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悲終默示錄-特殊前傳Ⅲ

虚ろな光 | 2021-02-07 17:53:52


特別聲明、宣圖非本人擁有,出自哥吉拉1995海報

肇始的結局˙新世界的預告(下)
 

        於是傳說   於焉而始

        於是神話   在此接續

        任天顫慄的抽泣與無聲

        揭幕久遠的命運

        降臨殘酷而美麗的世界

 
        異端的濃霧、異端的力量,東京臨海副都,欲探濃霧虛實的露易絲與愛莉娜一遇神秘男人,就在清冷白光的透霧散落中,蘸地酒水伴隨酒瓶破碎的落地,似弔祭的了結、更若劍拔弩張的緊壓!

       "踏征途   黃土飛"

       "身披甲   萬骨罪"

        金色的眸瞳、冷峻的背影,肅寒的戰風中,無形壓力席捲逼面,不僅逼的大地微微裂開,也讓兩女一時緊繃。

        「此地非常地,來人非常人,所思所欲......我該過問嗎?」男人緩緩說道,如冰的語氣彷彿不存感情,而左臉眼下的不明圖騰刺字又代表什麼?

        「你的情緒牽動周遭,在冰寒中別有一抹睥睨,要說欲為非常欲,你又為什麼來這裡?」愛莉娜強硬回問,神情似受壓力影響,正明顯地不悅。

        「為人弔祭故友。」

        「故友?」

        「在此融化身亡的哥吉拉,是我主故友,而我主避世不出,此事自由沉淵遺痕代行。」

        男人冷言回道,原來他的名字叫沉淵遺痕,此時......在一旁保持沉默的露易絲面顯凝思,會有和哥吉拉相稱朋友的人,絕對不屬於這世界,但是眼前的沉淵遺痕來自哪裡?露易絲並沒有脈絡,她的腦海不段翻索記憶,不管是在人界西元150年發生的"那件事",又或者是自己來到人界以前,都沒有關於他的消息。

        人類......一直以為自己是自地球上的生物演化所出,活在一個有開始和結束的因果世界,但事實並非如此。來自人類所知以外的世界;其命運早已讓人類無法置身事外,此起源並非1954年的審判,而是在數十億年前......一場來自天界的墮罪開始。

        「你的上司是誰?」愛莉娜又問。

        「隱世之存,何須在意?但妳們......」沉淵遺痕很了解,沒有人會蠢的想在發生災難的當下回到現場,哥吉拉散發的高輻射危險非常,在此時間點會來的人,就和1984年時一樣,為的......便是所謂收集素材的目的,即便此刻與1984年大為相異,卻也不難推論。至此......沉淵遺痕的眼神更冷,啟口亦是不用明說便能瞭然於心之言:「我想,人類不應該少了哥吉拉就自取滅亡,還是由妳們兩個非人之物來讓人類繼續膨脹。」

        「你在質疑哥吉拉教人類的事情嗎?」聽出話意,一向自負的愛莉娜回以挑釁。

        「喔?」

        「因為哥吉拉的存在帶來威脅,人類才有加速前進的動力,也因為哥吉拉,人類開始思考自己是什麼,兩年前,我們擁有了擴大宇宙的闇能量,一年前,人類知道了太陽系和織女星系相撞的精準時間,在昨天,人類決定要停下太陽系的移動,而未來,人類更要輕易改寫宇宙一切萬物的運行,這一切代表什麼?就是哥吉拉告訴我們,人類該用祂給予的力量,定下在宇宙中稱王的地位。」

        「冠冕堂皇的包裝野心嗎?哈、真枉費了妳那張好看的臉。」不想和愛莉娜多言,沉淵刻意輕挑的用字不僅諷刺,也否定那番欲稱王宇宙的言論。

        「至少我明白存活於世的目標,不偌你佇立高處,見天下塵紛卻徒添感嘆,枉歷踏崎嶇之路,步高峰之足,甘為自命清高之流。」

        「所以對妳而言,操弄天下,盈以野心造燹,才是不枉此生?」

        「自古至今,欣欣向榮的盛世哪次不是靠戰火的殺戮換來?進化亦同,即便天擇亦有淘汰,如今之事就算我不做,分而合、合而分的亂世輪迴依舊,和平也不會真正降臨,那為何不在此輪迴之中,找到真正的定位與存活的目標?」

