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Fallen on Terra】大地之上(莫斯提馬短篇)第三章

煙雨Mi-rain | 2021-02-06 21:49:37 | 巴幣 30 | 人氣 83




第三章




人聲吵雜,酒館昏黃的燈光下,莫斯提馬低頭望著手中信封,沉默不語。

「小姐應該了解情況,還麻煩代吾慰唁蘇菲女士。」醉爺放下空杯,轉身準備離去。

「請您留步,這種情況該由官方出面解釋吧?」

「此次實為非常狀況,吾深感抱歉,不過......沒記錯的話,小姐也已經答應了。」

「您用不著道歉,只要有足夠的訊息,信,本人自然會送。」她以陳述事實般的口吻回答,不過醉爺似乎也沒有絲毫讓步的打算。

「事關重大,還請原諒吾心有餘而力不足。」他說道。

「您不考慮死者家屬的感受嗎?」信使少女加強語調,這次對方沒有回答,只是默默轉過身,令人意外的是,一滴淚水自他的眼角滑落,悲痛的神情讓男人衰老了許多。

老人嘆了口氣,回身坐下,「......您認識死者?」少女輕聲提出疑問。

對方微微頷首,「信的主人,緹芬,曾是吾的學生......」,他垂下目光,繼續說道「您那身洋裝便曾屬於她......而蘇菲女士捨得外借,大概是從您身上看見了女兒的身影吧。」

回想起老婦人熱切的神態,這就是她過分關心自己的理由吧......心情有些複雜啊,薩科塔點頭,示意對方繼續。

「所以,在不能透漏訊息的前提下,比起害了緹芬的渾球或是其他天災信使,或許由小姐陪伴蘇菲女士更加合適......吾是這樣想的。」

「這樣啊,姑且不論效果,本人是能理解您的苦心。」少女語氣已經溫和許多,不過地位被莫名抬升讓她有些困擾,可不能像這樣讓對方牽著鼻子走啊。

於是她話鋒一轉,「但是本人仍有些疑問需要請您回答才行。」

「吾自然會盡可能回答。」

「問題有兩個。第一,害了緹芬小姐是指,她在您的指導下成為天災信使,並因為這份工作而喪命嗎?」

「沒錯......而且那孩子曾親口說過,最初會嚮往天災信使也是受吾影響,吾本來一直引以為傲。」

預料之內的答案,少女吸一口氣,抬頭直視老者的眼眸,「了解,至於第二個問題,請問緹芬小姐死亡的原因與地點為何?」

在短暫的四目交接後,醉爺終究垂下頭、低聲答道「地點是萊塔尼亞郊區的廢城,死因則是......暴露於高源石濃度環境,極速感染至死,這部分還請對外保密。」

對方已經讓步,無意追問的信使點了點頭,「您放心......」,她收拾起身,「至於信,本人會親自送到蘇菲女士手中。」

「容吾再次致上謝意。」沃爾珀男人起立微微躬身,薩科塔少女予以回禮。

「也請您節哀順變。」

-------------------------------------

街道上,少女沿途返回,路過可麗餅攤販時腳步一滯,卻發覺自己完全沒有食慾,於是她露出苦笑,繼續前進,很快便回到蘇菲的住處......

寶藍色的細髮在晚風中飄逸,莫斯提馬佇立於台階前。

而窗簾的縫隙中,蘇菲仍在火爐旁織著圍巾。

月光灑落,墮天使抬頭望向天際......

雲隙中,無暇的月輪令人為之屏息,依舊美麗,而無情。

少女緊緊捏握著懷裡的信封,邁步登上台階。

此時,城中突然鐘聲大作。

噹......噹......噹......

