
這是一款TCG遊戲,
在桌遊中屬於相當特例的一種類型。
在《少女兵器大戰》的啟發下,
多少也興起了自製桌遊的念頭,
不過當時畢竟是太菜了,
就只是拿現有的遊戲規則來套皮並且加入一些自己的想法弄出來的遊戲,
但大多數都只是在測試階段就宣布死刑了,
根本就沒有繼續弄下去的動力。
當初如果沒有遇到貴人,
敝人可能就真的會放棄桌遊這條路。

貴人之一就是前同人社團「Maid Edelweiss」的社長了吧!
我們都是女僕控,
《女僕之心》當時可是我們見面必玩的遊戲。
當時他就提議我們自己來搞個桌遊出來,
這就是《私立女僕學園》問世最初最初的契機。
《私立女僕學園》不算薪水,
單純只算製作費用跟買圖啊那些的零零總總加起來超過三十萬元新台幣的花費,
全部由社長買單,
你能相信嗎?
一個剛畢業的大學生去哪生出這麼大的一筆數字負擔製作成本?
因此這絕對是敝人人生中的偉大貴人沒有之一——儘管我們常常吵架甚至吵到絕交過,那是題外話了。
與此同時,
敝人也是在製作《私立女僕學園》的時候才認識兔姬老師的,
想想也是十年交情了。
雖然大家現在沒有在同一個社團下一起努力,
不過私底下還是會互相cover彼此的創作,
所謂牽絆就是這麼一回事吧!

另外還有一位貴人就是「風信子桌遊出版社」的老闆,
嘛,雖然這位老闆也是有一些些爭議啦,
不過對於《私立女僕學園》的出版上,
他雖然沒有直接給予協助,
但在製作建議上算是幫了大忙。
當時因為一些互動上的問題,
結果導致Maid Edelweiss面臨解散,
沒錯,
Maid Edelweiss只出了兩款作品:《私立女僕學園》與《我的女僕》兩款作品後就解散了,
社團解散後社長這邊開始對桌遊失去興趣,
要不是有風信子老闆的鼓勵,
敝人大概也會在那個時候放棄桌遊設計吧!

差不多在那個時候,
《私立女僕學園》剛上市沒多久,
那時才開始有出版社舉辦的大型的桌遊比賽,
當時敝人就以《Law & Chaos 秩序與混沌》這款作品參賽。
然而因為是第一次,
所以評審過程爭議滿滿。
先不管爭議,
總之敝人沒有得獎,
但最少最少有入圍。
對於一個新人來說,
第一個作品成功出版還取得相當的成績(社長說FF19當日的營業額有12萬元,當時定價一套600,相當於200套),
然後接下來參加比賽又能入圍,
在這個情況下那時候敝人簡直是自信心爆棚,
即使面臨社團解散,
所有資源都在一夕之間化整為零的當下,
就總覺得自己應該再繼續堅持下去才對。
離開Maid Edelweiss後,
在風信子老闆的鼓勵下成立一個新社團「巧克歐蕾」,
該老闆也算是個奇才了,
在桌遊設計的這個部份上他總是有著獨到的眼光。
《東方異變錄》是巧克歐蕾名下的第一個作品,
沒錯,
這遊戲不是敝人設計的,
盒子上印的遊戲設計並不是「綾瀨亞夜」,
敝人在《東方異變錄》中只是扮演個助手身分,
當時的巧克歐蕾只有兩位社員,
敝人是其中一位,
另一位大家可以猜猜。
《東方異變錄》這款遊戲嚴格來說就是練兵,
雖然敝人處女作的《私立女僕學園》是個大遊戲,
但銷售額跟製作成本比起來仍是個賠錢貨,
站在老闆的立場上來看就是個不及格的作品。
這點敝人虛心接受,
因此需要練兵這點不容狡辯。
有了《東方異變錄》的製作經驗後,
隨後還跟來自日本的「あゆ屋」合作,
代理了《幻想鄉儀式集》中的《靈夢的宴會》與《魔理沙的魔導書》兩款同人桌遊,
說是代理其實只是負責中文化跟推廣,
老闆的意思很明確,
就是藉由「看看別人都是怎麼做的」來學習這樣。
敝人不否人遊戲多玩確實有所幫助,
但是你只顧玩,
很多時候你根本不會知道「人家為什麼這樣設計」。
然而在翻譯的過程中因為需要跟原作者有所溝通,
這確實是很好的學習經驗。
有了這些作品的鋪墊,
再加上敝人的《秩序與渾沌》沒能得獎的遺憾,
於是將這些資源整合,
敝人以「巧克歐蕾」為名義發行的第一款作品《歌姬計畫:博歌樂派對》正式上市。
當然,
本作品的初期規則漏洞也一堆,
後來出擴充的時候還不得不東填西補,
不過這至少是敝人生涯履歷上的另一個里程碑。