        「哼,至少還有信念,但想操弄哥吉拉的力量,除了夜郎自大與自取滅亡以外,我想不到別的形容。」

        沉淵遺痕冷笑以應,而聽那鄙夷冷語,一直都沒說話的露易絲開口了:「人類正摸清楚自己在宇宙的定位,他們的外貌不如我們,壽命也相當短,更不用說他們"來自哪裡",難道神......要因為預設立場而再次做出自己所厭惡的人性嗎?保護這樣無辜的存在,給予他們力量,並指引他們走向正確的道路,難道不是身為神祇該做的事嗎?」

        溫柔堅定的口吻,雖不比強烈的愛莉娜,但神情裡蘊含對人類的慈愛,卻有絕不退縮的凜然,而神祇一稱脫口,驚懾世人的真相如今在濃霧裡悄然揭開,露易絲真是來自天界,可如此一來,愛莉娜所謂的神人混血又是什麼?

        聽罷此言......沉淵遺痕緩緩轉身,似欲好好看清兩女一般,確實、愛莉娜與露易絲美的是"非人之物",就在瞅了露易絲數秒後,沉淵像是無法確認什麼般地開口,當然面上的冷酷絲毫未減......

        「我不是神,這些事情與我無關,但......預設立場與無辜之說倒也無錯......可在這空無一物、力量紊亂的濃霧裡,妳們未必能獲得想要之物。」

        「可別太武斷了,我既然來這裡,就代表有相當的自信。」露易絲稍稍仰頭,眼神別帶一抹不甘被輕忽的反抗。

        「不知道哥吉拉真正的由來,愚昧的女神啊,妳可偌人類無知。」

        「這、你就錯了!」

        上前一步的愛莉娜強勢打斷了對話,就在語畢當下,露易絲開腿矮身、左掌擊地,登時一響地鳴傳遍整個濃霧區域,同時如水銀般的黃褐光流自胴體透發向天,隨即......分身殘影透體縮放,如心跳鼓動一般!現場似有力量即將自露易絲體內出現!

        「看著吧!這個世界本就不是自然,像你所謂愚昧無知的訓語?哈!才不需要,全部都不需要,可以預見的可悲未來,像那種無意義的世界規則,除了沒用,無話可說!
(※註解:愛莉娜上句的紅色字體,為"梅とら"的歌曲"威風堂堂"之歌詞。)

        稍顯狂氣的神態,威風在冷眼凝觀的沉淵遺痕面前,下一秒......光流彷彿蛛網般透入霧中消失,本是灰黑白青的霧光,染上了黃褐的光暈緩緩閃爍,彷彿佔滿了整片濃霧區的七彩微光緩緩朝露易絲聚集,而那股力量的波動......竟讓沉淵凝眉訝異!

        「嗯,是起源禁忌,妳......」

        沉淵似認得此力,所謂起源禁忌,正是露易絲特有的力量,也可被稱為寶具或心血之力,此力特殊之處,並非先前附加於人類兵器上的保護或創造結界減去哥吉拉力量帶來的損害,而是在於還原物質,且是從構成物質最基本的顆粒開始還原。

        現在的濃霧......雖然充斥沛然之力,卻沒有所謂哥吉拉或戴斯特洛伊亞殘留的肉屑可撿,加上濃霧內的原子、粒子等質量,已經不是人類所知悉的存在,所以即便外表相同,力量卻大為相異,那是不屬於地球、也不屬於這個宇宙,而是出自哥吉拉異化身死後的能量。