低沉的鐘響驚起了城中的黎博利獸親,街上的行人紛紛停下腳步,抬起頭向城中最高的尖塔望去。

鐘塔簷下的廣播器也傳出聲響「居民、旅人請注意,這不是演習,安卓爾城將在五分鐘內迎來小型天災,請保持秩序,盡速至室內避難......再重複一次......」,警報在城鎮中迴盪,不帶感情的口吻大概是當地的天災信使。

門嘎吱一聲開啟,蘇菲從中走了出來,「啊呀,總算回來了,工作還順利吧?」

「嗯......」薩科塔不自主地避開對方的目光。

「怎麼了,是擔心天災嗎?」婆婆拍拍少女的肩膀,「傻姑娘,不會有事的,雖然這一帶長年來都是好發區,但是從天災信使活躍以後,大型的災難都被迴避了」,她踏了兩下腳,「看吧,既然城市沒有在移動,這次大概又是酸雨之類的,用不著擔心」

的確,街上的行人只是快步避入房屋後緊閉門窗,除了少數外地旅人,當地居民看起來都有恃無恐,這確實是天災信使的功勞.......,或許,莫斯提馬心想,緹芬小姐正是為了保護家鄉才毅然追隨醉爺的腳步,不過,她的犧牲沒有白費......難道自己要用這種話語安慰她的母親嗎?

「別傻愣著,進屋裡歇啊,妳也累了吧?」,思緒被婆婆的催促聲打斷,少女默默跟著對方走入屋內。

溫暖的壁爐旁,莫斯提馬尋找著自己原本的衣物,心想告訴當事人之前,至少先換下這身裝扮,不過她東張西望好一陣,卻沒看見那身防風外套與短褲。

「啊,衣服是嗎?已經補過放在妳的房間了」一旁蘇菲提醒道。

「麻煩婆婆了......我還是先去換回平常的裝束。」

蘇菲點點頭,面帶愧疚「為了我這老母親的任性,為難妳了啊。」

「沒有的事。」

-------------------------------------

莫斯提馬上樓推開房門,自窗戶透入的月光照亮了房間,熟悉的衣物整齊地疊放在木椅上。少女將信與委託金自懷中取出,連同雙杖置於床頭櫃上,正要打算換下洋裝時,街道上突然傳來哭喊聲,接著腳下突然猛的一震......

她萬萬沒想到,安卓爾城竟然開始移動了。

怎麼回事?

她推開窗戶探出頭,才發現街道上已經聚集了不少人,其中有人下跪祈禱,有人擁著彼此哭泣,也有人一臉木然,薩科塔少女向大多數人面朝的方向望去。

夜空中,雲層不規則地散了開來,隱隱約約遍布著大小不一的斑點,她眨眨眼,心跳瞬間漏了一拍,無數墨紫色隕晶,正在急速下墜,而最上方,壟罩視野的巨型結晶體彷彿夜空的碎片,壓境整個城鎮。

屋瓦結晶炸裂的震天聲響自另一個方向傳來,薩科塔連忙抓起身旁的雙杖,一腳跨出窗沿,踩著瓦片爬上屋脊後,她環顧四周,剛才的隕晶落在幾十公尺外,數棟房屋被毀,漫天煙塵之中,鎮上的居民開始四處奔逃。

接著她望向天空,在主觀緩時的作用下,青藍色的眼眸望穿了時間,萬物呈現靜止。

分明是滅城的災難,已經完全無法迴避了啊......凝視著密布夜空的"死亡",驚魂未定的少女規劃起施法範圍與時長,不過馬上便打了消念頭。要保護整座安卓爾城顯然是不可能的,別說整座城,如果那片巨型結晶上方還有隕晶,自己恐怕也性命難保。

主觀緩時帶來接近無限的思考時間,這也是少女自從獲得雙杖以來處理情緒與思緒的慣用方式,但是......