巧克歐蕾的成立,
有一半是為了省錢。
當時老闆想進軍FF,
然而企業攤一攤要好幾萬元,
但同人攤一攤只要600,
因此巧克歐蕾在成立初期是為了降低在FF的營運成本這點是沒什麼好說的。
不過在第一年(2012)的時候原則上還是處於相當低調的狀態,
畢竟老闆也會忌諱觀感問題。
巧克歐蕾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跟風信子聯名的作品是《海洋女僕咖啡廳》,
而這也不是敝人的作品,
作者又是另外一位啦!
巧克歐蕾至今完售的遊戲只有《東方異變錄》、《幻想鄉儀式集》、《琪露諾算數》、《海洋女僕咖啡廳》跟《樂澀愛》五個標題,
而當中《幻想鄉儀式集》、《琪露諾算數》跟《樂澀愛》都是代理作品,
真正社團原創的作品都是那位設計師,
反到敝人自己設計的通通都沒賣完,
足以證明敝人還不夠這位老闆有能力,
敝人只能感到慚愧。

不過後來敝人還是帶著巧克歐蕾的招牌從風信子底下脫離出來了,
然而這是有些原因的,
這絕對不是忘恩負義,
這真的是為了保護自己。

起因還是長期合作的「あゆ屋」。
《幻想鄉儀式集》與《琪露諾算數》都是「あゆ屋」的作品,
而同時對方也代理了巧克歐蕾的《東方異變錄》,
雙方算是合作愉快的。
問題出在於對方出版了《幻想鄉鬥亂記》。
這件事完全是對方的鍋,
然而在炸鍋之前我們根本不知道(至少敝人不知道)《暗影獵人》這款桌遊,
敝人只覺得這遊戲的完程度相當高。
在炸鍋後,
值得慶幸的是代理合約還沒簽,
所以風信子與巧克歐蕾在這部分算是全身而退,
不過從那時候開始敝人覺得有必要開始防備,
畢竟巧克歐蕾這邊成功的都是東方作品並且合作的對方是爭議人物,
不管再怎麼賺錢,
把名聲賠光了敝人可承受不起。

這件事雖然巧克歐蕾跟風信子都全身而退,
但看起來《東方》的這塊招牌是不靈了。
當時風信子這邊開始尋找能夠取代《東方》的IP,
最後看上了《艦娘》。
沒錯,
那是個《艦娘》最大紅大紫的時代。
老闆提出了想製作《艦娘》桌遊的想法後,
就卡在敝人對《艦娘》不熟悉所以沒有立刻接受,
而是從找資料開始做起。
就好死不死,
就因為這個「找資料」,
去查到艦娘官方對於「具有遊戲性質的二創」是採取禁止的態度這件事,
於是敝人就向老闆回饋這件事。
後來你懂的,
「人家留你就是因為你聽話,現在你都會抗命了留你幹嘛?」
因為敝人表明不願參與艦娘桌遊的開發,
於是巧克歐蕾從那個時候開始與風信子做出了切割。
不過啦,
人家《艦娘》的授權條約是板上釘釘的,
之前才有一個艦娘撲克牌被官方釘,
你現在出一個艦娘桌遊還跑去日本賣擺明就是找死,
影響之大直接讓風信子爆炸,
還好當初選擇拒絕,
讓敝人在這件事中不僅全身而退,
還保留住了「巧克歐蕾」的這塊招牌。
畢竟在怎麼說人家老闆也算是敝人的貴人之一,
要拒絕貴人的請求真的還需要滿大的勇氣的,
這件事只能說主有保佑吧。

從風信子脫離後的巧克歐蕾後陸續出了《寵物與迷宮:屬性五重奏》(《龍族拼圖》二創)與《精靈邀請函》等作品,
當然成績就只是普通,
畢竟敝人沒有老闆那麼精明的商業腦且經驗也不足,
腳踏實地的好處是安全,
缺點就是沒辦法賺錢吧(爆

後來就是遇到了最後的貴人:獨孤威。
論桌遊設計資歷也許我們差不多,
但論設計師水平那獨孤威大大可是狠甩敝人好幾條街。
獨孤威大大在台中成立了一個「中部桌上遊戲交流測試」的社團,
簡稱「BGD」。
BGD雖然不是營利組織,
但會員人數可就多了個去,
當中最重要的制度就是例會制,
每個月會員會聚集起來一天,
會員大家都是設計師大家都有遊戲需要測試,
會員當中也有專業測試員,
那麼就利用例會的機會彼此幫彼此測試遊戲找缺點改進,
BGD甚至一直以來也都是後來的各大桌遊活動、桌遊比賽的常客,
因此獨孤威大大的付出是無庸置疑的。

今天已經2021年了,
敝人長達十年的的設計資歷,
真的要好好感謝過程中幫助敝人的每一位貴人。
對了,
月底的FF37,
敝人也會帶著獨孤威大大的作品《龍》,
這是以苗栗龍活動為主題的桌上遊戲,
到時還請大家多多捧場了。

封面圖案:FF19使用的場刊圖XD
FF19就是《私立女僕學園》2012年版上市的的場次,
算是值得紀念也最切題的一幅封面圖了吧!
送禮物贊助創作者 !
0
留言

創作回應

瑪珂.傑羅亨
真快~~我們也快認識10年~~亞夜姊姊說好的cosplay女僕唱歌跳舞呢?
2021-02-07 23:54:35
愛天使亞夜
什麼時候有這件事了?www
2021-02-07 23:59:34
語_閉關中_拔尖模式
「十年之前
我不認識你
你不屬於我」
嘻嘻
陳奕迅十年
2021-02-08 07:41:12
愛天使亞夜
十年之後,敝人也不屬於你啊(欸
2021-02-08 08:19:41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