        愛莉娜之所以尋上露易絲,便是因為她的起源禁忌。不同於84年人類尋獲哥吉拉碎屑所得到的G細胞,露易絲能將細微粒子恢復成原來的模樣,也就是細胞。

        只是......這股力量卻非萬能,且能還原的部份有很大的比例落差,所以限制相當多,除此以外......要還原哥吉拉與戴斯特洛伊亞的力量,耗費的心血之力更非比尋常,加上粒子太過細微,並被另一種不明的存在重新構成,露易絲必須用上所有的心血之力,才能從大量的細微粒子還原出一個屬於紅蓮哥吉拉的粒子和戴斯特洛伊亞的粒子,然後持續重複剛才的步驟,將粒子拼回細胞或是一種具體呈現的模樣。

        「訝異了嗎,沉淵遺痕。」

        輕蔑的神情,愛莉娜一手直指,可沉淵遺痕卻默不答言,僅是緩慢地、讓人提不起防備地,將左掌緩緩高舉.....

        「看來......我錯估了妳們的能力,那麼......偶爾的替天行道,似也不差。」

        掌、在語畢的瞬間沉落,大地竟被掌壓逼碎掀浪,高達五十公尺的地層以十二倍音速衝向僅有十公尺遠的愛莉娜,只見女神側身以應,左臂橫掃而出出,螺旋銀光輕易絞碎地層,那不改的面色是護住露易絲塵土不沾的聖潔,任未知的力量畸零人類的世界。

        「替天行道?哈!我就是天,你要怎麼逆天而行?」

        「這......就要看天有什麼能耐,在逆天的時間裡掙扎囉。」

        傲、錯落在互不相讓的兩人,愛莉娜一對沉淵遺痕,頓時風壓更凜,現場籠罩一片肅殺低瀰。

        覆霧的世界,超然的三人各懷兩種心情,孤高與自負,糾結在沉淵遺痕和愛莉娜之間,乍然亮光瞬動,愛莉娜右手已握一口細雅的華麗銀刃,正是其專屬配劍˙天道之初

        風......聲瑟疾呼,人、冷冷對峙,倏地寒鋒劃破寧靜,愛莉娜邁步搶攻,其以光之速度奏響的破風震爆方圓!短短十公尺的距離,銀鋒瞬逼沉淵眉宇!

       "遠超人類想像的事物"

       "在霧裡寫下不為人知"

       "真正的序幕"

       "是否從此而始"

        戰聲、鳴動在濕重的空間裡,處在足以壓垮星球的重力,兩人絲毫不受影響,面對銳利的銀芒快劍,沉淵憑掌直攖其鋒,那揚張如爪的掌式帶著扭曲空間的紅流,霎見右掌迅出、微屈未伸直的臂膀輕擋劍招,如奇幻世界才會出現的光流自掌劍中併射飛竄,頓時大地崩裂數里,岩塊衝向千公尺的高空,而當中身形不動的兩人,似宣召勢均力敵、更像互有保留,其爆裂的光芒與能量,更凌駕哥吉拉死前怒轟戴斯特洛伊亞的爆炸!

        「愛莉娜動手時鮮少出劍,是想測探此霧質量,還是此人的力量......」

        持運心血之力的露易絲抱憂觀戰,思緒也未曾休止,忽爾雷光憾目,拚力的兩人錯開了手與劍,力量炸裂的光流再毀周遭,愛莉娜稍退一步,上翻的右手一鬆一抓,天道之初在脫手自轉盪去掌力後,立即再入愛莉娜之手,只見右臂後撤、身形左旋逆時一輪斜肩斬下,沉淵右臂頂腕彈劍,愛莉娜即刻借力右旋,左拳、左足同攻肩腿,沉淵見狀即沉臂橫擊,猙獰如爪的右掌一震,擴及十尺的淡紅光罩擋下拳腿,同時左臂往右掃掠,剛站穩的愛莉娜直劍右擋,鏗然間......沉淵甫擋拳腿的右掌又攔腰擊來,愛莉娜握劍下旋,劍刃向左橫墜應招,霎時濃霧再翻,空間扭曲變形。

        「好強!每每交擊都震的我虎口微麻。」

        愛莉娜想著,畢竟在光速的戰鬥下可無法將話脫口,而剛擋攔腰之擊,左掌又直取心窩攻至,愛莉娜思路一轉,旋即勁力一卸,巧借上一瞬抵掌殘力後撤,那劃地的鞋跟與石礫飛濺,以一指之距避開了攻心一擊。