縱使思維超脫時序,終究得做出選擇......嗎?墮天使想起他人的忠告,露出無奈的苦笑。

「孩子!妳在哪裡?」蘇菲的呼喊聲自屋內傳出,將少女的思緒拉回。

「在屋頂上,我沒事,婆婆請待在房間裡。」,眼看隕晶的密集帶即將襲來,薩科塔加強口吻,但老卡普里尼還是探出頭。

「傻孩子,妳在做甚麼?快進來啊!」她著急地高呼,墮天使則是不疾不徐地舉起黑杖。

Tempus cincinno

一顆汽車大小的結晶飛速砸落。

伴隨老婦人的驚呼聲,隕晶猛墜於房屋上空的無形障壁,碎塊四處彈射,紫色的煙塵頓時瀰漫四周。

「婆婆關上窗吧,小心別吸入這些粉塵了。」,解除荒時之鎖的同時,她驅動烈焰將飄落的細末燃燒殆盡。

癱坐的蘇菲露出訝異的神色,街上的鎮民更是趨之若鶩地聚集到屋簷下,台階前立刻人滿為患,他們開始拍打著門扉呼喊。

「救救我們吧!」額頭流著血的男人高呼。

「小姐,拜託妳救救我的孩子......」抱著孩子的母親哀求著。

「......我丈夫,他被瓦礫壓住了......」

「讓我進去,我還有年邁的父母......」

「救命......」

莫斯提馬俯視著向自己求助的人們,四面傳來的爆炸聲與搖晃逐漸頻繁,安卓爾城已經滿目瘡夷,再這樣下去,動力引擎毀壞也是遲早的事......一股無力感在她心中擴散,她不知道自己能否拯救任何一個人......

「我會關上窗戶,然後讓他們進屋來。」

堅定的話語聲傳來,少女轉身,只見婆婆站在窗口,注視著自己的雙眸中,閃耀著某種堅毅的光彩......

少女心中一凜,墮轉以後,她再沒見過這樣的神情。
無論是族人、家人,還是友人......頭上這對犄角,足以蓋過千個百個讓他人信任的理由,彷彿過去的自己不復存在。
自那時起,莫斯提馬這個名子便失去意義,她清楚,在他們眼中,自己是,也只是......一個墮天使。

多少年頭,以至於現在,她竟然一時分辯不出對方眼中的......

信賴。

「孩子,放手去做吧。」

「嗯,拜託婆婆了。」

頷首後她回過身,笑了出來,那是一無反顧的欣慰笑聲。與天空作對......這次來真的啊,回想起從前和某個豐蹄少年的談話,她自嘲地吐出舌,隨後,深吸一口氣,心中再無雜念。

儘管來吧。

-------------------------------------

莫斯提馬提緊盯著天空,最密集的結晶群即將到來,自己要抓準時機,一直撐到最上方那片殞晶落下為止,她思索著,握緊法杖的手心不禁冒出冷汗。

「醉爺果然沒看錯人。」

一女性的聲音突然在身旁響起,全神貫注的薩科塔嚇了一跳。

「婭菈......小姐,妳怎麼在這裡?」,對方將手上提箱打開置於少女面前,裏頭純黑色的結晶,是方才的記憶塊。

「這是緹芬小姐留下的記憶塊,拜託小姐用它保護這座城市,醉爺是這樣說的。」婭菈語氣不疾不徐,彷彿沒注意到陰影已經籠罩大地。

「什麼意思,醉爺現在人在哪裡?」

女子看向遠方少了一角的鐘塔,再望向天空,回道「安卓爾天災信使總部,沒時間了,醉爺說您知道該怎麼做。」

莫斯提馬注視著盒中的菱形物體,還能多糟呢?她取出結晶,將其握於右掌緊靠杖桿,連同黑鎖平舉於身前,左手則將白匙直立,雙杖以記憶塊為中心形成十字

她深吸一口氣。

Tempus cincinno

墮天使少女闔上雙目、凝神感受掌中的灼熱,深入結晶的紋理將能量引導至杖頂......

剎那間,迴路完成。

耀眼虹彩自頭頂的環輻射而出,如極光般在夜空中蜿蜒,巨型領域隨著光芒的擴散在安卓爾城上空開展。
襲來的隕晶像是雨點般打落,於柔光中逐一消散。

少女只覺身體無比輕盈,不間斷的碎裂聲響彷彿遠在天邊,隱隱約約好像能聽見醉爺在廣播中引導避難的生聲音......

意識逐漸模糊。

-------------------------------------

"我在哪......?"莫斯提馬睜開眼想要發出聲音,喉嚨卻不聽使喚,不只如此,身體也動彈不得。

望著四周的廢墟,她想起來了,自己錯過隊友的接應,現在被困於沃倫姆德舊址的廢城中。

......自己怎麼知道這些?

隨著更多陌生的記憶流入腦海,墮天使赫然發現......自己的意識正處於記憶塊的內部,不只是畫面,連思緒、情感都無法拒之腦外。

這是......過度共鳴?結合稍早從醉爺那得知的訊息,她已經預料到接下來會發生什麼......

儘管緹芬帶起過濾面罩躲避到下風處,隨著源石風暴持續肆虐,她的四肢還是漸漸失去知覺,呼吸也一次次更加困難。

女子抬頭,盯著暴風眼上方的一小片藍天,陷入過往一幕幕的回憶中......

八歲時,天災奪走了自己的父親,為了讓家鄉不再受天災之苦,為了不讓人們再失去摯愛,她學習關於氣候、源石與天災的知識。

在十八歲那年,離開故鄉,兩年後歲順利成為天災信使,為了拯救生命奮鬥。

就算是短短的三十年,自己的生命將在此刻迎來終點......

做為天災信使,和同伴一起拼命揮灑的青春歲月;與老師、學姊,三人在酒館中縱情歡笑的時光......以及無數次,母親看著自己露出驕傲笑容的瞬間。

擁有這些,她早已別無所求。

唯一可惜的是......為了藏起手臂上的源石結晶,已經多年沒穿上母親織給自己的洋裝......

應該還穿得下吧。

露出微笑的同時,視線逐漸模糊......女子緩緩闔上眼。

一切終歸黑暗。

徹底的黑暗,徹底的寂靜。

莫斯提馬試著集中意識,但思緒本身也在慢慢消散......

在虛無即將淹沒她的前一刻,一股聲音響起。

「信使小姐,謝謝妳穿上這件洋裝,謝謝妳陪伴家母,謝謝妳......守護了我的家鄉。」

-------------------------------------

有如千層玻璃迸裂的轟鳴聲中,塌落的巨型結晶與時之鎖的虹光相接、自中心開始龜裂,最終在重力中徹底破碎......無數隕晶破片沿著領域的弧面飛濺,在月光下絢麗如同煙花。

而大地終於回歸寧靜。

從恍如長夢的回憶返回現實,莫斯提馬睜開眼,記憶塊已化作彩霧、隨風飄散。

「緹芬小姐,妳誤會了......拯救這座城市的人,正是妳啊......請引以為傲吧。」

源石技藝解除的瞬間,墮天使破碎的翼失去光彩,她徹底失去意識、自高空墜落。



後記




感謝閱讀至此的各位,這裡是發現放假也無法提升產量的Mi'rain,上篇口出狂言說道兩周能更新真的深感抱歉Orz

不過這個篇章想表現的東西也比較多,所以嘗試編排花了一段時間,一開始有考慮過讓小莫好好的將遺書送給婆婆,在平淡的悲傷中結束這個大章節

但是,本人果然還是想讓各位更加深入地了解文中的配角,天上的隕晶因此掉下來了XD,咳咳......還有,一部分也是為了加深層劇情的發展,這部分會在下一篇收尾的過程中娓娓道來,希望能帶給讀者不一樣的餘韻

我會繼續嘗試提升產能,無論如何,最晚最晚四周內一定會更新的,屆時將是"大地之上【Fallen on Terra】"第一大篇章的完結,還請各位讀者賞光

最後,一樣歡迎任何創作相關的討論,那麼,我是Mi'rain,大家下篇再見啦

創作回應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