        「左右交替的掌式大開大闔,不僅霸中呈靈,更快準兼具,但......此人並未使用背後兵器,而能徒手一對愛莉娜之劍,實力超乎估算。」

        凝觀眼前以光速進行的戰鬥,露易絲心思多有對沉淵的讚賞。方才的掌劍拚搏,並未有實質上的接觸,愛莉娜的劍鋒與沉淵的掌式都纏繞光芒,遂掌劍之距雖有五吋,爆裂之聲與鏗然卻不絕於耳,加上一氣呵成的動作,濃霧中乍映一幕人間罕見的夢幻演武。

       "後來的日子   我忘記是怎麼度過"

       "是消沉低迷   還是麻木愁網"

        "不  並不是"

       "因為我陪在我愛的人身邊"

       "那樣的負面   只是思鄉"

       "所以每一天   我無不想著那遙遠的地方"

       "直到跟這位女孩交手"

       "我才重新體悟   原來我離那裡已如此遙遠"

        盪開了攻勢,愛莉娜割地後滑的雙足在四公尺之距止退,隨即甩腕鬆劍,天道之初脫手旋出一道銀白劍光,緊接握劍騰空,身形如鑽頭般急旋跟於劍光之後,而沉淵面色淡然依舊,左掌提按一輪,塵土驚爆中,劍光已被瓦解於無,同時愛莉娜騰空突進之劍式來到,沉淵左掌擊出,輕易鎮住攻勢,任鐵器衝撞之聲響越雷鳴,震撼在力量的衝撞下......

       "超越神的存在   混入神血的人類"

       "如今   入世的節奏"

       "只在開始的莫名"

       "在哥吉拉帶來真正力量的舞台下"

       "誰又能見證這一場"

       "對其而言僅是輕描淡寫的戰鬥"

        劍、在光速的揮舞中看似薄銳輕敏,實則蘊含足以打碎地球的力量,左掌接劍的沉淵看似不受影響,掌式也因此受阻,而劍式一頓,滯空的愛莉娜即以此為支點用開腿倒躍姿躍過對手頭頂,同時沉淵腳步一轉,重掌由左向右迴攻,才落地的愛莉娜僅能直劍硬擋,鏗然光燦下,連退數十公尺的女神首劍敗象!

        「呣......這個人的力量......」

        心中閃過不明思緒,只見左足重踩止退,愛莉娜踏步躍空,在拉至十公尺的高度後,她雙手持劍捲身斜斬衝下,剎時單片翼狀銀光閃過,纖細的身影以空中車輪直劈之勢迅攻沉淵左肩、右背、額頂、後頸,此四連攻勢一氣呵成,而每攻一處,愛莉娜皆以更快的速度飛至高處再旋劈斬下,配合每過一劍便閃劃的翼狀銀光和違反物理的空中動作,將戰姿演若蝶舞嬉戲於空之翩然。

        對此快速連攻,沉淵以靜制動,左臂以掌連擊,式走橫斜、右後、高抬,那叫愛莉娜更快數籌的速度精準打中劍鋒,隨即右手輕敲身後斜揹之劍的握柄,頓時血雷的全方位擴散擋下愛莉娜斬向後頸的一擊,此不僅連消帶打,更將之震飛近百公尺。

        「哼!」

        短淺的冷哼,落地的愛莉娜似是不甘力屈,而沉淵側身再攻,掌式運走半圓擊出,血紅光刃登時裂地撲面,愛莉娜雙手持劍頭尾橫擋,光流碎破中,女神衣袖撕裂、絲襪劃破,乍見紅眸染怒,愛莉娜迴身舉劍,雙手直劈砍下,百公尺的巨大劍光強勢反擊,只見對手身形一分為二,在閃過劍光的同時瞬至面前出掌,但愛莉娜早已倒躍凌空,驀地......強壓急襲背門,沉淵迴身一對,一道白影神速掠過視界左右後消失,旋即......是如車輪旋轉揮下;細雅、曼妙,卻足以擊碎星系的右腿跟落!那不是誰、正是露易絲援攻來到!

        以一敵二,沉淵遺痕愁容依舊,一貫的淡然彷彿不將兩女放在眼裡,即便露易絲速度更快,卻仍撼動不了什麼。但是......其腿招蘊含的熟悉感,令沉淵決心接招證實心中疑惑,瞬間、他的左肩被露易絲穿著白色長襪與高跟涼鞋的腳跟重擊,不過......

        「噶......」

        牙根緊咬的窘迫,出現在女神美麗的容顏,雖是紮實的一擊,露易絲卻顯吃力,因為擊中肉體的瞬間竟讓她腳跟反震生痛,此時愛莉娜突刺自背後逼近五呎,恰巧補在攻勢空隙間,而沉淵冷眼一番,右掌再敲劍柄,登時全方位擴散的血色光罩打震飛兩女,沉淵遺痕......宛若一堵高牆,翻躍不能、攻破無法。

        震飛當下的一撇間,兩位女神已有默契,但見血光未散,退勢僅六公尺的露易絲一個後翻落地止退,可才站穩,沉淵快掌已逼面三吋,此時愛莉娜之劍自右面橫出抵擋,攻勢受阻瞬間,露易絲蹬足躍空,同時愛莉娜受力後滑,制空的露易絲右腳即踢沉淵左面,但以沉淵不動兵器之強,身手又豈是兩女能料?其腳下錯步一扭,已輕易後拉身形避過,可露易絲殺著並未在此,藉近距離掃踢落空之勁,她加速旋身,伸直左腳的大範圍後旋踢再攻同一部位,沉淵左臂橫斜上掃,雙方拳腿強烈重擊,濃霧中再現大地崩裂!

        「嗯......這股力量的熟悉感,看來不只起源禁忌,此女果然......」

        再次交擊、沉淵腦中閃過近乎確認的疑惑,不過......他並沒時間深思,因為才剛擋下一擊,人竟在眼前頻空消失,同時背後壓力襲來,竟是露易絲矮身劃地逆時的左掃堂腿,此刻......沉淵處在右腿屈蹲、左腿前身的上身後仰狀態,若被露易絲擊中必定失去重心,於此當下......愛莉娜劍招又從前方劈首來到,可是......

        以此攻法......真能取得優勢?露易絲和愛莉娜實在太小覷對方了,這並非無法反應的速度,沉淵的打算便是直接後倒騰空,以雙腿夾劍向左捲身,使愛莉娜兵器脫手,並順勢閃過露易絲的攻勢,接著借捲身的勁道加速以右掌擊向露易絲額面,如此一來便能輕取一方。

        然而......佔有絕對優勢的沉淵卻誤判了兩女心思,因為那並非戰而是......

        退!

        「什麼?!」

        心思一瞬的訝異,錯了、接下來的動作錯了,沒想到愛莉娜以天道之初劈擊地面,人在受力彈起之間已經越過了沉淵頭頂,同時露易絲腿式一屈,劃過地面的腳跟在裙襬紛飛下避過了對手,那順勢蹬起的身姿更藉慣性力加速飛離,不及毫秒,露易絲已經牽著愛莉娜的手衝入濃霧深處。

        「走得了嗎!」

        誤判情勢,挺身穩立的沉淵甫才浮空,一陣巨大的黑霧便蓋頭罩下,而此霧中霧的質量之強更遠超所料,不僅感知全數遮斷,更將沉淵遺痕壓回地面!就在數秒之後,黑霧流向遠方,光芒再現眼前,可露易絲與愛莉娜也消失無蹤了。

        「算妳們好運,不知天高地厚的女孩,但為何......她的模樣與氣息,都和布倫希爾德如此相像......而另一人的可能......便是起源之女,又是那個地方的放逐者。」

        冷哼一聲,沉淵遺痕回過頭凝視哥吉拉融化之處,他的身影開始半透明化,很快的......被帶著光芒濃霧掩去了存在......

 
        同一時間、不明之地......
 

        「櫻殺之酒,我的思念體已灑落東京,主人的心意,我想"祂"會明白。」

        冷淡的言語、壓抑的愁顏,在一片寧和的深秋景色下,站在湖畔的沉淵遺痕如此說著,因為上一秒,一個半透明的"沉淵遺痕"才以光速回到了體內,原來......剛剛在東京一戰愛莉娜的沉淵遺痕,不過是由意識創造;帶著一絲兵器殘力的分身,而這裡是哪?只知道碧藍無雲的天好像沒有盡頭般,那撫身的颯涼如冰,微波的淺胡如鏡,並延伸到對岸群山的一片秋色,一切......彷彿從紛亂的塵囂中隔離而出,美的如若仙境。

        而一旁,一名十六歲的少女正挽著沉淵的右手,她混著緋紅的亮金色長髮正在陽光下散發光澤,那瓜子臉上的容顏則是和露易絲、愛莉娜持平的美,配著冰白如雪的肌膚,儼然高貴的不屬人世,而一身暗紅印楓的和服,也添墜一抹淺淡的巫女形象。

        「嗯,謝謝你......遺痕。」

        氣若游絲的悴嗓,輕盈在近乎無聲的景色,少女深邃雙眼皮下的修長睫毛總帶著少許反光的亮晶,可沉淵明白,今天的光澤還多了......眼淚。

        「勿動氣,否則情緒失控,主人又要吐血。」

        「與祂相識偌久,度過了可說永恆的時間,祂不單只是朋友,祂已是我在孑然一身的時光裡......唯一的親人,呃!咳咳!」

        「夜姬!」

        誰說武者總無情?只是未到動心時,擔憂的呼喚......落在少女奪口而出的鮮血沾衣,沉淵遺痕略顯軟弱的容顏映入少女眼簾,那不等自己回應的手,也早已逾矩的摟住腰肩,因為若不這樣做,少女已虛弱倒地了。

        「這樣......不像你呀......」白裡透紅的雪肌,淺言著簡短的笑語代替安慰,少女靠在沉淵遺痕寬厚的胸膛上,那七分東方參有三分西方的混血兒容顏,在一貫天然呆的可愛下,如今也只餘不符年少的傷心了。

        「妳一直都明白我的心意。」加強了語氣,沉淵凝視少女橘色的眼眸,那不用主從的稱謂,是否暗喻那份心意一直隱忍不發?

        「哈哈哈哈......也是呢......」

        「別說了,我抱妳回去休息。」

        「不了......陪我在此賞景吧,賞鏡芒獨語的午色......遺痕不也喜歡?」

        「這......好吧......」

        楓落......在滄桑的嗓音下歸根一片褐黃,在引領少女側膝而坐後,沉淵也跟著坐了下來,而少女就這樣依靠他強壯的右臂,靜靜凝望眼前寬闊的淺湖......

        此刻,兩人正坐在後方建築所延伸到湖畔的木廊上,眼前平淺冰冷的湖水純淨地宛如透明,任湖底巨大的黑玉反射陽光,與細微的漣漪映出耀眼波瀾,這正是賞鏡芒獨語之意,而搭配在七公里對岸的秋紅山巒,那是少女與沉淵熟悉的景色,也是已經身死的哥吉拉所熟悉的景色。

        只是如今......鏡芒依舊,主僕相依,卻再也沒有摯友的陪伴......

        「吶,遺痕。」不知過了多久,少女的聲音柔柔入耳,那稍有恢復的活力也不再讓她用半氣音斷斷續續的說話。

        「主人有何吩咐?」

        「呵呵,你呀......剛剛可不是這樣叫我的。」

        「哼。」

        看人把臉撇向一邊,露出壞笑的少女收斂表情,啟聲又道:「記得祂來的時候吧,每次都是用漆黑的靈魂光團過來......一留便是好幾天,暢飲我釀的楓露與酒,與我暢談過去與天下事,完全不在乎本體在地球的行為。」

        少女用懷念的神情輕笑,可觀其口中所說之意,難道此處不是地球嗎?而那個祂不是誰,正是已經身死的哥吉拉,可所謂靈魂光團與對話又是怎麼回事?難道人類對哥吉拉的理解完全錯誤嗎?

        「祂與主人在"那裡"本來就是好友,而命運多舛,經歷多番變故,未料主人跟著來到第三次元,又在台灣上方的區域做了這個裏空間,祂當然不會在乎本體對人類做什麼了。」

        「萬億年了嗎......不......更久了吧,孤單一人的我,也是因為祂才有今天這樣的我,說什麼,我也該為祂做點事吧。」

        「主人打算干預人類嗎?」

        「干預未必,觀察也許了。」少女輕聲回答,眺望遠方群山的半閉橘眸是無奈還是憂愁?

        「若是如此,我想主人得明白,人類這次得到的哥吉拉之力,將是來自"那裡"的層級,或許......這暗喻著命運接軌的可能......」

        言明了命運接軌,沉淵接著對少女說了濃霧中詭異的情況一事,還有現場不見哥吉拉二世一事,當然也包括了遇見愛莉娜和露易絲前來蒐集素材,自己欲阻擋而失敗一事,少女對此閉眼數秒,對比人類得到哥吉拉之力與否,她更在乎濃霧。

        「濃霧蘊含強大而不穩定的力量,此力未來定左右整個世界,也必定以此為分水嶺,從此改變人類對歷史和未來的接續與認知。」

        「那麼在霧中和我對戰的人呢?」

        「我們阻不了世局的變化,你提到的灰髮女神,有她......未來世界將多事了。」

        「可惜,被濃霧遮斷感知,不然可阻兩女。」

        「不礙事,況且照你所說,另一人能還原那種層級之力的特殊方法,也的確符合起源之女的形象,那個由天堂的她所生、被稱為異端的第三女,所以你若再打下去,將致死局。」

        「喔?」

        「傳聞王界的起源之女神哈娜瓦娜˙絲莉亞˙阿琳德希恩利爾育有三女,其中......最後一名女兒繼承了起源禁忌,背負著會化為八羽龍獸的悲哀宿命,我曾聽說那女神對人類誕生的緣由感到心疼,從此把所有人類當自己的孩子深深愛著,你若繼續戰下去,她勢必會變形,到時......你也必定會殺了她。」

        「是這樣嗎......」沉淵微微鎖眉,似乎對露易絲會變形一事有淡淡的不屑。

        「若她身死,另一名女神可能無法有人制衡,而我亦不欲濃霧之力造成的紛亂讓黑神教再出如入無人之境,倒不如......讓人類成長,藉此對抗黑神教。」

        少女如此說著,口氣從本有的溫柔恢復到平時冷靜的語調,黑神教......這個被愛莉娜和少女提起的教團究竟是何存在?而此刻楓落依舊,鏡芒映燦,唯有逐漸染紅的天際,悄悄告知著時間的流逝。

 
        另一邊,愛莉娜之處......
 

        「露易絲,妳最好解釋妳剛才的行為。」

        緊鎖的雙眉,嚴肅的眼神,愛莉娜面有慍怒,壓低的嗓門,是充滿不悅的情緒,對此露易絲回以憂心:「那個人非是易與,從頭到尾,他劍未出鞘,僅用手便能與持兵器的妳抗衡,我怕妳受傷,所以才介入的,況且我覺得那也不是戰鬥的好時機,加上......」

        話沒說完,露易絲伸出一直藏在背後的左手,只見朱紅光團和繚繞無形雷電的七彩寶玉在手中漂浮,愛莉娜雙眼登時亮了起來,不悅的心情也一掃而空。

        「原來妳取得了嗎。」愛莉娜接過光玉,其形似虛卻實,當中蘊含的力量,更遠遠超過哥吉拉與戴斯特洛伊亞對戰時所表現的威能,此不禁讓人心想,這股力量在先前引發的爆裂與災害,似乎真被戴斯特洛伊亞和哥吉拉二世吸收使之減弱表現般。

        「哥吉拉紅蓮化的細胞,還有這股充滿戴斯特洛伊亞波動的元素,在剛剛被我從濃霧中分離出來了。」露易絲綻開笑容,她似乎對愛莉娜很有一套。

        「哼,如此倒不枉我與那人一戰。」

        「對於那人,妳覺得怎麼樣?」

        「他沒出全力,但我也一樣!只是......我沒想到地球還藏有此等人物,在妳介入前的戰鬥,雖全程才一秒,可那身息氣態,明顯在神以上。」愛莉娜稍稍陰沉地說,似乎對沉淵遺痕的實力頗有顧忌。

        「不知道跟當年黷威浩劫有沒有關聯。」

        「此點並非首要,但至少確定了對方在黷威浩劫之上,其次他雖阻我萃取現場力量,做法卻不強勢,既然如此,那立場自然也非對敵。」愛莉娜豎起手指,似要露易絲別說下去,違和外表的嚴肅態度和略帶攻擊性的淡漠嗓音仍然不變。

        「愛莉娜接下來的打算呢?」

        「我要用其中兩者,造就人類未來踏入或超越神之領域的可能性,因為三者當中無法控制的一者,將徹底改變未來的世界。」

        「那這次取回素材的事情?」

        「回去先讓官方對外發出是超級X3前往探索吧,另外素材的回收等等,先只讓麻生和少數幾人知道。」

        「看來是老樣子了,繼續隱匿。」

        「等這次的分解完成,我想......也該挑個時間讓人們知道我們的存在了,包含那些研究等等,這在未來需用人時會方便很多。」

        「愛莉娜總是有一股說不出的幹勁呢。」

        「先前隱人耳目,是擔憂被"那個"發現,如今哥吉拉與戴斯特洛伊亞"真正的力量"皆有,我要看"那些"怎麼與我作對。」

        「愛莉娜......」

        見對方眼神透出一抹寒光,露易絲忍不住吞了吞唾沫,而愛莉娜看著手中光團,略顯一抹嗜虐的笑容,蘊含了從未見過的野心。

        「此力在手,天下......我有,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放開的嗓音,與其說是那種略帶瘋狂的女性之笑,倒不如說是如梟雄般的傲笑,愛莉娜一手緊抓光團,一手撫額仰天,囂狂的氣態......綻放了徹底違和外表的淒厲和慾望,看著鮮少把心情表於面上的摯友,露易絲打從心底泛起一抹不安。

        不久之後......官方消息以愛莉娜的期望釋出,超級X3的駕駛員由青木一馬代替,黑木翔退出特殊戰略作戰室,從此行蹤不明。

        而自濃霧現場帶回的兩種存在,一為紅蓮G細胞,二為戴斯特洛伊亞身上的新元素,不日......愛莉娜將後者取名為"限",並順利進行研究與應用。
 
 

                   接下來的日子、我們逐漸淡忘平凡......

                          任那一天如啟示錄般的驚變到來......
 

                       審判就這麼發生、神話也順勢建立......

                             直到2011年的7月21日......

                                 一個凌駕末日的熟悉身影、帶著比父親更決絕的無情......

                                      降臨在相同卻也完全不同的世界......
 
 
 
                        毀滅是我的名字

                        黑暗是我的衣裳

                        當審判之鐘響起

                        我必定甦醒賜予

                            無限的末日
 
 
 
悲終默示錄特殊前傳   肇始的結局˙新世界的預告   全文完。欲知後續,點此前往觀看"悲終默示錄首部曲˙天罪-開界闢盡的血與淚"
 
 
 

150 巴幣: 1034

創作回應

東堂隼人
十二倍音速~~~強呀![e12]
2021-02-07 18:28:05
虚ろな光
先嚇嚇她 然後後面就是光速了 嘻嘻
2021-02-07 18:31:56
血色霜煥
[e40] 感覺女生的好恐怖!!
2021-02-07 20:46:31
虚ろな光
愛莉娜極端了點 然後也自大了點www
2021-02-08 17:41:01
蒼天落葉
人類的自大會導致滅亡的
2021-02-07 23:28:56
虚ろな光
然後最可悲的 是表現這種負面的人還是神族 ww 雖說愛莉娜有被教訓過就是w
2021-02-08 17:41:49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